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九章 背誓

第七百五十九章 背誓

        十二根冰柱之巅,玄冥不老等人傻呆呆的出现了。

        他们看着站在阵外的巫铁,眼角余光,自然也看到了军城外、荒原上,那一片可怕的血肉屠场。

        凄厉的号角声响起,又是一波雪原战士朝着军城的方向冲锋。

        城墙内,无数的侏儒、矮人放声笑着,他们的嗓子都已经沙哑,但是笑声依旧响亮。一支支符文火铳发出沉闷的响声,拇指粗细的破甲符文弹丸被强劲的力道送出十几里,将大片低阶的雪原战士击毙当场。

        更可怕的,是木精的箭矢。

        暴雨一样倾泻下来的箭矢,穿透了一个个雪原战士的身体,将他们钉在了地上。

        有些战士即时被击毙,有些战士被钉在地上,发出凄厉的哀嚎声,却一时不得死去,只能在地上挣扎,茫然、迷乱的握住身体上的箭杆,想要将淬毒的箭矢从身体内拔出来。

        高空传来刺耳的破空声,四灵战舰配合武舟,带着数万条大小战舰齐齐开火。

        大地在颤抖,一团团火光肆虐爆发,蘑菇云冲起来老高老高,大片大片的躯体四分五裂,被抛出了老远。

        空中,数十名武国将门、门阀的老祖齐声欢呼,十几名使用天神令,不久前才突破成为神明境的盗氏刺客突兀的闪出,剑光闪烁中,十几名雪原部族长老浑身是血的从空中坠落。

        十几根夺目的光柱直冲天空。

        巫铁袖子里一枚圆碟状的秘宝飞出,光柱中一丝丝神魂之力、一条条血脉精气不断被秘宝吸入。

        巫铁低沉的喝道:“够了。你们,可愿带领你们的族人,滚回雪原?”

        巫铁双手背在身后,他手指轻轻变幻手指。

        坐镇城内的五行道人、阴阳道人、沧海道人即刻下令,让城内的巨神兵大军做出了倾巢而出的准备。无数在之前的战斗中消耗极大的巨神兵立刻原地坐下,开始吞噬元晶、补充能量。

        老铁双手杵着长枪,站在城墙垛儿头,回头望了一眼那些坐在地上的巨神兵。

        “一代不如一代……这些小家伙,工艺还是欠缺得紧。啧,当年爷爷我可以连续数年作战不用回气,你们现在这些小家伙,啧……大铁,你的手艺,得努力啊。”

        老铁感叹了几声,然后全神贯注的盯上了玄冥不老等人。

        巫铁之前已经对老铁说过,这些雪原部族,始终是一个大威胁,巫铁是不可能让他们返回雪原的。

        诸神已经疯癫,各种稀奇古怪的祸事随时可能降临。

        巫铁不可能,再放纵雪原部族这群杀胚,舒舒服服的返回雪原,未来继续对武国造成威胁。

        玄冥不老突然怪笑了一嗓子:“巫王巫铁,你怕是脑壳坏掉了?撤退?让老祖我们,带着孩儿们退回北方?哈哈哈,你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一些!”

        玄冥不老重重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不屑的说道:“誓言?啊呸,誓言是什么鬼东西?”

        巫铁立刻掏出了玄冥不老等人的血誓魂珠,他沉声道:“你们,就不怕誓言反噬么?”

        玄冥不老等人齐声冷笑,他们的身体开始缓缓的沉入冰柱,他们异口同声的冷笑道:“誓言反噬?九天督箓玄冥大阵自成天地,又有诸神无上神器加持,我们会惧怕区区的誓言反噬?”

        巫铁轻叹了一声。

        果然如此。

        他捏碎了血誓魂珠,结果正如玄冥不老等人所言,一波波奇异的波动从粉碎的血誓魂珠中扩散开去,但是这些波动还没碰触到玄冥大阵,就被一股股可怕的寒气彻底粉碎。

        自成天地的玄冥大阵,完美的隔绝了反噬的血誓之力。

        果然,对于真正的强大者来说,什么血誓,什么报应,都是空的。

        潜入玄冥大阵,玄冥不老仰天长啸:“献祭……献祭……战场上,所以战死的孩儿们,你们的肉,你们的魂,就是我们献给诸神的祭品!”

        大地剧烈的震荡着。

        玄冥大阵笼罩的范围在急速的扩张。

        大片幽蓝色的寒光笼罩大地,无数血肉化为冰晶凌空飞起,一缕缕血光,一缕缕魂气直冲高空。

        无数雪原部族战士犹如疯魔一样,他们身上凭空多了一层厚厚的冰甲,他们蠕动着身躯,一步一步,缓慢但是坚定,带着一股悍不畏死的凶煞之气,直冲军城。

        弹丸飞掠,箭矢洗荡,数万道强光一波波的凌空落下。

        军城的城墙上,更有武国、伏羲神国、赤阳神山三方的大能高手出手,各种大威力的神通术法不断从空中落下。

        一座座大山当头砸落,一条条长河满地乱扫。

        更有四凶家族的凶神恶煞们,他们呼啸着前后冲突,吞下大片大片的雪原战士。

        被击杀的雪原战士数量越多,玄冥大阵笼罩的范围就在急速的扩张,天地间的温度就越发的酷寒,空气都被冻成了六角形的冰晶洒落,撞击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咔嚓’声中,军城的城墙饶是有城防大阵的保护,依旧被冻出了一条条几乎可容人通过的裂缝。

        玄冥不老猖狂、歇斯底里的笑声震荡天地:“武王,还有武国的小崽子们,你们都去死,都去死罢!哈哈……你们杀死了我们七个兄弟,七个兄弟,你们都该死,都该死!”

        十一张巨大的面孔在高空的寒风乌云中浮现,他们张开嘴,喷出一道道玄冥之气。

        这是先天最阴寒的气息,只是一口气息垂下来,站在城墙上的,好些武国的将门、门阀的老祖们,身上的先天灵兵就纷纷碎裂,炸成了无数阴寒刺骨的碎片洒得满地都是。

        巫铁冷着脸看着玄冥不老等人的巨大面庞。

        他缓缓的举起右手,冷声笑了起来:“玄冥不老,你我源出一脉……你们所会的,我都懂!甚至,你们沉睡这么多年,你们不懂的,我也懂!”

        “一座残缺不全的瘸腿九天督箓玄冥大阵……给我……碎!”

        巫铁伸手向虚空狠狠一拉。

        漫天无数条极细的,比头发丝还要细一百倍、一千倍的极细灰白色光线凭空出现。

        这些光线一头在巨大的玄冥大阵中,在呼啸翻滚几乎要冻结整个天地的玄冥大阵中,另外一头则是在巫铁的手中。

        巫铁一手抓住这些汇聚起来的光线,整个玄冥大阵就剧烈的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