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兄弟

第七百八十三章 兄弟

        看着当头砸下的巨拳,梵龙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惊骇之色。

        他看了一眼清风,低声赞叹道:“《盘古经》……不愧是青莲观至高道法……清风,你的手段,高明,高明,轻轻松松,就让武王入彀矣!”

        清风微笑,摇头。

        ‘入彀?’

        “显得贫道心机多么深沉一般……其实,贫道只是想要给你们添点恶心而已,真心没想过算计武王啊!”清风很无奈的摇头。

        巫铁的重拳从天而降,虚空都裂开了一条条极细的黑色痕迹。

        巫铁的这一拳,不仅仅是盘古真身爆发出的恢弘伟力,他更是将自己对天地大道,对‘拳’之一道的领悟,彻底的融入了其中。

        一拳,就是一方世界。

        一拳,就是生杀幻灭。

        一拳,就经历了红尘。

        一拳,就渡尽了劫波。

        面对这当头砸下来的重拳,梵龙和三百许红莲寺弟子同时长颂佛号,然后身躯上冒出了各色佛光。

        红、黄、蓝、白、青、紫……数十种色彩的佛光涌动,照得天地通明。

        梵龙和一众同门身上的气息变得极其的怪异,有人端庄肃穆犹如佛陀,有人高贵神圣犹如神灵,有人威严不凡好似帝王,有人妖异狰狞好似恶魔,更有人癫狂扭曲犹如恶鬼,还有人变幻莫测好似巨妖……

        红莲寺的佛法,包罗万象,正邪并容,强大到极点,邪异到极点。

        “我佛恒古,万劫不灭。”梵龙双手合十,掌心那颗透明的舍利宝珠放出万丈光霞,将他们一群大和尚笼罩在了里面。

        数百人的佛力连为一体,化为一座高有万丈的金刚须弥座悬浮在他们上方,巫铁的重拳重重落下,就结结实实的轰在了这尊燃烧着各色佛炎的金刚须弥座上。

        一声巨响,天地摇晃,下方海面炸开了一个直径上万里,深达海底的大窟窿。

        海底的岩层一层层的融化,一层层的燃烧,一层层的化为灰烬。大坑向下凹陷千里,无数海鱼、海兽、虾米乌龟之类的水族暴毙,向四周一圈圈扩散开的巨浪中,满是血腥和残破的水族肢体。

        梵龙仰天长叹:“武王,你已入魔……你这一拳,杀孽无数,等你死后,定然入那十八重无间炼狱,受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无间之苦。”

        巫铁庞大的身躯剧烈的震荡着,他的右臂扭曲、折断,将近两万丈长短的手臂断成了十几截,半截身躯的皮肤都裂开了巨大的缺口,热腾腾的鲜血犹如岩浆一样,从高空喷洒下来,将海底岩层烧成了沸腾的岩浆。

        “入魔?那也是你们逼的。要说杀孽,这份因果,也有你们一份!”巫铁冷眼看着梵龙,,厉声喝道:“你们胆敢阻我,那就是我的死敌……今日,有你无我!”

        巫铁仰天长啸,顿时高空中,一圈圈白色气爆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漫天云层被一扫而空。蔚蓝色的天空是如此的清澈、清晰,好似天都低了数万丈,好似天空就紧挨着了巫铁的头皮。

        巫铁身边的虚空塌陷,无量的天地元能化为一条条混沌巨龙,呼啸着涌入他的身躯。

        一口气,吸干了方圆十万里内的天地元能,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元能真空,引发了天地剧变,无数条闪电横贯虚空,极远处可见一道道湍急的气流呼啸着向这边冲了过来。

        巫铁的身躯在三万六千丈的基础上,再次膨胀三千丈。

        他的上半身尤其是怪异的膨胀着,比之前的胸围、臂围,起码是之前的三倍左右。

        一道道狂暴的热气不断从巫铁上半身的毛孔中喷出,热气升腾,化为大片气浪直冲高空,模糊朦胧的气浪中,可见诸般奇异的幻象浮现。

        有日月升腾,有沧海桑田,有飞禽走兽,有山川河岳……

        这一刻,巫铁好似真的成为了天地初开之时,那位创造了这一方世界的盘古圣人。他身后有三千条紫气直冲虚空,有八万四千条金光纵横交错。

        一股让人窒息的威压几乎凝成实质,疯狂的朝着四周扩散。

        一声长啸,巫铁折断的右臂急速愈合,顷刻间所有伤势都已经彻底消失。他用力的握紧拳头,飓风从指缝中喷出,震得虚空一阵乱晃。

        梵龙等人头顶的金刚须弥座剧烈的震荡着,不断发出沉闷的轰鸣声,更喷吐出了数万丈高的多彩佛光。

        巫铁随手凝成的五彩祥云上,一众被禁锢了修为的白莲宫弟子齐齐吐血,除了白文、白武,其他人都被巫铁散发出的混沌威压震得昏厥过去。更有胆气虚弱的白莲宫弟子被威压震慑,直接在昏厥中-屎-尿-齐流,那样子真个狼狈到了极点。

        “武王,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梵龙一脸悲天悯人的悲壮神色,他看着巫铁庞大的盘古真身,朗声道:“否则,休要怪贫僧以雷霆手段,辣手降魔!”

        巫铁放声狂笑:“哈哈哈,果然,佛门的贼秃,一贯都是能言善辩。嚇,同样是和尚,你怎么比起六道宫主,比起逐日、逐月他们差了这么远?”

        梵龙眉头一挑,愕然看着巫铁:“武王知晓其他佛宗弟子的下落?善哉,善哉,如此,大善……唔,武王若是就此罢手,而且老实交待那些佛宗弟子的下落,贫僧就做主,免去武王罪孽,只要在小寺面壁万年,虔诚悔过,也就罢了。”

        巫铁气得眼角直哆嗦。

        这梵龙的一张小嘴,一条灵舌,真个了得,‘啪啪啪啪’的就把巫铁打成了真正的大魔王,把自己铸造成了真正的慈悲佛陀的模样。

        呵呵,看他说的,他居然要免去巫铁的罪孽,只要将他囚禁一万年就好了!

        “本王,真是要感激你的大恩大德,感激你的慈悲为怀!”巫铁大吼一声,双手齐齐举起,然后双拳一前一后,宛如日月飞坠,重重砸向了那佛光升腾的金刚须弥座。

        “我佛永恒,万劫不灭。”梵龙和一众大和尚齐声吟唱。

        他们的头皮同时变成了透明状,透过他们亮晶晶的头皮和颅骨,可以看到他们色泽各异,宛如琉璃铸成的大脑。在他们的大脑中,就好似镶嵌在贝肉中的珍珠一般,一颗颗大小不一、色泽各异、气息也迥然不同的舍利子熠熠生辉。

        ‘叮叮叮’妙音不绝,少则十二三颗,多则两百多颗,最多的如梵龙,有三百二十八颗鸡蛋大小的舍利腾空飞起,同时镶嵌在了金刚须弥座上。

        巫铁一边重拳轰下,一边由衷的感慨:“妙不可言,亏你的脑袋这般大,能装下这么多的……脑结石!”

        梵龙和一众大和尚面皮同时哆嗦了一下。

        饶是他们都是红莲寺的有道弟子,依旧差点被巫铁这句‘脑结石’弄得道心混乱。

        佛门大成就的‘舍利子’,居然被巫铁污蔑成‘脑结石’!

        若是在燧朝,就凭这句话,巫铁会被无数红莲寺的信众群起而攻之。无数红莲寺的外门弟子和信众,都会和巫铁不死不休。

        天地间一声巨响,一道盘膝而坐的巨大身影在金刚须弥座上悄然浮现。

        这人面皮混沌一片,只见一枚万字佛印烈焰滚滚,在他的面皮上缓缓旋转着。一股比巫铁散发出的威压更强大、更可怕的气息散发出来,天地间顿时充盈着无量光芒。

        巫铁的重拳轰在了这尊同样高有数万丈的人影上,就听‘咚咚’两声巨响,五彩祥云上,百多白莲宫的昏厥弟子齐齐吐血,七窍中不断有血水冒出来。

        清风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向后退了两步。

        他右手一挥,大袖一卷,一缕清光飞出,化为一层柔韧的光幕,护住了五彩祥云上的白莲宫弟子。

        青莲、红莲和白莲,同为燧朝护国三神宗,哪怕平日里相互之间有再大的利益之争,清风也不能坐视这些白莲宫的弟子被生生的震死在这里。

        巫铁的重拳在燃烧,盘坐在金刚须弥座的那巨大身影纹丝不动,多彩的佛炎黏在了巫铁的身上,烧得他双臂皮开肉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浓香。

        佛炎不断向巫铁全身扩散开去,很快就将巫铁全身彻底笼罩。

        粘稠如融化的琉璃一般的佛炎,更是顺着巫铁的七窍烧了进去,痛得巫铁嘶声咆哮,五脏六腑都被佛炎引燃,烧得他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出一丝丝的火光。

        “魔高一尺,佛高三丈……任凭你有千般神通,万般秘术……武王……不,魔头,你也逃不过我佛之手。”梵龙傲然看着巫铁,大声的呵斥道:“还不速速跪地求饶,莫非正要被我佛门无上炼魔神通炼化不成?”

        眯了眯眼睛,梵龙的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看在你毕竟是一国之君的份上,你能坐享人君之位,想来也是一个有福分、有气运的……你纵使犯下无边杀孽,想来也是一时误入歧途。”

        “若是你愿意拜入我红莲寺门下,受我佛门无上佛法熏陶洗炼,由我红莲寺无量功德为你消泯罪孽……贫僧保你一个金身正果!”

        清风在一旁冷笑:“梵龙,你还要不要脸?”

        梵龙转过身了,看着清风冷然道:“清风,你若不服,且来一场?我梵龙的脾气,你也知晓,你若能胜过我,我转身就走。”

        清风指了指梵龙:“有种,你和道爷我单打独斗!”

        梵龙傲然一笑,他冷声道:“我红莲寺无上降魔金刚须弥阵,就是这三百六十五个师兄弟……你一人,我们三百六十五人齐上;你一万人,我们依旧是三百六十五人齐上……清风,你若是不服,贫僧给你时间,让你叫人就是!”

        清风气得嘴巴都歪了。

        对付他一人,也是三百六十五人齐上?

        呵呵……

        对付他一万人,他们依旧是三百六十五人齐上?

        呵呵……信了你的话,那才真见鬼了!

        清风敢用梵龙全家的祖坟打包票,如果清风真的拉出一万个青莲观弟子联手,梵龙这贼秃,肯定会有别的道貌岸然的说法,将这件事情彻底抹过去。

        清风气得牙齿直痒痒。

        要论口舌上的功夫,青莲观,还真不是红莲寺的对手。

        在燧朝,唯有白莲宫才能在口舌之利上和红莲寺一较高下,青莲观可是差得远了。

        咬着牙,清风卷起袖子,就要起心蛮干。

        就这时候,后方突然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咆哮声,一股股强横的气息直冲虚空,无数粗豪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入耳处,就是一通惊天动地的破口大骂。

        “哪个孙子,敢来招惹咱们兄弟?”

        “弄死他!”

        “就是那群死秃子……老子看到了……”

        “劈死他们,剁碎他们!”

        “我巫族!”

        “血战到底!”

        煞气冲天,血气滚滚。一座十二万零三人组成的庞大军阵破空袭来,十二万零三人的气息,都是稳稳的神明境一重天的修为,他们的气息连为一体,庞大的军阵上,煞气凝成了一尊尊高有数万丈的巨大身影。

        祝融、共工、夸父、刑天、玄冥、后土……

        一尊尊已经在岁月长河中彻底消泯,唯有在神话中才有存留的古神面无表情的站在滔天煞气中,神光奕奕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梵龙等人。

        饶是梵龙等人修为强横,底气十足……面对这座凶煞无限的军阵,他们依旧一阵阵的胆战心惊。

        十二万尊神明境高手。

        感应他们的气息,他们起码都是以十条以上的大道法则入道!

        十二万尊‘天神’!

        梵龙简直要疯魔了……十二万尊‘天神’!

        这‘天神’,是这么容易出的么?

        修炼十条以上的完整大道,这并不容易,非常不容易,在燧朝,除了三大神宗之外,也就只有燧朝皇室,才有这个能力体系化的、批量化的培养‘天神’。

        可是在这蛮夷小国……

        梵龙咬着牙,犹豫的看着双眼通红,杀气腾腾冲杀过来的巫族汉子们。

        人数太多了……

        可是,他们毕竟只是神明境一重天的修为。而且很明显,他们的气息浮动非常,没有丝毫岁月沉淀的味道……他们,都是刚刚入道的新鲜出炉的神明境。

        或许,可堪一战?

        梵龙从未遇到过这种棘手的事情,他一时间,也陷入了茫然状态。

        清风放声狂笑,他用力的拍打着胸膛:“梵龙,道爷十二万兄弟在此,你来,来,来,来战!”

        巫铁则是猛地回头,张口就是一团烈焰喷了出来。

        强忍着五脏六腑的剧痛,巫铁怒吼道:“你们来干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是要成亲的人了!”

        巫金挥动着大斧、木盾,仰天大笑:“因为老子们的兄弟在这里拼命……所以,老子们就来拼命啦!”

        巫银放声狂笑:“秃子们,欺负我家老四……老子碎了你们!”

        巫铜双眼喷吐着血光,他背后肌肉一阵疯狂的蠕动,六支硕大的肉翅喷吐着血水,猛地生长了出来。巫铜化为龙头、人身、背生三对肉翅的怪异形态,仰天怒啸:“兄弟们……砍死他们!”

        一声巨响,天地一片昏暗。

        巫铁来不及阻止,庞大的军阵就和金刚须弥座重重的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