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七章 逃跑的,留下的

第八百二十七章 逃跑的,留下的

        江山社稷图下方,巫铁和通体散发出狂狷气息的羲繇遥遥对峙。

        娲姆和娲曌,则是没有多说一句废话,两个姿容绝美、气质犹如魔神的女子齐声长啸,身躯骤然化为万丈长短,化为两道流光直冲高空。

        人身、蛇尾,身躯长有万丈,一人通体鳞片漆黑,一人通体鳞片纯黄,漆黑的长发上一人喷吐着浓浓的黑烟魔气,一人长发被一层润泽的五彩神光笼罩。

        两女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高速直冲苍穹。

        百里,千里,万里,十万里……

        两女左右双手分别紧握尺规,时间、空间被打得粉碎,化为一片混沌裹着她们庞大神异的身躯。

        她们的身躯在蠕动,在缠绕,渐渐地化为一道长长的双螺旋流光,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冲上了离地百万里的高空。

        她们口吐雷霆,眼喷火焰,只是一人喷出的雷霆漆黑,火焰漆黑,一人喷出的雷霆色呈五彩,火焰也是五彩神炎。

        漆黑的雷霆所过之处万物湮灭,五彩的雷光炸开处天地清明。黑色的火焰吞噬一切,腐蚀一切,而五彩神炎则是将黑炎中的森森邪气彻底扫荡一空,可怕的高温直接汽化了对方身上一块块黑色的蛇鳞。

        越冲越高,越飞越高,几个呼吸后,两女已经冲到了距离地面数千万里的高空。

        从这个高度俯瞰下去,三国所在的大陆也只是一个不大的、大致呈椭圆形的‘大饼’,静静的镶嵌在一望无边的蔚蓝色海洋中。

        她们的头顶有金光闪烁,一枚枚硕大的太阳金轮出现,巨大的金轮下,无数太阳金梭密密麻麻的挂在下面,无数神秘瑰丽的立体神符围绕着太阳金轮,缓缓的旋转着。

        尺规向着四周一扫,一波波混沌洪流横扫四方。

        悬浮在三国大陆上空,数以亿万计的太阳金轮轰然炸开,一枚枚太阳金梭爆发开来,恐怖的太阳金火释放出可怕的高温,犹如粘稠的岩浆一样在虚空中疯狂肆虐。

        随后灰扑扑的混沌潮汐翻滚而来,太阳金火瞬间湮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太阳金梭上方,十几枚直径数百丈的黑色圆碟状秘宝内,传来了好些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和怒骂声:“警报,警报……红色警报……不,黑色,黑色……最紧急的黑色警报……要死了……”

        双螺旋流光突破一层层罡风,一层层流云,擦着一枚黑色圆碟秘宝直冲了上去。

        娲姆和娲曌卷起的混沌洪流直接将这一枚圆碟秘宝撕成了粉碎,蹲在秘宝中的十几尊通体由四色到五色晶石凝成的天晶神族的族人哀嚎一声,在混沌洪流中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彻底消泯无形。

        虚空中,天晶神族那颗晶石凝成的星体骤然停下,一个极长的晶石长刺急速从星体中探出。长刺的尖端微微的上下左右微调了一下,一道粗达百里的七彩洪流就从晶刺顶部喷泄而出。

        晶石星体的光芒骤然黯淡,七彩洪流释放出不可直视的强光和高温,以可怕的力量直接穿透虚空,以空间跳跃挪移的方式,顷刻间抵达了姆大陆上方厚厚的大气层顶部。

        一声巨响,姆大陆上空数十层淡淡的、薄薄的彩色光幕被七彩洪流洞穿,高空中一圈圈犹如海啸的光浪朝着四面八方奔涌出去。

        娲曌和娲姆同时抬起头来,被数十层彩色光幕不断削弱,变得只有十里粗细的七彩强光笔直的命中了她们的身体。

        她们同时发出悠长而苍古的吟诵声,咒语化为繁复的肉眼可见的光纹从她们嘴里喷出,迅速在她们头顶化为一重重罗伞状的光幢。

        同样是娲族之力,同样从娲族的祖灵空间借用力量,施展的都是血脉秘传的娲族神通,除了喷出的符文色泽不同,除了头顶的光幢一个漆黑、一个五彩,娲曌和娲姆的应对手段几乎是一模一样。

        恐怖的七彩洪流笔直的轰了下来。

        一重重光幢粉碎,娲姆和娲曌浑身鳞甲不断的燃烧、蒸发、化为一缕缕黑色或者五彩的气息喷涌。她们浑身撕开了一条条深可及骨的巨大伤口,庞大的身躯笔直的从离地数千万里的高空坠向地面。

        她们手中的尺规急速的挥动着,虚空在扭曲,时间在快慢不等的被随意的偏移。

        七彩洪流剧烈的颤抖着,它向下喷射的速度时快时慢,不时的左右偏斜。但是天晶神族的手段并没有这样轻松可以被化解,七彩洪流一次次的剧烈震荡,无数次爆发出烟花一般绚烂的流光,七彩洪流一丝丝的缩小、塌陷,但是依旧在坚定的向下轰击。

        娲曌、娲姆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她们面带骇然的看着头顶疯狂冲击,将她们的防御光幢不断撕裂的七彩神光。

        她们终于明白,来自自己血脉记忆中的,那些曾经摧毁了姆大陆太古神话文明,堪称盘古遗族天敌的敌人,究竟有多么的强大,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她们真正的第一次直面天外邪魔的力量!

        按照血脉记忆中得到的零星记载……如今驻守在天穹之上的天外邪魔,早已不是当年摧毁了光辉灿烂的太古神话文明的那一批老人。

        如今驻扎在姆大陆外围的,只是他们负责‘收割’的‘观察者’。

        他们,只是天外邪魔中的稚子。

        这些稚子进驻观察前哨,只是类似于‘成年礼’的一种‘历练’,一种‘资历镀金’的‘福利待遇’。

        这些稚子的战斗力,和他们的那些毁灭了姆大陆太古神话文明的先辈相比,无比孱弱。

        就是这样孱弱的稚子,他们隔着不知道多么遥远的虚空,针对她们发出的攻击,已经让得到了娲族祖灵空间庞然力量支持的娲曌和娲姆,难以承受、无法抵挡。

        “天外邪魔!”娲姆绝美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丝决然之意,她看着越来越近的三国大陆,手中尺规同时放出五彩强光,她浑身的鳞甲剧烈的燃烧着,体内喷出的鲜血也在疯狂燃烧。

        她燃烧精血,疯狂的借用娲灵空间中堪称无穷无尽的力量,不断注入自己相对而言孱弱、虚弱的身躯。

        她的头顶,一圈圈五彩神光缓慢的向四周扩散开来。

        虚空凝固,时间放慢,一波波七彩洪流冲击着娲姆的身躯,震碎了一圈圈五彩神光,但是更多的五彩光芒不断从娲姆体内扩散开来。

        娲姆倾尽全力,想要抵挡住这一根充满毁灭气息的七彩洪流。

        此刻的七彩洪流只有十里粗细不到,但是它若是落在了三国大陆上,绝对会对三国大陆造成毁灭性的冲击……从如此高的虚空中笔直的轰落地面,娲姆根本无法计算,这股力量是否能够一击毁掉整个三国大陆。

        娲曌‘咯咯’笑了一声,她猛地收手,放弃抵抗,然后向下方调头全速遁走。

        “妹子,你就继续蠢吧……嚯嚯嚯嚯……本宫的性命,金贵得很,就不奉陪了。”娲曌手中黑漆漆的直尺如剑,在她调头逃跑的一瞬间,狠狠的划过娲姆的身体,在她软肋上切开了一条狰狞的,直透内腑的巨大伤口。

        大片鲜血喷出,然后燃烧起来。

        娲姆痛得嘶声长啸,长尾剧烈的甩动着。

        娲曌倾尽全力向地面逃窜,她才不会傻乎乎的硬扛这一根充满了毁灭能量的七彩神光。

        “妹子,你真把自己当做传说中补天的先祖么?嚯嚯,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娲曌化为一道黑色流光,一边全速向地面逃窜,一边开口嘲讽娲姆。

        娲姆顾不得搭理娲曌的嘲讽。

        她只是倾尽全力的,想要抵挡住这道蕴藏了可怕毁灭力量的七彩洪流。

        和自私的娲曌不同,娲姆此刻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人的身影——巫战,巫金,巫银,巫铜,巫铁,娲小兮,还有娲族的那些族人……

        就在下方的三国大陆上,娲姆这么多的亲人生活在这里。

        这根七彩光柱若是就这么砸下去,他们都有可能会死……自己的亲人,可能会死!

        娲姆一声长啸,她长达近万丈的蛇尾剧烈的一抖,一震。

        伴随着一声巨响,娲姆长尾上所有的血肉同时崩碎,只立下了一根通体润泽犹如黄玉的蛇骨在半空中蜿蜒抽搐。

        大半截身躯的所有血肉都化为祭品,在娲族秘法的催动下,娲姆的血肉顷刻间燃烧一空,一股磅礴、浩瀚的天地巨力注入娲姆的身躯,娲姆身躯上散发出的五彩神光骤然大亮。

        距离地面只有三万里,娲姆的身躯骤然凝滞在半空中。

        她的上半身不断出现一丝丝裂口,小片的皮肤和肌肉在缓缓的崩解脱落。

        但是她硬生生的扛住了高空落下的七彩洪流,硬生生的挡住了这道散发出可怕高温和强光的七彩光柱。

        娲姆的长发疯狂的舞动,从发梢开始,她的长发在一丝丝的崩解、粉碎。

        天空,有大量的五彩光点飞落。

        娲曌比娲姆略早一点冲到了地面,她朝着江山社稷图中的羲繇大吼:“羲繇,快走……让这蠢货去抵挡天外邪魔的攻击罢……这,岂是人力能挡住的?”

        羲繇有点凌乱的看着天空那根光芒无限、高温惊人的七彩神光。

        这根光柱距离地面还有三万里,但是散发出的高温已经将三国大陆北方雪原的冰川融化。

        只要是神明境修为的高手,只要站在离地百里的空中,都能眺望到北方雪原上空的异状——大片大片的白色水蒸气疯狂的冲上天空,北方雪原就好似一口沸腾的蒸锅,整个雪原正在急速的崩毁。

        距离地面三万里,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威势,如果这根光柱命中地面?

        羲繇的身体微微的哆嗦着,他眸子里喷着血光,嘶声道:“可是,这是大晋神国……这是……白鹇,朱鹮他们的国……这是,我许诺过的。”

        羲繇的身体摇摇晃晃的,面皮疯狂的抽搐痉挛着。

        娲曌冲到了羲繇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疯狂的摇晃着他的身体:“蠢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算大晋神国的人死光了,不还有伏羲神国么?你成了伏羲神国的神皇,给她们分一点子民,重建大晋神国不就成了么?”

        “羲繇,你这蠢货,伏羲神国深处地下,九重神城更是深处地下数万里,隔着这么厚的岩层,还有天地形成的禁制,这天外邪魔的攻击就算摧毁了三国,也无法伤损伏羲神国丝毫。”

        “撤……赶紧的!”娲曌在怒吼。

        羲繇的眸子里一阵光芒闪烁,他的身躯已经彻底化为人身蛇尾的形态,他的血脉也已经激活、提纯到了一个极其惊人的程度。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潜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他似乎看到了一条通天大道就在眼前。

        “是,我不能死。”羲繇用力的点头,他‘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天生注定要成为一个大人物……我甚至,可能成为新的伏羲圣人……我不能,死在这里。”

        虚空中的江山社稷图突然消散,江山大阵崩解,羲繇抓起山河印,跟着羲繇化为两条流光急速逃走。

        他们甚至没看巫铁一眼,也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

        巫铁抬起头,看着浑身正陷入崩解状态的娲姆,他的眼珠骤然变得通红。

        天外邪魔的疯狂攻击……哪怕这攻击的根源是因为娲曌和娲姆的一场大战,但是现在,是娲姆,巫铁的母亲,正在豁出去性命抵挡这一道可怕的攻击!

        “阿姆!”巫铁一声大吼。

        他膨胀到三万丈高下的盘古真身笔直的冲天而起,几个闪烁就冲到了三万里的高空,然后双手卷起了大片风云,一圈圈云纹在他掌心缠绕,然后一圈圈巨大的云涡呼啸着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开去。

        巫铁巨大的双掌冲开了娲姆头顶的一重重五彩光幢,重重的撞在了那根七彩洪流上。

        一声闷响,巫铁双臂血肉横飞,皮肤、血肉一层层的被七彩光芒融化,但是他体内磅礴的血肉精气翻滚,他的血肉不断的重生……

        七彩光柱的威能强得可怕。

        无数种极度复杂的‘有害辐射’能量充斥其中,这些‘有害辐射’让巫铁的肢体急速的升温、脱水、干瘪、腐朽……各种负面状态重重叠叠的袭来,巫铁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无形的辐射能量贯穿了他的躯体,冲击着他的全身骨骼,爆发出刺目的荧光。

        这是天晶神族的独特神通。

        天晶神族诞生于天地凝成的巨型矿石中,他们的神通秘术充斥着和天然晶体有关的奇异属性。

        这种七彩神光中的光之辐射,威能巨大、杀伤力绝强、而且杀人于无形之间……

        巫铁只是稍微接触了一下这道七彩光柱,他的手臂上血肉的重生速度就迅速的放慢,紧接着一块块血肉不断失去活性,大块大块的血肉不断的从臂骨上脱落。

        低沉的咆哮声传来,五行道人的五行空间中,十二万又三名巫族儿郎冲了出来。

        “阿姆……我们来了!”巫金、巫银、巫铜双眸通红,腾空冲了上来。

        “巫铁兄弟……我们来了!”十二万巫族儿郎脚踏风云,倾尽全力的直冲三万里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