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二章 妖袭

第八百零二章 妖袭

        墨竹垸,在湖中。

        燧朝南方,多大泽大湖,其中一座‘白雁湖’,更是极其广袤,其烟波浩渺、波澜壮阔之景,直如一片大海。其湖中多龙蛇巨龟,水产丰富,堪称宝地。

        墨竹垸,方圆近百里,其地势如井,垸底比湖面矮了数十丈,四周圈了一圈圆坝,由此隔绝了湖水。

        墨竹垸内,种了无数异种墨珠,一根根又高又细,只有拇指粗细的墨竹高有近百丈,竹梢头远远高出了四周的圆坝,从远处看去,这里就好像一片长在小岛上的竹林,丝毫看不出有人活动的痕迹。

        数十栋精舍错落有致的排布在墨竹林中,质地坚硬、晶莹如玉的竹叶随风而动,相互撞击,出银铃般‘叮叮’脆响。

        偶尔风太大,墨竹叶脱落下来,沉甸甸的墨竹叶犹如一片片飞刀,带着细微的破空声划过空气,‘嗤嗤’声中竹叶扎在地面上,四五寸长短、窄窄的竹叶,能有小半长度扎进坚硬如精铁的泥土。

        在这墨竹垸内,普通人根本难以生存,不小心挨上三五片竹叶,就有性命之忧。

        索性这里也没有普通人。

        墨竹垸是风戎的一处秘密行宫,这里的侍女、护卫,尽是人神、地神的修为,几个统管事务的大太监,更是天神实力。

        所以时常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侍女、护卫行走在竹林小道中,大片竹叶犹如暴雨一样落下,扎在这些侍女、护卫的身上,出‘叮叮’脆响,溅起大片火星。

        每隔一定时间,总有侍女专门跑来收集这些墨竹落叶,然后以秘法炼制成飞刀,融入墨竹垸的防御大阵中。

        一座精巧的竹楼里,裴凤面色阴郁的站在窗口。

        两个看上去能有四十多岁,生得颇为美艳,但是骨子里透着一股子尖酸刻薄之气的妇人一人脸上带着一个巴掌印,悻悻然的站在远处,朝着裴凤‘叽叽喳喳’的啰嗦着。

        “我说姑娘,到了墨竹垸,你就算是多金贵的出身,也把脾气收起来罢?你的身份再金贵,能比得了咱家主人么?”

        “一般被送来这里的姑娘家,都是咱家主人看上的。只要你乖乖的顺从,有的是你做梦都想不到的荣华富贵哩!”

        “所以呢,听嬷嬷咱们的劝,乖乖的换一身衣裳吧……到这里,还穿一身战甲战裙的,算什么事?”

        “说句难听的,你服下了白莲静心丹,这是白莲宫用来处罚违禁弟子,让他们面壁思过时使用的大道宝丹,就算有通天的手段,服下后也是丝毫施展不得……你穿着这战甲、战裙,耀武扬威的给谁看呢?”

        裴凤猛地转过身,掌心喷出一缕缕黑气,巴掌朝着两个呱噪的嬷嬷晃了晃。

        两个老女人哆嗦了一下,相互望了一眼,悻悻然的转身就走。

        “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等咱家主人来了,有你这小娘皮的好日子。”

        “哼,多少贞-妇-烈-女,到了咱墨竹垸,最后不都乖乖的任凭主人赏玩?嘿,看你还能神奇几天。”

        “不过,白莲宫的那群先生们,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白莲静心丹都能出错?这小娘皮,怎么还有力气打人呢?要不是那条千里云烟锁扣着,她简直都要飞天了!”

        两个老女人絮絮叨叨的走远了,丝毫不担心裴凤趁机逃走。

        裴凤喘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双手附在了窗棂上。

        一丝丝黑色烟气从她体内涌出,似乎能感受到一丝法力了,但是一缕白光在裴凤眉心一闪而过,周身黑气顿时彻底消失。

        借助小六壬秘魔体,裴凤勉强还能挥出神明境的修为,所以刚刚两个老女人在她面前呱噪,直接被她几个耳光打得昏天黑地。

        但是也仅此而已了,除了能动手打人,什么神通秘术都难以施展,浑身法力好似完全消失了一般。

        尤其是……

        裴凤皱着眉,双手一撑窗棂想要跳出窗外,她脖子上本来空无一物,猛不丁的烟云一闪,一缕极细的套锁出现在她脖颈上,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硬生生将她拉回了竹楼。

        不仅如此,套锁上一缕电光闪烁,打得裴凤浑身电光乱闪,她摔倒在地,蜷缩着身体,咬着牙默默的忍受着。

        千里云烟锁,这件秘宝无形无迹、无声无色,裴凤用尽了力气也没能找到它存在的痕迹。

        但是只要裴凤想要离开这座竹楼,她立刻会受到千里云烟锁的攻击。

        “燧朝……”裴凤的脸上闪过一抹阴霾之色,她缓缓站起身来,背着手,在竹楼里绕起了圈子。

        她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也不担心有人对她作出什么不利之事。

        她得到的太古魔凤传承,那可是以毁灭天地宇宙为己任的大恐怖。

        太古魔凤的灭世,不仅仅是毁灭,更是一种献祭。它要以整个世界为祭品,献给它心中的至高‘毁灭’,从而换取无穷尽的力量。

        以毁灭世界为手段,从毁灭中涅槃,让自己的‘道’达到大圆满的至高完美境界,由此凡入圣,成为比传说中的‘圣人’更强大的存在,更完美的生命形式,这就是太古魔凤的‘道’。

        如此‘志向远大’的太古魔凤,很有几种拼命的手段,无论裴凤如今的修为如何,只要一旦施展,就能拖着身边的人同归于尽,甚至能够让方圆亿万里之地彻底化为虚无。

        如果那两个老女人嘴里的主人,敢对裴凤伸爪子,裴凤不介意拖着他还有无数燧朝子民一起去死。

        “巫铁。”裴凤喃喃念叨着自己担忧的人的名字。

        “一定不要出事……那武国,如果他们真的要,如果扛不住,就给了他们又如何?”裴凤一巴掌将面前的方桌拍得粉碎,咬着牙喃喃自语:“总之,你不能出事,否则,我就想办法,拖着燧朝的所有高层……给你殉葬。”

        裴凤正想到凶恶处,两个老女人擦了满脸的脂粉,遮盖住了脸上的巴掌印,扭动着腰身,带着几个面带桃花水色,走路妖娆多姿的侍女走了进来。

        “唉哟,我说这位小娘子,你怎么这么凶悍哪?你知道这张百万年血珊瑚做成的桌子,得花多少钱么?这可是贡品,贡品啊……你怎么,怎么就打碎了呢?”

        两个老女人一脸惊骇、愤怒的看着那张粉碎的小方桌。

        但是两人的眸子里,却透出了深深的后怕——这百万年的血珊瑚,坚逾金刚,寻常九炼仙兵都难以破开,是顶级的天地奇珍。

        两人自问她们的颅骨没有这血珊瑚结实,和这方桌相比,她们的脑袋脆弱得就和豆腐干一样。

        裴凤刚才若是对着她们的脑袋来这么一下……

        两人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脸色变得很是怪异。

        “不过,随你了,随你开心就好……以后等咱家主人来了,你还是这脾气,有你苦头吃呢。”

        “用膳了,用膳了……看看咱这里的美酒佳肴,哎哟哟,这哪里是外面见得着的啊?”

        “看看这盘金丝雀舌,那可都是用千年成精的金丝雀妖的舌头制成的……就这么小小一盘雀舌,得斩杀八百千年小妖才能制成呢。”

        “还有这盘琼脂膏,得是千年成气候的林蛙体内,才能采集这么一丁点儿卵琼脂,也得斩杀数百成精的林蛙,才能有这么一盘。”

        几个侍女一共端了八菜一汤上来,两个老女人得意洋洋的数落着这些菜肴的珍贵性,听得裴凤是直皱眉头。

        这八份菜肴,都是用成气候的,起码是千年以上修行的大妖身上的某部分肢体制成。

        八份菜肴,起码打死了四五千成气候的千年大妖!

        裴凤不觉得这八份菜肴有多珍贵,她只从这些菜肴上,察觉到了滔天的怨气和孽气。

        太古魔凤,对这些负面能量最为敏感不过,裴凤甚至看到了一丝丝没有完全消散的残魂虚影在这些菜肴上晃来晃去。

        这样的鬼东西,哪里还有胃口?

        “丧尽天良。惨无人道。”裴凤看着两个老女人,对这些菜肴做了如此评价。

        两个老女人呆了呆,然后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疯狂的朝着裴凤喷起了口水。

        “啊呀呀呀,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

        “这些菜肴,知道值多少钱么?知道么?在外面,就算是一州之主,也不是时常能有这个口福的!”

        “这些菜肴啊,常年服用,能养颜美容,滋养躯体,更能极大的提升身体的诸般机能,甚至能够引某些天生的神通出来!”

        “居然说什么丧尽天良?你,你,你,小娘子,你这般倨傲,以后没你的好果子吃!”

        裴凤身上又有丝丝黑气喷出,她冷冷的看着口若悬河的两个老女人,冷声喝道:“滚……或者,死!”

        ‘嘭’的一声,裴凤又是一巴掌,将一只同样用百万年血珊瑚雕成的靠椅轰成了粉碎。

        两个老女人和几个烟视媚行的侍女吓得一哆嗦,匆匆放下了八菜一汤,狼狈的逃出了竹楼。

        裴凤看着放在窗台下琴案上的菜肴和一壶美酒,摇了摇头。

        这八菜一汤,固然是没办法入嘴的,这一壶据说能够极大增进法力修为的美酒,也是喝不下去的。

        这一壶酒,名曰‘千虎烈’,是要生擒活捉一千头有修为、成气候的虎妖,用秘术鼓荡气血,将他们全身的精气神凝聚在一颗虎心中,然后刺破虎心,将他们体内最浓烈、最精华的精血融入烈酒,配合数十种珍稀药草再次提炼后,窖藏百年而成。

        一千头虎妖,只能炼出一缸‘千虎烈’,一缸不过百斤,这一壶就是一斤。

        这一壶美酒,就有十头千年虎妖的全部精气神凝聚在内……这酒,以裴凤的心性,哪里喝得下去?

        哪怕这一壶酒,能够凭空让人增长数千年修为,裴凤也是不能入口的。

        两个老嬷嬷想要让裴凤见识一下风戎的富贵气象,想要用荣华富贵、无上的享用来引诱裴凤,实在是打错了主意。

        甚至,她们也弄错了裴凤的身份。

        裴凤算是‘战俘’,和之前风戎想方设法搜罗来的那些美人,完全是两码事啊!

        墨竹垸高出水面十丈左右的圆坝通体用万年海底银沙熔铸而成,坚硬无比,更有避水奇效。圆坝周长数百里,顶部宽有近百丈,每日里都有浓浓的水雾浮荡,将圆坝和湖水几乎完美的融为一体。

        一队百名人神修为的护卫穿着用墨竹叶制成的奇异甲胄,步伐轻盈的在圆坝顶部缓步游走。

        他们轻松的笑着,讨论着晚上伙房能准备什么菜肴,能有几色美酒和果子。

        守卫墨竹垸,实在是天下一等一的轻松美事。

        他们是风戎的贴身心腹,白雁湖深处燧朝腹地,四周都是燧朝的富饶州治,绝无任何危险。守卫这里,待遇极其优厚,却从不需要出手战斗,每日的吃穿用度,都是天下顶好的东西。

        甚至每隔一段时间,风戎还会调配一批娇俏的小娘子过来,供这些心腹守卫享用。

        这样的小日子,滋润得很,滋润得很啊!

        太滋润了,以至于这些人神级的护卫,还有他们当中的几个地神、天神级的头目,都已经养得白胖了,举手投足之间,犹如一尊尊养尊处优的员外,再无以前的精悍和警觉。

        几条巨大的波纹从湖面下直奔墨竹垸,但是直到这些波纹靠近了圆坝,这些护卫依旧没有察觉。

        骤然间一声巨响,白雁湖面上掀起了滔天巨浪,几头通体银白色,生了四根巨大獠牙的巨象带着滚滚水浪从湖底冲了出来。

        这几头巨象高有千丈上下,刚刚冲出水面,就猛地张开大嘴。

        一道道黑色、绿色、红色、灰色的妖气从巨象的嘴里喷薄而出,弹指间数万道散出恐怖气息的怪异身影就出现在墨竹垸上空。

        一名身穿血色长裙,上半身穿着血色半身甲,面容绝美、却带着万分妖异邪气的高挑女子手持一根血色长戟,站在半空中朝着墨竹垸狠狠一指。

        “杀进去,鸡犬不留……一切玉珏、文书、书信等等,切记不可遗漏。”

        “战决,我们最多只有半刻钟的时间!”

        “快,杀进去!”

        高挑女子身后一头血色孔雀虚影仰天长啸,血色孔雀骤然开屏,无数血色眼眸在孔雀尾羽上熠熠生辉。

        漫天血色光线铺天盖地的打了下来,一名天神级的护卫头领抬起头来,看着漫天暴雨一般落下的血色神光,嘶声惊呼:“西妖国,血狱山主……血狱灭绝神光!”

        一道血光洞穿了这天神头领的额头,他的身躯‘啪’的一下炸成了一团血雾,连一缕神魂都没能逃出。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