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六章 白莲

第七百七十六章 白莲

        于燧都正西,同样是十八万里,同样一片绵绵大山。

        和红莲寺所在的大山那雄浑不可一世,好似要将天穹都捅出一个窟窿的霸道不同,这一片大山的山势温润柔和,一座座山峰犹如少女身躯上最美妙的弧度,一波一波的绵延向天边。

        每一座山峰都通体苍翠,生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参天古木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无数藤萝寄生在古木上,无数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雀儿欢笑着,在藤萝之间筑巢安家,兴致勃勃的追逐嬉戏。

        山峰之间,有水。

        或者蜿蜒崎岖,或者浩浩荡荡,或者温和温顺,或者湍急如箭。

        各色各样的流水,但凡世间凡人能想象到的各色流水,尽在这山间出现。

        水边,有奇石,高高低低,肥肥瘦瘦,或圆润丰满,或凹凸嶙峋,各色各样,同样是天工造化,妙手偶成。

        石间有各色奇兰。

        在这些流水边,在流水边的奇石中,唯有各色兰花千奇百态、静雅端庄的静静开放着。

        空气中,馥郁的兰花香随着流水,随着山风,轻飘飘的传出老远老远。

        流水上,有材质各异,造型各异,或长或短,或宽或窄的各色桥梁。所有桥梁都依山势、水势而成,浑然自然,于天地万物浑然一体,若是粗心人,就算在附近走过,也难以发现在水面上,居然有一座如此美轮美奂的桥梁存在。

        每一座桥梁,都联通了一条条用石板、石条、石子儿铺成的道路。

        道路或宽或窄,蜿蜒崎岖,又或者平坦笔直,总之每一段道路都绝无仅有,每一颗石子、每一根石条、每一块石板,都是那般的独一无二。

        这些元素加在一起,就让这些道路也都变得文气冲天,雅致美丽到了极点。

        在这柔和秀丽的山峰之间,一座座同样雅致,带着书卷气息的楼阁错落有致的洒落四方。无数身穿白色长衫,头戴白色高冠,腰间佩剑,就连剑鞘都是雪白的男女往来其中,每个人都从容大度,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洒脱劲儿。

        这里,是白莲宫,燧朝三大护国神宗之一的素心白莲宫。

        越过一群群在古树下诵读经典,在山石上对弈逍遥的白莲宫弟子,一座造型奇异,犹如象牙的白色高塔从山中突然挑了出来。

        弯曲的象牙白塔高有近百层,曲线柔和、秀美,塔身上一层层的,雕刻了诸般夫子授课、学子读书之类的劝学、劝进的故事。

        在象牙白塔的最顶层,数十名白衣老人惬意在大殿中或坐或立,或是四处游走,或是站在围栏后面眺望远方。

        十几张大画案一字儿排开,有白衣老人作画、写字,有人在一旁评头论脚,引得笑骂声不断。

        也有几张棋盘架起来,有人在对弈,同样有人在一旁支招,引起了纠纷不断。

        还有人就在大殿角落里撑起了炭炉子,煮水烹茶,煞是快活。

        还有人干脆就是不知道在哪里吃饱了老酒,如今卷起书包当枕头,蜷缩在书架下面‘呼呼’的睡得痛快。

        总之,数十位白衣老人无拘无束,天性自然的,随心所欲的,在这最高一层象牙塔上惬意的过得很快乐。

        直到,一名身穿白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脸色沉肃的,顺着陡峭的楼梯爬了上来,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诸位师长,白鹿、白鹤、白鹮三位师弟,联名送回了飞火令信。”

        数十白衣老人同时停下了动作,就连蜷缩在书架下打瞌睡的白衣老人也都睁开眼睛,无声的坐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报信的白衣中年。

        一名披散着长发,发色灰白,气度雍容,甚至有一股狮王般威猛之气勃然而发的老人放下手中手臂粗细的大笔,慢悠悠的操起画案旁的白色毛巾擦了擦养护得好似少女一般细嫩洁白的大手,低沉的问道:“出去了这么几年,可有什么收获么?”

        白衣中年淡然一笑,摇了摇头:“找到了一些大岛、小陆块,寻得了一些姆大陆重凝之后,天地造化之气重新孕育的‘新灵宝’……这些,也算不得什么大收获。”

        数十名白衣老人同时冷哼了一声,一个个伸手朝着白衣中年指了指。

        刚刚说话的老人冷哼道:“少卖关子,若只是找到一些岛屿、小陆块,只找到一些不值什么的‘新灵宝’,你会眼巴巴的凑上来呱噪?还有什么重要事情么?”

        白衣中年微笑起来:“诸位师长果然目光如炬,什么都瞒不过你们。”

        抖了抖手中一块玉符,白衣中年沉声道:“他们找到一极大的陆块,正是西方妖魔国朝,那些巨妖传说中的西方大国……按照娲族一些长老透露的风声,当是他们所说的伏羲神国所在的地盘……唔,那国如今名曰武国,其疆土面积、每年所产也就一般,但是他的子民人口,当为我燧朝的百倍以上……”

        顿了顿,白衣中年强调道:“最少百倍以上,或许,是我燧朝人口的数百倍,也不可知。”

        摇摇头,白衣中年惊叹道:“三位师弟更是标注明白,那武国的族群极其丰富,在我燧朝已经灭绝的异类,各种族类怕是齐全的。”

        数十名白衣老人的目光变得极其的幽深,各色神光闪烁,他们头顶同时有一道浩然正气直冲而起,化为一条条长江大河横贯虚空。

        “如此,甚好,白鹿他们,可得手了?”一名气息柔和,生得好似二八少女一般明艳的老人轻柔的问道。

        “败了……青莲观的清风、红莲寺的梵鲲,他们也都在。清风肯定动了手脚,逼三位师弟豪赌那武国的归属,三位师弟一个不查……败了。”

        白衣中年不紧不慢的说道:“三位师弟发信回来,是求师门一个主张……他们对着青莲观真誓圣贤像发了誓言,是万万不能对武国再起任何念头的了。”

        气度威猛犹如狮王的老人沉沉的哼了一声:“真誓圣贤像?青莲观下了大本钱啊……不过,的确,那武国值得我们下力气。”

        沉吟片刻,老人笑了笑:“不能让白鹿他们违誓,所以,将那武国情报细细说来,我们好生斟酌一二。”

        白衣中年应了一声,一条一条,逐次说出了武国和巫铁一应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