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和尚出手

第七百八十一章 和尚出手

        五行元化为一片五彩祥云,白文、白武等人都躺在祥云上。

        其他的白莲宫弟子倒是无碍,只有白文、白武,还有白鹿、白鹤、白五个,被暴怒的巫铁打碎了好些骨头,四肢很诡异的扭曲着。

        “交回裴凤,一切好说。若是不然……”巫铁眸子里闪过一抹狠辣无情之色。

        暴虐,残酷,毫无人情味。

        毕竟是疆域如此广大的武国之主,所谓帝王无情,一声令下,可以让雪原部族所有青壮战士都被砍掉脑袋的巫铁,不知不觉,早已变成了他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存在。

        白文、白武同时哆嗦了一下。

        巫铁眸子里的凶光,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知道,巫铁绝对没有虚言吓唬他们。

        只是……交回裴凤?

        白文咳嗽了一声:“武王,你若是真的在乎裴凤的安全,你最好,和我白莲宫合作。”

        巫铁一声不吭的右手一挥,一道剑芒呼啸而过,一名躺在十几丈外的白莲宫弟子一声惨嚎,剑芒将他的左手五指齐齐斩落,鲜血带着‘嗤嗤’声喷了出来。

        白文、白武的脸同时抽搐着,白武厉声喝道:“从没人敢如此欺辱我白莲宫弟子。”

        巫铁右手一握,天地元气凝聚过来,在玄冥大道的催动下,化为一根手腕粗细的冰晶长矛。他用力一挥手,长矛飞出,洞穿了一名白莲宫弟子的小腿。

        冰晶长矛上密布尖锐的冰棱,阴寒刺骨的冰棱摩擦碎骨,这白莲宫弟子痛得嘶声惨嚎,寒气不断从冰晶长矛中喷出,迅冻结了他小半边身躯。

        “交回裴凤,否则……我和你白莲宫,不死不休。”巫铁直勾勾的盯着白文。

        “如果武王真的如此看重裴凤,就应该和我白莲宫合作。”白文温和的笑着,哪怕浑身骨头被打断了不知道多少,他依旧笑得风轻云淡、风度翩翩。

        “武王,我等绝无私心,我等只是想要让武国,不至于在未来的滔天大劫中……”

        白文摇晃着三寸不烂之舌,正准备用‘大义’、用‘道义’等等来说服巫铁,可是巫铁一伸手,一旁的沧海道人递了一颗沧海神珠给他。

        巫铁紧握沧海神珠,‘啪’的一下,就好像街头小痞子拍板砖一样,沧海神珠重重拍在了白文的脸上,将他满口大牙都打得稀烂。

        随后沧海神珠中大量苦涩的海水喷涌而出,蕴藏了庞大的水属性灵气的海水疯狂的灌进白文的肚皮,很快就看到白文的肚皮膨胀起来,就好像一只被钓上岸的河豚一样肿了起来。

        巫铁不管不顾的,继续控制着沧海神珠往白文肚皮里灌水。

        可怜白文,从未修炼任何和肚皮有关的神通法术,他的肚皮里的容量,也就是正常人的容量。他何曾想过,有一天,他会被人生擒活捉,被人往肚皮里拼命灌水呢?

        海水先是从白文的鼻孔里喷了出来,然后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

        可怜白文-屎-尿-其流,滚滚海水从他体内喷出,将他一身洁白如雪、一尘不染的长衫都给变了颜色。

        数十名白莲宫的女弟子同时出了惊恐欲绝的尖叫声。

        她们被巫铁禁锢了,就躺在距离白文不远的地方,白文体内流出的污水在五彩祥云上胡乱流淌,这简直让这些养尊处优,平日里手指连阳春水都不沾的女弟子们,真的要疯癫欲狂了。

        白武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武王,你焉敢如此折辱我白莲宫弟子?我白莲宫和你不死不休!”

        巫铁向沧海道人看了一眼,沧海道人也举起了一颗沧海神珠,‘嘭’的一声拍在了白武的脸上。

        白武满口大牙被打得稀烂,沧海道人控制着沧海神珠,同样是一道水流喷涌而出,迅将白武的肚皮撑得肿了起来。

        白武见到了白文之前的可怕模样,他吓得脸色铁青,不断的摇头想要怒吼喝骂,但是浑身骨头都被打断的他,哪里挣脱得沧海道人的手?

        很快,白武也陷入了白文一般的窘迫境况。

        数十名白莲宫女弟子再次出了声嘶力竭的尖叫声,甚至有女弟子受惊过度,硬生生被吓得昏厥了过去。

        今日的所见所闻,势必成为心魔,在未来漫长的岁月中,影响这些白莲宫女弟子,让她们绝难忘记巫铁这个恶魔一般的可怕存在。

        “让我想想,当年三国鼎立之势,抓住了敌国的奸细,都要如何炮制的。”巫铁喃喃道:“嗯,那些秘档中记载的酷刑……的确有点不够人道,尤其是对你们这些细皮嫩肉的小女人来说,不仅是不人道,还格外的下流……阴损!”

        巫铁的脸剧烈的抽搐痉挛起来。

        他想到了当年三国鼎立时,那些专门用来对付敌国奸细的酷刑。

        里面的好些刑罚,一如巫铁所言,很残酷,很残忍,很丧尽天良,很龌龊无耻。

        想到裴凤落入白莲宫之手……

        想到白莲宫居然连用李代桃僵的手段,强行掳人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可见他们绝对不是什么‘白莲花’一般‘清白’、‘无害’的人,而是一群虚伪、无耻的伪君子。

        想到裴凤可能遭受的非人折磨。

        巫铁肺腔一痛,一口逆血涌了上来,他‘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脑子里迅闪过了无数画面。

        当年,在大泽州初识,从敌对到朋友,从朋友到更加亲近的关系。相互扶持,相互支撑着,一步步走到今天。巫铁好些时候可以肆意的在外折腾,而不用担心自家大本营后宅起火,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裴凤坐镇后方,为他打理偌大的家当!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感觉淡淡的,并没有说什么山盟海誓、天长地久的甜蜜话语。

        那是因为他们并肩走来,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已经将对方当做了一种时刻伴随在身边的,近乎于自己躯体的感觉。

        你,又怎么会每天对自己的胳膊、腿儿,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废话呢?

        唯独当裴凤突然被外力带离自己身边。

        巫铁这才现,自己不仅仅是少了一条胳膊,少了一条腿,而是连心肝肺脏都被挖了出来。

        身体空了一大块,血淋淋的好不痛苦!

        巫铁的面皮扭曲,带着一丝兽性和魔性的扭曲让他看上去简直不似人类。

        一旁的清风看到巫铁如此模样,顿时也吓了一大跳,他急忙在一旁说道:“白文,白武,你们白莲宫习惯耍嘴皮子,但是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你们的嘴皮子在武王面前无用,你们最好还是……”

        话音未落,一声惨嚎传来,清风的脸也变了。

        巫铁居然左手成鹰爪状,硬生生的,缓慢的,在白文的脸上抓出了五条深可及骨……不,是在白文的面颊骨上都抓出了深深的痕迹。

        五条血淋淋的伤口从白文的左耳横跨整个面孔,撕开了他的鼻梁骨,直接划到了他的右耳下面。

        原本生得清秀文弱,论长相能有九分以上姿色的白文,那张平日里让燧朝无数大家闺秀缠绵不已的俊俏面庞,瞬间就变成了一张比恶鬼还要狰狞丑陋的鬼脸。

        几个白莲宫女弟子看到了白文的脸,她们吓得嘶声尖叫,又有两三个女弟子身体一抽,硬生生被巫铁的残酷手段吓得昏厥了过去。

        白文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

        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巫铁巫铁居然真的对他下手用酷刑了,居然真的敢在他身上肆意的施展残酷手断了……这,这,这,怎可能呢?

        他可是白莲宫当代文曲,是白莲宫门下弟子的大师兄啊!

        海水还在不断的灌进白文的肚子里,他的身体内不断有带着异味的水喷出来。水流太过于湍急,白文的肠胃都火辣辣的剧痛,水流犹如钢刀一样刮过他的肠胃,流出来的水流中已经染上了一丝丝血色。

        巫铁低沉的咆哮着:“交回裴凤,否则,本王势必屠尽白莲宫!”

        一旁的白鹿咬着牙看着白文、白武被巫铁如此折腾,他眸子里有奇异的光芒闪烁,突然他大吼了起来:“白文师兄,挺住……我白莲宫弟子气节在此,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白鹿正在口沫四飞的喊着口号,巫铁已经瞪着通红的眼珠,向他望了过来。

        白鹿张大嘴,却再也不出任何声音。

        一道灵光闪烁,巫铁身上一道人影蹦了出来,气息变得无比厚重,实力比半个月前提升了许多的五行道人从巫铁体内迸出,冷然一笑,身体一晃就到了白鹿面前。

        一株巨桑在五行道人身后涌出,巨桑上,一头三足小鸟儿欢快的蹦着。

        ‘呖’的一声轻鸣,小鸟儿喷出一缕细细的金色火光,精准无比的命中了白鹿身体正中的要害部位。

        白色的长衫被金色火光烧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股淡淡的肉香味喷出,白鹿出惨绝人寰的尖叫声,他瞪大眼睛,万分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慧根’在金色火焰中慢悠悠的化为灰烬。

        ‘啊~~~’!

        平日里和白鹿交好的几位白莲宫女弟子看到如此可怕的一幕,她们吓得双眼一翻,又昏厥了好几个。

        白鹿尖叫,嘶吼,语无伦次的叫骂着。

        作为白莲宫这一代有资格外出行走的弟子之一,白鹿在燧朝看成是‘笑傲王侯’的人物,寻常国主在他面前也都下意识的矮了三分。

        无论走到哪里,迎接白鹿的都是鲜花、欢呼、美酒、美人,是最盛情的欢迎。

        他何曾想过,有一日,他会被人用如此残酷的手法对待?

        一旁的清风看得直咧嘴。

        他下意识的嘟囔着:“白鹿,本名程德,燧朝程家子弟。程家,那是‘国主’之家,啧……这可结死仇了。”

        摇摇头,清风喃喃道:“不过,一个程家,也无所谓……仅仅是一个程家的话,无妨!”

        清风不断的安慰自己,只是脸色已经有点青了。

        白鹿身后的程家固然无关紧要,但是这里还有白文、白武,还有这么多的白莲宫弟子呢……

        和青莲观不同,白莲宫的弟子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出身燧朝的豪门世族,他们已经连贯一气,结成了同气连枝的利益集体,牵一而动全身。

        白文、白武瞳孔缩小,震惊、惊骇的看着嘶吼尖叫的白鹿。

        这等可怕的事情……如果落在他们身上。

        白文只能软弱无力的,再次抬出了白莲宫的招牌:“武王,你万万不可自误,我们白莲宫……”

        此刻,说什么‘大义’、什么‘道义’之类的,似乎已经没什么用了,还是用言语威胁更加有力。

        巫铁低头看了看白文,一掌按在了白文的小腹上。

        巫铁掌心大片灰色雾气喷溅,‘枯朽’和‘衰老’道韵弥漫,眼看着白文的肚皮干瘪、起皱,原本丰满丰腴的躯体快的老化。白文出痛苦的哀鸣声,他身上出现了近似‘天人五衰’的怪异变化。

        一旁的白武愤然挣扎着:“武王……你……你……你不得好死!”

        巫铁朝着白武指了指:“看来,本王的话,吓不住人……沧海,杀了他!”

        沧海道人应诺一声,右手一晃,数十颗沧海神珠蹦跳而出,就要朝着白武的脑袋砸下去。

        远处,突然一声低沉有力的呵斥声传来:“善哉,善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何方妖人,胆敢如此欺凌白莲宫的诸位师兄?”

        一片散出淡淡檀香味的琉璃明光凭空出现,笼罩在一众白莲宫弟子的身上。

        ‘叮’的一声,一颗沧海神珠落下,重重砸在白武的脑袋上。

        薄薄的琉璃明光荡漾了一下,沧海神珠的全力一击,居然没能击破这一层琉璃明光。

        清风厉声呵斥道:“红莲寺的死秃子,你们来得好快……怎的?你们要横架梁子?”

        远处一片祥云快飞来,祥云上站着三百来个牛高马大、头皮锃亮,身穿各色僧衣的大和尚。

        领头的和尚身高过十丈,正是前些日子,在红莲寺内,向一众老僧汇报情况的壮硕僧人。

        这大和尚右手握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舍利宝珠,那带着淡淡檀香味的琉璃明光,正是从这颗舍利宝珠中喷出,远远的护住了白莲宫众人。

        巫铁冷眼看着这群突然出现的大和尚,冷声道:“你们,想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