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三章 部族大会

第七百四十三章 部族大会

        东方红日初升。

        赤阳神山上,巨桑之巅的太古金乌精魄发出一声高亢如云的鸣叫。它张开翅膀,张开嘴,朝着东方的红日深深的一个吞吸。

        天空风云滚动,大片流云朝着赤阳神山的方向汇聚而来。

        遥远的红日中,隐隐可见一丝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百倍,只有百多丈长短的红光飞出,一下就被金乌精魄吞入腹中。半透明状的金乌精魄‘嘎’的叫了一声,叫声中充满了焦虑和不满。

        很显然,红日中飞出的这一点大日精华,太少,太少。

        金乌精魄尖叫的时候,巫铁从太初冕中行了出来。他向乾枭点点头,径直用指甲划开自己的手掌,血淋淋的手掌重重的按在了太初冕上,然后开始念诵一篇古老的令咒。

        鲜血一点点的渗入太初冕,随着巫铁的颂唱声,太初冕发出‘轰隆隆’巨响,开始缓慢的缩小。渐渐地,太初冕从直径万丈左右,缩小到了拳头大小,喷吐着星光,静静的悬浮在巫铁掌心上方。

        “太初冕,是我的了。”巫铁微笑,然后头顶一道灵光冲出,卷起了太初冕,将他一下卷入了体内。

        高度有点缩水,将近一成神魂之力已经融入了法体神躯的神胎后方,直径数万丈的玉碟放出明亮的光芒。玉碟边缘,三千大莲叶、八万四千小莲叶无风自动,荡起大片道韵涟漪。

        玉碟正中,三朵硕大的花苞轻盈的摇晃着。

        其中一个花苞曾经吞下了欧冶子的夫差剑,如今正在里面孕化某种奇异的存在。

        太初冕毫不客气的,直接钻进了正中的花苞中。一丝丝一缕缕奇异的力量从虚空中涌来,不断的被花苞吸收,然后注入了太初冕中。

        一声极其低沉、极其悠长的呼吸声从花苞中传来。

        巫铁感受到了太初冕的轻松和愉悦,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在沙漠中跋涉了数万里,已经快要渴死、饿死的旅人,突然发现了绿洲,砸开了一个果子,酣畅淋漓的痛饮果汁。

        太初冕的气息立刻就提升了一丝丝。

        “想不到,你做了这么多事,居然有了这么大的功德造化……是我的运气了。”太初冕满意的咕哝着:“现在,将你那打神鞭让吾分解吸收罢。材料很不错,可是你的炼制手法,也太差了些。”

        巫铁似乎能看到太初冕一脸嫌弃的样子。

        “你炼器的手段,不要说和我当年认识的那几位精通炼器的半圣相比……你连他们十八代的徒孙都比不上。糟糕透顶,简直是糟糕透顶,实在是浪费了这打神鞭的好材料。”

        巫铁干咳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打神鞭,轻轻的摩挲了一阵。

        打神鞭,巫铁对他是有感情的,毕竟是自己亲自炼制出来的宝贝,而且一直以来,克敌制胜,打神鞭帮了巫铁不少忙。

        只是,一如太初冕所言,好材料,炼坏了,打神鞭的威能,如今已经跟不上巫铁的战斗需求。或许,用他来换取太初冕的伤势愈合,更有意义吧。

        想起武国北方边疆那些正在被雪原部族疯狂攻击的州治,巫铁骤然下定了决心,心念一动,打神鞭就自行飞入了太初冕所在的花苞。

        一声轰鸣,紫金瑞气奔涌,整个玉碟都变得神光荡漾、霞光万丈。

        打神鞭被太初冕只是轻轻一击都化为粉碎,炸成了一缕缕最细小的粒子,轻盈的飞入了太初冕体内。眼看着太初冕表面无数蜘蛛网一样的裂痕开始愈合,数十条最细小的裂痕正变得越来越淡。

        巫铁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转过身,朝着乾枭笑了笑。

        “好了,现在,继续办正经事吧。”

        不容乾枭说话,巫铁背着手,大踏步的朝着山洞外走去。于是,巫铁就发现了一种很神奇的景象。

        决然是因为太初冕的关系,巫铁行走之时,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四周好似充满了流水。他的身体划过这些流水,荡起了一丝丝的涟漪,荡起了大大小小的漩涡,然后这些涟漪,这些漩涡,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对整个天地都造成了影响。

        这种影响……

        巫铁莫名在老铁传承的知识中,找到了一句话:“南方原始丛林的一只蝴蝶,不经意的扇动了一下翅膀,就在北方的海疆中,掀起了毁灭性的风暴……”

        空间,时间,一切的大道法则,通过冥冥中的因果关系,联系在了一起。

        巫铁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动作,都会对天地间其他的物事造成相应的影响。这些影响,有大有小,可能犹如微风拂面,也可能是破国灭家。

        巫铁的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感觉中。

        他所见的,所感知的,也变得越来越奇异。渐渐的,他所见的画面,变成了一幅幅黑白分明的不连续的画卷。所有人都塌缩成了一幅幅平面的图片,栩栩如生的镶嵌在画卷中。

        时间,在巫铁面前展示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巫铁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只要他出手摧毁这种状态下的某一幅画面,他就能够对画面中的某些人和物,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而且,可以追溯。

        巫铁一步一步的走向这个山洞的出口,他不断的催动这奇异的能力,向前翻阅赤阳神山周边曾经出现过的画卷。

        等巫铁快到洞口的时候,巫铁见到了数百尊通体闪烁着强烈神光的神灵从天而降,呼啸着冲向了赤阳神山。在那些神灵中,巫铁见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乌头。

        那绝对是乌头。

        曾经和公羊三虑勾勾搭搭,关系不清不楚的乌头。

        公羊三虑被巫铁斩杀,但是乌头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并没有出面为公羊三虑主持公道。

        巫铁计算了一下时间,这大概是万多年前的事情。

        那一次,赤阳神山不知道如何触怒了诸神,于是诸神降临了一支小队伍,对赤阳神山发动了突袭。但是在太初冕的时间凝固下,在金乌精魄的疯狂打击下,这支神灵小队死伤惨重,灰溜溜的逃回了天外。

        “乌头!”

        巫铁的手闪烁着黑白二色光芒,他伸手按在了那一副画面上,然后掌心灵光一闪,这幅画面彻底崩碎。

        出手,然后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巫铁看了看左右,似乎的确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摇摇头,巫铁有点不解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然后沉声道:“做正经事吧,太初冕的神异,还要再仔细的琢磨一番才好。”

        在巫铁不知道的所在,乌头正在自己的寝宫中闭关修炼。

        一块块神魂结晶,一钵钵血脉精华,就这么悬浮在他身边,不断的提升着他的力量,不断的冲刷着他已经恒定下来的血脉。

        血脉在松动,力量在提升,底蕴在增加,乌头每时每刻都能察觉到自己的进步。

        然后,莫名的打击突然降临。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防备,乌头突然全身剧痛,然后体内骨骼‘咔咔咔’的碎了无数,身上横七竖八的出现了数百条深可及骨的伤口,大片鲜血涌出,瞬间染红了他寝宫的大片地面。

        乌头惨嚎了一嗓子,抽搐着倒在了地上,然后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救……救命……”

        天武城中,正站在公羊氏一处秘宅中的乌头精血分身则是一声闷哼,身躯整个炸成了粉碎。

        除开天武城,在姆大陆上,乌头用自身精血培育的其他数十具分身,分处在姆大陆各处的数十具分身,在同一时间同时崩碎。

        数十缕分出去的神魂同时崩溃,剧痛袭来,乌头的本尊神魂几乎崩碎,他痛得惨嚎一声,直接昏厥了过去。数十名乌头的心腹下属冲入了他的寝宫,手足无措的看着重伤昏厥的乌头,完全摸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沉重的打击,恐怖的打击。

        却来得莫名其妙,乌头完全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蛮神一族的族人们,也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

        巫铁却不知道他突兀的打击造成了什么后果,他只是站在赤阳神山顶,看着自己面前这株巨大的古桑。

        五行道人站在古桑前,双手按在古桑粗壮的树干上,一丝丝青木之力不断从五行道人体内涌出,缓缓渗入古桑体内。

        站在树梢头的太古金乌精魄缓缓低下头,带着一丝疑虑看着五行道人。

        五行道人轻声的咕哝着:“醒来,醒来,我能感受到你……醒来,醒来,听我说……”

        巫铁看了一阵子正在努力沟通这株古桑的五行道人,朝着乾枭甩了一下袖子:“开始吧。”

        乾枭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低沉的钟声在赤阳神山的山巅响起,飘飘荡荡的随风传出去了老远,老远。

        在南方无尽莽荒大地上,三千个有神明境老祖坐镇,最为强大的部族内,在赤阳神山山顶的钟声响起时,也分别有悠扬的铜钟声响起。

        三千个部族中,分别传来了惊噫声,然后一道道遁光冲天而起,风风火火的朝着赤阳神山赶来。

        钟声响起的时候,乾枭的父亲,也就是赤阳神山的上一任山主乾鹫正蹲在自家屋顶,双手捧着一大海碗羊肉面‘稀里哗啦’的吃得满头大汗。

        乾枭生得高大魁梧,乾鹫却是矮小干瘪,尤其一颗大光头一根毛发都没有,在初升的红日照耀下,硕大的光头红扑扑的,一滴滴汗水不断顺着头皮流淌下来。

        一大碗加了起码三两朝天椒粉的羊肉面吃了一大半,乾鹫就听到了钟声。

        抬起头来,乾鹫阴沉着脸骂了一声:“是那小-杂-种回来了?”

        几个身穿青色对襟长衫,面容阴鸷的老人凭空从空气中闪了出来,一名身量极高,腰间挂着一柄弯刀的老人不阴不阳的说道:“应该是吧……这狗-娘-养的小-杂-种。”

        乾鹫将大海碗直接拍碎在了自家屋顶上,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油汤,然后狠狠的抹了一下头皮上的汗水。

        “他不去蹲在娲曌那小-婊-子身边献殷勤,又跑回来干什么?还召集部族大会……哼,他又想玩什么乱七八糟的勾当?”乾鹫阴着脸,沉声道:“去看看吧,迟早他要把赤阳神山这点家当,卖光的……迟早的事情。”

        腰间挂着弯刀的老人阴沉沉的看着乾鹫:“当年,你生下来的时候,老子就该把你丢水缸里闷死。”

        乾鹫跳着脚的咒骂起来:“管我什么事?”

        老人恶狠狠的瞪了乾鹫一眼:“谁让你生了这么个混蛋儿子?”

        乾鹫的脸就变得黑漆漆的,他同样恶狠狠的瞪了老人一眼,抬脚一步冲上了高空,然后又是一步,就直接落在了山脚下桑林中,一处极大的大殿屋顶上。

        四面八方有一道道火光飞驰而来,对于神明境的高手,瞬息数百里上千里,甚至是擅长遁法者瞬息万里也都是极轻松的事情。三千部族的神明境老祖们络绎赶来,一个个站在半空中朝着乾鹫拱手行礼。

        过了两刻钟的功夫,就有三千多来自各大部族的神明境老祖站在半空,和乾鹫你一言我一语的拉着家常。

        乾枭虽然是现任山主,但是乾枭常年蹲在伏羲神国向娲曌献殷勤。

        如今真正负责赤阳神山日常管理的,依旧是乾鹫。乾枭在诸多部族长老心中,实在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乾鹫有意蹲在屋顶上,和一众老熟人聊着各自部族的事情。今年族里有多了多少天赋卓越的娃娃,族里的牲口又增添了多少,哪里又发现了一处大矿脉,从哪处秘境,又找到了一件先天灵兵。

        大家嘻嘻哈哈的,聊得口水四溅,一时间都忘记了要进大殿议事。

        最终,乾枭气急败坏的从大殿中窜了出来,厉声喝道:“你们在做什么?都给本尊进来……本尊,有紧要的事情要说。”

        乾鹫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看了看乾枭:“回来了?”

        乾枭眨巴着眼睛,看了一眼乾鹫,干巴巴的说道:“回来了……嗯,我这次,真有正经事要说……对咱们,有好处。”

        乾鹫干笑了几声,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大咧咧的说道:“中啊,来,老兄弟们都听听,这小子能有什么正经事呢?”

        巨大的,足以容纳数万人聚会的大殿内,乾枭端坐在一张巨石雕成的王座上,三千许部族老祖们,则是盘坐在他面前,一个个嘻嘻哈哈的看着他。

        “给大家说件好事……本尊找到一条路子,准备带着大家,往北边走走。”乾枭一脸笑容的说道:“北面,有大国,无比富庶,人杰地灵,真个是繁华风流之地。那边的小娘儿,水灵灵的;那边的绫罗绸缎,你们见都没见过;那里有极品的好酒,无上的美食,有无数的金银珠宝……”

        乾鹫打断了他的话:“少废话,好东西,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这些宝贝,小娘儿什么的,咱们都想要……可是,咱们要付出什么?”

        乾枭咳嗽了一声:“北面的大国,名曰武国。他们面临北边雪原的侵袭,我们帮他们打仗,他们给我们报酬,就这么简单。”

        大殿内,一时间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