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裴凤的仰慕者(2)

第八百四十五章 裴凤的仰慕者(2)

        血河旁,血狱无言,裴凤无语。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尤其,这些日子,裴凤在血狱山周边统领无数群妖作战,亲眼目睹了无数血淋淋的弱肉强食的场景。

        斑鸠,在自然界,只是一种最普通的山林雀儿。

        一头修炼了万年的老斑鸠,居然还没能完全化形而出,由此可见她的天赋弱到何等程度,由此可见她的血脉卑微到何等境界。

        这样的一头老斑鸠,莫名的孵化了一头不知来历的杀生血孔雀。

        带着先天不全,体质极度虚弱的血狱,老斑鸠是如何在凶险无数的西方妖国山林中存活下来的?

        其中艰辛,其中艰险,可想而知。

        血狱和老斑鸠之间的感情,也可想而知。不是亲生母女,却更浓厚了千百倍。

        等到血狱血脉觉醒,眼看她就能有力量赡养、回报老斑鸠的时候……

        她已经,在风戎的酒宴上,被做成了一盅漱口的清汤。

        “抓走阿姆,把她卖去燧朝的那几个大妖,连同他们的领主,还有他们领主的所有亲眷、族群,我用了整整九百年时间,挨个斩杀干净。”

        血狱开口,低沉的说道:“只是风戎,这些年来,我刺杀他二十三次,他身边的高手、护卫太多,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也只是刺伤了他的肩膀。”

        “此仇,不共戴天……如今他居然坐上了皇位。”血狱慢悠悠的说道:“不过,杀戮越甚,我的血脉就越发浓郁,我就越来越强大。迟早,我要屠净和风戎有关的,所有人。”

        一名燧朝禁军士卒气喘吁吁的,手里握着一块拳头大小的血纹钢矿石,从河水中爬了出来。

        血狱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手一指,一道血色劲风轰出,将那士卒打回了水中。

        “可见也是个习惯偷懒的……这么大点矿石,就想要休息?”血狱森严道:“记他大罪一次,再有下次,直接剁了拿去喂狼。”

        一名狼头人身的小妖急忙窜了过来,在禁锢着那士卒的铁链上一通捣鼓,念了几声咒语。那条细细的铁链就冒出一团血光,光芒闪耀了一阵,细细的铁链上,九节锁环变成了血色。

        三次小罪,一次中罪。三次中罪,一次大罪。故此九节血色锁环,就代表了一次大罪。

        一次大罪后,再犯下任何错漏,立刻斩首,绝无饶恕的可能。

        这么多年来,血狱和燧朝之间已经仇深似海。

        在燧朝,血狱是名列必杀榜的巨妖,比西方妖国的好些妖王、妖帝的排名还要高出一大截来,仅次于至高无上的几大妖尊。

        而血狱,对燧朝的态度也是越来越激进,越来越疯狂,下手越发的狠辣无情。

        裴凤看着那嘶声尖叫着被打回河水中的燧朝士卒,同样表情冰冷,双眸中黑色魔焰闪烁,没有半点为他开口求饶的意思。

        杀母之仇,无可化解。

        更不要说,燧朝更是她裴凤的死敌。

        如果不是风戎、白莲宫突然插手,现在她裴凤,已经在准备和巫铁的婚典了罢?

        可是现在么……

        裴凤幽幽说道:“姐姐,隔壁铁壁山铁齿大王手下,那一群狂犀是极好的。若是能把他们纳入我们血狱山,我就能训练出一支极强的重骑兵来。”

        训练出一支强悍的军队,给燧朝添堵,给风戎添堵,给白莲宫添堵,这就是现在裴凤全部的念头。

        血狱眯了眯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样啊?那群狂犀,我以前嫌弃他们蠢,吃得多,还长得丑,原本是我们血狱山的,后来被我赶走了。”

        “既然有用,我就去要回来吧。铁齿那蠢货,还想托你帮他练兵呢,所以,这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血狱很有把握的打了包票。

        远处,一道尖锐的破风声传来,一条极细的寒光犹如箭矢,紧贴着地面疾驰而来。

        血狱山周边,天生的凶险,有极强的禁空禁制时刻运转,除了血狱这位血狱山之主,其他人极少有胆敢凌空飞度者,全都得老老实实的在地上行走。

        那道寒光就是如此,他紧贴着地面奔驰,身形如箭,速度比起寻常神明境大妖飞行还要快了三分。

        血狱和裴凤的修为都不弱,一眼就看清了疾驰而来的,是一名身穿铁锈色战裙,外面罩着一套龙鳞青铜甲,背后背着一张造型奇异的长弓,面容阴鸷,长了一只大鹰钩鼻子的阴森青年。

        青年贴地奔跑,身边狂风翻滚,风中隐隐可见电光闪烁,更有空间涟漪一圈圈荡开。

        风行遁法本来就快,风遁加上雷遁,更是快得惊人。

        而这青年还施展了造诣不浅的空间遁术,三种速度惊人的遁法被他完美的揉捏为一体,呼吸间就跨过了远处一条血河,直奔血狱和裴凤所在的方位而来。

        血狱的脸抽了抽,冷声道:“又是这个厚脸皮的,要我出手,打断他的腿么?”

        裴凤皱起了眉头,冷然道:“我倒是想要直接斩杀他,只是,事后不好收场。”

        血狱皱着眉,血色的红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极其危险的冷笑:“再等等,等姐姐我修为再突破一个境界,他那死鬼老爹摩云鹫王,就不是姐姐我的对手了……到时候,连他那死鬼老爹,一起做掉。”

        咬着牙,血狱喃喃道:“一家子不要脸的。”

        ‘唰’的一声,青年轻飘飘的腾空而起十几丈高,然后很潇洒的在空中转了三圈,轻飘飘的落在了血狱和裴凤的面前。

        这青年身高将近两丈,比血狱和裴凤高了一倍有余,他微笑着单膝跪倒在地,右手伸到了裴凤的面前,掌心一团狂风骤然膨胀开来,露出了一条长有三尺许,通体晶莹剔透的白色蛟龙幼崽。

        “裴凤姑娘,听闻你们姑娘家,都喜欢花花草草什么的。”

        “嚇,花花草草有什么意思?这是西南方向,万毒涧青头老龙王的嫡长曾孙,刚刚从蛋里孵化出来的。我取了他来,给你熬汤,好好补一补。”

        “这小子血脉奇高,炖汤服下,可以大补元气……以后你我婚配后,生下来的孩子,也定然是力大无穷,天赋绝佳的那种。”

        青年抬起头来,笑呵呵的说道:“就是不知道,和裴凤姑娘你婚配,到时候我们的孩子,是卵生呢,还是胎生呢?这还真是苦恼了。”

        血狱眸子里血光闪烁。

        裴凤眸子里魔焰升腾。

        两女同时轻喝一声,一脚踹了出去。

        一声巨响,青年的大鹰钩鼻子被一脚踢得凹陷爆裂,仰天翻滚出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