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二章 窃取权威

第八百二十二章 窃取权威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燧火,并没有保护风戎,而是轻轻的摇晃着,快速的缩水,变成了一点黄豆大小的火光,飞回了风戎怀中的燧石上。

        燧火,人道圣火,太祖人族传承下来的至宝。

        它能镇压人族气运,在燧火大阵的催动下,风戎可以轻松的击溃数万松散族群聚集起来的,心气神并没有凝成一条绳的庞大军团。

        在燧火散发出的温暖火光下,不齐心的人族部族毫无反抗之力。

        但是当万万亿的子民,当他们的精魄、神魂,在山河大阵的牵引下,在羲繇的‘闇魂天赋’的操控下,完全凝成了一股决绝的意志碾压下来时,燧火自行脱离了风戎的掌控。

        人族圣物,人族至宝,燧火的传承,是为了庇护人族,是为了镇压人族气运。

        他存在的意义,并非是碾杀人族,并非是镇压人族本身。

        你需要我时,我来庇护你。

        你不要我时,我就放开你。

        燧火,一如人族的父母——当你稚嫩的身躯还无法抵挡外界的狂风暴雨时,他会倾尽全力的保护你,温暖你,教导你,让你逐渐的成长、强大,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成长。

        当你觉得你已经足够强大了,那么,你推开家门,用自己有了一点肌肉的胸膛,去迎接外界暴风骤雨的挑战的时候……燧火不会制止你,不会约束你。

        他在那小小的巢穴中静静的存在着,温柔的看着你。

        哪怕你一飞冲天,再也忘记了返回,他也只会静静的存在于那里,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当你遍体伤痕,带着淋淋血迹回到那最初的巢穴,唯有他温暖的环抱,会毫不介意的收容你,温暖你,让你恢复,让你重新提起勇气,再去直面外界的惊涛骇浪。

        这才是人道圣物。

        这才是人道圣火。

        万万亿的子民凝聚成一个统一的、决绝的意志——当他犹如天崩一样落下时,燧火感受到了这股决然的意志,于是他收敛了自己的威能,静静的回到了燧石上。

        燧火,对所有人族一视同仁。

        他并不会因为风戎是燧人氏的后裔,体内有着燧人氏的血脉,就固执的偏帮他。

        没有这回事,燧火就好像一对公平、开明的家长,面对自家儿子的打打闹闹,他只会很平等的对待所有的孩子,不会因为比较喜欢哪个,就暴力的插手他们的事情。

        所以,风戎很悲催的失去了燧火的庇护。

        单单凭借他自身的法力修为,单单凭借一座先天古宝,风戎或许可以对抗大晋神国上万神明境高手而不败,但是他却无法对抗整个大晋神国的江山社稷,对抗江山社稷中的亿万子民。

        黄色的宝塔光焰大盛,无数奇光异彩不断从宝塔内喷涌而出。

        高有数万丈的宝塔被压制得一点点的缩小,地下不断传来风戎的怒骂咆哮,他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体内法力在急速燃烧,但是没有一丝半点天地元能补充给他。

        不断有骨折声传来。

        传说中的燧人氏,并不以骨骼强劲、肉身强悍而著名,燧人氏并不是一个擅长战斗的人族圣人。

        所以,风戎继承的燧人氏血脉,肯定不会有类似巫族儿郎那样的恐怖恢复力量。

        天知道他在地下服下了多少颗疗伤的大道宝丹,这些珍贵的大道宝丹一次次的修复他浑身碎裂的骨骼,但是上空庞大的压力不断的碾压下来,他的骨骼又一次次的碎裂开。

        这等酷刑,简直比之前羲武乐、羲不白他们承受的凌迟之刑还要恐怖。

        作为燧朝的大皇子,风戎身上的保命宝丹肯定不是一个小数字,他有足够的宝丹可以挥霍。但是此情此景,他挥霍的大道宝丹越多,受到的苦头越大。

        “燧朝?夏王?”羲繇在高空大声长笑:“看看现在的你,像不像一条被压在地上苟延残喘的狗?”

        几名风戎贴身的老太监嘶声尖啸,各持一柄极长、极细的刺剑,化为漫天残影扑向空中若隐若现的羲繇身影。

        羲繇讥诮的骂了一句‘老狗’,就有漫天雷火混杂着强横的万民意念从天而降,端端正正的劈在了几个老太监的身上。

        巨响不断,老太监们身上的防御灵宝在狂暴的雷霆中轰鸣、震荡,放出大片灵光照耀虚空。短短几个呼吸间,这些灵宝光芒黯淡、威力大散,随后崩裂,崩碎,炸成无数碎片从空中宛如萤火一样飘落。

        几个老太监被雷火淹没,他们的嘶吼声在雷火中持续了好一阵子,他们这才被劈成了粉碎。

        数道极其粗大的光柱冲天而起,神明境陨落,体内庞大的法力、庞大的精气神返还天地,形成了这辉煌壮观的光柱。

        无数条黑色烟雾在空中急速旋转,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几根光柱一口吞了下去。

        羲繇施展闇魂神族的吞噬秘法,一口将几个老太监全部的精气神,全部的法力修为一口吞下,没有一丝半点返还天地,全部被他一人占为己有。

        ‘嗝’!

        羲繇打了个极其满足的饱嗝,他身上有奇异的大道波动扩散开来。

        巫铁感应得极其清楚,羲繇吞噬了那几个老太监,就连他们参悟的天地大道,都被羲繇一口吞下,和自己的神胎、神躯融合了大半。

        羲繇身上散发出的不同的大道法则的道韵,已经隐隐超过了三百道。

        放在燧朝的‘王神’中,这也是顶尖的存在……

        几个老太监修炼的功法相似,领悟的大道法则品类相仿……如果让羲繇用这样的秘术,再吞噬多几个来自燧朝的大能?

        巫铁的脸抽搐了一下,他看向了被镇压得一点点不断缩小的黄色宝塔,沉声道:“羲繇,将风戎给我……我,不想和你为敌。”

        羲繇讥诮的大笑了起来。

        “不想和我为敌?巫铁,如今的你,有资格和我为敌么?”羲繇的身形从江山社稷图中浮现,他高高举起双手,看着天空猖狂无比的叫嚣着:“我,羲繇,此时,此刻,谁能败我?”

        不到一万名燧朝禁军结成了他们平日里他们最擅长使用攻伐军阵,化为一团雷火直冲天空。

        数千劣神,数百人神,数十地神,二十几名天神,其中还有数名风戎贴身的心腹将领悍然是‘王神’境界。这么多人结阵直冲天空,一柄柄最差也是九炼仙兵的神兵利器直指羲繇。

        这股力量,放在三国大陆,放在巫铁出现之前,足以横扫整个大陆,轻松摧毁三国基业。

        就算是司马无忧亲自操控的江山印,就算他亲自主持的江山大阵,也无法抵挡这座军阵。

        但是换成羲繇……换成拥有了闇魂神族天赋神通,换成了将大晋神国疆域内无数子民的精魄、神魂全部融入江山大阵的羲繇……这座大阵的威力,已经超出了这些燧朝禁军的想象。

        如果百万燧朝禁军,三十万白莲宫弟子尽数在场,又或者白素心还拥有那些顶尖的传承文宝,或许他们还有机会和羲繇掌控的大阵抗衡一二。

        但是此刻……

        燧朝大军是残兵、败将、主将溃败、士气崩落……

        不到万人的燧朝禁军直冲高空,虚空中大片雷霆落下,更有黑风、蓝雪、燃烧的大山、沸腾的海洋倾泻下来。小小的军阵左右冲突,炸开了大片虚空,只看到一条条人影在军阵中湮灭,那些禁军士卒不断的魂飞魄散,被打得灰飞烟灭。

        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空中的黑色漩涡越来越大。

        羲繇疯狂吞噬这些战死的燧朝将士的精气神,吞噬他们领悟的大道法则,羲繇的气息越来越强,整座江山大阵的威能也越来越强。

        不能让疯狂的羲繇再这样强大下去。

        巫铁隐隐感到了本能的不安……以羲繇如今的精神状态,以他如今掌控的强大力量,如果他继续肆无忌惮的强大下去,以他和巫铁之间的恩怨,天知道他会作出什么来?

        巫铁手持黑剑,正要配合燧朝军阵攻击羲繇的江山大阵,突然一股恐怖的神魂波动从巫铁身后传来。

        身穿一裘黑色长裙,黝黑发亮的长发犹如瀑布一样披散在身后,面孔放出淡淡的五彩神光,眸子森严冰冷犹如厉鬼的娲曌赤着脚,静静的站在巫铁身后不到十里处。

        以巫铁如今的神通法力,他居然没能发现娲曌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如果不是娲曌主动释放出这股恐怖的神魂波动,巫铁根本没有注意到,娲曌居然已经到了这么近的地方。

        “娲曌……你们母子两,想要做什么?”

        巫铁看着气息诡谲、神情冰冷的娲曌,只觉心头一抽一抽的,很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娲曌,不应该有这么强的力量。

        除非……

        “做什么?羲繇要做他想要做的事情,他要完成他心头的执念,这也是本宫想要做的事情。”娲曌清清冷冷的说道:“曦瑶的两个女儿,她们应该成为这一方疆域的主人。她们,可是本宫的外孙女呢。”

        “至于本宫么……羲繇必须成为伏羲神国的神皇。”娲曌斜眼看了一眼被挂在宫城城门楼子下的羲武乐等人,冷峭道:“看看那羲武乐,看看那羲不白,一群丧家之犬,丢尽了羲族先祖的面皮……他们有资格执掌伏羲神国么?”

        黑色的烈焰环绕着娲曌的身躯,冰冷刺骨的黑色焰火冲起来有数百丈高。

        一波一波强大得恐怖的神魂波动席卷四方,地面上,无数来自地下的部族首脑、部族长老、还有那些部落的子民战士们纷纷被这股恐怖的神魂波动冲得昏厥倒地。

        无论是最弱小的感玄境修士,还是最强大的神明境大能,面对娲曌卷起的这股恐怖神魂波动,都毫无反抗之力。

        “你的力量……”巫铁凝神看着娲曌。

        此刻娲曌给巫铁的感觉,比空中正在放肆杀戮和吞噬的羲繇还要强出百倍。

        “这是娲族的力量。”娲曌微笑看着巫铁:“你肯定不知道,娲族究竟有多强的力量……而这股足以横扫天下的力量,被她们那群糟老婆子藏在了娲族的祖灵空间中,就这么白白放在那里发霉、发烂。”

        “我以前,也没有办法动用这股力量。”

        “但是自从……自从那天之后……”娲曌眯着眼,微笑看着巫铁:“自从被那所谓的天魔控制之后,我似乎,觉醒了一些奇异的天赋神通……我在娲族的身份,也足够尊贵,我平日里,就能连通祖灵空间。”

        “我只是用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手段,就窃取了祖灵空间中堪比大主母的威能。”

        “现在,我能借用整个娲族的力量……整个娲族的力量,都为我所用。”娲曌微笑着,高高的举起了双手:“你能感受到这股无上威严的气息么?这是……太古圣人,娲皇氏留下的一丝力量本源!”

        “我的儿子,羲繇,一定会成为伏羲神国之主……还不仅仅如此。”娲曌大声的笑着:“燧朝能够来这里,那么,我们也能到燧朝去。”

        “我的儿子,羲繇,为什么不能成为燧朝之主呢?听说,那是一个比三国加起来还要强大百倍、千倍的神国……我的儿子,羲繇,也只有这样的国朝,才能匹配得上他呢。”娲曌笑得无比的妩媚。

        她的身躯微微的摇晃着,她的长裙剧烈的蠕动着,很快,一条通体漆黑的蛇尾从她的长裙下滑了出来,她那一对儿雪白的赤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娲曌的上半身在膨胀,很快她就在巫铁面前变成了一尊体长百丈,上半身也有将近十丈高下,人身蛇尾的神异形象。

        娲曌双手向虚空一抓,她的左手上黑烟缭绕,一支黑色的圆规浮现。

        她的右手上一团黑色火光喷涌,一根黑色的直尺浮现。

        圆规,空间。

        直尺,时间。

        娲皇氏和伏羲氏,这两位太古的圣人,执掌时空,更操控了时空中无法计数的大道法则。

        他们是太古神话传说中,和人族有关的最强大的两尊圣人。

        娲族的祖灵空间中,就有他们留下的力量……

        天知道,娲曌是如何窃取了这个权威,窃取了娲族祖灵空间的力量。

        “禁锢!”娲曌朝着巫铁轻轻一指,她手中的黑色直尺骤然一闪,巫铁身体一僵,他身边的时间流速,骤然放慢了百万倍。

        就连意识,都瞬间似乎被彻底冻得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