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三章 魂蚀

第七百五十三章 魂蚀

        武国,天武城,皇城西北角,皇家秘狱。

        这里,是从大晋神国沿袭下来,专门为皇族服务的秘密监狱。

        很多人莫名其妙的进入这里,然后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这里的各种设置,足以保证那些消失的人,他们一根汗毛都不会再次出现。

        娲曌、羲繇母子两,如今就被关在里面。

        秘狱上下三层,最下一层深入地下三万丈,唯一的出路就是一条长宽三丈,和二层相连的水井状垂直通道。

        这条垂直通道中,禁制森严,密布无数恶毒阵法和恶咒,配合大量的机关埋伏,就算是神明境七八重天的强者闯入,不小心都会魂飞魄散。

        第三层秘狱,只有三十六间囚室,每一间囚室都宽阔非常,皆为长宽百丈、高数十丈的巨型囚牢。

        娲曌、曦瑶母子两,就在其中一间监牢中,两人都被封禁了修为,手腕脚腕、脖颈腰身,全都缠着粗大的锁链,通过六条小碗口粗细、百来丈长的金属链条,连在了墙壁上的六个粗大金属环中。

        这些天,母子两被囚禁在这里,喝的是没有烧开的冰冷井水,吃的是没油没盐的粗面馒头,里面还混了一些‘帮助消化’的米糠谷壳。

        这等待遇,就算是羲繇被令狐氏囚禁的那些年,都没吃过这样的苦头。

        更不要说一直在伏羲神国养尊处优,每顿饭没有最少一百零八道菜,基本上不会动筷子的娲曌。

        每天里,娲曌都在嘶声怒骂,诅咒巫铁,诅咒羲不白,诅咒四凶家族,就连她那个无情无义的神皇丈夫,也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如果这些天娲曌发出去的诅咒都有用的话,整个伏羲神国上上下下,早就灭绝十八轮了。

        羲繇则是阴沉着脸,盘坐在囚牢角落里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他的面前放着一罐子冰冷的凉水,上面还漂了一些残败的枯枝落叶。水罐旁边是几张硕大的芭蕉叶子,没怎么洗干净的叶片上,码放着十几个造型歪歪扭扭的粗面馒头。

        这几天,羲繇可是一口水没喝,一口馒头也没吃。

        他就这么盘坐在这里,任凭心头的怒火、怨气犹如一条条毒蛇,疯狂的啃噬他原本就已经扭曲的心脏。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羲繇的身上,甚至有一丝丝的黑气不断的冒出来。

        走火入魔,神魂魔化,羲繇已经处于极其危险的边缘。

        娲曌还在疯狂的咒骂着她脑子里能想起来的所有人,现在她正在咒骂她五岁时,从她手上抢走了一块果脯的同族姐妹。她歇斯底里的问候着那位远嫁的姐妹,诅咒她满门老小都被人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羲繇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了一嗓子:“够了!闭嘴!!泼妇!!!”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三个词,羲繇每一个字都用足了力气,每一个字都倾尽全力的吼叫着。

        寂静的囚牢回荡着‘嗡嗡’的回想,囚牢的屋顶上,当即有一块厚重的水晶圆镜亮起。秘狱的看守通过水晶圆镜,窥视了一番囚牢中的动静,发现母子两还是被牢固的扣在锁链上,水晶圆镜当即缓缓暗了下去。

        娲曌被羲繇的怒骂声吓得一哆嗦。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羲繇,过了好久好久,她才指着自己的鼻头,喃喃问道:“泼妇?你说我?”

        羲繇抬起头来,双眼的眼白变得漆黑一片,通红则是变成了诡异的猩红色。他死死的盯着娲曌,冷声道:“可不是么?你这蠢妇人,你除了在这里咒骂,还有什么用?”

        娲曌长长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她一口气没舒缓过来,肺子里一阵岔气,痛得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她一边咳嗽,一边愤怒的指着羲繇,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羲繇冷冰冰的说道:“你,果然是个废物。听说,你的名字,这个‘曌’字,是你成年后自己取的?呵呵,我记得羲族秘阁中,有太古的一些残篇典籍,记载有以为上古女皇‘武瞾’的事迹。”

        “你,想要做女皇?呵呵,可是这么多年了,你做成了什么?”

        “你除了沉浸在乾枭那废物老白脸的殷勤中不可自拔之外,你像条斗败的野狗一样,蜷缩在那小香雪海,你还做了什么?”

        “你有能耐,你应该侵吞羲族的大权啊;你有能耐,你应该侵占伏羲神国的皇权啊;你有能耐,你应该勾搭羲族的长老,勾搭伏羲神国的文武百官,架空你嘴里那个无能废物的丈夫啊?”

        “你有做到任何一件事情么?你有么?你做到了么?”

        羲繇的言辞如刀,无比恶毒的攻击着自己的亲生母亲。

        娲曌剧烈的咳嗽着,她倾听着羲繇的疯狂攻击,越发咳得厉害。过了好一阵子,同样双眼猩红的娲曌这才艰难的抬起头来,恶狠狠的指着羲繇:“你这个没良心的小-杂-种……羲族就没一个好东西!”

        “你,你,你……你不说你带着曦瑶跑去地面,坑死了自己妹妹,害得老娘被羲族无数长老、被伏羲神国无数的文武百官冷嘲热讽、疯狂抨击……你,你,你,你居然还有脸怪老娘无用?”

        “老娘我,和你拼了!”

        娲曌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披头散发的她犹如一个疯婆子一样,挥动着双手,尖尖的指甲带起刺耳的破空声,疯狂的冲到了羲繇面前,朝着他那张俊俏的小白脸就是一通乱抓乱挠。

        毕竟是神明境的高手,法力修为被封禁了,肉身依旧强悍无比,起码比胎藏境巅峰的体修要强得多。

        娲曌的双手挥动,寸许长的尖锐指甲犹如十柄小剑,带着寒光,带着啸声,打了羲繇一个措手不及。

        羲繇嘶声惨叫着,一张俊俏的小白脸被三两下抓得稀烂,一只眼珠都差点被娲曌从眼眶里掏了出来。

        痛苦难当的羲繇终于尖叫起来:“母后,母后,孩儿错了,错了……刚刚孩儿是中邪了,那些话,不是孩儿想要说的,和孩儿我无关啊!”

        “错了?错了??错了???”娲曌狠狠的在羲繇身上胡乱撕扯了几下,在他身上掏出了数十条深可及骨的血印子,然后站起身来,朝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通爆踹。

        “等出了这里,本宫再和你计较……赶紧想个法子,我们不能被困在这里。”

        娲曌咬着牙说道:“羲不白那老家伙,要是咱们娘儿两做的事情,被羲族的那群老古董知道……我们,我们……”

        娲曌的脸色一阵阵的发青、发白。

        他们娘儿两做的事情么,说得严重一点,可以视为谋逆叛乱,妄图篡夺伏羲神国的正统皇权。

        羲族的长老们,就算将他们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也是合情合理、名正言顺的。

        甚至是,羲族的长老们可以将娲曌送回母族,让娲族的长老们亲自下手处置。

        娲族……是一个神奇的族群。

        娲族……更是一个律令森严、族规严苛、风纪极其保守传统的族群。

        以娲曌做的这些事情……她甚至还带人去攻击巫铁母族所在的娲谷,贸然在娲族内部挑起战争。

        这是死罪。

        而且,会受到极其可怕的刑罚。

        想到娲族内部那些稀奇古怪的,据说是从太古之时传承下来的恐怖刑罚,娲曌就不由得浑身哆嗦,冷汗一点点的冒了出来,很快就将她身上内-衣都给浸湿了。

        “我知道你小子阴险奸诈得很,赶紧想办法,我们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制止羲不白还有巫铁他们。”娲曌蹲在羲繇身边,右手五指死死掐住他的耳朵,好似摘蘑菇一样用力的旋转着。

        “听到没有?蠢货,赶紧想办法,我们一定要从这里逃出去。”

        羲繇的耳朵被揪得‘嘎吱’作响,他痛得龇牙咧嘴的,心头的火气又莫名其妙的冒了出来。邪火上升,如果此刻羲繇手中有兵器,他甚至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劈在娲曌的身上。

        此刻,在黑漆漆的无垠虚空中。

        一团直径亿万里的黑雾在高速的运转,黑雾中隐隐可以听到飘忽莫测、直透神魂的怪异鸣叫。

        在这黑雾中,一座飘渺的,介乎于实质和雾气之间的幽暗大陆上,无数灰白色的大树散发出黯淡的白光。这些大树和脚下的大陆一样,同样介乎于实质和雾气之间,灰白色的树干上,大片大片的灰白色叶片形态怪异,每一片叶片上,都有一张扭曲的人脸若隐若现。

        浓密的树林中,一座座造型怪异,充满异域风情的黑色宫殿静静的匍匐在那里。

        黑色宫殿通体暗黑,大树发出的灰白色光芒被宫殿外壁直接吞噬,没有丝毫的反光。如果不是附近的灰白色树干作为背景板,肉眼几乎看不到这些宫殿的存在。

        无数身形飘忽,身穿破破烂烂的黑色、灰色长袍,手持奇形镰刀的闇魂神族的族人在树林中飘荡往来,警惕的巡视着。

        正中一座最大的黑色宫殿中,闇魂神族当今的大统领,从祖地降临的虚魄正盘坐在大殿正中,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神魂结晶悬浮在他身边,不断有丝丝缕缕的精光从结晶中渗出,不断融入虚魄的身体。

        虚魄不时发出舒爽到极致的呻-吟声,他身边不时掀起狂暴的灵魂潮汐,大殿内不时有尖锐的鬼哭狼嚎声传出。

        比起初降临的时候,虚魄的实力足足增加了十倍不止。

        这种恐怖的修炼速度,放在他们的祖地,依靠虚魄自己的修炼,静静等待血脉的力量逐渐发挥潜力的话,没有上万年的漫长等待,他根本不可能拥有现在的力量。

        “姆大陆……盘古遗族……真是无上至宝。”

        虚魄低沉的喃喃自语:“按照父亲的意志,姆大陆,要想办法控制在我们手中……盘古遗族,应该成为我们闇魂神族豢养的牲畜……唔,需要行动了,必须要行动了。”

        “趁着幽夻他们,都在闭关修炼……哼哼。”

        “你们的肉身,是你们最大的障碍,你们想要降临姆大陆,非常的困难。”

        “可是我们闇魂神族,嘿嘿,可没有这么大的困扰……只要有足够的人类灵魂,遮盖住我的气息……再加上一点点灵魂气息的牵引。”

        “在太古之时,我们闇魂神族,被盘古遗族称之为‘域外天魔’,嘿嘿,可是有道理的哦!”

        “无形无迹,随心降临!”

        “嘿嘿。”

        “嗯,先从这个最容易得手的圈养地下手吧……曾经的三国之地,如今的混乱武国。趁着他们的战争,他们的杀戮,多收割一些甜美的灵魂……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让我感受一下,充满负能量的,充满七情六欲的,充满一切阴暗气息的灵魂波动……让我找找,让我找找。”

        一顶通体漆黑,造型扭曲狰狞的骷髅冠凭空从虚魄头顶浮现。

        在骷髅冠的旁边,一柄造型狰狞,刀口几乎有长柄这般长的镰刀也冒了出来。

        在骷髅冠和镰刀的后方,一片淡淡的黑雾中,一面直径不过一尺多点,通体漆黑,镜面犹如漩涡一样缓缓旋转,边框由无数扭曲的骷髅鬼面组成的魔镜不断的闪烁着幽光。

        三件闇魂神族的至尊神器!

        足足三件至尊神器!

        虚魄抓起骷髅冠,认真的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他的气息,就骤然变得飘忽不定,完全不可捉摸。

        他左手握住了镰刀,轻轻的向面前的虚空一划,就将虚空切开了一条小小的裂口。

        右手抓住魔镜,虚魄一口黑气喷在了魔镜上,然后凑到了那小小的虚空裂口中。他低沉的喃喃着:“宝贝,宝贝,找到那条符合我需求的灵魂……嘿嘿,找到他,赶紧找到他,然后抓住他,不要让他跑掉了。”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你不会让父亲失望的……你不会让闇魂神族失望的……”

        “不是么?”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样子,虚魄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啸。

        “哈哈哈,找到你了,找到你了,你跑不掉了……啊,充满愤怒和怨恨的灵魂,哦,宝贝,亲爱的小宝贝,我找到你的。”

        “啊,继续愤怒吧,继续仇恨吧,继续散发负能量吧……我来了,我来了……乖乖的小宝贝,让我和你融为一体吧!”

        数十块神魂结晶碎裂开来。

        无数碎裂的结晶粉末笼罩在虚魄身上,他的气息骤然变得热力四射,变得庞大恢弘,完全和人族的灵魂气息一般无二。

        “我,来了!”

        带着三件至尊神器,虚魄钻进了小小的裂缝中。

        下一瞬间,皇族秘狱中,羲繇的眼神骤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