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四章 燧火大阵(2)

第七百九十四章 燧火大阵(2)

        一股温和淳厚的气息扩散开来。

        整整一万条百丈小舟悬浮在空中,每一条小舟都被一层火光包裹。

        血云战旗‘哗啦啦’的迎风展开,血色的旗帜铺天盖地,笼罩了方圆千里的天空。

        风熵身披一套赤红色甲胄,身后一裘好似烈焰燃烧的披风无风自动,他站在千丈长短的旗舰顶部,眯着眼,犹如动猎杀扑击前的雄鹰,目光如刀、扫过在场的众人。

        清风轻叹了一声,朝着风熵稽行了一礼:“殷王殿下,有一阵子不见了。”

        风熵朝清风摆了摆手,冷声道:“清风……这里的事情,和你们青莲观有关系么?让开,否则,你青莲观就是要和本王为敌!”

        清风耸了耸肩膀,摇了摇头:“让开,是让不得的。这话,您和观主他老人家去说?”

        风熵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大乌龟背上的笑面佛,他的笑容也收敛了一瞬间,然后他‘呵呵呵’的大笑了起来。

        大乌龟慢悠悠的向前爬了几步,带着笑面佛来到了旗舰的船头。身躯庞大的笑面佛居高临下的看着清风,一个字一个字的笑道:“这么说,青莲观,可愿为本寺弟子的死,负责喽?”

        清风揉了揉鼻子,无奈的朝笑面佛摊开了双手:“佛陀要以大欺小?”

        笑面佛眯着眼睛,笑得越欢快了:“不能么?”

        清风轻叹道:“怕是观主面子不好看。”

        笑面佛沉吟了片刻,很灿烂的笑着:“嗯,那死牛鼻子,他的面子,有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本寺金刚堂的弟子死伤这么多,必须有个说法的。”

        巫铁打断了清风和笑面佛的对话,他冷声道:“说法?那么,谁给本王一个说法?”

        笑面佛笑呵呵的看着巫铁:“你是何人?”

        巫铁双手放在腰带上,两手大拇指慢慢的摩挲着腰带上镶嵌的美玉,冷声道:“大和尚,你真不知道本王是谁?”

        笑面佛咧咧嘴,灿烂的笑着。

        风熵右手向虚空一握,一缕火光闪过,一根前后包着金箍,通体满是云纹,不断喷吐着万千火星的铁棒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他冷声喝道:“你就是那武国之主吧?你,也配让佛陀给你一个说法?”

        巫铁冷眼看着风熵:“你这态度,可不好。”

        风熵冷冷一笑:“蛮夷小国,区区国主,见了本王,还不跪地投降……你也配本王给你‘好态度’?”

        风熵的双眼骤然变得通红一片,不断向外喷吐火光。

        他能够为了‘人皇大道’,沉浸在三千红尘中历练心境……但是他本质上,是无比高傲的人物。若非比寻常人骄傲得多,甚至骨子里带着一股‘骄狂’之气,风熵怎可能成为燧朝有史以来也屈指可数的至强‘王神’?

        三千红尘,没能让风熵心中的傲气、骄狂减少半点。

        他在红尘中打滚,遭遇的各种挫折、折磨,他只是用红莲寺控制心境的秘术,将自己心头的火气全部镇压了下来。

        长年累月的红尘洗炼,风熵心头积蓄了滔天的火焰。

        今日,他放弃了对心头诸般火气的镇压,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双手紧握铁棒,风熵仰天狂笑:“甚至……蛮夷小王,你连和本王对话的资格都没有。嚇,敢阻我大道……死来!”

        身体凌空一晃,风熵直接瞬移到了巫铁面前,当头一棒狠狠的朝着巫铁砸了下来。

        巫铁身体一晃,盘古真身轰然长开,浑身衣衫炸得粉碎,巫铁双手喷吐着滚滚云气,朝着风熵手中的铁棍就轰了过去。

        一声巨响,巫铁双手和风熵手中铁棒剧烈的撞击在一起。

        巫铁的双臂血肉被震得稀烂,双臂臂骨寸寸碎裂,好些碎骨出刺耳的啸声被巨力震得飞出老远。热血飞溅中,巫铁的身体向后连连倒退了数百步。

        铁棒上火光汹涌,烈焰喷涌,顺着巫铁的身体就烧了过来,顷刻间就将巫铁庞大的身躯化为一尊火人。

        风熵也是身躯巨震,他低沉的闷哼了一声,身躯猛地倒弹飞起,一个闪烁后瞬移到了旗舰的船楼顶部。

        ‘咔嚓’一声,风熵落脚之地,船楼的屋顶裂开了密集如蜘蛛网的裂痕,整条旗舰闪烁着刺目的火光,船体深处的防御禁制被触,整条旗舰的防御大阵自行开启。

        一座座防御大阵爆出刺目的光芒,然后纷纷爆裂开来。

        风熵紧握铁棒的十指白,指甲缝隙里有血水渗出,铁棒‘嗡嗡嗡’的剧烈震动着,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的停歇下来。

        风熵死死的盯着巫铁。

        刚刚他一棒子打在巫铁的手上,那感觉,让他回想起他童年时调皮,用一根木棒去敲击燧朝皇宫内豢养的一头玄武的背甲,被反震之力震得手腕都差点折断的往事。

        “好硬的身躯……哪怕是施展了《盘古经》……也是不得了的实力。”风熵某种深处闪过一抹火热,盯着巫铁沉声道:“本王求贤若渴……你若是投入本王麾下,本王定然重用。”

        咧嘴一笑,风熵不动声色的松开握着铁棒的双手,让铁棒悬浮在面前,双手背在身后,用力的曲张五指,放松被震得几乎崩断的经络。

        “考虑一下?本朝四边都有无数立功的机会,以你的修为,大可以在本王麾下大放异彩。未来就算是成为一国之主……”

        巫铁打断了风熵的话,他斜眼看着风熵,冷声笑道:“你觉得,本王是傻子么?本王现在就坐拥亿万子民、无边江山……本王现在就是武国至高无上的主宰,本王脑子被狗吃了,跑去你手下混饭吃?”

        巫铁的眸子充血,他双臂出‘咔咔’声响,刚刚飞出去的碎骨片不断的飞回,拼凑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崩裂的血肉在重生,巫铁的气息又明显的提高了一丝。

        青莲观《万劫经》还真是不错,只要没被打死当场,越是重伤,越是能提升修为。

        这等不讲道理的无上道法,虽然痛,但是好过瘾。

        巫铁疯狂的运转法力,他脸上的笑容收敛,露出了无边的疯狂之色。

        “你们燧朝的混蛋,一个个都自我感觉这么良好么?呵呵,你们把我武国,把我巫王,还有我巫铁的亲人、子民,都当做什么了?”

        “任凭你们予取予求的猎物么?”

        “结阵……”巫铁高高举起了双拳:“打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