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六章 神宗齐聚

第七百六十六章 神宗齐聚

        羲繇周身黑雾缭绕,带着一丝诡秘的笑容,他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秘术,一下子将他的存在感削弱到了极致。

        就连刚刚和他动手的梵鲲,一下子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巫铁盯着三个白衣青年,三个白衣青年则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巫铁,目光中的贪婪越发的炽热。

        中间的那个青年突然笑了起来:“梵鲲,休要胡说八道,我白莲学宫有资格行走天下的弟子,修心、养性、立言、立德,你不要给我们乱泼污水,没来由吓坏了本门的有缘弟子。”

        “嚇!”梵鲲怪声怪气的笑了一声。

        他周身金光大盛,小腹上那一条刀痕在快速的消失,伴随着一丝丝细微的尖啸声,不断有细细的黑烟从他的伤口上涌出,然后被他周身金光化为乌有。

        “武王,你要小心了,白莲宫的有缘弟子……嚇,素心白莲宫,最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梵鲲大笑道:“而且,他们将你抽筋扒皮、吃干抹净之后,还要向天下人宣称,你是邪魔,你是外道,你该死……不仅你该死,你满门都该死。”

        中间那白衣青年脸色变得有点阴沉,他看向了梵鲲,沉声道:“梵鲲,不要仗着你业火红莲寺的势力,就在这里挑拨离间。”

        冷哼一声,白衣青年肃然看向了巫铁,周身气息变得极其的端庄、冷肃,他双手抱拳,肃然向巫铁欠身一礼:“这位师弟,师兄白鹿,这是你的两位师兄白鹤、白鹮。”

        巫铁急忙摇头:“且慢,谁是你的师弟?”

        白鹿微笑道:“是为兄唐突了,只是,天下儒士出白莲……你修成了我等读书人修心养性的至高成就浩然正气,你就注定是我白莲学宫的弟子。”

        右手握着羽扇,轻轻的向左手掌心一拍,白鹿目光炯炯的盯着巫铁笑道:“看师弟的年龄不大,居然能修成浩然正气,只要回到师门,定然会震动整个白莲学宫,本门的九位大师范,铁定会争抢着将师弟收入门下。”

        白鹿轻叹道:“师弟,我白莲宫的大师范,可都是‘王神’之尊。”

        微微一笑,白鹿继续说道:“看师弟身上气息,似乎走的是玄冥一道的路子?唔,师弟的路子,有点窄了,不过无妨,我白莲宫有太古儒道圣人留下的秘宝‘文心’、‘墨胆’,只要大师范出手,为你洗炼神躯,定能助你新领悟最少百门大道。”

        白鹿的语速极快,根本不容巫铁开口。

        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跳动之间,隐隐可见他的舌尖有点点绿豆大小的白色莲花不断绽放。

        半透明的白色莲花虚影缠绕着白鹿的三寸之舌盘旋飞舞,莫名的空气中就有一股淡淡的墨香飘荡开来,白鹿的话语,莫名的就多了几分让人不得不信服的神奇力量。

        这股力量,堪比羲繇的神魂攻击,悄无声息的渗透人的神魂,如春风化雨,轻柔的改变着所有倾听者的潜意识深处的意志和念头。

        巫铁的浩然正气专门克制一切邪祟之力,但是面对白鹿的三寸不烂之舌,他的浩然正气似乎效力大减。

        站在巫铁身后的大魏孔氏老祖孔成蹊突然开口:“陛下,老臣以为,白鹿大师所言极是。陛下若是加入白莲宫,想来对我武国,也是极好的。”

        和孔成蹊一般,孟不言也一脸严肃、异常认真的说道:“陛下,老孔说得没错。我武国若是能举国加入白莲宫,想来武国文道定然大盛……未来我武国年轻英杰定然如过江之鲫,源源不绝,我武国的繁荣昌盛,就在眼前了。”

        巫铁的脸变得黑漆漆的,一颗心骤然抽了起来。

        他转过身,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拳一个,将孔成蹊和孟不言打晕了过去。

        但是除了孔成蹊和孟不言,站在巫铁身后的众多武国神明境高手,一个个看向白鹿的眼神都不对了。那是一种异常虔诚,异常膜拜,好似刚刚开蒙的学童见到了饱学大儒的敬仰目光。

        巫铁心中骇然,他低沉的呵斥了一声,身后五行神光骤然冲出,宛如孔雀尾羽一般辉煌灿烂的神光向下一卷,硬生生将数千武国高手卷入了五行小世界,摆脱了白鹿可怕的‘洗脑魔音’。

        “阁下,好手段啊!”巫铁咬着牙,万分忌惮的看着白鹿。

        梵鲲这样的敌人,巫铁不怕,无非硬碰硬的硬抗硬打罢了。

        羲繇这样邪异的敌人,巫铁也不怕,事实证明,浩然正气可以有效的抵挡羲繇的神魂攻击。

        但是白鹿这种,浩然正气无法抵挡,也不出手袭击巫铁,而是用口舌上的功夫暗中下手的敌人……如果是三个孤家寡人也就罢了,偏偏白鹿、白鹤、白鹮三人身后,还杵着白莲宫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巫铁有点头痛。

        这和幽若他们还不同,就算梵鲲击杀了幽若的一尊精血分身,巫铁也不怕幽若的打击报复。

        毕竟诸神的降临,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成为三国共主,巫铁接收了大量的皇族秘档,他对诸神的一些勾当,也有了极深刻的了解。

        所以,巫铁还真不怕诸神发动大规模报复。

        但是白鹿他们……他们就在极东神州,他们三人能够跨海而来,就证明他们身后的人,也能跨海而来。

        巫铁咬着牙,再次冷笑:“白鹿先生,果然好手段啊。”

        一旁的梵鲲就笑了起来:“这些小白脸,伪君子,娘炮,娘娘腔,最是阴险不过,武王,你现在见识到了……武王,你想要保全家国性命,就拜入我红莲寺门下。有我红莲寺庇护着,这群小白脸不敢动你一根毛!”

        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看梵鲲,再看看白鹿三人,还没开口呢,远处又传来了一声绵绵泊泊、清朗高亢,犹如玉磬震鸣直透云霄的长啸声。

        “难,难,难,道最玄,好似火里种金莲。”

        “难,难,难,道最玄,嚇,前方怎有秃头还有小白脸?”

        一头高有三丈左右,通体膘肥体壮,奔跑起来肚皮上的油水都在晃荡的鸵鸟连蹦带跳的窜了过来。在鸵鸟的背上,稳稳的放着一个茅草蒲团,一个嬉皮笑脸,生得颇为俊俏的青年道人,正歪歪扭扭的坐在蒲团上,朝着梵鲲做鬼脸。

        “嚇,梵鲲,隔着十万八千里,就看到你的大光头了,嚇,真巧,怎么在这里都能碰到你?”

        梵鲲,还有白鹿三人的脸色同时变得很是难看。

        “青莲观的杂毛……你真是阴魂不散。”梵鲲牙齿咬得‘嘎嘎’直响,浑身都燃起了金色的怒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