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痴情男乾枭

第七百三十八章 痴情男乾枭

        “沧海世界,开!”

        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同时大喝一声。

        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在沧海道人身后爆出无边蓝光,蔚蓝色的水波横扫虚空。

        乾枭体内红光大盛,滔天热力逼得沧海神珠放出的蓝光只能一丝丝艰难前进。

        他体内更有一股厚重无比的力道生出,硬生生将他、将娲曌、将羲繇,还有他带来的三千许下属固定在虚空中。

        沧海神珠放出的蓝光奔涌咆哮,水波急速旋转,化为无数个小漩涡放出强大至极的吞噬之力,疯狂的拉扯乾枭等人。但是这股厚重的戊土之力定住了虚空,沧海神珠也无法动摇他们的身体。

        无数个小漩涡迅速的拼凑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蓝得发紫,紫得发黑的漩涡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宛如魔龙吞天,朝着乾枭等人就是一通猛抽。

        乾枭冷笑看着巫铁:“这一套灵宝,很强……可是,本尊也不弱呵。”

        巫铁朝着乾枭笑了笑,然后他和阴阳道人同时发力。

        阴阳道人长啸一声,他的双眼变成了一黑一白,身后两条阴阳灵气冲天而起,黑白二色神光迅速汇入了沧海神珠所化的巨大漩涡。

        先天灵宝阴阳二气瓶本体从阴阳道人体内冉冉飞出,造型修长流畅的宝瓶微微倾斜,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喷涌而出。

        乾枭身体骤然一晃,他体内那股厚重无比的戊土之力犹如受到流星冲击的巨山,‘嗡’的晃动了一下。乾枭浑身一震,皮肤上裂开了无数条极细的裂痕,大片血水从裂痕中喷了出来。

        “好宝贝!”乾枭大吼,他紧握双拳,倾尽全力的大吼了一声。

        乾枭通体燃烧起金色的明晃晃神炎,他的法力在急速燃烧,他体内那件不知名的戊土属性灵宝爆发出越发恐怖的沉重力量,竟然将虚空都碾压得扭曲了。

        肉眼可见乾枭身边的虚空在坍塌、在扭曲,甚至神魂足够强大的人可以听到虚空发出的细微撕裂声。

        以纯粹的戊土引发重力,可以形成如此撕裂虚空的效果,乾枭体内的这件灵宝的威能,简直可怖。

        沧海神珠和阴阳二气瓶神光大盛,沧海道人、阴阳道人全力施为,乾枭的身躯剧烈的摇晃着,面对两件极强灵宝的抽吸,乾枭以一人之力,实在难以抵挡。

        巫铁笑着,他身后五行神光‘轰’的一声冲出,顿时就连沧海神珠放出的水光都黯然失色。

        五行神光向下一扫,先天后天五行大道轮转生克,乾枭惊呼一声‘糟糕’,他放出体外的红光骤然粉碎,然后体内那股绝强的戊土之力变得躁动、虚浮,弹指间也炸成了无数黄色光点四散。

        乾枭一口血喷出老远。

        巫铁的五行神光大神通,实在是先天后天一切五行之属的克星。一切五行神通、五行法宝,无不受到五行神光的极大克制。

        乾枭、娲曌、羲繇,还有乾枭身后的三千多人同时惊呼一声,就被沧海神珠所化的巨大漩涡吞了下去。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大笑一声,化身三道金光,也飞入了那个巨大的漩涡。

        无边无际的海洋本来风平浪静,骤然间无数条狂雷劈过虚空,一条条电龙在空中肆虐扭动,海面上掀起了滔天巨浪,浑浊的浪头上满是水沫,无数电火花在水沫的表面疯狂的跳动,发出‘啪啪啪’的巨大响声。

        一道道黑漆漆的羊角旋风在海面上呼啸往来,偶尔两条旋风撞在一起,就好像两根天柱疯狂撞击,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内部居然有大片大片的雷火犹如岩浆一样喷出。

        如此天相,堪称毁天灭地一般。

        乾枭等人头昏目眩的,身体急速的打着旋儿,从高空凭空出现,然后急速的向海面坠落。

        乾枭第一个回过神来,他大吼了一声,通体爆发出太阳一般强烈的光芒,然后一条通体火焰缠绕,造型犹如三足鸟的巨舟凭空浮现,将一众人等托在了半空中。

        然后倾盆大雨从天空呼啸着落下,每一颗雨珠都有拳头大小,雨珠外面一层是粘稠无比、刺骨阴寒的玄冥重水,而雨珠的核心处,则是凝成了实质、坚硬无比,犹如一颗颗拇指大小钻石宝珠的先天玄阴冻气。

        每一颗雨珠都重达数十万斤,这些雨珠以近乎光速的恐怖高速从极高的空中坠落,‘轰轰轰’带着无数巨响轰在了这条长达四千九百丈、通体火光缠绕的鸟形巨舟上。

        巨舟剧烈的震荡着,火光迅速的黯淡下来。

        雨珠突破了火光的阻拦,直接命中了巨舟。

        材质非金非玉,看上去晶莹剔透极其华美的巨舟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大片大片的雨珠呼啸着落下,打得船体到处坑坑洼洼,不断有金红色的碎片炸碎开来。

        几个乾枭带来的胎藏境极致修为的下属闪避不及,被雨珠命中了身体。

        只是一击,这些胎藏境高手就被打得粉身碎骨,神胎刚刚从粉碎的肉身中窜出来,就被接踵而来的雨珠打得烟消云散。

        乾枭嘶声怒吼:“这是那鬼珠子所化的小世界,冲出去……这里只有先天后天水之大道,正是本尊的克星!”

        乾枭身后,超过一百名中年男子齐声呐喊,他们通体爆发出夺目的火光,一股股神明境特有的强大气息直冲虚空。

        青色、蓝色、紫色、红色、金色、黑色、白色……各色天地异火在这些神明境高手身上闪烁,他们虽然修炼的都是火之大道,但是他们凝结的火之神通各有不同,掌握的诸般天地异火威能也大相庭径。

        上百种外界极其罕见的天地异火同时出现,顿时四面八方温度飙升,火光向四周急速扩散开来,弹指间就在虚空中烧出了一个直径百里的空白地带。

        在这一片空白地带中,没有一滴雨水,没有一丝狂风,霸道无比的火焰之力驱散了一切力量。

        “冲出去!”乾枭体内一支通体青翠欲滴的九叉树枝飞了出来,树枝的九个枝条上,分别有一支拳头大小朦朦胧胧的半透明三足金乌虚影在盘旋飞舞。

        这件灵宝一出,顿时虚空中火焰之力更是浓郁了百倍不止。

        上百名神明境高手的同时张开嘴,一道道色泽各异的天地奇火从他们嘴里喷出,同时喷在了这一支树枝状灵宝上。三足金乌虚影骤然凝成了近乎肉身的实质,它们欢呼雀跃,发出尖锐刺耳,几乎要将天都捅破的难听叫声。

        乾枭紧握这件威能庞大的灵宝,狠狠的向虚空一刷。

        下方海面骤然掀起了万丈巨浪,整个沧海神珠所化的小世界剧烈的震荡着,鸟形巨舰的上方,虚空硬生生被金色的火焰烧出了一个直径上千里的大窟窿。

        乾枭只是‘轻轻’一刷,他体内法力就消耗得干干净净。

        他长啸一声,上百名法力也消耗得七七八八的神明境下属同时催动巨舰,化为一道长有数百里的火光,笔直的朝着这个虚空中的大窟窿冲去。

        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正好从这窟窿中飞了进来,见到当面急冲而来的火光,巫铁不由得放声大笑:“进来此处,你们还想去那里?嘿嘿,嘿嘿,留下来吧……都是好宝贝啊!”

        巫铁眼珠都在放光,他弄错了,乾枭体内那件威力巨大的,能够放出至强火焰的灵宝不是纯粹的火属性,其本体居然是一件强悍之极,属性为先天青木属性的先天灵根。

        那九团三足金乌虚影,才是乾枭放出绝强火焰的火焰属性的灵宝。

        这九叉树枝,拥有木、火双属性,木火相生,威力更是大得吓人。

        再加上乾枭体内那件威力巨大的戊土属性灵宝,呵呵,若是能够抢下来,融入五行道人体内,绝对能够让五行道人根基飙涨,战力、底蕴都将连上好几个台阶。

        巫铁挥出了打神鞭。

        金光紫气弥漫虚空,被乾枭一击打破的虚空窟窿被无数金光紫气堵得结结实实。

        沧海道人狂笑,他一拍手,沧海神珠的本源之力发动,被破损的虚空立刻愈合。

        打神鞭禁锢虚空,鸟形巨舰所化的火光一头撞在了打神鞭上,一层层金光紫气不断被冲碎,但是更多、更浓密、更绵稠的金光紫气不断从打神鞭中喷出,强行将巨舰挡在了半空中。

        阴阳道人一拍手,身后阴阳二气化为一个巨大的先天太极图,然后猛地转动起来。

        “逆!”阴阳道人朝着鸟形巨舰一指。

        只是一指,就是阴阳颠倒,就是天翻地覆,就是乾坤倒转,就是天地之间一切法则都变得混乱起来。

        鸟形巨舰‘轰’的一声,向上飙升的势头骤然变成了向下俯冲的力道。

        这巨舰飞得极快,从距离海面上万里的高空笔直的向下坠落,顷刻间就撞在了海面上。

        沧海道人也是促狭,巨舰就要撞击海面的一瞬间,他眸子里寒光一闪,本来巨浪滔天的海面,骤然变成了一块结结实实的、不知道有多厚的不化玄冰。

        一声巨响,鸟形巨舰直接在冰面上撞得粉身碎骨。

        这巨舰也是一件极其难得的先天灵宝,却硬生生被巫铁连使手段,直接打爆当场。

        乾枭一口老血喷出,他嘶声尖叫着,化为一道火光飞扑而出。就听一声巨响,他自愿当做人肉垫子,倾尽全力铺在了冰面上,娲曌、羲繇母子两,就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也不知道乾枭用了什么玄妙神通,娲曌、羲繇只是受到了些许冲击,大概就相当于普通人从三五丈高的地方跳下来的那点冲击力,虽然摔得有点迷糊,但是并无大碍。

        而乾枭自己可就受大罪了。

        这般从万丈高空,用近乎光速的可怕速度,直接拍在了坚硬无比的冰面上,三人身上的冲击力全部落在了他自己身上,就听乾枭体内传来爆豆子一般的声响,无数碎骨居然炸碎了他的肌肉,犹如箭矢一样‘嗖嗖嗖嗖’的喷出了老远老远。

        乾枭身体血如泉涌,整个人几乎变成了一张薄薄的人皮瘫在地上。

        还好他紧握着那件树枝状的灵宝,青翠欲滴的树枝不断放出一股股蕴藏了磅礴生机的青色能量注入他体内,险而又险的护住了他的性命。

        毕竟是近乎神明境巅峰的强者,乾枭保住了一口气后,他深深的一吸气,顿时飞出体外的碎骨‘嗖嗖嗖嗖’的又飞了回来,撕裂了他的躯体,重新钻进了他的身躯。

        ‘叮叮’声不绝于耳,一片片碎骨急速的拼凑在一起,在那树枝状灵宝放出的能量滋养下,眼看着乾枭的身躯迅速的饱满起来,顷刻间他就大吼一声,精气神完足的一跃而起,左手一挥,将羲繇丢在了地上,将娲曌护在了自己怀里。

        ‘啪’的一声,娲曌一耳光抽在了乾枭的脸上,她俏脸扭曲,厉声呵斥道:“放开本宫!”

        乾枭的左手犹如触电一样猛地弹开,他向一旁退开了几步,满脸堆笑的向娲曌深深作揖行了一礼:“曌妹,你知道的,我绝无冒犯之意,我只是,想要……保护你!”

        羲繇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惊骇欲绝的看了一眼乾枭。

        这厮,居然有如此神通伟力?

        然后,羲繇又惊又叹的看了自己母亲一眼。

        再强大的神通伟力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母后吃得死死的?

        呵呵……舔狗!

        寒气冲天的冰面上,百来个乾枭下属的神明境高手艰难的爬了起来。刚刚的剧烈冲撞中,只有他们依仗着神明境的修为,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一个个也都被撞得重伤,战力十不存一。

        而乾枭麾下那三千出头点的胎藏境极致的高手……全部摔成了肉饼,如今只有三千多神胎从粉碎的肉身中逃了出来,一个个一脸茫然的悬浮在离地数丈的空中。

        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大笑着从天而降。

        阴阳道人身后阴阳二气瓶一闪,黑白灵光闪烁,他带来的三百名神明境高手同时飞出,他们同时大喝一声,一道道强大的神明境道韵波动就犹如洪水一样向四周奔涌开来。

        乾枭的脸色顿时一变。

        紧接着,阴阳二气瓶又是一阵闪烁,足足一百万身高数米,通体漆黑,唯有双眸闪烁着血光的巨神兵从阴阳二气瓶中喷出。

        这些巨神兵双足喷火,无声的悬浮在空中。

        它们身上没有任何法力波动,没有任何道韵气息,形如大型骷髅架的它们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就莫名给人一种巨大的恐惧感,一种绝强的心理冲击。

        乾枭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

        他看了看花容惨淡的娲曌,咬咬牙,‘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武王,都是本尊的错……本尊知罪,本尊不该来冒犯您母亲的领地……本尊,错了……求你……求你高抬贵手……只要不伤害曌妹……本尊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巫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阴阳道人、沧海道人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