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巫血不死

第七百八十四章 巫血不死

        通体燃烧着琉璃佛炎,巫铁瞪大眼睛,强韧体内痛苦,强忍双眼几乎被烧融的剧痛,看着军阵和金刚须弥座撞击的位置。

        金刚须弥座发出一声脆响,自上而下,从正中位置,无比光滑均匀的裂开了一条细细的裂痕。

        盘坐在金刚须弥座上的那尊巨大人影,通体光焰闪烁,面庞上缓缓旋转的万字佛印剧烈震荡着,四个边角同时裂开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痕。

        庞大的军阵中,起码有上万巫家儿郎身躯猛地爆炸开来,血雾喷洒,尸骨飞溅,场景惨厉到了极致。

        巫铁瞪大眼睛,眼角猛地裂开,大片燃烧的鲜血喷洒出来。

        燃烧的热血泼在了剧烈震荡的海面上,当即有大片海域彻底蒸发,高温的热血将海底烧穿了一个个巨大的坑洞,下方尽是融化的岩浆在鼓荡沸腾。

        “给我,转!”

        巫铁此刻是盘古真身的形态,比他本体的力量,此刻他拥有的实力何止膨胀百倍?

        庞大的盘古混沌法力注入太初冕,巫铁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硬生生的强行逆转了时间洪流。

        眼看着巫铁身上的琉璃佛炎瞬间熄灭,被烧掉的血肉急速的生长出来。

        庞大的军阵中,上万名粉身碎骨的巫族儿郎凭空闪现,一个个精气十足、身躯完好,好似刚才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被彻底粉碎的一幕,完全就是幻觉一般。

        巫铁疯狂大笑,他向着那庞大的军阵一挥手:“兄弟们,既然来了,就一起上!”

        双眸喷吐着日月光华,大嘴犹如黑洞,吞咽着四方虚空中的一切能量。周身有星辰光芒盘旋流荡,一道道巨大的混沌气息犹如长江大河,围绕着身躯急速旋转。

        巫铁大笑:“兄弟们,和这群死秃子,玩命吧……哈哈,玩死他们的命……咱们自家兄弟,一个个都要好好的,一个都不能少,都给老子回去神武城,结亲,生娃,生一大堆的娃娃。”

        巫铁的笑声中,巫金、巫银、巫铜同时长啸。

        他们纷纷发动血脉之力,传承自太古巨神的血脉力量发动,他们一个个变得奇形怪状,迥然非人。他们的身躯急速的膨胀起来,虽然没有巫铁这般将近四万丈高下,却也都达到了五六千丈的水准。

        十二万零三名数千丈高的巨人结成军阵,整整齐齐的向巫铁身后一站,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杀气、煞气就比之前更加浓烈了千倍、万倍。

        一尊尊古神虚影在军阵上空近乎实质的煞气中怒吼咆哮,漫天电闪雷霆、风云卷动,诸般诡异的恐怖的天象化为一片混沌之气,将虚空震得稀烂,真个有天崩地裂、天地倾覆的灭世感觉。

        “我佛慈悲,降妖除魔!”梵龙瞳孔缩小到针尖大小,他厉声喝道:“武王巫铁,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若一意孤行……休要怪佛陀也有雷霆之怒……”

        巫铁张开双臂,庞大的军阵上空,无边的煞气不断注入他的身躯。

        以巫铁的修为,他的盘古真身状态早就应该解除,他如今能够维持盘古真身一盏茶时间,就已经是他的极限。

        但是在这座巫族秘传军阵的支撑下,巫族血脉中的太古诸神的力量,和巫铁的盘古混沌之力起了微妙的反应。

        巫铁只觉得自己浑身精力无穷无尽,力量无穷无尽,盘古真身的持续时间,也近乎无穷无尽。

        只要身后这座军阵不被彻底摧毁,巫铁似乎就能维持这个状态直到世界灭绝。

        正在感受体内无穷无尽的力量,猛不丁听到梵龙那陈词滥调的话语,巫铁不由得冷笑:“闭上你的鸟嘴!”

        一声大吼,好似万条狂雷同时炸响,梵龙一番‘苦口婆心’的‘殷殷劝说’之词,顿时被憋了回去。

        所谓,佛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梵龙哪里是真正的佛陀?

        见得巫铁这般‘猖獗’,梵龙当即大吼一声,镶嵌在金刚须弥座上的一颗颗佛门舍利同时放出夺目的光华。梵龙手中的那颗舍利宝珠更是腾空飞起,‘铛’的一声镶嵌在了金刚须弥座上那巨大人影的眉心。

        原本只是一条朦胧的人影,得了这颗舍利宝珠的加持后,这尊人影迅速凝现,顷刻间就变得遍体金黄,宛如一尊纯金的佛像杵在了金刚须弥座上。

        一声声梵唱声从虚空中传来,梵龙,还有他身后的三百多红莲寺弟子纷纷合十高呼,一件件光焰闪烁,气息迥异,无不光华万丈的佛门法器从他们袖子里飞出,朝着头顶那巨大的金色佛像飞去。

        每一件佛门法器飞出,那金色佛像就发出一声高亢的轰鸣,他的后背就生出一条崭新的金色手臂,一把将那佛门法器握在手中。

        如此,一共有一千二百九十六件佛门法器飞出,这金色佛像的背后,也长出了一千二百九十六条新的手臂,他紧握千多件气息迥异,但是无不强大至极,绝对都是先天灵宝品阶的神兵利器,朝着巫铁等人低沉的咆哮了一声。

        金色佛像原本的两条手臂更是轻轻晃动,两只巨大的手掌掀动了漫天风云,放出无量金光,掌心分别有一正一反两个万字佛印急速旋转,金光凝聚成一座大山,朝着巫铁连同他身后的庞大军阵压了下来。

        “武王,试试我红莲寺至高的封魔手段!”梵龙大吼:“金刚须弥阵,镇!”

        金色佛像通体光芒大盛,一千二百九十六件先天灵宝的威能化为道道流光,不断注入他面前的巨大金色山峰。

        金山缓缓的向巫铁头顶砸下,随着金山的不断下落,巫铁和他身后的十二万零三名巫族儿郎,同时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压力当头碾压了下来。

        以巫铁盘古真身之威,身高将近四万丈的盘古真身,居然被压得一寸寸的缩小,体内不知道增强了多少倍的混沌骨,更是被压得‘咔咔’作响,大有坚持不住,会被凭空压折的感觉。

        天地宇宙中的大道法则,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此刻都好似被冰冻的泥鳅,变得僵硬、晦涩、运转不灵。

        在这金色大山的气息笼罩范围内,万物都化为死物,天地都化为一个僵硬、僵死的世界。

        这座金山,真的有镇压一方世界,封禁亿万群魔的无量手段。

        “只是……你们……毕竟……不是真正的……佛!”

        巫铁脑海中莫名的冒出了一段故事,他的面容痉挛、万分狰狞的扬天怒吼:“本王,也不是那只倒霉的猴子!”

        ‘咔咔’声中,巫铁全身皮肤一点点的碎裂,崩塌,大片血肉化为火焰冲天而起,军阵中的庞大煞气不断注入巫铁身躯,化为巨量的精气能量,催动他燃烧的血肉急速重生。

        燃烧血肉,带来了比之前更加庞大的力量。

        巫铁脑海中闪过一副奇异的画面……

        他的神胎后方,巨大的玉碟缓缓转动起来。

        巫铁再次看到了,看到了那天地初开的一瞬间,那尊不知道有多高,几乎充盈了整个鸿蒙虚空的伟大身影,挥动一柄大斧,慢悠悠的朝着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无数条奇光异彩挥出了一斧。

        玉碟上,三朵巨大的莲花苞中,曾经吞噬了夫差剑的那一朵花苞微微动了动。

        之前巫铁从清风那里赢了赌注,那柄圣剑的碎片,已经被巫铁喂给了这朵莲花苞。如今这朵莲花苞内奇光隐隐,更有可怕的剑意荡漾,谁也不知道里面正在孕育什么宝贝。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件宝贝距离出世……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资源,更需要机缘!

        这一刻,这莲花苞感受到了巫铁心头宛如实质的杀意,他蠕动了一下,想要做点什么,但是他并未成熟,所以他也只是动了动,一缕可怕的剑芒从莲花苞中涌出,迅速注入了巫铁的右臂。

        一股几乎要屠戮天地万物,灭杀一切生灵的恐怖剑意在巫铁的右手中凭空出现。

        巫铁举起右臂,以整条右臂为剑,一剑朝着那座镇压天地、封禁万物的金山劈去。

        天地间,一抹极可怕的剑芒闪过。

        清风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他头顶一串色泽玄黄的突然浮现,上有日月星辰、山川河岳诸般影像急速闪过,一道道玄黄之气倒卷而下,将他和一众白莲宫弟子笼罩在内。

        一边祭出青莲观的镇观秘宝之一的‘玄黄吊挂’护身,清风一边大声叫骂:“光天白日的,见了鬼了……这剑芒,这剑意……”

        一声巨响,巫铁的右臂和金山撞击在一起,强光巨响化为实质的火焰朝着四周扩散开来,清风身不由己的被飓风卷了出去,他所有的叫骂声都被憋回了肚子里。

        那圣剑碎片在清风手上已经有上千年,清风对碎片上时刻飚射而出的剑意早已熟悉得不得了。

        那是何等可怕的剑意,奈何以清风的悟性和修为,他都丝毫领悟不得。

        这是一件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为了给梵鲲和白鹿等人添堵,纯粹是为了恶心他们,清风就将这碎片拿出来打赌。

        他做梦也没想到,巫铁拿到这碎片才几天?

        巫铁的随手一击中,居然就带上了这么一丝丝好似要屠尽天下苍生的恐怖剑意!

        这种事情,让清风找谁讲理去?

        “没天理啊!道尊在上,弟子如此虔诚苦修……哎,哎,这找谁说道理去?”清风在肚子里放声大骂,同时还要手忙脚乱的,忙着庇护那些昏厥犹如死人的白莲宫弟子。

        一时间清风忙得不可开交,根本顾不上去观察巫铁和梵龙之间的胜负。

        虚空中,巫铁的盘古真身塌缩到了万丈高下。

        他整条右臂血肉彻底汽化,唯有笔直的、犹如长剑一样挺直的暗沉沉的臂骨直愣愣的顶着上方压下来的那座金山。

        暗沉沉的臂骨上,从指尖到肩胛骨,全部密布裂痕,蜘蛛网一般细密的裂痕中,一缕缕混沌之气喷薄而出,迅速在巫铁的臂骨上重新勾勒出了新生的血肉纹路。

        巫铁身后,庞大的军阵中,超过五万巫家儿郎粉身碎骨,一团团血雾正在空气中犹如莲花一般冉冉绽放。

        巫铁头顶的金山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碎裂声,金山上凭空裂开了十几条裂痕,大片融化的黄金一般的汁液从中喷出,带着高温,喷吐着佛光,洒遍了下方万里海疆,又将海底的岩层融掉了厚厚一层。

        “转!”巫铁猛地大吼了一声。

        太初冕的力量发动,庞大的军阵骤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血雾猛地向内塌陷,从血雾化为一缕缕亮晶晶的精纯血脉,血脉急速的勾勒成一张张人形的大网,只是一个呼吸间,五万多粉身碎骨的巫家儿郎,再次重聚了身躯。

        不仅如此,有些巫家儿郎经历了两次,有些只是经历了一次的粉身碎骨之后,他们的身躯,他们的血脉,他们的神魂似乎都受到了某种奇异的淬炼,他们的**力量变得更强大,血脉之力变得更精纯,神魂也变得更加的精粹、通达。

        庞大的军阵再次运转起来,更加强大的煞气不断的涌入巫铁的盘古真身。

        巫铁被打得塌缩数倍的盘古真身一点点的重新拔高,重新强壮,变得气息越发的森严,气息更加的强大。

        他一点点的挺直了腰身,朝着头顶的金山轻蔑的一笑。

        “我巫族……巫血不灭,传承不灭;巫血不竭,苗裔不灭。”

        ‘嘿、嘿哈’!

        十二万许巫家儿郎同时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他们通体释放出奇异的光芒,好似一尊尊从太古洪荒时代复活的猛兽,身上的气息越发的荒古莫测。

        巫家秘术,发动。

        这一刻,巫铁和自家的兄弟们,精、气、神……十二万许人完美的化为一体。

        十二万零三人的兄弟力量,汇聚在巫铁的体内。

        巫铁对于大道的感悟,对于大道的理解,则是自然而然的灌输进了这些巫家兄弟的体内,直接铭刻在了他们的身躯上、神胎上,和他们的神躯、神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按照祝融、共工、夸父、刑天等等血脉的不同,这些巫家兄弟领悟的大道有多有少,有强有弱,但是最少的,也起码领悟了上百条天地大道!

        按照燧朝的标准,这十二万零三名巫家子弟,一个个都达到了‘王神’的水准。

        虽然他们的修为只有神明境一重天,远不能和燧朝那些神明境十重天巅峰极致的‘王神’相提并论,但是这是一支何等可怕、潜力何等无穷无尽的力量!

        “都是你们逼的!”巫铁‘咯咯’笑着,笑声中蕴藏着莫名的意味。

        “你们,自作自受!”

        巫铁放声狂笑,然后一拳再次轰在了金山上。

        一拳轰出,金山崩碎,梵龙等人的金刚须弥阵剧烈的摇晃着,连带着那尊金灿灿的佛陀身影,都被震得向后倒飞了上百里。

        梵龙等红莲寺弟子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