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逃和叛(4)

第八百四十三章 逃和叛(4)

        燧朝朝堂,再次被重重震动。

        燧朝朝野,也是被巨大震惊。

        高贵如国主、州主、大小封爵,卑贱如三教九流、奴仆奴隶等,全都在最短时间内,知道了一条惊天动地的、不可思议的消息。

        燧朝西疆七十九封国,有十二国主率领治下文武大臣揭竿而起,举旗叛乱。

        短短两日后,更加天崩地裂的消息传来:

        除开因为被巫铁、风苼连累,已经被巫铁击杀,或者被风戎下令斩杀的三十一名国主外,除开已经举起叛旗的十二国主,燧朝西疆七十九封国中,剩下的三十六封国,悉数反叛。

        他们击杀了风戎派去监督他们追杀巫铁、风戎的监军太监,近乎疯狂的抽调自家领地中的修士,就连重楼境的修士,也都全部强行征调进了军中。

        无数军械库打开,将一个个大小修士武装到牙齿。

        一道道法力令信从燧朝西疆各处冲天飞起,迅速传遍燧朝四方——四十八名帅兵反叛的国主联名,历数风戎一百零八条重罪,然后呼吁燧朝的‘忠臣良臣’们,‘起义师、诛暴君’,还燧朝一个朗朗乾坤,还燧朝一个风清气正。

        反叛国主的檄书一出,整个燧朝顿时风云激荡,南疆、北疆、东疆的诸多国主、门阀心思动摇,市井中百姓人心惶惶,各地粮价飞涨,柴米油盐诸般生活必需品一日一价,很快就涨到了百姓们无法承受的程度。

        好些国主、州主,开始偷偷的扩编大军。

        他们领地中,好些潜修的大能者被重金礼聘,加入军队。

        他们封地上,无数修行有成的仆役、护卫,脱下布衣,换上甲胄,就变成了精锐的军队。

        一座座铸造厂火光通天,热浪翻滚,无数手艺高超的铸造师、炼器师,开始疯狂的打造各色灵兵、仙兵,开始铸造各种大型战争器具。

        无论是跟着西疆的国主们,竖起旗帜反对风戎;有或者响应风戎的诏令,调动军队去平定叛军……军队,军械,粮草,辎重,都是要提前准备的。

        趁机……还能顺势将自家的私军好好扩充一番。

        至于说,到底选择哪一方阵营,这还要看事情的发展。燧朝那些老奸巨猾的国主、门阀、各方诸侯等等,此时此刻,他们绝对不会轻易的下注。

        换成燧朝之前的几位圣明之君在位,这些国主早就二话不说,卷起袖子、亲自请缨统辖大军去西疆平乱去了。

        可是现在的风戎嘛,他杀了这么多的国主、州主,杀得燧朝的大小诸侯都有点心惊胆战,心中更有怨气滋生,他们怎可能依旧和以往那样,死心塌地的为风戎效忠?

        更多的法力令信,飞出了燧朝的疆域,直入四方敌国。

        东方魔国、南方鬼国、北方怪国,三边之地一日数惊,无数妖魔鬼怪犹如闻到血腥味的蚂蚁,迅速的呼朋唤友纠集一气,带着滔天煞气,逼向了三边的边境。

        燧都,燧朝的朝议大殿上,风戎将一枚玉印,狠狠的拍在了燧朝太师、兼燧朝四边兵马大元帅的夏侯无名脑袋上。

        白发苍苍,却不显老态,举手投足都犹如一头洪荒巨兽,气息暴烈、凶狠的夏侯无名额头上火光一闪,玉印在他头上炸得粉碎,他的头皮却是丝毫无损。

        “陛下。”夏侯无名眸子里闪过一抹凶焰,咬着牙,向风戎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老臣何错之有,以至于陛下如此雷霆震怒?”

        夏侯无名心中是有火气的,他是燧朝正儿八经的四朝老臣,除开风戎这刚刚登基的不算,他伺候过风戎的父亲、风戎的祖父、风戎的曾祖父一共三代神皇。

        论权势,论修为,论在燧朝军中、朝堂上的影响力,乃至论起实实在在的军功,夏侯无名毫无疑问是燧朝当今第一人。

        四边兵马大元帅,一人独掌燧朝四边边军,负责对东南西北四方妖魔鬼怪之国的防御和征讨,麾下猛将以百万计、精锐士卒以万亿计,军中门人弟子无数,堪称燧朝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端的是屈指可数的国之重臣。

        夏侯无名,也是要面子的。

        被刚刚上位的风戎一印玺拍在脑门上,夏侯无名心头怒火直冲脑门,眼珠里迅速冒出了无数红丝。

        “一百零八条重罪!一百零八条!”风戎抓着一份心腹老太监抄来的叛军檄文,歇斯底里的朝着夏侯无名尖叫咆哮:“看看他们说朕都有些什么罪状?”

        “什么谋害父皇,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

        风戎眸子里闪过一抹心虚,但是这一缕心虚之色,迅速被怒火取代。

        “莫须有的罪名也都算了,看看这条,说朕贪恋美色……朕,的确贪恋美色,可是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朕和一群鬣狗修成的女妖整日鬼混?”

        风戎气得直跳脚,抓起面前龙案上的一枚紫玉镇纸,作势就要砸向夏侯无名。

        “他们的话,意思是,意思是……那等不堪,那等龌龊,那等污秽……朕是这么饥不择食的人么?啊?鬣狗修成的女妖?朕固然和女妖有染,也是朕着人抓回来的鸾凤之属!”

        “他们,他们,他们好生无耻……你们,好生无能!”

        风戎手中镇纸一晃,就准备砸向夏侯无名。

        夏侯无名眸子里凶光闪烁,恶狠狠的瞪了风戎一眼。

        此刻,如果风戎,胆敢再当着大殿内数万文武大臣的面,用镇纸再给他的老脸来这么一下,夏侯无名就盘算着,不如真个响应那些叛王的檄文,直接下手把风戎给做了吧?

        呵呵,以下克上、斩杀神皇的事情,在燧朝的历史上还从来没出现过。

        老而弥坚、老而弥辣的夏侯无名,如今年纪越大,脾气越是火爆凶虐。

        可以剑履上朝的夏侯无名,下意识的一把握住了腰间佩剑的剑柄,眸子里凶光几乎凝成实质,狠狠的盯着风戎。

        风戎被吓得一哆嗦,他看了一眼一脸凶气的夏侯无名,下意识的将手中镇纸小心的放在了龙案上。

        轻咳了一声,风戎冷声道:“叛军如何处理?风熵的几个孽子,诸位臣公,可有什么好办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