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四章 魔,佛

第七百六十四章 魔,佛

        从极东神州,渡海而来。

        巫铁下意识的向远处望了一眼,在那边,原来大魏七散人门阀的一群老祖,正在配合大军作战。

        巫铁听说过七散人家族那些老祖的计划。

        他们耗费了极大的财力物力,耗费了好些年时光,打造了一条坚固的舟船出海远航。

        如果不是三国的全面战争爆发,大魏神皇召集所有神明境高手出征的话,七散人门阀的这些老祖们,此刻怕是还在海面上漂着呢。

        七散人门阀,要集中七家之力,锻造一条极其坚固的舟船,大家配合着,才敢尝试着渡海远航。而梵鲲,以一人之力,直接跨越无边汪洋,从极东的神舟,抵达这一方大陆。

        梵鲲的强横实力,可见一斑。

        只是他的话,可真正不客气。

        “打死我?然后,挑一个愿意投降的王?”巫铁冷哼了一声,他看着通体散发出淡淡金光的梵鲲,沉声问道:“若是本王投降……”

        梵鲲从袖子里摸出了一个金色的圆箍,拇指粗细的圆箍通体闪烁着淡淡的金光,无数细密的万字佛文在金光中急速的飞旋。

        圆箍没有任何气息散发出来,却莫名给人一种极大的威压感,一种让人窒息的沉重感。

        “这是吾之座师,大红莲寺三佛陀之一‘怒面佛’仿太古传说,亲手所制‘禁箍’。武王若是投降,只要戴上这禁箍,从此就是我大红莲寺护法弟子。自然,武王也就受吾主庇护。”

        巫铁脑子里迅速冒出了一篇古老的故事。

        他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你,把本王当猴子?”

        梵鲲诧异的看着巫铁,他愕然道:“唷?你居然知道这个故事?想不到,你们这里,居然还保留了几分上古的传承,了不得,了不得。”

        点了点头,梵鲲沉声道:“你知道这个故事,最好不过,也就省得吾浪费口水,向你解释这禁箍的威能。”

        巫铁的眼角一阵乱跳,他冷声道:“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明白一些,梵鲲,说说你的主人,说说你出身的大红莲寺。”

        梵鲲点了点头,沉声道:“说起来,也简单。吾来自极东神州,其上,有一神朝,实力极强悍,传承极久远,底蕴极雄厚,你这小小武国,哪怕千百个叠起来,也不如神朝强大。”

        “神朝名曰‘燧’,乃太古人皇燧人氏之正统传承。”

        “燧朝境内,有一寺、一观、一楼台。寺,就是我业火红莲寺;观,哼哼,是那群死牛鼻子的无为青莲观;楼台,就是那群伪君子,娘娘腔,小白脸的素心白莲宫。”

        梵鲲显然对白莲宫很有意见,他用了好长一段话来诽谤白莲宫,很是喷了一阵口水。

        冷哼了一声,梵鲲沉声道:“业火红莲寺,又称大红莲寺,和那一观、一楼台,并列燧朝护国三神宗。”

        “吾主殷王风熵,乃燧朝当今二皇子,是我大红莲寺选定的未来神皇。吾主修为惊天,以三百六十门大道、七千二百旁门之大圆满,破入神明境,是实实在在的‘天神’之绝巅。”

        巫铁眉头一挑。

        三百六十大道,七千二百旁门?

        巫铁下意识的向身后站着的,一个个脸色铁青的下属看了过去。武国的这些神明境的高手,多为一门大道或者一门旁门入道。

        比如大魏盗氏一门,他们最精通的,就是剑道,而且是极度剑走偏锋的刺客剑道。

        再比如大魏墨家,他们主攻的就是锻造之道,辅助以五行之道等等。

        武国的这些将门、门阀的老祖们,在梦中都无法想象,有人居然会在胎藏境的时候,直接掌握三百六十门大道法则、七千二百门旁门左道,然后以此踏入神明境。

        这是何其雄厚的底蕴?

        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

        这是何种强悍的战力?

        只是略微想一想,巫铁身后的这些神明境高手就浑身战栗,冷汗不断的渗了出来。

        “天神?”巫铁打断了梵鲲的介绍:“可否介绍一下,这‘天神’又是何等说法?”

        笑了笑,巫铁放缓了语气,轻声道:“一如刚才所言,就算是死,也要让本王死得明明白白才对嘛。”

        梵鲲缓缓点头:“倒也是这个道理。如此,你等,都听好了。”

        燧朝,对于神明境的大能高手,有着详细的位阶划分,测定了神明境大能的底蕴、潜力、未来的前景,以及他们在燧朝所能享受的待遇等等。

        同样是神明境,修炼不入流的功法,对于大道法则领悟不全,以一门完整大道的八九成,甚至是七八成的大道领悟,借助外力强行破入神明境的,被称之为‘劣神’。

        这等对于一条大道法则都掌握不全,实力极其有限,基本困于神明境一重天的修士,在燧朝,只是供人驱遣的下层角色。

        ‘劣神’,在燧朝可为‘吏’,如捕头、巡检、仓库主官、文书主笔等等。

        完美参悟一条大道法则,辅以几条旁门左道突破神明境的,则是被称之为‘人神’。

        ‘人神’,在燧朝,可为一县主官。也仅仅是一县之主,哪怕功劳再大,民望再高,因为只有‘人神’的修为,在一县主官的位置上熬上一万年,也就是一个县主。

        ‘人神’之上,是‘地神’。

        地神掌控的大道法则,在一条以上、十条以下,辅之以若干旁门左道,实力远胜‘人神’。

        ‘地神’,就有资格出任一郡之主。

        按照‘地神’掌握的大道法则的数量,‘地神’也被分为上中下三品,相对应的,燧朝的郡治也按照人口多少、疆域大小,分为上中下三品。

        上品‘地神’,参悟的大道在七条以上,为上郡之主。

        中品‘地神’,参悟的大道在四条以上,为中郡之主。

        下品‘地神’,参悟的大道在两条以上,为下郡之主。

        和一县之主一般,无论你立下多少功劳,有多好的民望,修为提不上去,你是绝无升官可能的。

        但是凝聚神躯之后,神胎、神躯几乎定型,想要在神明境再做突破,想要参悟旁的大道法则,将其融入神胎,重炼入神躯中,这是何等艰难的事情?

        除非有逆天的造化,否则在神明境,道基底蕴想要突破,基本不可能。

        至于‘天神’,只要在胎藏境领悟的大道法则超过十条,辅以数十门旁门左道,以此作为根基突破为神明境,就是‘天神’。

        ‘天神’在燧朝地位崇高,可为一州之主,可为朝中重臣。

        而燧朝的‘天神’中,以一百条大道法则入道之人,堪称凤毛麟角。这样的‘天神’,又被尊称为‘王神’,无论出身、来历,可为一国之主,最少统辖十州之地。

        风熵以三百六十条大道法则、七千二百旁门左道入道,以如此雄厚的底蕴晋升神明境,堪称绝巅,实在是燧朝立国以来,一只手都能数得出的绝世天骄。

        大红莲寺的三佛陀,也就将重注压在了风熵身上,一心扶持他登上神皇宝座,博取未来最长可达三万六千年的绵长气运。

        巫铁明白了‘天神’的来历后,又蓦然有了新的疑问。

        “三万六千年的气运?这是何解?”巫铁很不解的看着梵鲲。

        梵鲲似乎耐性很不错,虽然他刚才一拳重伤羲不白,又将羲武乐摔在地上打成重伤的模样,实在是和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耐性格格不入。

        他又开始向巫铁解释这‘三万六千年气运’的来历。

        燧朝有独特的规矩,神皇登基之后,掌握无上大权。

        但是一尊神皇,最多在位三万六千年,就必须退位,将皇位交给继任者。而退位的神皇,从此也再不在人前出现,从燧朝建立以来,从未有退位的神皇再现过。

        大红莲寺若是能够帮助风熵登上神皇之位,自然能从风熵那里得到足够的回报,未来的三万六千年中,大红莲寺毫无疑问可以压过青莲观、白莲宫一头,成为护国三神宗的魁首。

        当今的燧朝神皇,距离退位只有不到百年时间。

        这短短的百年时间,就是风熵,还有他的竞争者紧锣密鼓筹措的时间。壮大自己,打击对手,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吾渡海而来。”梵鲲很认真的看着巫铁:“为吾主收服部属,为燧朝开辟疆土。你若从吾,就戴上这禁箍;你若不从,吾就打死你,然后,再挑一位听话的,取代你的位置。”

        巫铁没吭声。

        但是他能感受到身后那些部属低落的情绪,能感受到他们身上压抑的气息。

        按照梵鲲的描述,燧朝实在是强大得恐怖。

        劣神,只能充当‘吏’。

        ‘人神’,方为一县之主。

        ‘地神’,才为一郡之主。

        而‘天神’,领悟十条以上大道法则的天神,才能为一州之主。

        燧朝的州治,定然比武国多出不少。有多少个州,就最少有多少个‘天神’。

        那些天神的实力……

        巫铁沉声问道:“梵鲲,你是……天神?”

        梵鲲微笑,双手合十,向巫铁微微欠身一礼:“吾是天神,且是王天神之一,吾以一百二十八条大道法则入道,兼之本体乃纯血鲲鹏,故此力大无穷,在大红莲寺,吾之尊号为‘大力王菩萨’。”

        地上的大坑中,羲武乐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他体内破碎的骨骼‘咔咔’乱响,一股庞大的精血能量充盈全身,他破裂的骨骼快速的愈合重生,他紧握着长戟,自下而上,一戟朝着梵鲲的小腹捅了过去。

        梵鲲站在原地纹丝不动,长戟扎在了他的小腹上,一声雷鸣,大片电光闪烁,梵鲲通体丝毫无损。

        “菩萨,也有雷霆之怒。”梵鲲微笑,举起右手,一掌拍下。

        一声巨响,羲武乐大口吐血,浑身骨骼被梵鲲震得寸寸碎裂。

        神躯受此重创,羲武乐差点就从神明境一重天摔回胎藏境。他蜷缩在地上,浑身剧烈的抽搐着,气息忽高忽低,变得无比的凌乱。

        “不过,你的天赋却也不差,吾不杀你……未来,你可为吾主一员大将。”梵鲲笑得很灿烂,再次露出了他满口亮晶晶的大白牙。

        “武王,你可愿,投降?”梵鲲抬起头来,看着巫铁笑道:“收服了你,就是收服了武国,你是一个颇有趣的小家伙,吾不愿真个打死你……速速决定吧,收服了你,吾还要去地下一趟,将那伏羲神国,也纳入吾主麾下。”

        远远的,一声冷厉的讥诮声音传来:“唷,好大的口气,将伏羲神国纳入你家主子麾下……死秃子,你那所谓的主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巫铁的中军大营中灯火通明,到处都是火把、灯笼、火盆,高空中还有战舰悬浮,战舰上的法阵放出夺目的光芒,照得整个大营亮如白昼。

        一裘黑色长裙,长发披散,面容邪异,犹如夜之鬼魅的娲曌慢悠悠的,一步一步的踏空而来。

        四周光线极亮,但是娲曌身上的气息冰冷阴森,莫名的好似将四周的光线都吸收了进去,让人心头暗沉沉的颇为难受。

        在娲曌身后,同样身穿黑色长袍,披散长发,双眼漆黑的羲繇,同样是慢悠悠的踏空而来。

        羲繇倒是没说话,而是远远的盯着梵鲲。

        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巫铁身上的梵鲲也不再说话,而是下意识的,双眸闪烁着淡淡的金光,直勾勾的盯着羲繇。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条毒蛇和一只獴(meng)在野地里迎头撞上。

        毒蛇固然可怕,但是獴却是毒蛇的天敌。

        双方都有杀死对方的实力,也都有杀死对方的机会,而且互为死敌,一见面就定然不死不休。

        所以,梵鲲和羲繇,远远的就对上了眼。

        他们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不安的压力。

        突然间,梵鲲低沉的说道:“域外天魔……呵呵,今日吾要降妖除魔,定然能够功德飙升,再突破一个位阶,也不是难事……妙哉,妙哉。”

        羲繇终于开口,他同样语气低沉的说道:“你身上,有一种让我极其讨厌的气息……你是……佛宗弟子?”

        羲繇咧嘴微笑,他的嘴角很诡异的拉伸,几乎拉到了耳垂下方。

        他看着梵鲲,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轻声笑道:“佛宗弟子……佛宗的舍利子,对我族可是无上至宝。呵呵,我刚出生时,父亲就用一颗据说来自佛宗佛陀的舍利子,为我洗炼命魂。”

        “我的天赋,本来是不如其他兄弟的……但是因为父亲的喜爱,一颗佛陀的舍利子,让我天赋飙升,远胜族人……我至今,还记得那等甘美的味道。”

        “秃子,你可愿,将你的舍利,赠送于我?”

        羲繇笑着,他身后大片黑雾浮动,一阵阵尖锐的鬼哭狼嚎声不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