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一章 牺牲

第七百九十一章 牺牲

        白莲宫,星斗殿。

        古朴,雄浑,一道浩然正气如大江大河,直冲天穹。

        方圆百万千亿里,无论白天黑夜,燧朝子民只要抬头,就能看到这一根顶天立地的浩然正气。

        此气,曾有燧朝神皇云:“星斗正气不绝,燧朝国运不断。”

        白莲宫无数弟子,于朝堂,于地方,镇压一地,牧民一方,白莲宫堪称燧朝的骨架,这星斗殿上的一道冲天正气,就是这幅骨架上最坚挺的脊梁。

        这星斗殿,也唯有修成浩然正气之士子才能靠近,才能进入。

        这些年来,白莲宫越发兴旺强大,每一代都有无数弟子修成浩然正气,只是真正能够凭借自身力量,靠近星斗殿,踏入星斗殿的人,却是越来越凤毛麟角。

        星斗殿中,漫天星光闪烁,俨然一副太古的星象图悬浮在大殿上方。

        三垣二十八宿,南斗北斗,文曲武曲,紫薇星辰,乃至杀破狼三大凶星……这些有名的星官星光如斗,高悬头顶,放出熠熠光芒。

        无数鸡蛋大、黄豆大、绿豆大、芝麻大的星光围绕着这些有名的星官,化为一个个硕大的漩涡飞走盘旋,一波波奇异的星光之力挑动了虚空,震荡着岁月,大殿内充斥着一股荒古威严的神异力量。

        如渊如狱,深不可测。

        白莲宫当代山长白素心站在星斗殿正中,眯着眼看着漫天乱舞的星辰。

        在他头顶,一方黑漆漆的砚台上雕刻了两颗血色的大字‘子曰’,正悬浮在头顶丈许高的地方,放出一缕缕黑、红气息护住白素心周身,抵挡着星斗殿内那一股股纯粹、洁净、高洁、肃然的浩然正气的侵蚀。

        是的,一如白莲宫内无数借助‘正气种子’修成‘浩然正气’的弟子,白莲宫的当代山长白素心,也是无法依靠自身养成的‘浩然正气’,踏入这星斗殿。

        星斗殿,不认可白素心……这厮,和星斗殿寄存的那股真正的精神不符。

        唯有借助这块上古文圣亲自雕琢的‘子曰砚’,白素心才能镇定自若的站在这里。

        长方脸,身躯魁梧高大,骨架极宽、极长,双手双腿的比例都比正常人长出一大截来。有人曾经说,白素心的这一副皮囊,就好像一根加宽加厚的戒尺,所以有人用‘戒尺君子’来称呼白素心。

        戒尺者,文道法器。

        刚直、刚硬、刚正、森严。

        白素心很享受这个外号,虽然他在心底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他非常享受这个外号。

        所以无论在哪里,只要能站着,他就绝对不会坐下。

        他一定要腰身挺得笔直,将自己这一副犹如戒尺的好身板展示在人前。更是要摆出一副严肃冷漠的面孔,让天下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严格、严厉、严肃治学的正人君子。

        白素心静静的站在漫天星光下,认真的看着漫天旋转的星光。

        等待良久,十几点星光崩裂。

        星光炸碎,然后一点点极细的星光飘摇如雨,从大殿上空坠落。

        有白莲宫的弟子陨落了。

        而且,能够在星斗殿拥有一点星光作为象征,陨落的必定还是宫内有名有姓的精英弟子,并非那些野草一样分布天下的普通门人。

        白素心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轻声道:“成了。”

        大袖一挥,白素心头也不回的大踏步走出了星斗殿。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不得已,白素心平日里也绝对不会靠近这座太古传承下来的殿堂。

        实在是,哪怕有文宝庇护,每次站在星斗殿中,白素心都感到心脏好似被雷劈一样难受,一点先天元灵更是好似火烧一般,五脏六腑时刻受到那股堂堂正正的浩然正气冲刷,每时每刻都好似被加以凌迟之刑,实在是难受得很。

        所以,白素心大踏步的冲出了星斗殿,然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一股绝大的力量从身后袭来,星斗殿的浩然正气在排斥白素心,逼着他向前加速走。

        子曰砚已经收回袖中,此刻正放出淡淡光芒,挡住了这股绝强的力量,白素心一步一步,四平八稳的,每一步的长宽大小都一丝不差的,迈着端端正正的四方步,从容镇定的从星斗殿大门向外一步一步走去。

        如此从容,如此肃然,远处数十名在星斗殿附近轮值的白莲宫真传弟子见到如此景象,不由得‘啧啧’赞叹,远远的向白素心作揖行礼。

        白素心面无表情的向这些弟子看了一眼,一股绝强的压力袭了过去,他冷声道:“纵是在此轮值,也不可荒废了学业。难不成,你们就傻傻的在这里带着?有空傻站着,不如翻翻书……哪怕是最浅显的《三字经》,多读书,不会错!”

        抬起头来,看着天空,白素心沉声道:“一寸光阴一寸金,于我读书人而言,时间最是珍贵不过。生命有其极限,而学问却是无涯。以有限的生命追求无极限的学问,不抓紧时光,可怎生了得?”

        数十名轮值弟子连连点头,不断称是。

        白素心走到他们面前,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传令下去,今日在山门中的弟子,就用‘一寸光阴一寸金’为题,写一篇‘时光论’。唔,最少三万字,可多不可少,传令吧。”

        一众轮值弟子呆了呆,然后齐齐应诺。

        白素心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挥大袖,身体一晃,一股澎湃浩然的浩然正气化为一条宽有千丈,绵延百里的长河,卷着他笔挺方正犹如一根戒尺的身躯,朝着后山他的住处去了。

        在后山,一片种满了兰花、松柏的山岭中,一座邻水的山峰半腰,开凿了一个山洞。

        洞外平台上,修了几栋小楼。

        楼内,居住了百来名青春貌美的侍女,这是日常为白素心服务的侍女。

        而山洞内,则是白素心日常起居之地,其中空间广大,陈设素雅,看似普通平常,实则寸土寸金,哪怕一支普通的茶盏,都是有来历的古董,价值连城。

        山洞内,除了白素心,还有几位白素心的女弟子平日也住在这里。

        这些女弟子都是白莲宫的核心真传,一个个天资聪颖,资质过人,更兼生得天香国色、貌美如花,是从偌大的燧朝无边疆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顶级佳人。

        她们住在这里,自然是方便每日里随时向白素心请教学问。

        今日这无名山洞中,除了几个白素心的贴身女弟子,更多了一个高大俊朗,举手投足之间有无穷威严的男子。这男子面容方正刚硬,下巴上蓄了三寸短须,威猛之中,也透着几分儒雅之色。

        此刻他正站在一列书架前,翻阅一卷《房-中-秘》。

        这是白素心的私人珍藏,那是道门的一卷奇书,讲究的是炉鼎龙虎,大药抽填的绝技,内有无穷的乐趣,无穷的巧妙。这书平日里就这么放在书架上,但是除了极少数几个人,比如说白素心的几个贴身女弟子之外,绝无人敢翻阅这本奇书。

        包括山洞外的那些侍女,不懂事的,早就自动请缨,跑去边疆和东南西北的妖魔鬼怪四大国朝的大军作战去了。

        漫天风雷之声传来,山洞外传来了侍女们娇柔动听的呼喊声。

        不多时,白素心就在几个身量高挑,身穿白色长衫的侍女簇拥下,走进了这间平日里他读书练字、修心养性、外带调-教弟子的内书房。

        “风戎,来了。”白素心朝着站在书架前的男子点了点头。

        “舅舅,来了。”燧朝大皇子风戎笑了笑,将手中的奇书放回了书架,向着白素心拱手行了一礼:“那裴凤,已经被圈禁在了墨竹垸,舅舅放心,外人找不到那地方。”

        “嗯。”白素心点了点头,冷然道:“已经有弟子陨落,呵呵。”

        摇摇头,白素心坐在了平日里他读书的书炕上,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块古色斑斓的黑白二色条纹的龟甲,掏出了三枚亮晶晶的金色铜钱放进了龟甲里。

        双手摇晃着龟甲发出‘哗啦啦、哗啦啦’的声响,然后手腕一抖,三枚铜钱飞出龟甲,落在面前的小书桌上,‘啪啪啪’三声,稳稳当当的贴在了桌面上。

        “哼,老秃驴……”白素心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三枚铜钱,摇摇头,又抽出了一把玉质的算筹,不紧不慢的计算起来。

        玉算筹之后,白素心又取出了一捆蓍草,又是一番折腾。

        如此,一连换了二十几种卜算的工具,白素心终于一挥手,将这些东西全都收进了袖子里。

        “舅舅的卜算之道,可有进益?”风戎坐在书桌对面,含笑问白素心。

        “嚇……”白素心摇了摇头,懒懒的说道:“卜算之道,小道儿,旁门左道,上不得台面……嚇,若非舅舅我当年在这些小道上面浪费了太多精力……啧。”

        “不过,也不用卜算。”白素心手指轻轻的敲击着书桌,笑呵呵的说道:“红莲寺的那群死秃子,舅舅我不用卜算,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你信不信,笑面佛现在肯定去找你二弟去了?”白素心微笑看着风戎。

        “刚刚收到的消息,笑面佛跟着老二去了他的王府。”风戎有点无奈的看着白素心:“舅舅,这不是多难打听的事情,他们就没想着遮人耳目。”

        白素心的脸微微一僵,有点难堪的瞪了风戎一眼。

        “好了,不说笑了。”白素心咳嗽了一声:“这次的机缘,你一定要拿住……那么小一块地,那么多人口,尤其是燧朝已经灭绝的‘盘古遗族的异类分支’,你若是拿住这次的机缘,神皇宝座,可就稳了。”

        风戎皱起了眉头:“红莲寺,不是好对付的。尤其是老二,他也得了消息。”

        风戎面带忧色。

        本来,他是正宫神后的嫡长子,天生的神皇继承人,不出意外,神皇宝座脱不了他的手。

        可是风熵那个怪物啊……他崛起的速度太快,太惊人,以三百六十门大道入道,真是见了鬼了。尤其他背后杵着一座红莲寺,这就让他更加难以对付。

        红莲寺的现世三佛陀,他们三人的意志,就是红莲寺的意志,风熵可以说,得到了整个红莲寺的全力支持。

        而白莲宫呢?

        读书人,心眼多,白莲宫内,山头林立。

        一座白莲宫,数得上号的大势力就有十七八股,加上那些自成一系的小势力,白莲宫分成了大大小小三五百个大小山-头。

        哪怕风戎的亲舅舅,当代的‘白素心’是白莲宫的山长,可是他能掌握的白莲宫的力量,最多不到白莲宫的一成……

        用一成的力量,对抗整个红莲寺?

        风戎想到这一点,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素心,这位舅舅,当年怎么不去当和尚呢?以他的手段,混一个现世三佛陀的位置,也是轻轻松松的吧?

        “放心,这次为了你,舅舅我也是下血本了。”白素心轻叹了一声:“白文,白武,这可是舅舅我的得意门生,他们带着一百来个家族背景颇为雄厚的弟子,已经去了那边……”

        “他们,会死在那里。”白素心冷声道:“他们会死在那里……包括白文和白武,都会死。”

        “他们死了,我们就占了大义的名分,加上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齐齐发动,白莲宫内的那些老家伙,多少也要卖他们一个面子。”白素心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几声,轻声道:“到时候,白莲宫整个发动起来,声势比红莲寺只强不弱。”

        风戎呆呆的看着白素心,然后他轻叹道:“牺牲太大了……白文,白武,可是舅舅你好容易培养起来的心腹,就这么牺牲掉了?”

        白素心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什么是心腹弟子?心腹弟子,就是在必要的时候,拿来牺牲的嘛。”

        “什么叫做‘牺牲’?‘牺牲’的本意是什么?”

        “牺牲,就是祭品……通往神皇宝座的祭品……舅舅我,为人堂堂正正,刚直不屈,最是不喜欢用这种小手段,用这种阴谋诡计。”

        “但是,奈何,红莲寺的秃子们咄咄逼人……为了白莲宫的万世传承,舅舅我也只能……不择手段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