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章 大道熔炉

第八百三十章 大道熔炉

        那些巨大的,方圆数万里的巨型碎片出现,然后融入巫铁。

        当他们崩解,融入的一瞬间,可以看到巫铁头顶方圆数百亩的功德之光骤然塌缩,只剩下了拇指大小的一团。

        随后,这一团小小的功德之光就好像一颗参天巨树的种子,很肆意、很狂放的生长开来。浓郁犹如实质的金光紫气急速扩散开来,粼粼波光闪烁,甚至普通凡人的肉眼,都能看到巫铁头顶这一片越来越宏大、灿烂的紫气金光。

        莲花苞剧烈的震荡着。

        三件至尊神器被彻底粉碎的一瞬间,巫铁头顶的金光紫气猛地膨胀到了三千里大小。

        三件文宝崩碎的那一刻,巫铁头顶浩然正气膨胀到数里粗细,犹如一条泛滥的大江直冲穹顶,再次将那七彩洪流冲得向上倒退了三千里。

        在巫铁无法察知之地,燧朝白莲宫山门深处,三声雷霆巨响轰然传来,随之数十道乱糟糟的声音猛地响起。

        “八端砚!”

        “心猿镇纸!”

        “三才戒尺!”

        “全毁了?谁干的?当代山长在哪里?白素心呢?”

        “混蛋,谁敢坏我白莲宫基业?是谁?红莲寺的死秃子?还是青莲观的牛鼻子?”

        “速速查明此事,尽快,快,快,快!”

        巫铁挥拳,朝着天空落下的七彩洪流猛劈……他头顶,金光紫气还在冉冉扩散开,他的身体内,一股和法力迥异的力量在滋生,不断滋养他的身躯,让他的身体发生更加神妙的变化。

        这是那几片巨型碎片带来的功德之力。

        巫铁不明他们的来路,但是他们,是好的,对巫铁是无伤的。

        而且有了他们的融入,莲花苞中再无空乏感传来。一股勃勃生机不断从莲花苞中透出,融合、吸纳了这么多的好东西,莲花苞中正在酝酿的物事,终于要成型了。

        巫铁也颇为好奇,会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宝贝。

        实在是,就连风戎带来的燧火火种,都已经被那莲花苞给吞了下去。

        巫铁头顶的金光紫气在不断的扩散开来,渐渐化为一片瑞气万丈的紫金色罗盖悬浮在他头顶。七彩洪流要穿透这一片罗盖,才能冲击到巫铁身躯。而穿过罗盖后,这七彩洪流的势头又被削弱了一小半。

        巫铁承受的压力越来越轻,他的力量却在不断的加大。

        五彩神石不断将庞然的念力注入他的身体,在这股念力的催动下,巫铁的实力在突飞猛进。

        三国大陆上的智慧生灵们,他们从娲姆这里,明白了这道七彩洪流的恐怖,他们明白,只有巫铁挡住这道七彩洪流,他们才能生存下去。

        所以,他们都在祈盼,巫铁,还有巫铁身后的巫族儿郎们,能够变得更加强大……

        强大到,足以抗衡这道七彩洪流!

        一念至诚,可动天地。

        凡人的信念,有时真的无比强大。

        所以,天地交感,巫铁冥冥中得到了莫名的加持,他,还有他身后的巫族儿郎,就的的确确的在不断的强大。

        可以说,这是《万劫经》借劫修炼的缘故。

        但是巫铁他们能够得到《万劫经》,能够在这么狂暴的攻击下存活,不断的让《万劫经》推演到更强的程度……很难说,这里面没有众生念力加持的缘由。

        一声巨响传来,巫铁头顶一条清澈的灵光冲出,一朵硕大的莲花从他头顶上冉冉绽放开来。

        这莲花的花苞微微开启,巫铁头顶方圆数千里的金光紫气犹如流水,‘飕飕’有声的被莲花苞吸了进去,弹指间,巫铁头顶只剩下了百里方圆的金光紫气,其他九成九的功德之力尽被这朵莲花苞吸纳。

        七彩洪流呼啸而下,重重的撞在了莲花苞上。

        一声巨响,好似天神挥动巨锤,敲击铁砧上烧红的神铁,万点金光乱闪,丝丝紫气乱旋。

        巫铁被震了个七荤八素,七窍同时喷出万点火光、大片鲜血。

        所有鲜血都没有浪费,全都被莲花苞凌空吸了进去。

        莲花苞通体血光一闪,猛地向上狠狠一顶,七彩洪流发出刺耳的碎裂声,被莲花苞顶得向上倒飞三千里,巫铁的身体也剧烈的一晃,被这突兀的冲击力压得向下坠落数千里。

        下一瞬间,巫铁大吼着朝天空冲起。

        七彩洪流势头更加狂猛地轰了下来,再次重重的轰击在莲花苞上。

        又是一声巨响,莲花苞内传来了雷鸣般的轰鸣声,被熔炼的诸般秘宝全都化为氤氲灵云,将一团燧火和无边功德包裹在正中,然后急速的旋转起来。

        光影闪烁中,可见一物的虚影一闪而过。

        巫铁的身体再次向下飞坠,七彩洪流再次被顶起来数千里高。

        然后巫铁再次狂冲而起,七彩洪流再次猛地落下,再次重重的击打在莲花苞上。

        巨响声绵绵不绝,顺着虚空一波波的向四周翻滚而去。

        巫铁一次次的冲起,七彩洪流一次次的劈下。

        渐渐地莲花苞内一股浩瀚的气浪冲出,七彩洪流庞大的压力,帮助莲花苞内那件奇物彻底成型。

        巫铁再次冲上了天空,七彩洪流再次狂劈而下,就听一声巨响,巫铁头顶的莲花苞猛地绽放开来,一层层莲花瓣冉冉开启,一座通体色泽混沌,浑然圆润的三足圆炉从莲台上冉冉飞起。

        三足圆炉高有万丈,造型古朴,线条简单而流畅,三足厚重、粗朴,稳稳的托住了炉身,给人一种莫名的坚不可摧的感觉。

        混沌色泽的炉身乍一看去通体漆黑,再看一眼却又变成灰扑扑一片,但是仔细看去,在那莫测的炉身上,似乎有无数种色泽的灵光犹如烟花一样翻滚不定。

        三千颗光芒璀璨的大星,八万四千颗光芒弱了一等的小星,数万星辰犹如一蓬流星雨,在炉身内盘旋飞舞,偶尔大星撞击在一起,炉身就爆发出夺目的强光,更有巨响传来,路口内一道道隐隐散发出五色光芒的赤红色火焰,就‘呼呼’的冲起来数万里高。

        赤红色的火焰,本质是燧火,却又比燧火更多了几分天地玄妙、莫测的玄机。

        这火的温度极高,高得巫铁也无从判断、无法估量。

        这火的威能极大,大到巫铁都感到一阵阵的心悸,好似行走在夜间的凡人,当面突然冒出了数万条恶龙一般,那种源自骨髓、来自神魂极深处的巨大恐惧,足以将普通人生生吓死。

        这火,对巫铁有致命的危险。

        只要轻轻一擦,哪怕以巫铁如今的修为,现今的肉体,都会被烧得灰飞烟灭,连一缕青烟都不会剩下。

        这炉子给人的感觉……自成一方天地,大道完足圆满。

        而且,这炉和巫铁气息相连,神魂相融,简直犹如巫铁的一部分肢体。

        相比那柄跳脱、桀骜的黑剑……这口炉子给巫铁的感觉是那样的乖巧、顺服,甚至有一种老黄牛一样‘憨厚’、‘忠诚’的感觉。

        赤炎冲天,七彩洪流节节败退。

        赤色火焰所过之处,七彩洪流疯狂燃烧起来,一股股浑浊但是庞大的元能从焚毁的七彩洪流中扩散开来,一团团七彩云烟犹如洪水,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流转。

        三国大陆在颤抖。

        这些浑浊、庞大的七彩元能冲出数百万里后,就缓缓的沉降地面。

        之前因为江山大阵变得裂痕处处的大地开始愈合,一条条受损的地脉疯狂的吞噬着七彩洪流燃烧后所化的元能,地脉很快就修复了伤势,并且还在不断的提升壮大。

        三国大陆猛地抽了一下。

        从高空俯瞰下去,三国大陆四周的海面在后退,陆块在提升,新的山川在大陆边缘不断出现,短短几个呼吸间,大陆边缘就朝着四面八方扩出了数万里。

        巫铁单手托起这口大炉子,脚踏风云朝着天空冲去。

        烈焰升腾,七彩洪流在不断的崩毁、燃烧,面对这口威能无穷的炉子,七彩洪流此刻显得如此的孱弱。

        “妙哉……大道熔炉!”巫铁放声大笑,给这口炉子随心起了个名字。

        熔炉内烈焰喷涌,无数火星直冲苍穹,炉体微微颤抖着,一股欣然之意涌入巫铁神魂,他颇为中意这个名字。

        无垠虚空中,晶石凝成的星体内,天晶神族的当今大统领煊武在嘶声怒吼:“加大输出……不可能,我天晶神族,不可能输给这么一个蝼蚁一样的家伙……不管那口该死的炉子是什么来历,干掉他!”

        晶石星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堆积如山的元晶瞬间燃烧一空,数以万计的天晶神族族人盘坐在星体核心处的大阵上,不断将自身的法力输入大阵核心。

        晶石星体爆发出夺目的光芒,附近黑漆漆的虚空都被照亮了大片。

        煊武所在的大殿外,传来了喧哗的嘈杂声。

        “煊武,你这个蠢货……快快停手……不能这样……不行!”

        “煊武,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你想拉着我们一起死么?”

        煊武歪着头,呆了呆,然后他通体闪烁出了强烈的光芒。

        “你们说我错了?可是,我不信……我不信这个姆大陆……他们真能把我们怎么样。”

        煊武想起了之前那次,晶石星体遇袭的经过——那时候,他想要动用秘术,扫描整个姆大陆,找到那个胆敢窃取他们天晶神族‘荣耀’的盗贼。

        只是姆大陆上,一条巨型龙脉自行发动,给了晶石星体狂野一击。

        那一击,吓得煊武都差点流出冷汗——还好,他们天晶神族没有这个功能。

        只是,那一次,煊武也感到了巨大的羞辱。

        堂堂天晶神族的皇子,居然被吓得漫天乱窜?这要是传回祖地……

        煊武阴沉着脸,咬着牙冷声道:“提升力量,击杀那个家伙……还有,刚才胆敢击杀我族族人的那两个女人,让她们一起去死!”

        晶石星体悬停在虚空中,七彩洪流越发炽烈。

        姆大陆上空,一层层水波一样的黯淡灵光闪烁,一面龙凤缠绕的残破宝镜在灵光中一闪而逝,宝镜的镜面上,分明闪过了天晶神族这颗晶石星体的身影。

        下一瞬间,娲族编号人字甲一号、甲二号、甲三号的三座命场上,分别有一座山峰崩塌。

        三口硕大的金属棺材从崩塌的山峰中飞出,一名双臂颀长手持弓箭的汉子、一名没有头颅手持大斧的汉子、一名骨瘦如柴手持木杖的老人,三人身高都在万丈开外,同时从棺材中窜出,抬头看向了虚空。

        弓箭,拉开。

        巨斧,举起。

        木杖,亮起了森森灰色光芒。

        下一瞬间,一支光芒夺目的长箭撕裂虚空,直射苍穹。

        足足有一座大山大小的巨斧发出恐怖的轰鸣声,同样带起一抹残影,顷刻间撕裂虚空,飚到了黑漆漆额虚空中。

        手持木杖的老人,他体内十二根肋骨无声无息的消失。

        黑漆漆的虚空中,十二团灰白色的幽光犹如鬼魅一样闪烁着,无声无息的、没有任何动静的穿梭虚空,朝着天晶神族的晶石星体滑了过去。

        半空中,巫铁嘶声大吼。

        十二万零三名巫族儿郎连同巫铁的全部法力,万万亿子民的庞大念力,连同娲姆借来的娲族祖灵空间的巨大力量,以及五彩神石中传送出来的非凡神力,所有的力量都被巫铁注入了大道熔炉。

        三千颗大星、八万四千颗小星同时亮起。

        大道熔炉中,一丝丝赤色火焰瞬间消失,同样以破空瞬移的方式,顺着七彩洪流笔直的冲上了天空。

        赤色火焰在燃烧,在跳跃,在急速的穿过虚空。

        天晶神族的晶石星体中,传来了刺耳的警告声。

        无数天晶神族的族人在怒吼、谩骂,更有人直接在问候煊武的父母。

        “蠢货,我给你们说过,姆大陆上的那些该死的人族,他们还残留了非常可观的力量。”

        “我们不能在虚空中停留太久时间,我们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太久时间。”

        “攻击……敌人的攻击……来了,来了……”

        “闪避,快闪避!”

        “太快了,这次,来得太快了。”

        巫铁被七彩洪流攻击了太长时间,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

        一刻钟……足以让三座金属棺材中的巨人做好足够的准备。他们抽取了姆大陆内部足够的力量,爆发出的攻击足够强力、足够迅猛。

        迅猛到煊武等人根本来不及应变。

        十二团灰白色的幽光犹如无形之物,没入了晶石星体。

        长箭和大斧同时命中晶石星体。

        晶石星体通体亮起血色的光芒,整个星体发出‘嘎吱’的声响,犹如被巨人一脚踢中的石子,‘唰’的一下弹飞了出去。

        巨大的震荡袭来,晶石星体中,无数身上色泽在五色以下的天晶神族的族人身躯崩裂,一个个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嗥声。

        紧接着,一缕缕赤色火焰凭空出现在晶石星体中。

        万多名天晶神族的族人身体直接熔化,变成了亮晶晶的高温汁液喷得满地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