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裴凤的仰慕者(3)

第八百四十六章 裴凤的仰慕者(3)

        “疯婆娘,你们等着!”

        鹫无双灰头灰脸的,捂着凹陷的鼻子,下巴上不断的流淌着鼻血,踉跄着从血狱山内逃了出来。

        “你们等着,等着啊!”

        站在血狱山外第一条血河岸边,鹫无双运转妖力,修复了被打得炸开的大鹰钩鼻,跳着脚,指着血狱山主峰的方向大声叫嚷着。

        “这事,没完,没完……血狱你这疯婆娘,你等着。”

        “还有,裴凤……大王我看上你了,你就是我的,啧,太古魔凤血脉,一定是我的!”

        鹫无双身体微微颤抖着,眸子里闪烁着凶厉且极其贪婪的光芒。

        鹫无双,西方妖国大帝摩云鹫王之子。

        西方妖国,妖族血脉,越是血脉尊贵,越是血脉强大,越是子嗣困难。摩云鹫王年寿百万年,拢共就三个儿子。

        其中两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已经在和燧朝的战争中陨落,如今鹫无双是摩云鹫王的独子,由此可见他受到的宠爱。

        之前燧朝边军动用暗桩,以传送阵跳过西方妖国的防线,直逼血狱山、铁壁山等数十处边境重要支撑点,西方妖国高层震怒,当即派出无数妖族增援作战。

        恰恰,裴凤掌军,统辖血狱山群妖,打得后路断绝的燧朝边军狼狈不堪。

        鹫无双兴致勃勃的跟着摩云鹫王前来增援作战,在那茫茫妖海之中,他一眼就看中了裴凤。

        鹫无双是个极品的奇葩。

        摩云鹫王宠他宠得太厉害,从小就娇生惯养。因为妖族都粗枝大叶的,根本不会伺候人,所以摩云鹫王就从燧朝掳掠了大量的丫鬟侍女、仆役家丁,配合着劫掠来的诸般奢侈之物,将鹫无双按照燧朝的王公公子一般培养。

        耳濡目染之下,鹫无双居然对妖族女子不屑一顾,一心一意觉得,唯有人族少女,才是天地所钟的真正‘美人’。

        他的审美观,毫无疑问,不符合妖族的主流审美观。

        鹫无双曾经数十次向摩云鹫王提出,他想要迎娶一个燧朝的大家闺秀。放在其他子嗣繁多的妖族内,胆敢提出这种要求的,早就被打死了。

        但是,谁让他是摩云鹫王的独子呢?

        摩云鹫王一次次的拒绝了鹫无双异想天开的提议,一次次的在西方妖国的飞禽妖族中,为鹫无双物色婚配的对象。

        甚至是血狱,都曾经进入过摩云鹫王的视野。

        奈何鹫无双以死抗争,宁死不屈的闹出了无数风波,最终摩云鹫王无功而返。

        见了裴凤后,一通打探下来,鹫无双惊喜的现裴凤是人族姑娘,偏偏,她得了太古魔凤的血脉传承……

        而裴凤的练兵之能,掌军之力,都证明,裴凤出身不凡。这些练兵、统兵的知识,根本不是小家小户的小丫头子们能接触的东西,起码也要出身将门,受到良好教育的将门虎女,才有这个机缘。

        也就是说,裴凤是他鹫无双喜欢的人族佳人,而且出身高贵,是他中意的大家闺秀。

        更完美的是,裴凤得了太古魔凤传承,体内有太古魔凤血脉,她同样也能被视为太古魔凤一族的‘妖女’!

        完美,真是太完美了。

        鹫无双兴致勃勃的向摩云鹫王提出了迎娶裴凤的可能性。

        摩云鹫王立刻派出心腹下属,一阵打探打听后,他也弄明白了裴凤的出身来历实在是,在西方妖国,就没有什么保密制度可言,当初跟着血狱袭击墨竹垸的大妖们,嘴上都没有个把门的,一通老酒灌下去,他们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和裴凤有关的消息漏了个干干净净。

        摩云鹫王很满意裴凤的来历。

        尤其是太古魔凤的血脉,这让摩云鹫王也颇为眼热。

        西方妖国,群妖并无修炼之法。

        他们就和高居于天穹之外的诸神一般,完全以血脉之力定出身,定前程。

        大妖、巨妖、妖王、妖帝、妖尊等等,太古魔凤的血脉,毫无疑问是‘尊’级的血脉,一旦血脉之力完全挥出来,妥妥当当的可以成为妖尊级的至高存在。

        整个西方妖国,这才几个妖尊呢?

        就算摩云鹫王自身的血脉,也不过是‘帝’级血脉,他的实力已经到顶了,再也没有半点进步的可能。

        而妖族血脉,除非有天才地宝凝炼,除非有血脉变异,否则注定一代不如一代。

        鹫无双是摩云鹫王的儿子,摩云鹫王可以成为妖帝中的至强者,而鹫无双,或许只能成为一尊普通的妖帝?而鹫无双的儿子,实力有可能更加虚弱。

        如果能够将太古魔凤的血脉引入,摩云鹫王似乎就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孙子大杀八方,成就妖尊,掌控亿万群妖的威风场面。

        所以摩云鹫王对鹫无双追求裴凤,是大力支持的。

        包括之前那条小蛟龙幼崽,都是摩云鹫王亲自出面,驾临万毒涧,将万毒涧的青头老龙王打得重伤濒死,又将万毒涧的那一窝大龙小龙全都打得骨断筋裂,这才抢走了那条小蛟龙幼崽。

        只是鹫无双没想到,他眼巴巴的带着如此‘重宝’上门献媚,结果却被人打了出来。

        “太不讲究了,你们两个疯婆娘……你们等着!”

        鹫无双站在血河边,一边擦脸上的鼻血,一边絮絮叨叨的念叨着:“少爷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我的呢……哎唷,我这脾气,我这脾气……我忍不了啊!”

        高空中,一群翼展过百丈的巨鹰呼啸着落了下来,纷纷化为一个个面容精悍、周身煞气冲天的,长了标志性大鹰钩鼻子的中年汉子。

        这些巨妖,都是摩云鹫王的心腹下属,尽是一些苍鹰、秃鹫、大雕之类的猛禽所化的妖物,多为顶级的地神修为,有几个是天神实力,更有两尊大妖,悍然有着接近‘王神’的战力。

        “少主,您这是,吃亏了?”一头同为秃鹫化形的中年男子阴沉着脸,看着鹫无双脸上的血水,同时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鹫无双脸上的血,对他们这些妖物来说,可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如果不是他们已经开了灵智,同时对摩云鹫王有着极大的惧怕心理……哎,他们早就忍不住下手,从鹫无双身上取点热血一饱口福了。

        这是妖族的天性,天性如此,后天改变不得。

        鹫无双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这大妖的脸上,毫无道理的就是一耳光,直接将那大妖打得原地转了几圈。

        同样,这也是鹫无双的天性。顶级凶禽血脉,妖帝级的血脉,让他面对这些下层凶禽时,有着绝对的威慑力和掌控力,同时,妖族的天性,也决定了他对这些大妖不会有任何的仁和、仁慈。

        “没看到少爷我脸上的血么?简直就是废话。”鹫无双蹲在地上,脚趾微微勾起,犹如栖息在树枝上的鸟一样蹲在地上,眯着眼冷声道:“想个法子,让少爷我能把那裴凤给睡了,少爷我重重有赏。”

        一群凶禽所化的大妖,也就学着鹫无双一样蹲在了地上。

        他们虽然已经化形而出,但是他们的天性依旧保持了凶禽的本能,他们蹲在地上的时候,远远看去,就是一群贪婪凶厉的猛禽蹲在那里。

        “直接打进去?”一尊白头雕所化的大汉抓了抓脑袋上凌乱的白:“少主你对血狱没兴趣,咱们可不嫌弃……打进去,抓了血狱让咱们兄弟们痛快一下,少爷您……”

        鹫无双一拳头轰在了这头白头雕的脸上,将他打得倒退了数十步,一脑袋闷在了地上。

        “废话,又是废话……血狱山天生的禁空禁制,咱们飞不过两条血河,就会被吸进去泡成白骨……”鹫无双冷哼道:“除了血狱那疯婆娘,除非有她的本命翎羽,否则谁也飞不进去……”

        “咱们飞禽一族,在血狱山不占优势啊!”鹫无双悻悻然的叹了一口气。

        抬头看天,鹫无双喃喃道:“少爷我投错胎了,要是少爷的亲爹是崩山象王,啧啧,就凭象王血脉的皮粗肉厚,少爷我都能直闯血狱山啊。”

        一众凶禽都不吭声了。

        这话没法接……要是摩云鹫王知道自己的儿子看不起自己的血脉,呵呵,这话谁接谁死啊!

        一头身形灵动的小猎鹰从高空呼啸着冲了过来,这小鹰猛地冲向了地面,一个转折后,大片妖云翻滚,他在妖云中化为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一脸阴森奸恶的少年。

        两只脚依旧是猎鹰爪子,上半身倒是完全化为人形的少年趔趄着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蹲在了鹫无双面前。

        “少主,少主,奴婢刚刚打探来的消息……嘿嘿,外面,燧朝的方向,死牛阱一代,有一群人刚刚进入咱妖国的地盘。听燧朝那边传回来的消息,那一群人领头的叫做巫铁,他来咱们妖国,是来找人的。”

        鹫无双翻了个白眼:“他找人,管我们什么事?”

        少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他找裴凤大人!”

        鹫无双呆了呆,猛地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向了血狱山的方向:“难怪少爷我如此玉树临风、风流潇洒,家世什么的也是妖国出挑的人物,你裴凤对少爷我不屑一顾……感情,你,你,你,你有老相好!”

        鹫无双眸子里一阵凶光乱闪,然后指着身边的一头秃鹫修成的汉子沉声道:“去,把这事情给父亲说一声,少爷我这就带人去,不能让那小子见到裴凤……裴凤是我的,太古魔凤血脉是我的,裴凤的孩子,必须是少爷我的……”

        一声长啸,鹫无双通体云光闪烁,大片长羽从他体内喷出,他瞬间化为一头翼展过千丈的巨型鹫鸟,‘嘎嘎’尖叫着冲天而起。

        大片云气自然而然的在鹫无双的身体附近盘旋缠绕,簇拥着鹫无双直上离地千里的高空。

        一群凶禽大汉急忙纷纷化为本体,同样驾驭着狂风浓云,有人身边还缠绕着烈焰闪电等等,怪声怪气的长啸着,紧追着鹫无双冲天飞起。

        明显看得出来,这些凶禽大汉显化的本体,翼展不过数百丈,比起鹫无双的本体要小了许多。

        虽然他们的气息更加狂暴、凶狠,但是和鹫无双身边的气息相比,他们的气息就显得过于粗陋、浅薄了一些,明显给人一种底蕴不足的感觉。

        这就是妖族血脉的力量。

        血脉,决定了一切。

        巫铁等人,已经通过了死牛阱。

        燧朝西疆大乱,众多国主联手反叛,到处都在调兵遣将,到处都是一派兵荒马乱的场景。

        如此情势下,根本没人有心思再来拦截巫铁和风一众。

        巫铁也加快了赶路的度,没多时,他们就正式离开了燧朝疆域,踏入了妖国的领地。

        一路上,风的三个弟弟,已经将西方妖国的一些情况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风对于这些没什么兴趣,但是他的三个弟弟,接受的都是最正统的皇族教育,见识阅历比起朝堂大臣只高不低。

        前方一片崇山峻岭犹如铁壁矗立,两座陡峭凶险的山崖之间,一条长达三百里的铁石城墙巍然耸立。

        这城墙高有百丈,规制齐整,上面铭刻了各种城防阵法,布置了大量的杀伤性禁制。

        按照风三个弟弟的介绍,西方妖国的生产力不高,边境线上,这些妖国的城防禁制,都是他们抓捕的燧朝工匠和相应的人才建造而成。

        在燧朝内部,甚至有商会主动向西方妖国走私诸如阵法师之类的人才。

        城墙上,几个长了毛茸茸兔子头,眨巴着红眼的小妖拎着竹竿长矛,探头探脑的,小心翼翼的问巫铁:“喂,下面的人,你们是干什么的?”

        一个小兔子鼓起勇气,大声吼道:“咱可告诉你们,你们前面的大军,都已经被击败了……闯入咱们妖国的那些蠢货,都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咱们这里,不是你们能找麻烦的!”

        巫铁按照风三个弟弟的说法,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瓶最基本的金疮药,将里面暗红色的药面儿倒在了手掌中:“诸位兄弟,咱们是来走商的好人,可不是那些拔刀子杀人的坏人!”

        下一瞬间,城墙上的大门就轰然开启,数十名身披重甲,脑袋尽是豺狼虎豹等猛兽的大汉大踏步的冲了出来。

        “哈哈哈,从商的好人,贵客啊,贵客啊……有酒么?你们带了好酒么?”

        “有绸子么?咱家的母老虎想要做一条长裙,她腰围一丈二尺,帮我算算要多少绸子!”

        “有驱虫丹么?那小崽子喝了生水,肚皮里长了不少虫子,有驱虫丹么?”

        “刀,给老子一口好刀……越重越好,越重越好,价格不成问题,咱这里有一条大蟒内丹,三千年火候的大蟒内丹,你看看,中不中?”

        巫铁等人,就在城门口,被一群热情洋溢的大妖给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