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一章 逃和叛(2)

第八百四十一章 逃和叛(2)

        燧朝文武大臣对风戎母亲的问候,频率逐渐变高,程度逐渐加深。

        巫铁则是带着风苼一行,继续招摇过市,一路堂而皇之的向西方行进。一路上,一位位国主沉沙折戟,一位位州主损兵折将,无数受到诏令围追堵截巫铁一行的豪门贵族,被弄得灰头灰脸。

        无论国主、州主、豪门贵族,但凡在巫铁手下吃亏,没能拦下他们的,全都被风戎下令诛杀满门。

        勾结叛王,图谋不轨,奉旨抄家灭族……这血淋淋的诏令,这些日子不断的从燧都传向各处,引得燧朝西部稍微有点家底子的家族门阀,无不心惊胆战,唯恐巫铁过境。

        伴随着无数人对风戎的问候,巫铁一行人,也有了‘灭门瘟神’的外号。

        前方,岐阴山遥遥在望。

        这是燧朝西部一条自北向南延伸的山脉,山势绵延悠长,地下天然有一道噬魂黑煞地脉生成,被燧朝的阵法大师引动后,在岐阴山上布置了一道巨型的禁制。

        岐阴山,若无至宝护体,胆敢从空中飞渡者,哪怕顶尖的‘天神’,都会被噬魂黑煞腐蚀神魂,轻则变成傻子白痴,重则魂飞魄散。

        山势绵长的岐阴山,就成了一条防范西方妖国的战略防线。岐阴山中,唯有八条长有三千里的山谷孔道可供人通过,燧朝在这八条通道中,修炼了大量的战堡军城,将岐阴山封锁得密不透风。

        跨过岐阴山,再行半个月,就是西方妖国和燧朝的边境地带。

        巫铁站在一条名为‘死牛阱’的山谷入口前,在他们前方,是排得整整齐齐,站得密密麻麻,面皮惨白,浑身僵硬的披甲锐士。

        十二名国主,一百三十三位州主,若干郡主、县主,连同他们辖地上稍微有点底蕴、有点实力的家族,所有‘人神’境以上的高手,全副武装,聚集在此。

        巫铁一路行来,并没有隐藏行迹,所以在死牛阱,燧朝调集的大批精锐,终于堵住了巫铁一行人。

        只是,拦在巫铁面前的这些人嘛,状态很不对。

        所有人都面无表情,所有人都浑身冷汗,他们目光惨淡的看着巫铁,好些人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在他们身后,死牛阱深处,无数男女老幼跪倒在地,每个人身上都站着一个手持大刀的禁军士卒。

        大刀,就架在了那些男女老幼的脖子上,不需要用力挥舞,只要轻轻的随手一拖、一带,就能将这些男女老幼的头颅斩落尘埃。

        “我们,什么仇,什么怨?”一名白发苍苍,长须垂到小腹附近,生得极其威严、很有派头的老人手持一柄龙头金刀,看着巫铁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我们……自问并无失德悖妄之行,也算是德厚之家……”

        剧烈的咳嗽了一声,老人厉声喝道:“身为国主,老夫子孙,并无纨绔。绝无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恶行,对封国子民,也颇为厚待,国内黎民,也是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为何……为何是这样?”老人眼泪滚滚,嘶声吼道:“我们拦不住你们,不能将你们生擒活捉,我们满门老小,就要被斩尽杀绝,灭绝苗裔!”

        “我们,何罪?何错?苍天,何其不公?”老人怒吼。

        “苍天,何其不公!”老人身边的一众国主、州主、郡主、县主齐声嘶吼,其音如杜鹃啼血,惨厉到了极点。

        “苍天公平与否,与我何干?”巫铁冷然道:“是你们燧朝主动挑衅于我,而不是我故意祸害你们燧朝上下。”

        “你们的军队,闯入我的故乡,屠戮我的子民……你们布下阴谋诡计,掳走我的爱人,让她与我生生分离。”

        “我来,只是为了找回她。”巫铁淡然一笑:“至于其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能否,交出风苼?”手持金刀的老人低声下气的问巫铁:“我们,只求将风苼一众人等捉拿回去……”

        “你们在说谎。”巫铁看着面前目光闪烁的一众人等,迅速揭破了他们的谎话:“风戎给你们下令了罢?让你们连带我也一起抓回去罢?嗯,前些日子,我和白莲宫弟子很是打了几场,我的形貌,他们已经传回了燧都罢?”

        摇摇头,巫铁讥笑道:“风戎,会放过我?”

        老人身体微微一颤,他回头,看了看死牛阱深处那密密麻麻跪在地上,一眼望不到边的男女老幼,然后转过头来,朝着巫铁厉声吼道:“你就,没有半点慈悲之心么?”

        巫铁摊开手,只觉好笑的看着老人:“那么,我要如何表现出我的慈悲之心呢?”

        老人咬咬牙,沉声道:“这么多的老弱妇孺,生死尽在你一念之间……为了他们的性命,否则……请自缚投降呢?”

        老人死死的盯着巫铁,语气很是古怪的说道:“你放心,我们会联名向陛下祈求,绝对会保下你的性命……你放心,你绝无性命之忧……”

        巫铁笑了,老铁笑了,阴阳道人、沧海道人、五行道人,甚至风苼等人也都笑了起来。

        风苼轻轻摇头,淡然道:“龙国主,这话,你糊弄小孩子么?风戎已经丧心病狂,这些日子,他杀了多少无辜之人?你们的命,都已经不是你们的了,你们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人的面皮逐渐发黑,他咬着牙沉声道:“尔等,何其残酷!”

        巫铁轻声道:“我等,何其无辜?若非你们主动挑衅,我闲得蛋疼,跑来你们燧朝兴风作浪?”

        巫铁喃喃道:“本来,我并无所谓的雄图大志……我只想,吃得饱,穿得暖,亲人安康,全家团圆,找个心爱的女人,生几个闲的无事可以乱打解闷的娃儿,这就足够了……”

        “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从来不是我的本意。”

        “如果不是你们主动挑衅,我闲得蛋疼来找你们的麻烦?”

        “现在,你们说我残酷?究竟是我残酷,还是你们太无耻?又或者,你们太无能?”

        巫铁冷笑看着面前的一众人等:“拦我,你们是拦不住的……我建议你们,不如起兵造反,杀了风戎,不就风平浪静,天下太平了么?”

        死牛阱内,一字儿排开的十二位老太监齐声怒叱:“放肆!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