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八章 人皇,红尘(1)

第七百八十八章 人皇,红尘(1)

        燧都南方,三千六百里,有一市集。

        市集无城墙,无护城河,十几条大道纵横交错,从市集中向四周旷野延伸出去,联通了整个天下。

        市集中,百业兴旺,每日里,人来人往。

        打铁的,酿酒的,卖肉的,榨油的,箍桶的,打井的,乃至做豆腐、磨豆浆、卤猪肉、炸油饼,乃至酒楼、饭馆、赌场、青楼,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说是百业,实则各类行当何止千种、万种。一个市集,各类从业人员,数量何止千万。

        夕阳西下,半边红红的胖脸照得天地混红,西边大片红霞肆意的舒卷着,明天当是晴天。

        市集中,菜场内,一个腥臭扑鼻的卖鱼摊位内,风熵光着膀子,穿着一件小牛皮的裤头,赤着脚,左手一个大水桶,右手一块抹布,正跪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擦拭满是血迹、鱼鳞和鱼肚肠的地面。

        清水冲洗地面,将淤血冲开,捡起鱼鳞和鱼肚肠,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然后用抹布,将清水冲过的地面,慢悠悠的擦拭干净。

        有混着淤血的污水反浸了过来,将抹布也弄脏了,风熵就慢吞吞的站起身来,用大桶狠狠的将地板冲刷几下,然后拎着木桶去鱼摊不远处的大水井中打一桶水,将抹布在水井旁的水渠中揪干净。

        几次重复下来,鱼摊内的地面被洗刷得干干净净,花岗岩打磨成的地板,干净得能照出人影子。

        风熵站起身来,满意的吐了一口气,一脸是笑的看着焕然一新的鱼摊。

        “老板,老板,这鱼,能便宜点嘛。”一个身材魁梧,比风熵高出了半截身躯,膀大腰圆,硕大的肚皮上满是黑毛的大汉站在了鱼摊前,手指着水池中的一条黄鳞大鲤鱼。

        风熵笑看着大汉,急忙摇头:“哪能便宜呢……你看,还是鲜活的很哩。客官,咱这鱼鲜可和那猪肉、羊肉不同,猪羊肉放一天,肉已经不好了,咱这鱼鲜,可是活蹦乱跳的……新鲜得很,新鲜得很。”

        大汉伸出手,一把扣住了这条两尺多长的大鲤鱼,‘啪’的一下拍在了水池旁的地板上。

        鱼头摔得稀烂,鲜血喷了出来,弄脏了刚刚擦拭干净的地板。

        大汉得意洋洋的看着风熵:“老板,老板,你看,这鱼不是死了嘛……哪里新鲜了呢?”

        风熵呆了呆。

        大汉笑呵呵的抱起了双臂,得意的看着风熵。一旁的巷子拐角处,七八条袒胸露怀,腰间插着小匕首,生得‘贼眉鼠眼’的汉子踏着小碎步,一溜烟的窜了出来,一排儿站在了大汉身后。

        “大哥,这个行来的鱼摊老板,不老实……想要用死鱼糊弄您。”

        一个生了大鹰钩鼻的汉子‘嘿嘿’笑着,向魁梧大汉数落着风熵的不对。

        “可不是,看看这鱼,都死得透了,还要按照生猛大活鱼的价钱卖给大哥你,这是欺负咱们黑虎堂,简直是蹬鼻子上眼,欺负到头了。”

        一名三角眼汉子龇牙咧嘴的,朝着风熵比比划划。

        “大哥,可不能坏了规矩……在这菜场里,只有我们黑虎堂欺负别人,可从来没人欺负咱们。”

        一名脸上长了大黑痣的汉子把玩着小匕首,故意用匕首将鱼摊门口的石台刮得‘嘎嘎’作响。

        “不过,大哥,看这小子也是新来的。怕是不懂规矩。”一名三角脸,山羊胡,拼命表现出一脸精明的汉子摇晃着麻杆一样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让他给大哥您赔一笔银子,以后按规矩交钱,也就是了。”

        轻咳了一声,山羊胡汉子笑道:“当然,这几条鱼,是要赔给大哥您,今夜好拿来下酒的。”

        魁梧大汉双手抱在胸前,‘嘿嘿嘿’的笑了几声,然后斜眼看着风熵,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小子,可听明白了?这菜场,是咱们黑虎堂的地盘,你新来乍到,不懂规矩可以……但是,要学!”

        风熵微笑着,微微弯腰,向魁梧大汉点了点头:“是,是,小的明白了……按规矩来,按规矩来……这就帮您把这鱼给拾掇好了,您回去只要下锅就成。”

        风熵取出一柄剖鱼刀,蹲在水池旁,认认真真的开始将那条死掉的大鲤鱼开膛破肚,刮去鱼鳞,打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不仅是这条大鲤鱼,水池里的另外七八条很是肥美的青鱼、草鱼、鲢鱼等,也都被他拾掇干净了,用牛皮纸很认真的包裹了起来。

        风熵的动作麻利、干净,短短一盏茶时间就将几条大鱼收拾得干干净净。

        魁梧大汉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唷,手上功夫不错……嘿,还有你这小子,生得也是一副好皮囊……卖鱼作甚?爷给你介绍去金-抢楼,就凭你这好相貌、好身段,多少贵妇人要被你迷得死去活来?”

        “那些贵妇,一夜打赏动辄数万银、数万金,你这卖鱼,一天才能赚几个钱?”

        魁梧大汉越看风熵越是觉得欢喜,他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喂,小子,不如你认真想想,听爷的话,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亏待不了你!”

        风熵抬起头来,站直了身体,微笑,然后朝着魁梧大汉深深的鞠躬行礼。

        “爷,俺爹说,男人,靠手艺吃饭。”

        再次直起了身体,风熵笑道:“手艺人嘛,一辈子吃不够的,子子孙孙,都是吃不光的。只要手上有活儿,就不怕饿死的。”

        风熵说得很诚恳。

        魁梧大汉则是极其的怨怒。

        他歪着头,看着风熵,一个字一个字很是阴沉的说道:“兄弟,这就不是一条鱼、两条鱼的事情了。你,不给我面子?”

        风熵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微笑道:“爷,我只是,劝你走正道!”

        魁梧大汉,还有他身后的几条汉子,全都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

        那个大鹰钩鼻的汉子疯狂笑道:“正道?嘿,嘿嘿,嘿嘿嘿,小-娘-们‘’的,你懂什么叫做‘道’?,得了,不用说了,抓了,丢去金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