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五章 兄弟之争

第八百零五章 兄弟之争

        巫铁远远的藏在云团后方。

        他不敢使用神魂之力,只能依靠肉眼,逐个确定了伏羲神都废墟附近,所有羲族族人所在的位置。

        他要找一个机会,救走他能救走的人。

        羲不白和他有交情,羲武乐为人不坏,还有那些羲族的长老们,他们和巫铁关系都不错,巫铁并不是冷血无情的人,能救,当然要救。

        而且,根据之前用龟甲卜卦得来的一线牵引,巫铁的注意力集中在了白素心的身上。

        裴凤被掳走,和这厮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冥冥中的一线因果牵连,直接连在了白素心的身上。

        刚刚风戎向四凶家族的高层介绍白素心的身份,巫铁也听清了白素心赫然就是白莲宫当代山长。

        “白莲宫!”

        巫铁的三尸分身中,飞行度最快的阴阳道人已经离开,用尽全力朝着神武城的方向飞走。

        巫铁将自己从梵鲲手中打赌得来的‘十方杵’,直接丢进了玉碟上的莲花苞中。那朵吞噬了夫差剑和圣剑残片的花苞很欣然的吞下了十方杵。

        清净琉璃盏,内部蕴藏了一方无上佛土的清净琉璃盏,同样被巫铁丢进了花苞中。

        从白鹿手中赢来的剑胆,还有那件威力强横的画卷‘天柱崩’,同样被巫铁喂给了这朵花苞。

        之后巫铁吞下了梵鲲输给他的‘业火轮回丹’,一股磅礴的热力从腹中生出,巫铁浑身的骨骼‘铮铮’作响,将业火轮回丹的庞大药力一口吞下,然后暗沉沉的骨骼变得更加色泽幽深,猛烈的燃烧起来。

        暗色的火焰灼烧着巫铁的身躯,巫铁将白鹿输给他的素心白莲蕊含在了口中,用体内真火直接引燃。

        素心白莲蕊,这是白莲宫的秘宝,在修炼时点燃,其清香可以让人和天地宇宙的联系百倍的增强,极大的加快神明境修士的修炼度。

        短短几个呼吸间,巫铁将上次赌局赢来的宝贝消耗一空。

        一缕清香浸润全身,巫铁只觉得神魂变得镇定下来,通体透着一股子灵动的智慧之光。

        这一刹那,巫铁似乎看清了时间长河流逝。

        他能清晰的看到,时间长河中一滴一滴清澈的‘时间之水’在慢悠悠的飘过去。

        天地大道骤然变得无比清晰,巫铁的心灵犹如一片明镜,整个天地、宇宙的奥秘映在了镜子里。巫铁的神胎摇晃着,在这股天地巨力的催动下,他的神塔一丝丝的缩小,化为一缕缕流光和神躯快融合。

        一条条大道道纹在神躯上缓缓扩张。

        巫铁又掏出了刚刚一战,他从梵龙等红莲寺弟子组成的金刚须弥座上抢下来的佛门舍利。

        这些佛门舍利的品质,自然没有梵鲲之前拿出来的那一颗作为赌注的真佛舍利好。但是巫铁一战抢下了千多颗成色很不错的佛门舍利,从舍利蕴藏的能量总量上,这些舍利是之前那颗真佛舍利的数倍之多。

        巫铁将这些佛门舍利一骨碌的吞了下去。

        他又取出了白文、白武等白莲宫弟子陨落后,他用碟形秘宝凝聚的神魂结晶。

        看着手中晶莹剔透、散出七彩光芒的神魂结晶,巫铁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手上已经收集了许多神明境修士陨落后提炼出的神魂结晶。

        一直以来,巫铁对这些东西都是莫名的忌讳,从没想过动用这些禁忌之物。

        他毕竟有自己的底线。

        他不愿意自己像是幽若他们一样,为了自己的强大,就肆意的收割修行者。

        这种行为,让巫铁有有一种自己在‘吃人’的罪恶感。

        但是这次……

        “是你们,先招惹我。”巫铁喃喃自语:“怨不得我……佛门舍利也好,白莲宫的神魂结晶也罢……佛曰,色本是空,空本是色,这些东西,和那些灵芝、人参,又有什么区别?”

        “山就是山,水就是水;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山依旧是山,水依旧是水。”

        “看透了,看破了,悟了之后,山可以是水,水也可以是山。”

        “这些东西,所有组成,不过是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无非是天地元能的一种显化。”

        “如此,好受多了。虽然是自欺欺人。但是,心里舒坦多了。”

        巫铁引燃了手中的神魂结晶。

        庞大、精纯,毫无瑕疵的神魂本源之力涌入巫铁的身体,化为一团神魂烈焰,一如当日那位娲族的大能一般,用这团火焰点燃了他吞下的那些佛门舍利。

        一波波奇异的力量在巫铁体内扩散开来。

        巫铁身上,一条条缓慢蠕动的大道道纹骤然灵动起来,就好似冬眠的龙蛇突然被丢到了炎炎夏日中,这些大道道纹游走的度骤然加快了百倍。

        巫铁盘坐在了云团中,沧海道人、五行道人坐在他身边。

        三人头顶都有一缕细细的云光冲起来,在他们头顶丈许高出化为芦席大小的一片灵云。

        沧海道人头顶灵云中,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跳跃闪烁,波光粼粼中,隐隐可见一百零八个天海一色的无边世界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庞大的力量不断注入沧海道人体内。

        巫铁将几块神魂结晶递给了沧海道人。

        沧海道人沉吟了片刻,看着巫铁手中的神魂结晶低沉的咕哝了一声‘罪过’,然后他接过神魂结晶,一言不的将它们投入了头顶的灵云中。

        芦席大小的灵云骤然扩张到亩许大小,灵云翻滚泳荡,迅变得稠密起来。渐渐地,雾气状的灵云就变得犹如水波,透着一股蔚蓝色的神光。

        五行道人的头顶,同样芦席大小的灵云中,五行道人前后祭炼的近十件灵宝,其中包括了来自赤阳神山的那一株古桑灵根,全都悬浮在灵云中。

        一座九天息壤所化的小山正在碾压这些灵宝,将他们一点点的搅成最原始的先天五行之力,然后以九天息壤为模板,进化为更加强大、更加神异的先天五行之力。

        若是成功,五行道人的五行根源,就将变得和九天息壤一般神异、强大,他的实力将迅飙升,一身的神通秘术,也将进化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只是这些灵宝自身强横无比,九天息壤固然品阶极高,可是数量还是太少了一些。

        白鹿输给巫铁的那一小撮九天息壤,大概还没有那株古桑灵根的一片树叶大小,想要依仗这点九天息壤磨灭、炼化巨桑灵根……这难度可想而知。

        巫铁同样将几块神魂结晶递给了五行道人。

        五行道人倒是没有像沧海道人那样犹豫,他大咧咧的接过了神魂结晶,沉声说道:“绝妙!”

        几块神魂结晶被五行道人投入了头顶灵云中,一时间那九天息壤所化的小山光芒大盛,从数丈高下的小山包立刻化为一座万丈大山,当即将巫铁当年从东边大洋中夺来的先天水母瓶轰得粉碎。

        “从今日起,不择手段……快修成《元始经》。”巫铁的脸色阴沉,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老子,受够了!”

        想到如今不知身处何方的裴凤,巫铁心如火烧,无边怒火和怨气,将他的一颗心锤炼得越来越坚如铁石。

        之前的玄冥老祖们留下的神魂结晶,也被巫铁取了出来,一口吞了下去。

        神魂之火越炽烈,千多颗佛门舍利燃烧的度变得越来越快,巫铁全身闪烁着迷离的神光灵炎,无数条大道道纹在他身上蜿蜒扩散,将他的身躯染得光怪6离,完全变成了一团光、一团火。

        巫铁万多丈高的神胎不断的塌缩,每一个呼吸间,他的神胎都会缩小一厘左右。

        缩小的神胎之力融入神躯,业火轮回丹犹如火种,引燃了这些融入身躯的神魂之力,将巫铁的神躯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恐怖。

        燃烧的神魂结晶,则是有一部分神魂本源之力被巫铁的神胎吸收。

        不断缩小的神胎,又不断的膨胀。

        缩小,膨胀,巫铁的神胎就好似在呼吸一般。在他的神胎内部,有一点灵动的火焰逐渐亮起。

        巫铁手一挥,附身羲繇的虚魄输给他的三件至尊神器被他小心的拿了出来。

        一尊骷髅冠,一面黑魔镜,一柄大镰刀。

        三件黑气缭绕,散出无边诡异气息的至尊神器在虚魄参加赌局的时候,虚魄主动消去了他铭刻在里面的神魂烙印,三件至尊神器,如今都是空虚无主。

        巫铁的神胎放出三道强横的神魂之力,犹如洪流同时注入了三件至尊神器中。

        三件至尊神器内响起了诡异的呻吟声,贪婪,邪恶,扭曲,狰狞……他们疯狂的吞噬着巫铁送进来的神魂之力,不断的朝着巫铁放声咆哮,要求他投入更多的神魂之力,他们才可以承认巫铁是他们的主人。

        这三件至尊神器,贪婪,邪恶,只要有足够的神魂之力喂养,他们就是典型的有奶就是娘,给肉吃,他们就认主,才不管巫铁是不是闇魂神族的族人。

        神魂之力……巫铁冷笑。

        之前鏖战,巫家大阵和风熵的禁军大阵疯狂对撞,四十几万燧朝禁军死伤,他们……全都被炼成了神魂结晶。

        更不要说,之前和雪原蛮族开战,巫铁又收集了多少神明境的神魂结晶。

        此刻,巫铁不管不顾的,一块一块的燃烧这些神魂结晶,不断将自己的神魂之力注入三件至尊神器。

        三件至尊神器出了满足的神魂波动,他们逐渐敞开了自己的神器核心,让巫铁一层一层的在上面烙印下了属于自己的神魂印痕。

        三件至尊神器的神器核心繁复异常,里里外外有上万重之巨。

        之前的虚魄,也不过烙印了十层左右的烙印,只能勉强借用这三件至尊神器的力量。

        而随着巫铁‘慷慨’的燃烧一块块神魂结晶,巫铁的神魂烙印飞的深入,一千层,两千层,三千层……很快,巫铁的神魂烙印就来到了三件至尊神器的最深处。

        这是闇魂神族的神王,都从未抵达过的最核心深处。

        很快,巫铁就将成为这三件至尊神器真正的主人,完全掌控他们的所有。

        而三件至尊神器也颇为满意巫铁这样慷慨的主人,他们甚至主动的运转自己的力量,配合巫铁彻底掌控自己。

        就在巫铁临阵磨枪,不择手段的提升实力时,风戎已经让人将在场的各族高层都找了出来。

        伏羲神国送来地面的族群数量庞大,种族众多,想要从满山满谷的人群中将他们找出来,实在是件麻烦事情。尤其是,燧朝禁军抓人的时候,总有人奋起反击。

        反击虽然软弱无力,可是也给燧朝禁军造成了极大的阻碍。

        折腾了好几个时辰,从深夜一直折腾到大天亮,风戎的面前,上万个族群的族长、长老数十万人,终于被强迫着站成了一个凌乱的方阵。

        风戎笑着拍手:“好了,投名状,投名状……来,你们一人砍这……这厮,叫什么名字?啊,羲武乐啊……”

        风戎笑着向梼杌逆点了点头,刚刚就是梼杌逆说出了羲武乐的名字。

        “来,一人砍他一刀,劈他一剑……然后,宣誓向本王投诚。照做的人,荣华富贵有得是,不做的人么……呵呵,你们一半的族人,还有你们自己,可就死定了。”

        风戎笑得很灿烂。

        只是,他的笑声还在风中回荡,他的舰队后方,无数条密集的碗口粗细的红光飞驰而来。

        巫铁所在的三国之地,曾经的最强的战舰主炮,随意一炮轰出,就是百丈粗细的一根光柱,舰炮的威力,大概能比得上普通胎藏境巅峰的全力一击。

        可是这些碗口粗细的红光,如此细小,威力却无比的凝聚,一击的威力堪比普通‘人神’。

        红光命中了风戎手下的大批战舰,百丈长短的战舰剧烈的颤抖着,一层薄薄的蛋状光幢浮现,苦苦抵挡着红光的侵蚀。

        一个呼吸之后,光幢被红光击穿,风戎麾下的万多条战舰顷刻间被摧毁了整整一万条。巨大的爆炸笼罩了风戎麾下的禁军将士,大群大群的劣神士卒在火光中灰飞烟灭。

        顷刻间的功夫,风戎的百万禁军就伤亡大半,只有十几万囫囵个的将士从袭击中狼狈逃生。

        风戎和他麾下的一众将领,还有那些国主派出的代表,以及白素心麾下的白莲宫高层们愤怒至极的回头望去。

        后方,整整一万条燧朝的百丈长短制式战舰正在慢吞吞的朝着这边逼近。

        风熵站在最大的一条千丈旗舰的船头,一脸大惊小怪的指着风戎惊呼:“大哥,是你?呀,我看到咱家的舰队被这些土著蛮夷包围,还以为是哪位兄弟中了埋伏呢。我着急啊,那个心慌啊,唯恐兄弟出事啊……所以,下令进攻……没伤到你吧?”

        风戎呆呆的看着一脸真挚笑容的风熵,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一句话破口而出:“你-他-娘-的……眼瞎啊?”

        风熵的笑脸即刻一变,他指着风戎声色俱厉的呵斥道:“风戎,你再说一句?你再说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