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裴凤的仰慕者(1)

第八百四十四章 裴凤的仰慕者(1)

        血狱山,极深处。

        血气翻腾,浊浪滚滚,一条血色长河奔腾而过,深有数丈的河水中,隐约可见一块块造型奇异的嶙峋巨石。

        河边一根根水缸粗细的金属桩子深深扎入了巨石中,每根桩子上都连着数百根小手指粗细的铁链,链条上密布倒刺,更有血色的符文若隐若现。

        这样的金属桩子在河边石地上,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到边。

        无数细细的铁链延伸到了河水中,还在剧烈的震荡着。

        透过河水,有刺耳的金铁撞击声‘叮叮’乱响,刺耳至极,密集如雨。

        猛不丁的,一条铁链上一阵红光闪烁,铁链绷紧,然后急速向回拉升。

        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一名不着一缕的精壮汉子,左手拎着一套儿凿子工具,怀里抱着一块人头大小的猩红色矿石,被铁链拉回了岸上。

        精壮汉子回到岸上,就一头趴了下去,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

        细细的金属链子在末端分成了三道,其中两条穿过了他的两肩琵琶骨,另外一条直接死死缠住了他的脖颈。倒刺在他的血肉上撕扯着,鲜血一点点的从皮肤中深处。

        血色河水充斥着奇异的腐蚀力,精壮汉子的皮肤已经被浸得到处都是白色的溃疡,同样不断有血水从中渗出。

        在汉子的手腕上,挂着一枚普通的金属牌子,上面刻有‘燧朝边军第几镇第几军第几队某将军’的头衔。金属牌子上,铭刻了一枚奇异的妖符,符文光芒闪烁,保护着金属牌子不至于被血色河水腐蚀掉。

        在汉子的脸上,犹如给牲口打主人家的标识一样,一个巴掌大小的‘奴’字深深的刻入了他的额头血肉,深可及骨,甚至在他骨头上都刻进去了老深、老深。

        “这河里,尽是血纹钢。这是铸造兵器的极好材料。”血狱站在河边一块大石上,看着那从河水中挣扎爬回来,又趴在地上喘息的精壮汉子。

        几个尚未完全化为人形,要么脑袋、要么四肢、要么躯体和尾巴,总之身上保留了一些原形兽体特征的小妖慢悠悠的走了过去,将精壮汉子手中的矿石搬了起来,然后在他面前丢下了一块黑漆漆、上面黏着一些盐颗粒的咸肉。

        “赶紧吃了,赶紧下水……还当这里是你的将军府哩?嘻,今天,还差两千斤的份量,赶紧的。”一个生了豹子头,身后甩着一条豹子尾巴的小妖,得意洋洋的在精壮汉子的脑袋上踢了一脚。

        “血纹钢铸成的兵器,能腐蚀伤口,造成不间断的流血效果。除非是神明境,神躯异于常人,可以比较快的排出伤口腐蚀之力,其他人,就算是胎藏境巅峰的体修,也会因为持续失血有丧命之危。”

        血狱双手抱在胸前,笑呵呵的说道:“妹子,血狱山这里天生的阴风邪气冲天,没什么别的特产,就靠这血纹钢,姐姐我才能换回那些吃的穿的、粮食丹药。”

        快活的点着头,血狱笑道:“不过,这些天你帮姐姐大忙了,生擒活捉这么多燧朝士卒,单单贩卖他们,就是一大笔钱。啧,这两年,日子可以过得宽裕些了。”

        西方妖国,其社会结构类似原始的兽群部落,各族依仗本能行使,小的族群依附大的族群,大的族群依附巨型族群,通过厮杀和争斗,圈定各自的地盘。

        这里的经济模式,基本上没什么基本模式,没有固定的等价物,没有固定的生产关系,还处于极其原始的以物易物的阶段。

        血狱这次的确做了一笔好买卖。

        裴凤带着血狱山的大妖小妖,配合周边几个巨妖领主,生擒活捉了无数被断了后路的燧朝将士。

        如今西方妖国西北面的几个巨妖领主,他们正朝着外围开辟地盘,打下了老大一片领地,正缺少做苦力的奴隶。这些修为有成,训练有素,精壮强大,耐得住苦役折磨的燧朝将士,就成了最佳人选。

        所以血狱趁机出手,从那几个巨妖领主手上,换取了堆积如山的元晶,无数的药材食物,无数的刀枪剑戟等兵器,的确转了个盘满钵满。

        有了这些东西,血狱山的常备正规军,就能从如今的十三四万人,迅速扩编十倍以上。

        血狱不开心都不行啊。

        裴凤站在血狱身边,看着一根根金属桩子上光芒闪烁,看着一个个曾经的燧朝士卒气喘吁吁的从河水中挣扎出来。他们一出水,就趴在岸边喘息,交出一块块血纹钢矿石,换来一块块或大或小、全凭小妖心情的咸肉。

        “姐姐和燧朝有仇?”裴凤看着那些燧朝将士,不由得询问血狱。

        那些标识这些奴隶的身份牌子,都能用妖符保护得好好的,裴凤不信血狱就没法子在血水中保护这些燧朝士卒。

        这摆明了,是要故意用这河水,虐待这些倒霉的燧朝官兵嘛。

        “当然,有喽。”血狱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天空一缕缕飘过的血色云霞。

        “西方妖国,生存不易,万族基本都依靠本能行事。”血狱淡然道:“我的本体,是杀生血孔雀,而且,是一头天地生成的先天之妖。只是,似乎我先天不足,其实是一颗坏蛋,孵化出来后,本体极其虚弱,完全没有生存能力。”

        “我的养母,是一只甚至没有完全化形的老斑鸠。”

        “她不知道在哪里捡到了还是一颗蛋的我,莫名的花费了极大的力气,将我孵化了出来。在我根本毫无战力之时,她不知道拼命击退了多少蛇虫鼠蚁,护住了我。”

        血狱低下头,右手一挥,一道血色鞭影从她指尖飞出,重重抽在一个燧朝将领的身上。

        这一鞭,极其沉重,差点将那将领的身躯劈开。

        血狱冷然道:“等我稍微成长,血脉之力稍微发动,有了一定自保之力时,我的养母,不见了……”

        “后来,我才查清,燧朝大皇子风戎性喜美食。为了庆祝他长孙的出生,他大设宴席,其中有一盅汤,就是用一只万年的老斑鸠熬制而成。”

        “我的养母,被大妖生擒,卖给了风戎。”

        “代价仅仅是,一套燧朝精工打造的,灵兵级的甲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