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家贼

第七百四十一章 家贼

        从武国‘恶魔巢穴’所在的边疆州治向南,有一片绵延亿万里的原始丛林。

        这里的环境,比北疆通往北方雪原路上的蛮荒山岭更加恶劣,到处是毒虫猛兽,到处是瘴气沼泽,到处是各种匪夷所思的奇异灵怪。

        以当年大武神国好战如狂的个性,他们专责开疆拓土的主力军团,耗费了数万年时间,也再没能向南方推进一步,没能在南面开辟出一个新的州治。

        以神明境五六重天的修为,若是运气够好,没有被这一片原始丛林中的毒虫猛兽吃掉,没有被瘴气毒死,没有被沼泽吞没,没有被那些奇异灵怪变成某些古古怪怪的存在的话,耗费两年左右的时间,可以穿过这一片原始丛林。

        这一片原始丛林的南边,就是无尽莽荒。

        大湖,草原,巨型沼泽,一座座孤立、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牵绊的大型山峰,还有古怪的裂谷,突兀而险峻的天坑,深不可测的复杂地下甬道……

        林林种种的古怪地貌,构成了无尽莽荒。

        这是一片生机勃勃,野性十足,生存很艰难,但是只要努把力,还能过得下去的破地方。

        这里的野兽,体型平均比三国领土上的同类野兽庞大五倍以上,有些诸如猛虎、大象、巨蟒之类的,体型能有十倍以上巨大。

        所以在这里生存的部族,个个孔武有力,个个彪悍成性,个个好战如狂,而且全都习惯了用拳头说话,用刀枪剑戟来讲道理。

        拳头最大的赤阳神山,自然而然就成了这一片莽荒之地至高无上的主宰者。

        最强大的三千个部落头人聚集在一起开会的时候,赤阳神山的山主,毫无疑问是坐在正中的神座上,其他的部落头人,全都围坐四方,朝着神座顶礼膜拜。

        在无尽莽荒的正中位置,绵延百万里的一片桑林中河网纵横,水质清澈,土地肥美,无数飞禽走兽聚居其中,各色奇珍药草随处可见,堪称一片洞天福地。

        在桑林的中心,一座险峻的万丈高山突兀的拔起。

        通体赤红的山体上,长满了枝条遒劲有力的异种桑树,粗大的树干之间,隐约可见一座座楼阁耸立,其中还有不少被绿树环绕的洞口,不断向外喷吐着红光烟气,不断有人在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洞口进进出出。

        这就是赤阳神山,在山顶,有一株高三千六百丈的巨大古桑,通体碧绿的桑树放出一道道柔和的绿光直冲高空,时不时的有清澈的绿色水珠从空中坠落,均匀的洒遍百万里方圆的桑林,滋养得桑林灵气四溢,土地越发的肥沃。

        在这株极高的古桑上方,一圈红光裹着一头半透明的三足金乌虚影。

        这头体型硕大的三足金乌神骏无比,它站在最高的枝条上,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呀呀’声,顾盼之间双眸神光四射,一波波庞大的法力波动不断从它体内扩散开来,冲得赤阳神山四周风云滚动。

        在山脚下百万里的桑树林中,有一处不起眼的小河谷,里面生长了十二株巨大的桑树。

        十二株桑树组成了一座古朴的大阵,四周虚空扭曲,丝丝水雾弥漫,外人哪怕走到了小河谷的入口处,也难以发现这里居然有这么一座河谷存在。

        数十名身穿黑色劲装,面带红色面具,通体热力升腾的汉子盘坐在十二株巨桑下面,精光四射的眸子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他们常年不眠不休,只是这么坐在树底下,一边吞吐巨桑放出的精气修炼,认真的维护着巨桑包围着的,一座直径千丈上下的巨型传送阵。

        一声低沉的轰鸣声传来,传送阵内镶嵌的数百颗巨型元晶缓缓升起,元晶喷吐着庞大的天地元能,大阵上一枚枚巨大的神符逐次亮起,伴随着刺耳的‘嘶嘶’声,庞大的能量强行扭曲虚空,在空中撕开了一个百丈大小的空间门。

        巫铁背着手,大踏步的从空间门中走了出来。

        数十名黑衣汉子猛地一跃而起,反手握住了背后背着的,造型奇异的直刀。

        乾枭轻咳一声,紧跟着巫铁从空间门中走出,他摆了摆手,威风八面的呵斥了一声:“做什么?这是本尊的贵客,记住武王陛下的模样,以后,见了武王陛下,就当见了本尊一样,恭恭敬敬的。”

        数十名黑衣汉子松开刀柄,同时应诺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

        乾枭不无得意的向巫铁笑了起来:“他们是金乌卫,赤阳神山最精锐、最忠诚的禁卫。他们拥有金乌血脉,可放出金乌天火,寻常先天灵兵都难以抵挡金乌天火焚毁万物的威能。”

        得意洋洋的向巫铁挑了挑眉毛,乾枭笑道:“他们最大的优点,就是擅长金乌遁法,如大日行天,速度极快,堪称天地间一等一的遁法。”

        巫铁很有兴致的朝着这些黑衣、红面具的汉子看了一眼,缓缓点头:“跑得快,其实没什么用,我不需要跑得快的战士……但是金乌天火,很好,很好……正好是他们的克星。”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到一缕缕极其精纯、而且澎湃至极的青木灵气不断的涌入身体,巫铁赞叹道:“好一个洞天福地,以青木精气滋养自身火力,这地方,对你们火修,真正是绝顶的好地方。”

        乾枭越发得意的笑了起来:“当然是好地方……而且,这里有太古金乌的精魂庇护,那些邪神,是万万不会靠近一步的。我赤阳神山一脉,在此安居乐业,已经有无数年了。”

        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也从空间门中走了出来,随之走出的,是三百神明境高手。

        巫铁一挥手,这些神明境高手中,几个大魏李氏、袁氏、墨家的老祖就忙碌了起来,他们掏出一件件奇异的器具,迅速的测定四周的地势地脉,同时比对高空中那一轮红日的位置,计算、测定这里的空间坐标。

        在北方,遥远的天武城中,五行道人也接连下令,李玄龟、袁麒麟等人也忙碌了起来。

        他们不断按照五行道人这里提供的数据,开始计算一个个崭新的空间坐标点。与此同时,在天武城外的一处山谷中,一座巨型的,超远距离的传送阵开始挖掘地基,开始了紧张的布置。

        “痴情,果然是一种无法理喻的事情。”巫铁背着手,站在一株巨桑下面,看着面前这巨大的传送阵。

        乾枭耗费巨大,布置了这么一座巨型传送阵,就是为了方便他更好的守在娲曌身边……为了更好的,在娲曌需要他出手的时候,调兵遣将,用赤阳神山的力量,帮助娲曌。

        这样的超大型、超远距离传送阵,这是何等珍贵的战略级资源啊。

        他却用来,追女人。

        而且,那女人是有夫之妇,且对他没有任何感觉。

        巫铁看出来了,娲曌就是将乾枭吊在手上,就是在有意的利用他的力量。

        可是,谁让乾枭开心呢?

        开心就好。

        一天又两个时辰后,又一道新的空间门在这传送阵上开启,伴随着低沉的脚步声,数十尊巨神兵从空间门内走了出来,巫铁点了点头,迅速将传送阵运行正常的消息传给了五行道人。

        下一刻,老铁就带着大群神明境高手浩浩荡荡的走出了传送阵。

        墨云、墨雾等墨家老祖带着大群墨家子弟迅速忙活了起来,他们取出一座座随身军城,迅速的在河谷四周安置起来。一座座大型的战争级阵法被布置在地上,一座座移动的巨炮炮台和阵法嵌套在一起,没多少时间,这座小河谷的防御力,已经足以抵挡数百神明境高手的联手进攻。

        而按照乾枭的说法,整个无尽莽荒的神明境老祖,加起来数量不过四千许人。其中最强大的三千部族,绝大部族也不过一个神明境老祖坐镇罢了。

        也就是说,不说庞大的部族数量,不说那数以万亿计的普通部族子民,单从顶尖战力来说,整个无尽莽荒的整体实力,也不过和当年青丘、大魏、大武之一相当,在战力上还要更弱一些。

        魔云等人在紧张的构造防御体系的时候,乾枭已经带着巫铁等人,踏上了赤阳神山。

        有乾枭带路,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虽然巫铁、阴阳道人、沧海道人、老铁都是生面孔,但是没有任何一人拦下乾枭,询问巫铁等人的来历。

        “赤阳神山的镇族神器,在山体中?”巫铁抬头看着山顶那株巨大的古桑,喃喃道:“我原本以为,是那个大家伙。”

        “那株巨桑,历代先祖都以为它是什么了不得的神物,但是历代先祖,都有人耗费极大心力沟通,却始终没有任何结果。”乾枭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它,归根到底,只是太古金乌精魂休憩的工具罢?”

        阴阳道人摇摇头,笑了笑,他身体一晃,身影一阵模糊,他直接闪现回了天武城五行道人身边。

        然后五行道人,直接在阴阳道人刚才所在的位置出现。

        一出现,五行道人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眸子里五彩神光急速奔涌,五行道人看着那株巨桑喃喃道:“或许,是你的先祖,错了。这巨桑,不这么简单,不过,且等等,先看看你们赤阳神山的镇族神器,究竟是什么再说其他。”

        一行人在乾枭的带领下,一直来到了山顶附近。

        距离巨桑只有不到三百丈,这里有一座山崖,其上有一个直径十丈左右的洞口,大片火云不断从洞口内喷出,洞口前有数百名金乌卫驻守。

        乾枭昂首挺胸的,带着巫铁等人径直走进了山洞中。

        “这里,是我族圣地,除了当代山主,其他人,就算是年纪最大的几个老家伙,都没资格进来。这是规矩……本尊,很喜欢这个规矩。”乾枭笑得很灿烂。

        巫铁轻哼了一声:“当然如此……要不然,这里面若是多了几个碍手碍脚的老头子,你的下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你的曌妹,还有你曌妹的孩子嘛……”

        乾枭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干笑道:“武王,一切都是我的错,什么代价,我都愿意承担……只要不伤害曌妹,什么都好说,什么都好说啊。”

        干笑了几声,乾枭压低了声音,原本长得浓眉大眼、颇为神武的他,居然凭空多了几分鬼鬼祟祟的油滑之气:“不过,说实在的,想起那小崽子,居然是曌妹和那混蛋的娃儿……本尊这心里,就不舒服啊……武王,若是要你帮我,让那羲繇出个什么意外……”

        乾枭双手摸着自己的脖颈,做了一个扭断脖子的姿势:“比如说,嘎嘣一声,他走路摔断了脖子?”

        巫铁、五行道人、沧海道人同时看着乾枭,‘呵呵呵呵’的,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这家伙……呵呵。

        都已经对自己下了那么重的手,心甘情愿跟在娲曌身边做宦官呢……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嫉妒心?对付不了人家老子,就对人家的娃下手,这厮的节操,似乎也没剩下多少了。

        摇摇头,巫铁拒绝了乾枭的提议:“这种事情,再也不要说……怎么说,我和白鹇、朱鹮,那也是朋友啊,她们的舅舅,虽然不成器了一些,可是我怎么可能……”

        干咳了几声,看着乾枭那张失望的面庞,巫铁幽幽道:“不过,如果山主你能拿出让我满意的报酬……嗯,我不介意让羲繇去北面战场,和那些玄冥老怪过招。”

        巫铁很认真、很深沉的说道:“抵挡北方雪原蛮族,保护武国子民……人人有责啊。”

        乾枭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可不是么?人人有责,人人有责……他不是想要让他的两个外甥女复辟登基么?那天下子民,都是他的子民,他应该去拼命,应该战死在战场上啊。本尊明白了,武王你放心。”

        咬咬牙,乾枭沉声道:“本尊记得,有几个老家伙,手上还是有点好东西的,都是先祖们传下来的好东西,武王有意……本尊帮您取来就是。”

        昂起头来,乾枭很自信的说道:“不管怎样,本尊才是山主,赤阳神山,是有规矩的地方……山主的命令,比天还大啊!”

        在乾枭的带领下,很是满意的巫铁一行,来到了赤阳神山的山体深处。

        这里,一个巨大的石窟内火云奔涌、火光四射。

        在那火云、火光中,一座庞然大物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威风八面、气势雄浑,一波波太古洪荒特有的古老气息扑面而来,将巫铁都冲得打了个趔趄。

        仅仅是外放的气息,就让巫铁都有点承受不住。

        如此重宝,巫铁喃喃道:“似乎,足以抵挡他们所谓的至尊神器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