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燧火大阵(3)

第七百九十五章 燧火大阵(3)

        “清风,让小僧教你如何尊敬师长。”

        巫铁招呼自家兄弟结阵时,笑面佛笑呵呵的朝着清风招了招手。

        笑面佛那雪白细腻,每根手指都胖嘟嘟的一抖一抖的手掌上,一片金灿灿的佛光旋转而出,一朵金莲在佛光上伸展开来,莲花蕊中一缕极细的金光喷出,朝着清风就是一刷。

        清风深吸了一口气,肃然道:“长者赐,不敢辞……佛陀当心,不要在贫道手上落了面子,以后佛陀可就没脸出门见人了。”

        笑面佛笑容可掬的点了点头。

        清风身体一晃,化为一缕清风顺着那一缕极细的金光直奔金莲而去。

        笑面佛‘哈哈’笑了一声,身体用力向下一杵,座下的大乌龟低沉的骂了一句,驮着笑面佛一跃而起,同样窜进了金莲中。

        金莲悬浮在空中,其中隐隐有雷霆暴雨声不断涌出。

        风熵重新握住了自己的铁棒,眯着眼看着巫铁和他身后迅速汇聚的巫家儿郎。

        “结阵?”轻轻摇了摇头,风熵沉声道:“你们这蛮夷小国,能有什么了不起的阵法,让本王见识见识?呵呵,能经得住本王一棒么?”

        一旁的梵龙、梵鲲等人脚踏流云,已经回到了那十万名站在巨大金色右掌上的红莲寺弟子中。听到风熵的笑声,梵龙厉声喝道:“殷王当心,万万不可大意,此獠的阵法,颇有几分玄妙。”

        顿了顿,有点犹豫的,梵龙终于开口说道:“小僧的金刚须弥阵,就是被他的那邪门阵法所破。”

        风熵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了许多,很诧然的看了梵龙一眼。

        梵龙是红莲寺当代金刚堂首席弟子,金刚堂是红莲寺专责对外的武力堂口,所谓金刚护法,专门镇压一切对红莲寺心怀不满、怀有恶意的对头。

        金刚须弥阵,威名赫赫,不知道在四边镇压了多少强大的妖魔鬼怪。巫铁能够借助阵法之力,攻破金刚须弥阵,这也就由不得风熵不小心谨慎。

        “有点意思。”风熵手中铁棒‘轰’的一声,喷出了大片烈焰,然后他的身躯也被烈焰包裹,整个变成了一尊火人。

        巫铁低沉的喘着气,十二万又三名巫家儿郎结阵,滚滚煞气凝成一尊尊古神虚影悬浮在军阵上方,犹如实质的煞气涌入巫铁的身体,他的盘古真身发出沉闷的轰鸣声,硬生生拔高了数千丈。

        “大,有用么?”风熵看着站在面前的巨大的盘古真身,化为一道火光冲天飞起。

        “殿下,杀鸡焉用牛刀?”风熵出手很快,但是有比他更快的人出手了。一名站在风熵身后,身披重甲,气息森然如山的大将抢在风熵面前冲了出来,化为一道雷霆,狠狠的撞向了巫铁。

        这尊大将南宫胜,是殷王府直属的百万禁军三大统领之一,是燧朝顶级的将门南宫氏族人。

        南宫胜一出手,虚空中风雷大盛。他化身雷霆,遁光速度快到了极点,手中一柄锯齿卷山刀舞得比风车快了不知道多少万倍,荡起漫天刀光朝着巫铁脖颈劈了下来。

        风熵淡然一笑,停下了遁光。

        巫铁的实力,风熵刚刚和巫铁过了一招,知道巫铁的实力极其强悍,但还是远不如自己。

        但是配上一座不明来历的军阵后,巫铁如今拥有多少实力,那就未可知了。与其自己亲自冒险露丑,有忠心耿耿的下属主动出击,为自己验证如今巫铁的成色,也是颇符风熵的心思。

        养这么多兵,蓄这么多门客,豢这么多的爪牙,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有事可以有人为自己奔走么?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出手……做这个殷王又有什么乐趣?那张高高在上的神皇宝座,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这一刀,大妙!”风熵放下铁棒,鼓掌赞叹:“南宫,你最近修为涨得很快嘛……这一刀,已经是‘刀道’的极致了罢?”

        刀光如匹练,如雷霆,撕开虚空,粉碎万物。

        一股惨烈至极的煞气从刀光中呼啸而出,巫铁眼前出现了尸山血海,出现了无数妖魔鬼怪。这一刀的意境将巫铁连同身后的巫家儿郎全都笼罩了过去,一波波惨烈的死亡刀意直冲神魂。

        南宫胜的‘刀道’,放在燧朝也是顶尖之属。

        他曾经在燧朝西疆和妖国作战,一刀虚劈,单单刀意就惊死了六十八万妖国大军。

        此刻,南宫胜全力出手,一波波刀意犹如怒海澜涛,疯狂的涌了过来。只要巫铁的神魂有丝毫的动摇,接下来的刀光就会将他撕成粉碎。

        只是这一刻,巫铁和十二万又三名巫家儿郎的精神融为一体。

        十二万又四人的神魂之力凝固成一座坚不可摧的大山,蛮狠、厚重的挡在了一波波的刀意前方。

        刀意一波一波的侵袭过来,却对这座坚固的神魂大山毫无伤损。

        巫铁双眸喷吐血光,这座庞大、凝固的大山猛地向前撞了出去。

        虚空中,真个有一座荡漾着万千种奇光异彩的大山虚影闪了闪,漫天刀光撞在了那座大山上,刀光距离巫铁的脖颈还有数千丈远就一寸寸的碎裂。

        南宫胜七窍中大片血雾喷出,他骇然看着巫铁和他身后的那座庞大军阵,嘶声吼道:“好阵……可入绝品之列!”

        风熵的脸色也是一片铁青,他和他身后的众多禁军将领这才发现,巫铁身后的十二万又三名巫家儿郎,居然一水儿的神明境……而且,没有一个劣神,仅仅看他们的气息,他们居然全都是‘天神’入道!

        “丧心病狂!”风熵怒吼。

        巫铁一巴掌抽了出去,手掌所过之处,沿途虚空纷纷炸碎,一条条黑漆漆的虚空裂痕乱晃、乱闪,切割万物,破碎法则。南宫胜就好像一只飓风中的蝴蝶,在无数虚空乱流中艰难的挣扎着。

        他已经顾不得攻击巫铁,他此刻只求能够平安返回风熵身后。

        一声巨响,巫铁的巴掌重重抽在了南宫胜的身上。

        南宫胜身上的那套先天灵兵级的重甲‘轰’的一声炸成了粉碎,南宫胜惊怒交集的咆哮了一声,手中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符突然出现,他一把捏碎了玉符,身体骤然凭空消失。

        过了一瞬的功夫,南宫胜穿上了另外一套灵兵级的甲胄,一脸阴郁的从旗舰船舱中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