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二章 逃和叛(3)

第八百四十二章 逃和叛(3)

        太监们齐声呵斥。

        他们,很愤怒。他们感觉,巫铁深深的侮辱了风戎。或者,那不能叫做侮辱,那简直就是在教唆燧朝的‘忠臣良将’们造反作乱嘛!

        所以,他们咬牙切齿的呵斥巫铁。

        然,站在巫铁面前的一众国主、州主等,他们纹丝不动。

        他们一个个目光闪烁的看着巫铁,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的意味深长。

        很快,一众来自燧都皇城的老太监开始慌了。

        一名额头上有三条横纹,看上去颇有气势的老太监猛地向前走了三步,厉声呵斥道:“尔等世世代代,尽为燧臣……难不成,真要因为这蛮夷之辈,谋反作乱么?”

        一众国主、州主没吭声,倒是巫铁笑了起来。

        “谋反作乱,是他们的错么?风戎已经丧心病狂,自绝于天下矣……他们若是不奋起反抗,满门老小的性命,尽不归他们自身掌握矣。”

        摇摇头,巫铁很坦诚的摊开了双手:“要我自缚投降,束手就擒,这是绝无可能的。他们,更是不可能侵下我。所以,他们的亲眷,满门老小,是必死无疑吧?”

        “风戎,是摆明了要杀他们九族。其他一切种种,不过是借口罢了。”

        “喂,你们就真心愿意被风戎抄了满门么?”

        横纹老太监厉声呵斥:“放肆,简直是一派胡言……诸位,万万不可相信他的胡言乱语,简直就是惑乱人心……陛下他……”

        巫铁打断了老太监的话:“风戎很英明神武?很睿智圣明?呵呵,我看不出他有半点儿英明、圣明的明君之相。我感觉,他已经不是为了追捕风苼,而是纯粹为了杀人而杀人。”

        摇摇头,巫铁沉声道:“我也是独霸一方,称孤道寡的人。这一点,想来你们不清楚,但是风戎还有白素心,是定然知道的。”

        “为王者,怎可能为了下属一时之失而大开杀戒?”

        “人,不可能永不犯错。尔等只是修为有成,实力强横的人……所谓神明境,只是境界,你们依旧是人。是人,就一定会犯错。”

        “若是下属稍有犯错,就立刻痛下杀手,天下哪有这么多人才让他去杀?”

        “所以,为王者,称帝者,当有容人之量,当能容忍下属犯错。”

        “所以,风戎如今种种举动,我看不出他这般做,对他、对燧朝,有任何好处。”

        “是以,他如今是在借我之手,找借口杀人而已。”

        “杀光你们这群胆战心惊,却死活不敢反抗之人。”

        十二个老太监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横纹老太监厉声呵斥道:“尔等还在等什么?生擒风苼,生擒巫铁,只要能做到,加官进爵,一切好说……若是不能,且看尔等亲眷族人,尽在这里。”

        横纹老太监反手一抓,人群中,一个俊俏女子怀里的襁褓猛地飞出,伴随着婴孩啼哭声,一个看上去最多数月大小的婴孩,被他一把抓着脖子拎了起来。

        “速速出手,否则……休怪咱家下手无情。”

        横纹老太监脸上一抹煞气一闪而过,三角眼眯成了一条线,犹如一条老毒蛇一样,危险到了极致。他的五指上,指甲缓缓的生长了出来,划破了孩童的脖子,几丝血迹慢慢的流淌了下来。

        一众国主中,一名身量高大,蓄了短须,相貌堂堂颇为气派的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一眼老太监手中的婴孩,仰天长叹了一声:“加官进爵,吾等已经是国主之家,怎可能还有加官进爵的余地?”

        “可怜,吾族嫡系一脉,九代单传,这是吾的长孙,也是唯一的孙儿……”

        拔出腰间佩剑,剑尖朝着巫铁脖子指了一指,面无表情的说道:“来罢……只有生擒了你,或者,你杀了我……”

        巫铁摇了摇头,怜悯的看着这男子:“你死了,你的族人,就能活?”

        冷笑一声,巫铁沉声道:“你们忘了,之前那些战死、自尽的国主,他们的族人都是如何被处置的?”

        一众国主、州主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那些战死的国主,州主的亲族是何等下场,他们当然知道。风戎对那些战死的国主、州主们,以作战不力,勾结叛王的罪名,直接将他们的亲眷贬为奴隶,女子的下场更是凄惨。

        中年男子手中的长剑晃了晃,身体也晃了晃,脸上露出一丝绝望之色。

        “你……”

        巫铁摊开双手,朝着这些国主、州主摇了摇头。

        “我若是你们,就联手造反。以风戎如今的心性,他定然会调动大军来攻打你们。”

        怪笑一声,巫铁看着那十二个老太监笑道:“只要你们能守住第一波进攻,那些领军作战的将领,定然会因为‘作战不力’,被风戎下令斩杀。”

        “到时候,你们可以说动更多的被逼来讨伐你们的国主、州主、统军大将一起造反嘛。”

        “只要你们联手,燧朝天下兵马都一起反对风戎……你们还用害怕他么?”

        巫铁幽幽笑道:“一个没有了军队,被所有臣民舍弃的神皇……他还是神皇么?就算他有一口乾元神钟,又如何呢?”

        抬起头来,巫铁曼声道:“燧朝有这么多皇子,你们甚至,可以干掉风戎,换一个对你们更加温和、亲切的皇帝嘛。”

        十二个老太监气得浑身直哆嗦,脸色也因为紧张而变得惨白一片。

        “放肆,放肆,妖言惑众,简直……”

        一道蔚蓝色的灵光一闪而过,一颗沧海神珠跳跃挪移而来,带着沉闷的破空声,一击轰在了横纹老太监的胸口上。

        老太监身上一道护体灵光闪过,紧接着就被沧海神珠打得粉碎,他胸口凹陷下去,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身不由己的向后飞退。

        沧海神珠一旋,带着那婴孩跳跃腾空,飞回到沧海道人身边。

        沧海道人伸手抱过那婴孩,朝着那中年国主笑了笑:“很可爱的孩子,细皮嫩肉,白白胖胖,像是个有福的……你,舍得他,被人像猪狗一样屠了?”

        大道熔炉突然从巫铁头顶冲出,巨大的熔炉朝着死牛阱一吞,无数燧朝禁军手中的兵器顿时化为流光被大道熔炉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巫铁拍拍手,笑道:“我,已经给你们创作机会了咯!”

        一众国主呆了呆,然后同时大吼一声,转过身去,带着一众亲近下属,带着一众州主、郡主、县主,疯魔一样杀进了死牛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