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八章 文曲,武曲

第七百七十八章 文曲,武曲

        武国极东,外海,一座形如圆碟、被大量灌木、藤萝覆盖的火山岛上。

        山顶,一左一右两块大石傲然屹立,石头上铺了雪白的席子,一名清秀文弱、一名魁伟英朗的白衣青年分别盘坐其上。

        两列白衣青年男女分别站在两位白衣青年身边,总有百来人左右,白鹿、白鹤、白鹮三人,正站在队列中。

        站在山顶,可以轻松看到山脚下的灌木林。

        有十几亩灌木林被铲平,上面横七竖八的划了好些怪异的符文,一篇描写李代桃僵之计,通体银光闪烁,散发出强烈波动的文字悬浮在这些符文上,不时有一圈银光向四周扩散开来。

        骤然间,这一篇文字燃烧起来,散发出一股馥郁的李花香味。

        下一瞬间,一条高挑、窈窕的身影凭空出现,而那一篇燃烧的文字中,一株枝繁叶茂、花朵盛开的李子树一闪而逝。

        “李代桃僵,大计告成。”那盘坐在席子上,清秀文弱的白衣青年鼓掌笑了起来。

        裴凤在皇宫清点那些珍稀礼物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又是莫名一亮,浑身突然发软,又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

        曾经统辖黑凤军在西南边疆鏖战过好些年,被那些稀奇古怪的边疆土著也算计过多次。裴凤当即明白,自己这是受了暗算了,而且是那种移形换位、将人强行挪移的秘术。

        人还在传送过程中,裴凤已经穿上了自己年少时奇遇得来的风羽连环甲,紧握住了那根通体黑色火焰缭绕的凤喙焚天枪。

        巫铁赠送的小六壬秘魔体也全力发动,一具暗森森宛如骷髅架子的虚影没入了裴凤的身躯,她的气息瞬间从胎藏境巅峰,直接飙升到了神明境三重天的水准。

        足以焚毁万物,若是修为足够,就连时间、空间都能彻底化为乌有的黑色魔凤火焰缠绕全身,裴凤的双眸喷吐着黑色魔焰,就连嘴唇都变成了毫无反光的黑色。

        凭空出现在小火山山脚的裴凤,就是这么一副全副武装的打扮。

        坐在山顶的清秀文弱的青年鼓掌笑道:“不错,不错,想不到,这极西蛮荒之地,还有如此佳人……可和我白莲宫的女弟子,完全是两种极端的风味。”

        那些身穿白色长衫,通体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头发丝都一丝不乱,通体带着一股子风流俊秀韵味的白莲宫女弟子同时看了过来,然后纷纷翻了个大白眼。

        小火山不高,只有两百多丈的高度,悬浮在空中的裴凤距离这些白莲宫弟子也不远,以裴凤的实力,她自然听清了这个白衣青年的话。

        ‘白莲宫’三字入耳,裴凤立刻想到了巫铁对她说过的,白鹿、白鹤、白鹮三人的事情。

        被白莲宫派出来,在天下游走的行走弟子,都是所谓的‘天神’,白鹿很有可能还是所谓的‘王神’存在……那么白鹿吃瘪之后,被白莲宫派来增援的这百来个弟子,又都会是何等实力?

        裴凤眸子里黑色魔焰喷出足足有数丈长,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火山顶部的百来个白衣人,身体一晃,身后大片魔焰翻滚而出,一头翼展数百丈的黑色魔凤凰冲天而起,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叫,然后带起裴凤,破空朝着西方飞去。

        裴凤如今是神明境三重天的实力,她背后的黑色魔凤凰翅膀一振,就是十二万里出头。

        魔凤凰连续挥动了三下翅膀,将裴凤法力消耗了小半,裴凤化为一条黑色流火,已经冲出了三十六万多里。

        山顶上,盘坐在白色席子上的两名青年同时呵斥:“想逃?拿下!”

        站在距离那个清秀文弱的白衣青年最近的,一名身量极高,几乎比寻常男子还要高出半个头,双眉如剑,面相颇有英气的青年女子轻哼了一声,再次朝着清秀文弱的青年翻了个白眼,随手从头上拔出了一根半尺长的玉簪子。

        右手一挥,一划,顿时漫天星光喷涌。

        星光的速度快捷绝伦,远比裴凤飞遁的速度快了数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裴凤面前的虚空裂开,无量星光浩浩荡荡,化为一条银河拦在了裴凤的面前。

        下一瞬间,银河中无数星光凝成的剑气喷薄而出,无数剑光呼啸着,化为一个巨大的剑轮,朝着裴凤当头斩了下来。

        裴凤手中长枪轰出,她的枪法,也有了几分老铁秘传的韵味。一道道笔直的枪芒毫不退缩,毫不示弱,每一枪都好似燃烧了全身的精血和神魂一般,每一枪都透着一股子沙场征战、一往无前的拼命劲儿,狠狠的轰在了漫天剑光上。

        剑光一道道崩碎,枪芒也一道道粉碎。

        剑光、枪芒剧烈对撞,裴凤的身躯也微微的颤抖着,每一次撞击,她都身不由己的向后倒退近百里。如此连续冲击了数千次,裴凤无奈的发现,她又被逼回了那座小岛。

        “裴凤,你,逃不掉。”清秀文弱的白衣青年微笑看着裴凤:“在下白文,乃白莲宫当代文曲,掌白莲宫弟子戒律、赏罚等等一应内务。这位……”

        朝着坐在身边的那魁伟英朗的青年指了指,白文笑道:“他,白武,乃白莲宫当代武曲。章白莲宫出宫、行走、功绩、救援等等一应外务。”

        带着灿烂的笑容,白文缓缓站起身来,朝着裴凤悠然道:“已经有很多年,白莲宫没有同时出动文曲、武曲的事情了。裴凤,你当值得骄傲。”

        裴凤冷然看着白文,通体燃烧着黑色魔焰,森然道:“用这等下作手段,强行掳人过来,这就是你们白莲宫的做派?此等行径,和邪魔外道有何不同?”

        白文急忙摇头:“且慢,这话说得没道理。若是你武国上下,都有一片忠君爱国之心,都对你还有武王巫铁忠心耿耿,我们就不可能用李代桃僵之计将你挪移过来。”

        “所以,是你武国人心污秽,闹出的这次事情,怪不得我白莲宫。”

        “其次……我们白莲宫做事堂堂正正、光明正大,怎可能是邪魔外道?我们请你过来,只是想要化解你武国的灭顶之灾哪。”

        白文很认真的看着裴凤:“所以,你千万不要误解了我们一番好心……我们实在是抱着忧国忧民、为天下人谋福祉的精神,邀请你过来和我们好生的谈谈。”

        一旁的白武抬头看了看天,沉声道:“白文,不要啰嗦了……赶紧将她送回白莲宫……我已经闻到了清风那厮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