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九章 赌注

第七百六十九章 赌注

        “用武国做赌注?清风道长,亏你想得出来!”巫铁语气尽量温和的向清风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用武国做赌注,毫无疑问,这是极大的侮辱。

        但是……巫铁脑海中无数念头闪过,他依旧没能想出合适的对策。

        “你可以参一手啊!”清风蹲在地上,兴致勃勃的卷起了袖子,抓起三颗骰子,用力的往海碗里一丢。三颗油光水亮的骰子‘当朗朗’在海碗里乱转,半晌没有停下来。

        “武王,你也可以参加啊!”清风笑呵呵的看着巫铁:“你呢,就用武国下注,我们呢,就用堪比武国的宝贝下注。啧,谁要是赢了,那可就发达了嘿!”

        巫铁的嘴角挑了挑。

        武国,三国一统之后形成的庞大过度,不提那些穷乡僻壤荒僻之地,单单人烟繁茂的富庶州治就有两千多个,子民人口以万亿计,疆土面积广大,就算神明境高手若是单纯依靠遁光飞行,想要从如今武国的东边飞到西边,也要大半年时间才行!

        除开那些富得流油的成熟州治,武国的普通中品、下品州治还有超过三万个,新开辟的荒僻边疆州治也有近千个。这些中品、下品州治的子民人数加起来,也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

        那些偏僻的边疆新拓州治,人烟稀少,经常万里无人烟,经济也颇为落后,每年的税收也收不起几个大子儿。一如当年的大泽州,整个州治就只有数十万人口,这样的州治很穷敝。

        可是虽然穷敝,这些州治的矿场、林场、渔场等等自然资源无比充沛。

        每一座新开辟的边疆州治,都是一座天然的宝库,只要舍得投入,三五百年时间,就是一个人烟繁茂的天府乐土。

        “道长说得轻松,我武国疆土广大,子民无数,每年产出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什么宝贝,能够和我武国相提并论?”巫铁带着一丝恶意,报出了武国户殿的一应资料。

        顶级的上州有多少,中州和下州又有多少,武国的总人口有多少,每年的产出合计多少金、多少银、多少元晶、多少丹药,有多少士卒,多少战舰……

        清风眨巴着眼睛,梵鲲眨巴着眼睛,白鹿、白鹤、白鹮也拼命的眨巴着眼睛。

        巫铁说起武国有多少州治,每年有多少产出,多少税收的时候,清风、梵鲲等人脸色丝毫不变。很显然,疆土、产出之类,清风他们见得多了。

        但是巫铁说出了武国户殿大致估算出的,武国全国上下的总人口数字时,清风也好、梵鲲也好,包括白鹿师兄弟三人,他们的眼珠瞬间变得锃亮锃亮。

        巫铁眯了眯眼睛,继续报出了户殿的一应数据。

        比如说,武国境内,除了人族这个主体族群,还有其他的各色族群——牛族,狼人,蟒人,蛇人,鼠人,侏儒,矮人,巨人……等等等等,甚至包括饕餮氏、梼杌氏、混沌氏、穷奇氏,乃至地下世界的娲族、羲族等等,巫铁都将这些信息一一报了出来。

        这些东西,巫铁就算不说,以清风、梵鲲他们的实力,很快也能调查清楚。

        与其如此,不如就在这里坦白的说出来。

        巫铁看到,清风、梵鲲等人的眼睛是越来越亮,尤其是巫铁说到地下的伏羲神国,说到南荒的赤阳神山下辖的数十万个大小部族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真的在喷火,在夜里都可以当火把来使用了。

        “所以,诸位可否告诉本王,就武国,究竟价值多少?”

        巫铁冷笑着,指了指清风放在地上的海碗和骰子:“不管诸位用什么手段决定武国的归属……呵呵,赌局嘛,你们要拿出足够的筹码……或者,不如,诸位打一场?”

        巫铁笑得格外灿烂:“本王号称‘武’,信奉的就是,拳头大的是大爷。诸位代表了三方势力,谁最终胜出,本王就尊他为大爷,带着整个武国投靠于他。”

        清风、梵鲲、白鹿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冷哼了一声。

        梵鲲冷声道:“武王将我等当做小儿戏弄么?我们大打出手,然后武王渔翁得利?嘿,嘿嘿,红莲、青莲与白莲,三教原本是一家……为了一个武国,打斗……是不可能打斗的。”

        巫铁立刻在梵鲲的伤口上捅了一刀:“原来如此,大师你害怕了……刚才,清风道长只是一击,就将你重伤,你是不敢出手了罢?”

        梵鲲沉默了一阵子,他摸了摸脑袋,沉然道:“然也,出家人不打诳语,吾,的确是不敢和清风交手……吾打不过他,这是事实,吾不怕丢脸。”

        白鹿在一旁也笑了起来:“和尚都这般说了,我白莲宫弟子做人向来堂堂正正,冠冕堂皇,从来不做那些虚伪推诿的事情……没错,清风师兄道行深厚、法力无边,打,我们是不愿意打的。伤和气嘛。”

        白鹿笑呵呵的,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白玉小盅,里面可见拇指大小的一小撮黄色的土壤。这一小撮儿泥土通体神光闪烁,给人一种莫名的厚重、稳固、踏踏实实的感觉。

        “九天息壤一份。”白鹿的脸上多了几分严肃:“这宝贝的价值,见仁见智。”

        梵鲲沉吟了一阵子,他咬咬牙,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莲花状的银色舍利:“太古真佛舍利一颗……此宝价值,于我佛门而言,无价。”

        清风看看九天息壤,再看看这颗真佛舍利,突然骂了一句极其市井、极其下流的脏话。

        “小白脸,死秃子,你们这是……把贫道往死里逼啊……好,好,好,也不能让你们小觑了我青莲观的底蕴。”清风咬着牙,心痛得龇牙咧嘴的,小心翼翼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残破金属片。

        一股凶煞无比的剑气从满是淡淡锈迹的金属片上喷薄而出,‘嗤嗤’几声响,站得太近的巫铁、梵鲲、白鹿等人全都莫名的被无形剑意劈了好几剑。

        巫铁一个措手不及,被剑意在身上轻轻擦过,剧痛袭来,他身上当即就裂开了七八条深可及骨的剑痕。大片鲜血从伤口内喷出,巫铁强行催动精血能量封锁伤口,但是伤口一片死意袭来,伤口附近的生机已经被彻底灭绝,连一丝愈合的意思都没有。

        梵鲲、白鹿则是脸色一变。

        梵鲲头顶一顶青色罗盖浮现,大片青光荡漾,挡住了无形剑意。

        白鹿三人则是齐声高呼,他们身上大片灵光浮现,化为一篇篇墨香缠绕的经文,挡住了剑意的侵蚀。

        清风微笑道:“太古有四柄至凶之剑,主三界杀伐……这是其中一柄的残片。想来,他的价值,诸位自己心估罢!”

        清风笑看着巫铁:“武王,无论你是否同意,总之,我们的赌注,就是这压箱底的三件宝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