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傀儡

第七百五十四章 傀儡

        我,好后悔。

        羲繇看着娲瞾,惨然一笑。

        娲瞾莫名的身体一抖,浑身汗毛一根根竖起。她瞪大眼睛看着羲繇,嘶声尖叫道:繇儿

        羲繇的眉心,一点黑色幽光浮现,然后一丝丝极细的黑色光纹从那一点黑光中慢悠悠的钻了出来,快速在羲繇的眉心扩散开,最终化为一枚诡异扭曲让人不寒而栗的怪异符文。

        繇儿他是你儿子?羲繇的眼珠整个变成了黑色,毫无反光,黑漆漆的好似两个黑洞,莫名的充满了一种吞噬万物的巨大恐怖。

        真奇怪,既然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心中,对他充满了恶意和恨意?羲繇张开嘴,怪笑了几声,怪声怪气的问娲瞾。

        你是谁?娲瞾回复了冷静,回复了伏羲神国堂堂神后应有的镇定和肃然。

        她站起身来,向后退了几步,目光冷厉的盯着羲繇。

        我?我是谁,这种问题,重要么?羲繇慢悠悠的站起身来,轻轻的活动着身体:你完全可以,把我当做你的儿子嘻,对于我族而言,毫无区别。

        我继承了你儿子的一切,他的肉体,他的记忆,他的所有过往,他留在这个世间的所有活动烙印。甚至,如果我和某个女子诞下孩儿,那个孩子还拥有你儿子完整而纯粹的血脉。

        他喜欢吃什么,他喜欢喝什么,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他喜欢用拳头还是用智慧解决问题这一切特性,我完全的继承了。

        他的天赋神通,他的天赋资质,他的一切的一切,全部归我所有。所以,我就是他,我就是羲繇,我就是你的儿子亲爱的母后,你不过来,像我还是一个孩童时那样,爱抚我么?

        羲繇笑得越发古怪,他眉心的黑色符文光芒大盛,然后一阵闪烁后,黑色符文慢悠悠的没入了他的皮肉中,他的眼睛也回复了正常的黑白分明的色彩,乍一看去,他就和正常的羲繇没有任何两样。

        他微笑着站在那里,他的气息,他的身形,他的神态,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的外在的特征,都和真正的羲繇没有任何的区别。

        娲瞾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两下,她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向后退去。

        她的眼睛泛红,眼眶里有泪水流淌下来。

        她怨气冲天的看着羲繇,咬着牙狞声道:不,你不是羲繇,你不是我的繇儿你是,天外

        域外天魔。羲繇微笑着对娲瞾说道:我比较喜欢这个名字,显得很有震慑力。嗯,一种特别的神秘感,一种让人莫名的,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感。这种感觉,很好。

        来无影,去无踪,循念而来,循念而生。如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在你不知不觉之中,就将你取而代之。顶着你的躯壳,顶着你的身份,取代你的一切,接收你的一切。

        于无声无息之间,春雷炸响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诡计,挑动无数的争端争执,引发无数的血腥厮杀这种感觉,真的是,太棒了,太了不起了。

        羲繇张开胳膊,微笑看着娲瞾:你的心,充满了负面的能量,充满了负面的气息。你的灵魂,是我族最爱的猎物,最爱的补品尤其是真是太了不起了,你居然是娲族族人?

        娲瞾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她死死的盯着羲繇,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你们这些废物,废物来人啊!

        囚室正中的屋顶上,硕大的宝镜泛起了淡淡的幽光,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从宝镜中传出:叫嚷什么?嚇,还把自己当做伏羲魔国的魔后么?这里,是武国!

        疯婆子,你叫嚷什么?那声音很不耐烦的咆哮着。

        娲瞾张开嘴,想要倾尽全力的吼出羲繇被人侵占了身躯的事情。

        羲繇的眸子变成了纯粹的黑色,黑漆漆的不见丝毫反光,他死死的盯着娲瞾的眼睛,娲瞾全身剧烈的哆嗦着,冷汗不断的从毛孔里渗出来,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娲瞾全身衣衫都被冷汗湿透了。

        她艰难的,嘴唇哆嗦着,露出了一个极其难看的微笑。

        没事你们,岂能如此辱我?这饮水,这食物,猪狗都不会碰一下的东西你们,岂能如此辱我?你们武国,可能承受我伏羲神国雷霆之怒?

        宝镜的光芒迅速黯淡了下去。

        那声音异常冷淡的笑着:伏羲魔国的雷霆之怒?呵呵,这么些年来,一次次的攻上地面送死的,是你们呵曾经的大晋大武大魏,三国鼎立之时都不畏惧你们,何况如今我武国一统天下?

        你是伏羲魔国的魔后有凉水窝头,已经很不错了。再闹腾,就给你一罐马尿渴的不行了,你该喝,不是还得喝么?

        娲瞾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面皮发黑,双眼发灰,无比绝望的看着朝她一步一步走来的羲繇。

        完了,完了,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

        刚才的话,绝对不是她要说的话。

        她的身躯僵硬,浑身冰冷,一股冰冷的邪力正在疯狂的向她神魂侵入。娲瞾在心中疯狂的嘶吼着,她想要调动哪怕一丝丝的法力反抗羲繇身上传来的邪恶力量,但是她浑身上下被巫铁着人下了不知道几千重禁制。

        一丝法力也调动不得,一点神魂力量也调动不得。

        在羲繇面前,此刻的娲瞾,就是一座完全不设防的空白城池。

        她嘴唇惨白的看着羲繇一点点的走进,看着羲繇的头顶一座黑雾缭绕的骷髅冠悄然浮现。比之前庞大万倍的恐怖邪能呼啸着涌入娲瞾的脑海,瞬间摧毁了娲瞾最后一点清醒的意志。

        这股邪能肆无忌惮的疯狂邪异的开始篡改娲瞾的记忆,疯狂的修改她的一切所思所想所感所悟。

        我是闇魂神族最虔诚的奴仆。娲瞾眉心一抹黑色的符文悄然浮现,她低声的,喃喃的自言自语着,语气僵硬充满了一股森森的邪气。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