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渡海而来

第七百六十三章 渡海而来

        中军大帐内,巫铁身后五色神光翻滚而起,朝着面前的斗笠客刷了过去。

        虚空震荡,斗笠客身边荡起了一波一波透明的涟漪,他运转神通想要闪避,但是太初冕冻结世界,他的速度变得极其缓慢。

        “幽若是该死,可是我讨厌替人背锅。”

        巫铁双手按在龙案上,双眼分别成黑白二色,一黑一白两道神光喷薄而出,锁定了斗笠客的身形。先天阴阳二气犹如一副大磨盘,不断的粉碎斗笠客身边汇聚起来的庞大天地元能,极力驱散他正在施展的神通。

        幽若……死了也就死了。

        不过是一具精血分身,无论为了这具精血分身,幽若耗费了多大的心思和功夫,死了,也就死了。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诸神已经起意要割韭菜,巫铁的武国,已经是他们收割的目标之一。

        再讨好幽若,也没用。

        到了最后,大家还是要用拳头、用刀剑来说话。

        所以幽若死了就死了吧……但是就算要击杀幽若,巫铁宁可自己亲自动手。

        这斗笠客在巫铁的中军大帐内,毫无理由的突然出手击杀幽若。他的这种行径,毫无疑问是给巫铁扣上了一口硕大的黑锅。

        替人背锅的事情,巫铁不干。

        这斗笠客来得古怪,说话也讨厌,巫铁即刻全力出手,想要将他擒拿下来。

        “厉害。”斗笠客低沉的咕哝道:“五行神光,阴阳二气,加上这件能够冻结时空的先天灵宝。厉害,果然厉害……除了修为低一些,武王你几乎毫无缺点。”

        一声巨响,太初冕冻结时空的庞然力量突然粉碎,巫铁身体一晃,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巫铁用一个设计用来套兔子的圈套,一不小心套上了一头发狂的霸王龙。足以让兔子挣扎不得的圈套,在霸王龙的面前就好像一张脆弱的草纸,轻轻一挣就变成了粉碎。

        “你的修为,不够!”斗笠客低沉的说道:“再好的神通,再强的灵宝,修为不够,就是废物。”

        他握拳,然后一拳朝着当头刷下的五行神光轰了过去。

        一声巨响,中军大帐粉碎,巫铁的五行神光被硬生生的反弹开。锁定了斗笠客,不断破坏他身边天地元能的阴阳二气也犹如受伤的巨龙一样倒卷而回。

        巫铁胸口一热,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了数十步。

        四面八方,一道道强大的法力波动冲天而起,负责拱卫巫铁的三百神明境高手齐齐惊动,数百道剑光、宝光发出高亢的长鸣声,劈头盖脸的朝着斗笠客打了过来。

        巫铁挑起眉头,一边吐血一边厉声呵斥:“退!”

        来不及退。

        斗笠客身边一波波强横绝伦的金光汹涌扩散,一口硕大的半透明金钟虚影笼罩在他身上,数百柄兵器、秘宝齐齐落下,就听‘叮叮’声不绝于耳,出手的三百神明境高手齐齐吐血。

        他们落在斗笠客身上的攻击力如果是一,斗笠客身上的金钟虚影反弹回来的力量就是十。

        这股力量强悍绝伦,直接震得百来件天道神兵寸寸碎裂,好些柄先天灵兵级的兵器、秘宝也都‘铿锵’震鸣,被反震之力震出了暗伤。

        驾驭这些兵器的三百神明境高手神魂受创,一个个吐血惊退,无比骇然的看着斗笠客。

        四面八方一股股庞大的气息涌来。

        巫铁的中军大营附近,驻扎了数以百万计的精锐将士,这些将士结成庞大的军阵,在一尊尊神明境将领的统辖下,快步朝着这边压了过来。

        斗笠客‘呵呵’笑了起来:“军阵……实在是让人头疼。吾虽不惧,但是却也无谓做这平白的杀戮……武王,你可愿,向吾主屈膝投降么?”

        巫铁皱起了眉头,他举起右手,轻轻一晃。

        不断逼近的军阵骤然停了下来。

        远处,被合围的雪原部族营地内传来了喧哗声,陷入绝境的雪原部族发现了这边的动静,他们心中生出了万一的侥幸,有神明境的雪原部族长老鬼鬼祟祟的朝着这边摸了过来,期盼着浑水摸鱼,或许能够带着一部分族人逃回北方呢?

        更有雪原部族的战士集中了起来,尝试着向北方冲击。

        四面八方,一道道火光冲天而起,然后在高空中爆出了一团团巨大的火云,沉闷的爆响声传出千里,巫铁麾下的将领们发现了雪原部族的异动,也注意到了中军大营这边的动静,纷纷发出了预警。

        “传令下去,对雪原部族发动总攻。”巫铁悍然下令:“不惜代价,全歼他们……胆敢反抗者,无论老弱妇孺,一律斩杀!”

        巫铁发号施令的时候,他的目光丝毫不离斗笠客。

        他感受到了危机。

        所以,已经顾不得之前降低自家将士损耗的想法,决然发动全面的总攻,彻底消除雪原部族这个威胁。

        斗笠客,来得古怪,行事也颇为邪异。

        他更是当众要求巫铁向所谓的‘吾主’投降,很显然,他代表了某一个不知名的势力。

        巫铁感受到了危机,感受到了危险,道行法力到了他这个层次,所谓的‘心血来潮’的危机感,让巫铁浑身血液流速加快,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两个太阳穴的青筋乱跳,眼前的景象都变得有点泛红。

        大军奉命,开向了被围困的雪原部族。

        中军大营中,就留下了巫铁,以及三千名武国的神明境高手。

        深吸一口气,刚才被神通反震受到的些许伤势急速愈合,巫铁肃然看着斗笠客:“阁下,何人?阁下似乎,并非是纯粹的……”

        刚刚斗笠客施展的神通,让巫铁感到有点熟悉。

        但是更让巫铁诧然的是,这斗笠客本身的气息。

        在他刚才反震巫铁三百近卫的攻击时,巫铁察觉到了斗笠客流露出的一丝气息——绝非人类。

        这个家伙,他绝非巫铁这种纯粹的人族。

        “吾,梵鲲。”斗笠客将头上的斗笠向后一推,斗笠就挂在了他的背上,露出了一颗光溜溜的脑袋,以及一张粗犷、威猛的面庞。

        双眉如刀,满脸虬髯,一对硕大的眸子光芒四射,巫铁和梵鲲对视了一眼,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用重锤当面轰了一锤,有一种极强的窒息感扑面而来。

        “梵鲲?”巫铁上下打量着梵鲲,这家伙生得粗犷、威猛,但是皮肤却是异样的白皙、细腻,比最极品的羊脂玉还要细腻许多。光溜溜的脑袋上,端端正正的烧了九个清晰的戒疤,每个戒疤都金光流转,越发衬托得他的光头好似一颗宝珠一样锃亮。

        “佛宗弟子?”巫铁肃然对梵鲲道:“本王不知道,我武国疆域内,居然还有佛宗势力存留。”

        这么些年,巫铁遇到过的佛宗势力,也就是地下世界的六道宫以及金刚寺。

        金刚寺的逐日、逐月师兄妹两个,的确是两朵奇葩,将巫铁视为生父的巫女,现如今应该还在金刚寺才对。

        除此之外,巫铁没听说过伏羲神国又或者自己的武国境内,还有佛宗势力存留。

        “吾,并非武王子民。”梵鲲咧嘴一笑,摇头道:“也不是那藏在地下,做缩头乌龟的羲族子民。”

        梵鲲的语气中,充满了对伏羲神国的轻蔑。

        远处脚步声传来,羲武乐带着大群羲族高手冲了过来,羲武乐的脸色很不好看,任凭是谁,听到有人说自己所属的族群是‘缩头乌龟’,想来都不会开心。

        只不过,羲武乐的性格沉稳,或者说有点内向,所以他只是紧握长戟,目光森森的盯着梵鲲,并没有说话。

        羲不白则是冷笑了起来:“贼秃,你说谁是缩头乌龟呢?你这……”

        眼珠一旋,羲不白突然想起了伏羲神国的秘阁中,一些太古残篇上的记载,他顿时嘻嘻笑道:“你这,死秃驴!”

        梵鲲白皙的面皮骤然变得通红,满脸的大胡子一根根的竖起,好似满脸的钢针一般。

        他怒视羲不白,低沉的咆哮道:“老家伙,你说什么?”

        “死……秃……驴!”羲不白笑容灿烂的指着梵鲲:“没听清么?要不要本王再说一遍?”

        梵鲲一步迈向了羲不白。

        一步横跨百丈,近乎瞬移一样直接出现在羲不白面前,巫铁惊呼了一声:“殿主当心,此人神通非凡……”

        梵鲲低沉的一声长啸,他白皙的皮肤带上了一层黯淡的金色,他右手一拳破空,笔直的轰向了羲不白。

        羲不白开口挑衅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梵鲲一动,羲不白面前就凭空多了一个造型奇异的兽面鸟足云纹青铜鼎。

        四四方方的青铜鼎的四个面上,四张造型奇异的人面嘴里同时喷出五彩烟霞,化为一个绵绵泊泊的罩子将羲不白笼罩在内。

        梵鲲的重拳落在五彩云烟上,就看到一层层的云烟凹陷了下去,明显看到梵鲲的拳头在减速,越是靠近羲不白,他的拳头就变得越来越慢。

        羲不白咧嘴笑了起来,朝着梵鲲挑了挑眉头:“秃驴……你……”

        梵鲲突然大吼了一声,他身后一头通体燃烧着金色烈焰的雄狮虚影一闪而过,虚空剧烈震荡,好似有一颗极大的天雷子在虚空中爆发开来,羲不白、羲武乐,还有他们身边的羲族高手们,一个个被震得七窍喷血,身体剧烈的摇晃着,好几个羲族长老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羲不白精神一个恍惚,青铜鼎放出的五彩烟霞骤然寸寸碎裂,梵鲲的拳头轰在了青铜鼎上,推动青铜鼎狠狠撞在了羲不白的胸口上。

        一声巨响,羲不白身上的长衫粉碎,整个胸膛凹陷了下去,血水犹如喷泉一样从他嘴里喷出,羲不白被梵鲲一拳震飞,双脚擦着地面向后急速飞出。

        羲不白被一拳打飞,羲武乐手中长戟化为一道雷龙,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刺向了梵鲲。

        只是刚才梵鲲一声狮子吼,明显震得羲武乐有点迷糊,他长戟刺出的轨迹飘忽不定,明显偏离了他想要攻击的梵鲲要害,只是斜斜的刺向了梵鲲的肩膀。

        梵鲲冷笑一声,他的身躯突然变成了半透明白琉璃态,体内五色晶莹的五脏,还有金灿灿的骨骼清晰可见。

        同样被梵鲲的狮子吼震得有点迷糊的巫铁瞳孔骤然缩小:“玉肌金骨,罗汉金身!”

        ‘叮’的一声脆响,羲武乐的雷霆长戟刺在了梵鲲的肩膀上,梵鲲的皮肤略微凹陷下去,长戟没能对梵鲲造成任何伤害。

        梵鲲回过头来,看着巫铁赞许的点了点头:“有点见识,不过,还是错估了吾的修为……吾已然是菩萨功果,哪怕是最低一品的菩萨,吾也是神通无限的菩萨!”

        梵鲲一把抓住了羲武乐的长戟,然后就这么将羲武乐连人带长戟一把挥了起来,在头顶轻松的转了两圈,然后重重一击将羲武乐摔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大地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巫铁中军大营中一座座营帐剧烈摇晃,然后坍塌了无数。

        羲武乐大口吐着血,蜷缩着身体,躺在一个极大的大坑中,半天没能动弹一下。

        “一如武王所言,吾并非人类,而是一头鲲鹏……吾之本体,力量无限,修成人形后,更是神力无穷。加之吾修炼的佛门功法,得证菩萨功果,万劫不沾,力破万法……”梵鲲转过身看着巫铁,很认真的说道:“你之国内,无一人是吾之对手。”

        “如此,还请武王,向吾主投降罢。”梵鲲沉声道:“大劫将临,武王托庇于吾主麾下,方才有一线生机。”

        巫铁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看着梵鲲,沉声道:“大劫?就是诸神想要对我等下手了么?”

        梵鲲缓缓点头:“然也……唯有集中我人族之力,齐齐抗争,才能对抗天外邪神,延续我人族传承。吾主雄才大略,立志回复太古人族荣光,乃当今天下,最有希望成就人皇至尊之人。故,还请武王,投降罢。”

        巫铁闭上眼,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他沉声问道:“你,从何而来?”

        梵鲲伸手指向了东边,他朗声道:“吾,从极东神州跨海而来……不是吾小觑了武王,怕是武王以倾国之力,也无法平安跨越那无尽海域。而吾,可以轻松做到。”

        顿了顿,梵鲲沉声道:“吾主麾下,如吾之人,车载斗量,不可胜数。武王,你还犹豫什么?”

        巫铁思忖了一阵,反问梵鲲:“若是本王,不投降呢?”

        梵鲲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整齐齐,一共四十颗雪白的、边缘有金色光晕的大牙:“那,吾就打死武王,挑一个愿意投降的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