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一章 陷落

第八百零一章 陷落

        战意全消,斗志全无,且浑身酥软无力,对那团火焰,更是生出了孺慕之心、亲切之情。

        巫铁和一众巫家儿郎大惊,看着放声狂笑的风熵,巫铁长啸一声,身后五彩神光冲起,然后向下猛地一刷,将一众兄弟刷了进去,然后转身就走。

        高近四万丈的盘古真身犹如遇到阳光的冰雕,在燧火的照耀下一点点的缩小。

        体内磅礴的法力在一丝丝的消融,化去。

        巫铁化身一道光之洪流向着西边飞出了老远,这才回过头来,又惊又怒的看了风熵一眼,然后看向了十万名红莲寺弟子拱卫的那一朵莲花。

        “清风国师……大难临头各自飞,你自求多福罢!”

        说完,巫铁催动遁光,用最快的度遁走,毫无留下来帮助清风脱困的意思。

        虽然清风一直表现得似乎充满了善意,甚至是因为清风,巫铁暂时的逼退了红莲寺、白莲宫的弟子,甚至还得了不少的好处。

        但是同样是燧朝的护国三神宗之一,巫铁不信青莲观就真个是出水的青莲花一朵,真个纤尘不染,真个就这么的清澈纯洁。

        如果青莲观真的与世无争,他们派清风出来浪什么浪?

        所以,巫铁跑得飞快,丝毫不担心清风的安全。

        如果笑面佛能够把清风给拾掇了……呵呵,巫铁甚至有引吭高歌的心情。

        当然,巫铁的心情不可能有这么好。白莲宫的弟子们用一种诡异的手段自尽身亡,百来名精锐全灭。裴凤落入了白莲宫手中,现在不知道被扣在燧朝何处。

        想到裴凤,巫铁的心就一抽一抽的跳得厉害。

        向西边全疾飞的同时,巫铁突然心血来潮,他右手猛地向下方海面一抓,一支背甲方圆上千丈,碾碎极其悠久的老龟就怪叫着被巫铁抓上了海面。

        右手一抖一指,老龟的龟壳上就崩裂了椭圆形的一块,大概有丈许方圆,正好是老龟的龟甲正中的那一小块。巫铁右手一甩,老龟怪叫着摔进了海水中,仓皇的滑动四足,潜入了深海不敢露头。

        巫铁的指尖一缕血水喷出,化为大片血炎落在崩裂的龟甲上。血炎熊熊燃烧,烧得龟甲奇香扑鼻,不断出‘咔咔咔’的碎裂声。

        眯着眼,看了一眼龟甲上浮出的裂纹,巫铁朗笑一声,朝着伏羲神都的方向冲了过去。

        “哈,只愁找不到正主儿,没想到,你们来了!”

        灵机一动的动用了巫族秘传的龟甲卜算之术,巫铁惊喜的现,掳走裴凤的最直接的根源之一,居然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地盘,正在如今的伏羲神国地面陪都附近。

        巫铁仰天长啸,身躯恢复到一丈六尺完美金身状态,身躯猛地向前一窜,‘轰’的一声,虚空破开了一个硕大的窟窿,巫铁直接暴力蛮横的破开虚空向前瞬移了出去。

        海面上,笑面佛神通显化的巨大莲花轰然炸开,一块块破碎的莲花瓣犹如黄金、如白银、如珠玉玛瑙,喷吐着万丈祥光四处乱喷乱打,砸得下面的红莲寺大和尚们脑袋‘咚咚’直响。

        一声佛号传来,骑在大乌龟背上的笑面佛笑容满面的出现了。

        他双手合十,微笑着向身前一条高有万丈的身影缓缓点头:“盘古真身,《盘古经》……果然厉害,厉害……清风师侄,想不到,你的修行,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高有万丈的清风七窍流血,他头顶一吊玄黄吊挂喷吐着滚滚玄黄之气,化为一道光幢护住了全身,艰难的喘着粗气。

        “不要脸的老贼秃,今日之事,你且等着。”清风擦了擦嘴里不断渗出的血水,转身朝着巫铁离开的方向飞去:“等道爷我成了青莲观主,迟早带着青莲观满门,打破你红莲寺山门。”

        笑面佛笑得越灿烂了。

        “如果清风师侄你始终还有这样的心思,怕是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青莲观主。”

        笑面佛幽幽笑道:“青莲观、红莲寺、白莲宫,三神宗同气连枝,是万万不可能爆真正的冲突的。所以,小僧就算欺负了你,你青莲观……嗯,最多出来几个老不修的欺负一下小僧门下弟子,倒是不用担心他们找小僧的麻烦。”

        “呵呵,呵呵,这就是三神宗的底线和默契,呵呵,呵呵。弄不清这个道理,青莲观的观主之位,永世和你无缘呐。”笑面佛摇头晃脑的感慨着,然后他的笑容微微一变。

        “死伤如此惨重么?”笑面佛问手托着巨大火团的风熵。

        “是本王大意了……”风熵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虽然他万分的骄傲和骄横,但是一旦犯错,他会毫不犹豫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在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所以,风熵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敌人。

        他老老实实的向笑面佛承认了自己疏忽大意,直接战损了四十几万禁军士卒的错误。

        “所以,本王只能祭出燧火,将他们驱赶开来。”风熵微笑道:“只要是人族血脉,燧火一出,全无抗手。”

        笑面佛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伏羲神都的方向:“可是这附近,可不仅仅殷王你手中的这一点燧火……嗯,燧朝还派人来了么?”

        风熵也看向了伏羲神都的方向,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不出意外,是老大来了吧?奇怪也哉,白莲宫内斗得厉害,单单一个白素心,如何说服的父皇?”

        风熵冷然道:“父皇知道本王的脾气,按理,他不会派人来和本王争功才对。”

        笑面佛眯着眼,笑盈盈的说道:“不如,去看看?”

        笑面佛座下的大乌龟狠狠的伸长了脖子,将脑袋从蒲团边缘探了出来,极其阴险的说道:“殷王殿下,不如,咱给您出个主意?找个机会,把你那大哥给做了,你不就妥妥当当的是皇位的唯一人选了么?”

        一声惨嚎,鲜血迸溅,大乌龟的一副龟壳,再次被笑面佛硬生生的扒了下来。

        伏羲神都外,远远的,巫铁藏身在一团浓云后方。

        他惊愕的看着伏羲神都外的场景——百万燧朝禁军手持一根根符文绳索,正在捆猪崽子一样,将漫山遍野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各族战士捆得结结实实,在地上码放得整整齐齐。

        羲武乐、羲不白等一众羲族高层,也已经瘫软无力的被送到了一条巨大的旗舰船头,放在了一张王座前。

        风戎,正笑盈盈的一脚踩在羲武乐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