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再战

第七百四十九章 再战

        浑身法力耗尽,巫铁法天象地、三头六臂的神通顿时消散。

        身形恢复到原本一丈六尺的身高,巫铁从数百丈高空笔直坠地,沉甸甸的落在地上,双足踏碎了冰层,膝盖以下都没入了冰层中。

        深深吸了一口气,天地元能滚滚而来,迅速化为浑厚的法力充盈全身,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巫铁吞尽了方圆百里的天地元能,然后身形冉冉飞上了高空,眺望着远处那个脖子被拗断,却依旧蹦窜如飞的玄冥老祖。

        “可惜了。”巫铁摇了摇头。

        用尽了手段,甚至全力催动太初冕,也不过是重创了这玄冥老祖,没能将其击杀。

        “可惜了。”羲武乐也是大口的吞噬天地元能,且服下了两颗大道宝丹以恢复法力。

        被他雷霆印玺重创的玄冥老祖也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朝着这边惊惧莫名的望了一眼,哆哆嗦嗦的转身离开了。他浑身不断的还有电火花喷出来,奔跑的时候步伐踉跄,但是很快也跑得不见了影子。

        巫铁和羲武乐悬浮在离地千丈的高空,两人身体犹如两个巨大的黑洞,疯狂吞噬四周的天地元能。

        虚空都在他们身边扭曲、震荡,两人好似在比较一般,极力的催动功法,全力的吞吐天地元能。

        但是渐渐地,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巫铁吞噬天地元能的效率比羲武乐高出了十倍不止,而且吞噬的速率还在不断的提升。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羲武乐身边的所有天地元能尽被巫铁所夺,羲武乐连一缕天地元能都再也无法吸纳入体。

        “服了!”羲武乐摇头长叹,朝着巫铁拱了拱手:“哥哥我,真心服了……你年不过百……真是个怪物。”

        羲武乐从小,都被羲族的其他皇族子弟背后称之为怪物。毕竟不是随便哪个羲族皇子,都能够在胎藏境的时候压着神明境的老祖爆锤的。

        而羲武乐就能做到。

        可是面对比自己更加怪胎的巫铁,羲武乐也不由得服了。

        他天生的天赋、资质,绝对比巫铁要强出百倍、千倍,但是现在无论是战力还是底蕴,巫铁都超出了羲武乐一筹,对比两人在修炼时能够得到的资源,对比两人修炼的时限,羲武乐不服不行啊。

        “我的运气比较好。”巫铁笑着向羲武乐拱了拱手:“没能击杀这两个老鬼,实在是可惜了……预备着吧,不出意外,他们很快就会发动进攻了。”

        巫铁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四凶家族的一众人等。

        羲武乐掏出了一块黑色的令牌,朝着四凶家族的一众神明境高手晃了晃:“尔等携带族人,向北哨探十万里。若是遇敌,一路延缓敌方攻势。若是立下功劳,自有封赏。”

        四凶家族的一众老祖沉沉的喘了一口气,看着羲武乐手中的令牌,纷纷抱拳、欠身,向令牌行了一礼。

        靖州城内,城主府大殿中,十六尊玄冥老祖还在饮宴。

        之前羲武乐暴力出手,一雷轰杀了雪猿部落数万大军,连带着一名雪猿部落的神明境长老也被他碾杀,巨大的雷力波动惊动了这些老鬼,他们急忙派出了两个兄弟前去打探。

        留在大殿中的玄冥老祖们,依旧无忧无虑的,尽情的吃吃喝喝。

        在他们看来,两个兄弟联手,武国当中,也没人能够抵挡他们。

        有什么乱子,两个老鬼完全都可以镇压下来,没什么好担心的。

        吃喝了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两尊玄冥老祖一个捂着脑袋,七窍喷血的跑了进来;一个踉跄着,浑身闪烁着电光,连滚带爬的窜了进来。

        两人都是刚刚扑进大殿,就一头栽倒在地。

        捂着脑袋的那玄冥老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巫铁暴力拗断了他的脖颈,连他的声带都彻底粉碎。

        那浑身闪烁着电光的玄冥老祖沙哑着喉咙,嘶声叫道:“大哥,救命……”

        十六尊玄冥老祖,数百雪原部族的长老们齐齐站了起来,一个个惊骇莫名的看着两个重伤的玄冥老祖。

        居中的那位玄冥老祖急忙上前两步,小心翼翼的托住了脖子被拗断的兄弟的脑袋,慢慢的将他的脑袋原地旋转了一千零八十度,小心翼翼的将他断裂的经络、筋骨一一拼凑上。

        然后,各色雪原特产的救命灵药不断的灌进了这受伤玄冥老祖的嘴里,化为一缕缕精纯的药力迅速流转全身。

        但是这受创的玄冥老祖的脖颈附近,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波动冻结了一切,药力一次次的流过他折断的脖颈,但是药力没能发挥任何功效,他的伤口根本不吸收任何药力。

        “好厉害的宝贝……”出手救治的玄冥老祖嘶声道:“速速献祭,请动冰川之神的力量,驱散老十八伤口附近的邪力,否则的话……怕是他肉身不保。”

        一众玄冥老祖的脸色齐变。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神胎和神躯完美融合为一体,肉身受到重创,就是神魂受到重创。

        若是肉身不保,那么一身通天彻地的大神通、大法力,自然也就付诸流水,能够保住一缕残魂投胎转世,已经是最好的结果,甚至连附体夺舍都是难以做到的。

        就连浑身闪烁着电光,内脏都几乎被烫熟的那位玄冥老祖,也都闭上了嘴,咬着牙强忍着体内的伤痛。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架起了脖颈重伤的玄冥老祖,急匆匆的来到了靖州城外矗立着的万丈高的冰雕前。

        一场血腥的祭祀,一队队被俘虏的武国子民被押了上来,犹如牲口一样被屠宰。大片鲜血染红了冰雕的王座,让这美轮美奂的人鱼冰雕都显得那样的狰狞、扭曲。

        冰雕尾巴上卷着的三叉戟放出夺目的幽蓝色神光,玄冥老祖的老大低声的吟诵着咒语,喃喃的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三叉戟上的神光猛地落下,笼罩了脖颈被拗断的玄冥老祖的身体。

        他的脖颈伤口处,一丝丝奇异的波动缓缓荡漾开来。

        幽蓝色的神光一丝丝的磨掉这奇异的波动,就看到受伤的玄冥老祖脖颈附近的皮肤、血肉在蠕动着,不断的枯萎、腐朽,化为一丝丝渣滓不断的落在地上。

        一名玄冥老祖嘶声惊呼:“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好似,好似老十八他,他老了?”

        又是一通灵药灌了下去,受伤的玄冥老祖急骤的喘息着,喉咙里不断发出‘咔咔’声响,他的身体微微抽搐着,幽蓝色的神光不断的注入他的脖颈,一丝丝奇异的波动不断的从他伤口附近荡漾开来。

        一名玄冥老祖随手抓过一名被俘虏的武国子民,将他凑到了那奇异的波动附近。

        ‘啪’的一声,就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这武国子民急速的衰老,顷刻间从一个青壮男子变成了一个委顿干瘪的老人,然后他的身躯迅速的化为一蓬飞灰,好似时间在他身上瞬间加速了万亿倍,让他弹指间就度过了数百万年时间一般。

        “时间之力。”玄冥老祖的老大阴沉着脸喃喃道:“或者说,时令之力……啧,难对付。”

        “还好,出手之人,自身修为不够。”另外一尊玄冥老祖喃喃道:“否则的话,老十八肯定是殁了。”

        “不能拖延时间了,必须加快速度,将这人彻底打死。否则……”又一名玄冥老祖沉声道:“南国虽然孱弱,但是他们地域广大,有几件奇珍异宝,这是谁都说不清的事情。”

        玄冥老祖的老大缓缓点头:“等老十七、老十八的伤势恢复,立刻进攻……传令下去,让各族的小崽子们打点起精神。谁敢在这个时候延误战机……灭族!”

        一众雪原部族的长老们齐齐悚然,他们齐齐跪倒在地,朝着十八尊玄冥老祖磕了个头,然后化为一道道寒光,迅速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三日后,雪原部族各族战士倾巢而出,骑着各色战兽,浩浩荡荡分成了三路大军,直奔巫铁所在的军城而来。

        雪原大军的中军从靖州城冲出来没多远,就迎头撞上了四凶家族的主力。

        两百来名四凶家族的神明境老祖,带着近三千名半步神明境的族中精英,勇悍无比的冲上去就是一通放手大杀。

        雪原大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充当先锋的白鹿部十几万骑兵被顷刻间抹杀。

        白鹿部的一众长老气急败坏的冲上来就是一通乱打,四凶家族不愧太古四凶之名,他们纷纷化为四凶形态,短短几个呼吸间,连斩白鹿部二十三名神明境老祖,连皮带骨头都被饕餮氏的一众凶人吞得干干净净。

        六尊玄冥老祖从中军呼啸而来,冲着四凶家族就是一通猛锤。

        三两下的功夫,四凶家族就被六尊玄冥老祖打得落花流水,当场被打死了十七名神明境老祖,三百多位半步神明境的族中精锐被冻成了冰雕。

        四凶家族溃败,当即倾尽全力的朝军城逃窜。

        六尊玄冥老祖衔尾追杀,短短几万里路程,再次击杀了四凶家族五十几位神明境老祖,千多名半步神明境的精锐被打得粉碎。

        借助万丈冰雕之力,雪原部族的大军,只用了短短两天时间,就横跨数万里,直抵巫铁所在的军城。

        十八尊万丈冰雕一字儿排开,相互之间隔开了百里之遥,无日无夜的散发出寒光冻气,照耀得方圆数千里尽是一片蔚蓝。

        浩浩荡荡的雪原大军一眼望不到边际,无数的战兽嘶吼,无数的战禽乱飞,雪原部族自己制造的粗陋战鼓,还有从武国沦陷的州郡中搜刮来的战鼓擂得山响。

        还有一些粗俗无文的雪原战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大批乐器,他们也不会吹奏,也不会抚琴,就是操起这些乐器一通瞎折腾。

        各色乐器被这些雪原粗货弄得难听、喧哗,那声势足以吓死胆小的人。

        十八尊玄冥老祖化身为近千丈高下,缓缓离开了庞大而杂乱的军阵,一步一步的朝着巫铁所在的军城逼近。

        数千名雪原部族的长老周身缠绕着寒风冻气,手持法杖,一个个故作端庄的,亦步亦趋的跟在十八尊玄冥老祖的身后。

        军城的城墙上,巫铁眯着眼看着步步逼近的强敌。

        四凶家族的一众族人气喘吁吁的缩在一旁,好些人身上挂着大大小小的冰凌,身体不断的打着寒战。

        他们目光游离的向四周乱瞥。

        如果现在巫铁下令让他们出战,这些家伙是肯定要逃跑的。

        之前玄冥老祖们一通乱杀,已经彻底打散了这些家伙骨子里的凶煞之气。

        巫铁瞥了一眼四凶家族的这些家伙,摇了摇头。

        “诸位,这是一场恶仗,还请诸位一定要小心。”

        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吐了出去:“本王,不在这里说什么大义凛然的官面话。事情很简单,打输了,我们都会死;想要活,我们就要赢。”

        “别想着能够和令狐青青一样逃跑。本王就在这里,哪里都不去。”

        “说点丑陋的,你们当中,好些人的神魂禁制就在本王手中。本王若是死了,你们都活不了。”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船沉了,谁都不好过。”

        “所以,拼命吧!”

        巫铁用力的拍了拍手,向前方猛地一指:“来,先给他们一点开胃点心。”

        巫铁的话果然很丑陋,但是他的话,让武国所有的神明境高手心中,都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杀气。

        丑陋的话,才最能震撼人心。

        一如巫铁所言,没错,输了,都会死。想要活下去,只能赢。

        “干死他们,或者被他们干死。”项飞羽、项飞邪等老牌的将门老祖们,一个个面容扭曲的盯着前方的雪原大军,身体下意识的绷紧,浑身肌肉过于绷紧,以至于他们不自禁的哆嗦着。

        高空中,无数条金色丝线笔直的坠落。

        隔了这么些日子,高悬在天穹之上的太阳金梭,再次吸满了太阳精华,随着巫铁一声令下,无数太阳金梭从天而降,将雪原大军庞大的军阵笼罩在了里面。

        十八尊万丈冰雕喷出夺目的蓝光,厚重的寒光化为一个极大的光幢,笼罩了雪原部族的大军。

        太阳金梭落在了幽蓝色的寒光上,一团团火光爆开,炸得地动山摇,一团团热气呼啸着冲起。

        十八尊玄冥老祖头也不回的继续向着军城一步步逼近。

        等到距离军城只有不到五十里的时候,他们同时跃起,团身朝着军城跳跃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