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一口黑锅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一口黑锅

        雪原部族在崩溃。

        北疆收复之地的骂声在消失。

        一切进行的,都犹如巫铁所预料的那般发展。

        逐渐的,有雪原的中小型部落趁夜色脱离大营,向武国大军投降。在巫铁的授意下,这些中小型部落的族人被收缴了所有兵器,封印了修为后,按照男女老幼,分门别类的建营关押。

        只待整个雪原部族都屈服后,巫铁自然要行雷霆手段。

        这一日,巫铁正在中军大帐中阅读后方送来的裴凤信笺,突然中军大帐内一缕凉风晃过,大帐中数十架山形烛台上近千支大蜡烛火光摇曳,大帐中已经多出了一人。

        身穿黑色长衫,头戴黑色斗笠,身形魁梧,气息浑厚,手中握着一根比他高出三尺多的木杖,杖头是一个人头大小的金色圆环,上面蹲了一只三尺大小金色鹰雕。

        如今的巫铁何等身份。

        虽然巫铁将原本的大晋神国故土赠给了伏羲神国,换取伏羲神国出兵援助,共抗北方雪原部族。

        可是这是密约,并未向外公开,巫铁在名义上,依旧是三国共主。

        麾下兵马亿万,猛将如云,悍卒如雨,单单神明境的高手,就有两万多人。其中更有大魏门阀诸多奇人异士,精通阵法、符箓、禁制、机关。

        巫铁的中军大帐,其防御力比当年三国的皇都还要强出三分,军帐外,更随时有三百神明境高手驻守,同时有数十件秘宝监控天空、地下,端的是一粒灰尘都无法渗入。

        如此警戒,这人是如何进来的?

        军帐的诸般阵法、禁制,都犹如空白。而帐外的那些神明境高手,莫非都是死人么?

        巫铁放下裴凤的信笺,坐在硕大的龙案后方,镇定自若的看着闯入者。

        “非请而入,非礼也。”巫铁右手食指,轻轻的敲击了一下龙案。

        “礼?”那人站在巫铁龙案前十几丈的地方,突然嗤笑了一声:“武王陛下,让军队强迁那些青壮,却将那些女子留在北疆,任凭雪原蛮夷凌辱……此等行径,可合乎礼?”

        巫铁眯了眯眼睛,呵,这是碰上杠精了?

        沉吟片刻,巫铁缓缓点头:“本王行为,的确不妥。那些受辱的女子,的确可怜。只是,本王尽可能的,让更多的人活了下来。”

        轻叹了一声,巫铁沉声道:“本王所行,或许不够仁厚,或许不够合礼,却足够合理。”

        唯恐这人弄混了‘礼’和‘理’,巫铁伸手,指尖一点灵光闪烁,在空气中勾勒出了一个刚劲有力的‘理’字。

        巫铁从未认真联系过书法,这字只能说端正,不能说好看。但是笔画极其有力,一笔一划犹如刀劈斧剁一般,透着一股子宁折不屈的刚劲力道。

        那人冷笑了一声:“如此说来,只是你不够强。”

        巫铁沉默了一阵子,他点头承认了这人的说法:“是,本王不够强……这就是你,深夜闯入本王中军大帐的缘由?”

        这人笑了起来:“错了,错了,武王不要误会,吾深夜拜访,不是欺负武王和武王的属下实力不济,而是对武王有几分好奇而已。”

        手中鹰杖轻轻抬起三寸,往地面杵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这人笑道:“雪原部族全面来攻,所有的前因后果,吾都看在眼里。”

        “依吾之见,若是吾处于武王之位,也会做出和武王一般无二的决定。那些雪原蛮夷,习惯屠光所有俘虏的男丁,为了保全元气,优先撤走青壮男子,这决定,没错。”

        巫铁冷然看着这人,盘算着他的来历。

        “只是,吾很好奇,武王作出这决定之时,是何等心情?”这人轻笑道:“憋屈?愤怒?歇斯底里?恼羞成怒?或者,是其他什么心情?”

        巫铁的脸色就有点难看了。

        “阁下,是故意来挑拨本王怒火的么?”巫铁站起身来,双手按在龙案上,直勾勾的盯着这人:“阁下能无声无息,不惊动本王所有下属,如此轻易的进入此地,可见修为不凡。”

        “如此修为,怕是那十八尊玄冥老祖,都不是阁下对手。”

        “阁下既然目睹了雪原部族南下侵略的全部经过,却不出手救助那些可怜的子民,反而作壁上观,今日又深夜潜入,挑衅本王……本王可否认定,你……是敌非友?”

        这人‘呵呵’的笑了起来:“敌人如何?朋友如何?吾很好奇,武王可否为吾解惑……敌人如何?朋友如何?”

        巫铁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先回复本王,你有如此修为,如此实力……为何作壁上观?”

        这人再次笑了几声:“武王这话说得有趣,那些被杀之人,根本和吾没有半点关系,吾为何要出手救他们?”

        巫铁默然。

        呆了好一会儿,巫铁笑了:“说得没错,本是本王的子民,本王无力庇护他们,是本王的错。和你,其实并无关系。”

        这人显然被巫铁的态度弄得有点出乎意料。

        他的斗笠微微动了一下,似乎他在斗笠下很认真的看了巫铁一眼:“想不到,武王居然有如此修养……妙呵,在吾心中,武王的评价,可又高了几分呢。”

        巫铁的眼角抽了抽。

        ‘评价’?

        在你心中,给巫铁评价?

        这话,可就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态度,这话,说实话,巫铁不爱听。

        这家伙,作壁上观、不出手救人也就罢了,巫铁认可他的话,那些雪原部族屠戮的武国子民,是他巫铁的子民,和这家伙没关系,他就算不出手,巫铁也不能指责他什么。

        但是他深夜潜入,态度中带着一丝挑衅戏谑之意,如今又是这等居高临下的俯瞰感……

        巫铁提起了几分戒备之心。

        这人又笑了几声,正要开口,中军大帐外,传来了李广的声音:“陛下,有人求见。”

        随着李广的说话声,一片巴掌大小的六角形冰晶从大帐外飞了进来。大帐内一缕缕霞气倒卷而下,化为一道屏障将这枚冰晶挡在了外面,但是冰晶上附着的一丝气息,则是透过这层屏障,传到了巫铁面前。

        感受着冰晶上特有的神力波动,巫铁顿时明白了来人是谁。

        巫铁看了看面前站着的人。

        这人笑了几声,向一旁横移了几步:“武王有客,不介意吾在一旁吧?”

        巫铁很想告诉这家伙,其实他很介意他在场。

        但是想想这家伙鬼魅一般侵入中军大帐的手段,再想想门外求见的人是谁,巫铁顿时笑了起来:“当然不介意……李广,请贵宾进来,唔,着人送三份酒水进来。”

        李广愕然:“三份?哦,是……”

        大帐门口的霞气屏障悄然消散,那一枚蓝色的冰晶也化为丝丝缕缕的寒光融入虚空。不多时,身穿华服,身上气息明显比之前强大了数倍的幽若满脸阴郁的走了进来。

        “本尊,应该叫你霍雄呢,还是巫铁呢?”幽若一走进中军大帐,就恶狠狠的盯着巫铁发狠。

        之前雪原部族南下入侵,幽若只顾着闭关修炼,借助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的力量,疯狂提升自身本尊和一众分身的力量。

        如果不是负责监控三国动静的冰灵神族的族人,突然叩响禁制通知了幽若,他还不会知道,巫铁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击杀公羊三虑,篡夺三国大位。

        如此也就罢了,巫铁居然说,他不是‘霍雄’,而是什么什么劳什子的‘巫铁’!!!

        幽若不蠢啊,相反,他还颇为精明。

        他立刻知道,这里面有古怪,有极大的古怪。

        尤其是,等他从闭关之地急匆匆的跑出来后,居然发现,原本的青丘城,如今的天武城内,颇多了一些气息‘幽暗’的人物。

        这种气息,幽若死也不会忘记啊!

        地下世界,土著族群!

        大群大群修为极高,血脉极其纯正的地下土著,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天武城的街头巷尾,光明正大的招摇过市。

        甚至,那些巡街的捕快、士卒当中,也充斥着大量的土著族群!

        甚至,天武城的皇城中,幽若熟悉的那些文武大臣全都不见了,天武城的豪门大宅,也都换了主人。幽若认识的赵氏、项氏、伍氏、吴氏、李氏等等将门,全都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幽若顿时明白,出大事了。

        而巫铁当众宣称自己本名‘巫铁’……幽若当即就带着一颗极其忐忑、极其愤怒的心,连夜赶路,找到了巫铁的中军大帐。

        幽若毕竟是有手段的,他手上也有巫铁赠送的信物,所以他很顺利的进入武国军营,找到了巫铁的中军大帐。

        一见面,幽若就开门见山,质询巫铁的身份。

        “没错,本王是奸细。”巫铁坐回了自己的宝座,翘起了二郎腿,右脚一抖一抖的,满脸是笑的看着幽若:“本王本名巫铁,姓巫,名铁……其实幽若大人应该认识本王,当年在镇魔城方向,坏了幽若大人您那次买卖的,可不就是小子、在下、本王……我喽!”

        巫铁抹了一把脸,显出了自己的本相,然后一甩头,又回复了如今的模样。

        幽若立刻记起了巫铁这张脸。

        他哆哆嗦嗦的指着巫铁,一脸不可思议的尖叫:“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你,你,你就不怕诸神震怒……灭杀你……”

        巫铁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龙案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他指着幽若厉声骂道:“震怒?本王怕你们震怒?哈,哈,哈……你们震怒与否,都要灭杀我武国子民……既然如此,你们做得初一,本王就做十五……谁怕谁呢?”

        “反正,本王循规蹈矩也好,本王的子民,也要被你们当韭菜给割了……本王暴露身份也好,无非也就是被你们当韭菜割了!”

        咧嘴一笑,巫铁幽幽笑道:“与其被你们当做鲜嫩可口的韭菜割了,本王不如做一捆粗糙野蛮的茅草,起码也能在你们的手指头上,割几道口子出来!”

        幽若闭上了嘴。

        幽夻他们的行动计划,幽若如何不知?

        是啊,无论巫铁是否暴露身份,无论巫铁怎么做,反正武国的子民,绝大部分都是要被当做韭菜收割的。

        雪原部族的入侵,就是这样的道理。

        巫铁冷然看着幽若:“百万分之一的幸存概率啊……百万分之一……幽若,若是十分之一,哪怕就是十分之一,本王或许……”

        抬起头来,巫铁喃喃道:“本王或许都不会作出这么决然的事情。”

        “可是,百万分之一的幸存概率……你们做得太过分了,你们实在是不该这样。”巫铁微笑看着幽若:“自从在铁鼎山城,哦,现在我将他改名为神武城了。”

        “自从在神武城,幽若大人对本王提起那件事情后,本王是寝食不安哪。”

        “百万分之一的人才能活……呵呵,我武国疆土上,过百万人口的城池才多少?岂不是,一城只能活下一人来?”巫铁的笑容逐渐变得狰狞,语气也变得异常的冰冷、凛冽。

        “既然如此……你们已经将刀放在了脖子上,而本王偏偏还有几分反抗的本领,那就……反了吧?”

        巫铁翘着二郎腿,笑盈盈的看着幽若:“本王反了,你能奈我何?”

        幽若木然看着巫铁。

        他眸子深处,一丝丝蓝色幽光闪烁,很明显,他正在动用神通,和自家本尊联系。只是身处姆大陆,他的本尊位于冰灵神族冰川神宫之中,他的这尊精血分身想要联系上自家本尊,耗费的力气可不小,而且也没可能这么便捷的就联系上。

        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就连幽若都下意识忽略了他存在的那人突然动了。

        他一动,就是天崩地裂,就是石破天惊,他一步跨到幽若身后,一拳轰在了幽若的后心上。

        就听一声巨响,幽若的身躯整个炸开。

        如斯霸道的一拳,巫铁也惊得一跃而起,瞪大眼睛骇然看着出手的这人。

        幽若如今修为提升得极快,身上还有当年令狐青青溜须拍马,送给他护体的先天灵宝。

        饶是如此,幽若被这人一拳轰碎,直接炸碎成了一丝丝最纯粹的天地元能,连一点儿残破骨肉、血腥渣滓都没留下。

        如此霸道绝伦的一拳,巫铁自忖如今的他,绝对无法如此轻描淡写的,不需要任何蓄势蓄力的打出这样的一拳。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巫铁有点恼火,幽若被打杀在他的中军大帐……这口黑锅,岂不是结结实实扣在了他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