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大破白莲

第八百一十九章 大破白莲

        谁是邪魔?

        谁是正道?

        巫铁头顶,三件代表了白莲宫正统真传的文宝,正静静的悬浮在那一道笔直冲天的浩然正气中。

        八端砚,心猿镇纸,三才戒尺。

        三件文宝,都是天地酝酿而成的先天灵宝,由白莲宫先代祖师得到后,常年随身,以无穷文气,以自身精神,温养无数年,这才养成了白莲宫的无上文宝。

        八端砚,代表了人族的‘八端’,是信仰,是图腾,是白莲宫在燧朝力推的修心养性的至高标准。

        心猿镇纸,其造型如灵猴,更是一件修心之宝。锁住心猿,勒住意马,定心养性,天崩不惊。大丈夫,真君子,不为酒色财气所动,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心猿意马尽在掌控,这也是对白莲宫弟子极高的要求。

        至于三才戒尺,这更是白莲宫至高的戒律之器,其地位,堪比一国之《刑--法》,有着极高的象征意义。

        三才戒尺,一直被历代白莲宫山长掌握,无数年来,无数白莲宫弟子被它惩戒过,甚至好些白莲宫山长,还是初入门的弟子时,都尝过三才戒尺抽打手心、脑门和后臀的酸爽滋味。

        八端砚,代表了白莲宫至高标准。

        心猿镇纸,代表了君子日常规范。

        三才戒尺,代表了山门戒律清规。

        三件代表了白莲宫正统传承、道德标准、戒律清规的文宝,舍弃了当代白莲宫山长,投奔一蛮夷小国的蛮夷头目……

        数万白莲宫弟子,连同白素心在内,所有人口吐鲜血,胸前衣衫血淋淋一片,一个个面容扭曲如厉鬼,脑海里闪过无数可怕的念头。

        白莲宫历代先祖的祖坟……全都炸了。

        白莲宫山门中,一代代建造起来的,标榜白莲宫诸多位先辈君子的牌坊,也全都塌了。

        眼前的这事情,若是传回燧朝……白莲宫的根基动摇,不需要红莲寺、青莲观落井下石,燧朝天下读书人的口诛笔伐,就能让白素心和眼前的数万白莲宫弟子死无葬身之地。

        “谁是邪魔?”巫铁厉声长啸:“谁是正道?”

        八端砚上一圈圈浩浩正气喷薄而出,强大而温厚的威压逼得数万白莲宫弟子,连同白素心在内,一个个立足不稳,不断的向后倒退。

        更有白莲宫弟子体内法力混乱,连维持浮空飞行都做不到,犹如石块一样沉甸甸的从空中坠落,一时间白衣染尘,变得好不狼狈。

        白素心向后踉跄着退了数十步,耳边传来了风戎急促的尖叫声:“舅舅,想个办法,舅舅……你不能倒……你就算是死,你也不能背着污名去死!”

        风戎收敛声音,用秘术向白素心传音,声色俱厉的呵斥道:“舅舅,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死得壮烈悲壮,死得正气凛然,死得天下人悲痛欲绝。”

        “你不能背着污名去死!”

        “你,要死,也要死得干干净净、名动山河!”

        “若是因为你的污名,连累了本王无法继承神皇之位……其后果,你自己想罢!”

        “不用本王下手,风熵都能让你九族灭绝!”

        “这些年,你给风熵添了多少乱,使了多少坏,给他添了多少恶心,让他损失了多少人手、物力,你自己掂量清楚!”

        风戎已经完全不顾舅甥情面,原本的嘴脸、原本的脾性作出来,犹如训孙子一样的训斥白素心。

        如果白素心连累了他,让他失去了白莲宫这一大助力,风戎可懒得管什么亲戚情面,他绝对不会放过白素心身后的庞大家族。

        以风戎的本性,就算是死,他也一定会拖着无数人给他殉葬。

        白素心咬着牙,死死的盯了风戎一眼,嘴里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真是,老夫的好外甥……嘿嘿,老夫这些年,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嘿嘿,无毒不丈夫,嘿嘿,真是,老夫的好外甥。”

        “无毒不丈夫,无毒不丈夫,无毒不丈夫……”白素心眸子里凶光闪烁,他猛地挺直了腰身,一股强横的剑气从他头顶喷出,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漫天剑光如无数流星纵横穿刺,将他自己头顶残破、虚弱的浩然正气扫得一丝不剩。

        “白莲宫众弟子听令!”白素心厉声喝道:“摆素心白莲剑阵!”

        白素心眸子里诡谲的幽光闪烁,他急促的说道:“此乃无上大魔,前所未见,乃我白莲宫前所未有的魔劫!”

        “众弟子可知,老夫三千年前,就已经查明,我白莲宫史上,有数位山长行踪诡秘,颇有可疑之处……老夫为尊者讳,只是将查得的一些蛛丝马迹,藏于心中,不敢吐露人前。”

        “今日,魔焰滔天,魔威炽烈,为我白莲宫传承计,为我白莲宫名声计,为我燧朝万万亿读书人心中的那一口浩然正气计,老夫……也顾不得那几位老祖山长的身后名矣!”

        一口龟纹青钢剑出现在手中,白素心举剑向天,咬牙长嘶。

        “白莲宫第十一代山长,乃天魔附身。”

        “白莲宫第十五代山长,乃邪魔所化。”

        “白莲宫第十九代山长,乃妖星转世。”

        “此三代山长,潜伏我白莲宫,于八端砚、心猿镇纸、三才戒尺中,留下邪魔手段,其意图,就是于今时今日,污我白莲宫清名,乱我白莲宫法度,坏我白莲宫传承,妄图颠覆我素心白莲宫!”

        聚集在此的数万白莲宫弟子,尽是白素心这一脉心腹弟子。

        原本他们心中浩然正气已经彻底崩毁,一颗道心已经粉碎,正是惝恍不知所措,神魂都不知该安定何方的时候。

        他们白莲宫的三件象征文宝,居然主动舍弃了白素心,投靠了一蛮夷头目啊!

        猛不丁的听了白素心的一番说辞,数万白莲宫弟子好似眼前突然出现了指路明星,一下子那颗彷徨的心就有了安稳的落脚之处。

        妥了!

        污水,且泼给那些早已死了不知道多久,或者不知所踪的先祖们吧!

        白莲宫第十一代山长,制八端砚台。

        白莲宫第十五代山长,制三才戒尺。

        白莲宫第十九代山长,制心猿镇纸。

        原来,这三代山长,都是邪魔所化,和邪魔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在那么早之前,就埋伏了针对白莲宫的阴谋诡计!

        不是白素心出了问题!

        不是白素心的这数万弟子出了问题!

        而是那三位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老山长,他们自身就是邪魔!

        善哉,善哉,白莲宫的传承是没有问题的,白莲宫现在的山长是没有问题的,白莲宫现在的山长门下的嫡传弟子们,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一切都是那三位老山长的错,一切黑锅都是他们的。

        妙哉,妙哉。

        如此白素心的清名可保。

        如此白莲宫的威望无忧。

        如此当前的数万白莲宫弟子的利益,也都稳如泰山了。

        好些个白素心的真传弟子,铁杆的心腹弟子,身后站着极其庞大的家族势力的门阀子弟们,他们眸子里凶光闪烁,脑子里已经闪过了无数凶恶无比的念头。

        那三位山长,除了第十一代山长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家族遗留之外,第十五代山长、第十九代山长,都有规模不小的家族存留世间。

        既然那两位山长都是邪魔所化……为了让天下人相信这个事实,那么他们留下的那些族人,他们留下的这些子孙后代,必须是邪魔。

        他们是邪魔,就一定是邪魔。

        他们不是邪魔,找到证据,他们也必须是邪魔。

        如果没有现成的证据,那么就制造证据,然后找到证据,即刻公开证据,用确凿的铁证,让天下人都明白,这两个家族的所有人,都是邪魔!

        数百名白素心的腹心弟子迅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他们袖子里有幽光闪烁,他们已经开始向自己背后的家族传送信息。

        数百个白莲宫的真传弟子,他们身后站着百来个国主之家,站着数百个强大的门阀。

        数百门阀联手,那两位山长留下的家族,满门老小是保不住了,九族全诛就在眼前。

        白素心一番话,已经说服了自己。

        他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坚定,他甚至已经‘坚信’自己说的就是‘事实’,就是‘真相’。

        在白莲宫当了这么多年山长,白素心已经养成了非常奇妙的本领——他刚刚说出的话,已经变成了‘无可动摇’的‘确凿真相’,犹如一座坚不可摧的牌坊,杵在了他心中。

        他坚信自己说的就是真理,就是真相,金口玉言、不容辩驳。

        所以,白素心头顶的浩然正气再次凝聚,他手中龟纹青钢剑放出堂堂正正、皎洁无瑕,犹如出水白莲一般的沛然剑气。

        剑气破空,直指巫铁。

        伴随着刺耳的剑气裂空声,白素心厉声喝道:“诸弟子,随老夫,诛魔!”

        数万白莲宫弟子头顶浩然正气大盛,他们纷纷拔出佩剑,剑气凌空,正气冲天,一座堂堂正正、冠冕堂皇的恢弘剑阵顿时成型。

        数万下巴上还挂着血水的白莲宫弟子,骄傲得犹如一头头痴肥的狮头鹅,昂挺胸的站在白素心身后,手中剑气纵横,剑光照耀千里,一个个长声吟唱:“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巫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他无法想象,这群白莲宫的弟子,是如何在刚刚给自家老祖宗的祖坟上泼了粪水之后,还如此正义凛然的唱出这等正气之言的!

        “尔等,亵渎先贤!”巫铁额头上、面皮上,一条条青筋凸起,面容扭曲,犹如厉鬼。

        “邪魔外道,焉能明白我等?”白素心长飘飘,大袖飘飞,生得一副好卖相的他浑身好似一块美玉,在阳光下皮肤都好似在光。

        那样的雍容,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气度不凡。

        和气得满脸青筋凸起的相比,白素心和一众白莲宫弟子就好像下凡降妖除魔的谪仙,而巫铁就是真正的妖魔鬼怪了。

        数万白莲宫弟子组成的剑阵,向着巫铁涌了上来。

        白莲宫弟子修浩然正气,读先贤经典,但是白莲宫弟子平日里最擅长用来御敌的,还是一座威能庞大的素心白莲剑阵。

        这座素心白莲剑阵,也号称燧朝第一剑阵!

        一群读书人,不用浩然正气震慑敌人,不用微言大义说服敌人,而是拔刀子劈死敌人……

        红莲寺、青莲观,都有老怪物嘲讽白莲宫一代不如一代,说他们都是伪君子、假书生。

        白莲宫的弟子们可不管这些……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浩然正气也好,微言大义也好,乃至乱刀劈砍,能杀死敌人的,就是好手段。

        煌煌剑阵翻滚而来,漫天剑气凌空,数万道白茫茫充满正气的剑气汇聚在一起,顿时漫天大大小小的白莲呼啸而落,瞬间笼罩了巫铁。

        巫铁‘哈哈哈’狂笑。

        手中黑剑出刺耳的剑鸣声,巫铁厉声喝道:“好一群正人君子!燧朝有你等横行霸道,老子算是明白,燧朝是个什么玩意了!”

        “你们,对得起你们的先祖,人族圣人燧人氏么?”

        巫铁扯着嗓子,用尽力气,出了雷鸣般的咆哮声。

        风戎看着煌煌大阵已经淹没了巫铁,顿时镇定自若的背着双手,低声笑了起来:“圣人燧人氏?呵呵,真是蠢货……本王是圣人燧人氏的后裔,本王的所言所行,就代表了圣人意志!”

        “尔等蛮夷之辈……懂个-屁!”

        漫天剑气落下,一朵朵白莲疯狂切割巫铁的身体。

        ‘锵锵’巨响不断,一朵朵白莲切割巫铁的身躯,溅起无数火星,却没有一道剑气能够切开他的皮肤。

        换成寻常人被素心白莲剑阵所困,身躯固然会被剑气绞碎,神魂也会被剑气中蕴藏的无上正气冲得支离破碎,魂飞魄散只在眼前。

        但是……巫铁的神魂坚定如大山、厚重如大地,更有真正的浩然正气庇护,这些白莲宫弟子施展出来的所谓浩然正气,哪里能动摇他的心神分毫?

        神魂动摇不得,身躯伤损不得,白莲宫的这些门人弟子的手段,在巫铁身上完全无用。

        剑气纵横,正气肆虐,巫铁站在素心白莲剑阵中,只是不断的将法力注入黑剑。低沉的剑鸣声带着无量杀意在剑身内滚动,骤然间,一股好似要屠尽苍生、灭尽万物的杀戮之意冲天而起。

        一缕黑色剑芒,轻轻松松穿透了素心白莲剑阵。

        白素心和数万白莲宫弟子齐声嘶吼:“魔……灭世之……大魔!”

        ‘铿锵’一声,数万柄长剑齐齐断裂,数万条右臂齐齐的齐肩而断。

        整个素心白莲剑阵崩溃,数万白莲宫弟子面孔狰狞、浑身是血的从空中坠落,一个个抱着血流如泉的伤口在地上翻滚挣扎。

        白素心哆哆嗦嗦的站在半空中,呆呆的看着手持黑剑的巫铁。

        “不……”

        白素心一声大吼。

        三才戒尺猛地飞出,当头一尺劈下,将他劈得脑浆迸裂,神魂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