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一章 金睛妖尊

第八百五十一章 金睛妖尊

        真是,巧到了极致。

        巫铁刚刚用死亡威胁,强迫鹫无双接受了他的佛法禁制,用红莲寺的强行度化之法,掌控了他神魂核心处的一点先天灵光,彻底掌握了他的生死。

        红莲寺的度化之法,霸道无比。

        被度化洗炼之后,鹫无双原本周身浓郁的妖气骤然消散,每一根羽毛都隐隐有一丝琉璃宝光喷出。

        虽然骨子里,依旧是一尊巨妖。

        但是从皮相上来看,鹫无双已经变成了西方妖国最讨厌的佛门弟子。

        铁三花和黑老七夹七夹八的斗了一通嘴,约好下次见面就赌斗之后,被强行收服的鹫无双悲鸣着,化为原形,驮着巫铁一行人有气无力的朝着血狱山飞去。

        因为心情低落的缘故,鹫无双的飞行度很是缓慢。巫铁倒是心满意足,很体谅鹫无双此刻的心情,所以并没有催促、呵斥他。

        倒是铁三花在鹫无双的背上乱蹦乱跳,兴奋得不亦乐乎。

        击败收服鹫无双,同时又在黑老七面前炫耀了一把威风看看,咱给铁胳膊山请来的贵客,就是这么厉害啊,鹫无双说收为坐骑,就收为坐骑了不是!

        猴性如此,有了得意的事情,就欢天喜地的到处乱蹦。

        蹦了一阵子,铁三花就带着一群猴头,在鹫无双的背上一阵乱翻,好似给小猴崽子找跳蚤一样,将鹫无双背上的羽毛一片一片的翻起来,也不知道他们在折腾个什么。

        总之,快到血狱山的时候,鹫无双已经变得无比狼狈,浑身羽毛乱糟糟的,就好像一只被猴子薅过毛的老母鸡,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莫名的狼狈和凄凉之意。

        恰恰鹫无双飞到血狱山前,距离血狱山第一条血河只有不到百里时,远处一片云光用极其可怕的度飞驰而来,‘唰’的一下就来到了巫铁等人的面前。

        摩云鹫王大驾光临,冲着血狱山的方向就是一通大吼怒骂。

        鹫无双浑身一振,昏暗无光的眸子骤然亮起,扯着嗓子尖叫起来:“爹……救我!”

        摩云鹫王猛地一个大转身,目露棱光,死死的盯住了巫铁一行人。他此刻还是老秃鹫的原形状态,一颗光溜溜的大秃鹫脑袋迅充血,从光露露的脖子一直到头顶,都变成了黑红色。

        浑身羽毛一根根竖起,羽毛上无数复杂的怪异符文浮现,摩云鹫王看着浑身荡漾着一层琉璃宝光的鹫无双,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你,你,你怎敢,将我家无双,祸害成这等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在摩云鹫王看来,此刻的鹫无双浑身透露着丝丝琉璃宝光,就好像一个人族的婴孩,被人丢进了粪坑一样,浑身散出让妖族自灵魂深处的厌恶感。

        自家那般俊俏的一个好娃儿,被**害了啊!

        后方,数十头还有力气飞行的凶禽大妖扑腾着翅膀追了上来,见到摩云鹫王当前,这些凶禽大妖一个个哆嗦着化为人形,颤巍巍的跪在空中嘶声尖叫。

        “大王,小的们保护不力……少主,少主……”

        摩云鹫王阴沉着脸,右侧翅膀狠狠一挥,一股恶风呼啸卷出,数十头凶禽大妖身体一哆嗦,浑身骨骼声犹如爆豆子一样响起,一个个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栽向了地面。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回去摩天崖,自行去阴火柱上受刑三年罢!”摩云鹫王目光冷厉、面无表情的嘶声尖叫着。

        他的身后,大群凶禽大妖飞扑而来,有数百大妖化为人形,直接落在地上,抓起那数十名骨碎如泥的大妖,转身就朝着铁壁山的方向飞去。

        巫铁笑呵呵的站在鹫无双的头顶,甚至还故意抬起右脚,往鹫无双的脑袋上踏了几下。

        “阁下,就是摩云鹫王?呵呵,我们也是,有缘了。你儿子,很不错,飞得很平稳。”

        巫铁放声笑着:“尤其是,他这卖相极佳,通体佛光萦绕,端的宝相庄严,放在燧朝的竞拍场上,定然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来。”

        摩云鹫王死死的盯着巫铁,冷声道:“少废话,放人。”

        巫铁笑得越灿烂了:“我凭实力抓来的坐骑,凭什么平白无故的放掉?”

        摩云鹫王一声长啸,他的本体形态过于庞大,面对身高一丈六尺的巫铁,过于庞大的本体就好像用大山砸蚂蚁,根本无法有效的进攻。

        他化为人形,也不用兵器,双手十指一抖,指甲‘铿锵’一声弹出九尺多长,宛如十柄黑漆漆的长剑,喷出了一道道凌厉的剑芒。

        摩云鹫王的度,比鹫无双拿着斩风戟全力飞行时还要快了数倍。

        这度放在妖族当中,绝对是冠绝天下,除了那些深不可测的妖尊,几乎无人能及。

        连一丝残影都没有,甚至连一丝空气涟漪都没有,摩云鹫王鬼魅一般突闪到巫铁面前,十根指甲纵横劈刺,在巫铁身上狠狠的划拉了数百次。

        火星四溅,刺耳的碎裂声不绝。

        巫铁修炼《元始经》,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尽皆掌握,而且修为境界也突破到了神明境第十重的水准。此时的他,绝对属于神明境中无敌的存在。

        那些大道、旁门中,自然就有‘度’一道,更有风、雷、电、光诸般度奇快的大道法则。

        摩云鹫王的度,真的是快到了极点,但是在巫铁看来,也就是这么回事,比起巫铁全力施为,还是要慢了不止一筹。

        只是,巫铁懒得躲闪。

        他就这么站在原地,任凭十根指甲在自己身上疯狂劈砍。

        摩云鹫王的指甲寸寸碎裂,数百击后,摩云鹫王直接用手指抓挠巫铁的身躯,除了将巫铁身上的一套衣衫撕得稀烂,根本连巫铁的油皮都没能伤损分毫。

        ‘嗤’的一声。

        老铁站在巫铁身后,手中长枪一点,一道寒光刺裂虚空,从巫铁的肩膀上刺了出去。

        疯狂扑杀的摩云鹫王闪避不及,被老铁一枪点在了肩膀上。

        一声巨响,枪芒爆开,摩云鹫王的右肩爆开了拳头大小的一个血窟窿,大片黑红色、气息冷厉泠人的鲜血飞洒而出。

        摩云鹫王向后急退,这一次,他没能控制好身边的空气,身躯撕裂虚空,出了一声尖锐至极的破空声,震得他身后铺天盖地的飞禽大妖们耳膜碎裂,一个个嘶声尖叫。

        踉跄着向后退了数十里地,摩云鹫王面带惊骇的看向了鹫无双:“吾儿,你招惹了何等人物?这一枪,够滋味……这一枪……老夫战过的燧朝用枪名将中,无人能及!”

        鹫无双呆呆的看着肩膀上血流如注的摩云鹫王,很是凄惨的尖叫着:“儿子不知道啊,爹,赶紧的,救我……我不要做坐骑,我要娶裴凤,顺带着连血狱也娶了,那就是最好不过了……”

        “爹,别藏着掖着了,该拼命的时候,您得拼命啊……您活了一百万岁了,什么享受都享受过了,儿子还没活够呢!”

        摩云鹫王气得面皮黑。

        巫铁呆了半晌,用力的踹了一脚鹫无双的脑袋:“嘿,果然是妖孽,什么人伦纲常,一概不通的蠢货……摩云鹫王,这种儿子,你留着有什么用?不如,打杀了?”

        摩云鹫王的嘴唇一阵蠕动,他抹了一把肩膀上的伤口,一股浓郁的妖气涌出,一丝丝水火之气从伤口中被妖气逼了出来,摩云鹫王的伤口蠕动着,快的愈合着。

        “这位前辈……”摩云鹫王朝着巫铁拱手行了一礼,态度变得很是恭谨。

        妖族,力强者王,胜者称尊。

        摩云鹫王刚才虽然没有动用全力,却也施展了七成的手段。可是他的攻击,居然连巫铁的油皮都无法突破,可见巫铁的底蕴、修为,绝对达到了尊者级别。

        面对一位妖尊级的大能,摩云鹫王收起了所有的狂傲和放肆,变得小心翼翼,谨小慎微。

        “巫铁,你叫我巫铁就好。”巫铁笑着,然后他一眼看到了血狱山中冲出的一团血云。

        巫铁心情大好,他笑着向那血云上站着的人影连连招手:“裴凤,我来了……呵呵。”

        血云翻滚着朝巫铁这边急飞来,摩云鹫王的眸子里凶光一闪,身体稍微动了一下,但是他迅看了巫铁一眼,然后强行按下了突袭裴凤,将她绑为人质的冲动。

        面对一尊妖尊级的大能,任何冲动,任何冒失,都会引来杀身之祸。

        摩云鹫王活了一百万年……百万年的寿数,在西方妖国,可不仅仅是因为有实力就能熬到的。除了实力,更需要谨慎,小心,谦卑,和恭谨。

        血云擦着摩云鹫王飞了过去。

        血狱驱动云头,站在她身边的裴凤笑容灿烂的腾空而起,朝着巫铁扑了过来。

        “你是怎么赶来的?血狱姐姐说,西方海外,或许有大国存在……可是那也是海里一些巨妖传回的消息,从未有西方妖国的人到过我们所在的那块6地。”

        巫铁一把搂住了飞扑而来的裴凤,双手捏住了她的肩头,低头认真的打量着她。

        笑颜如花,美貌依旧,哪怕是一丝儿油皮都没有伤到,精气神完全完满,甚至是西方妖国的各种珍稀灵果吃的多了,裴凤的气色比在武国的时候更好了几分。

        “我抓了风熵和笑面佛,通过红莲寺秘密布置的传送阵过来的。”巫铁笑着说道:“燧朝的护国三神宗,底蕴雄厚惊人,这般巨大的传送阵,他们也只用了数日时间,就筹备妥当了。”

        血狱站在云头上,眯着眼上下打量着巫铁。

        摇摇头,血狱低声咕哝道:“人族的小白脸,……不过,既然是妹子的心爱人,且观望几日。你若是有丝毫对不起妹子的地方,啧……挫骨扬灰,帮妹子在西方妖国找个英雄儿郎就是。”

        自言自语了一阵,血狱突然放声冷笑:“呵呵呵呵呵,老秃鹫,你这宝贝儿子,可真是争气……嘻,看看他这浑身佛光萦绕,怎么着,他要出家做和尚了?”

        身边一圈血光喷出,血狱仰天长啸:“各山头、各峰头、各河、各涧、各洞、各谷的大王们,快来看,快来瞧啊,摩云鹫王的独子鹫无双,看他这宝相庄严的样子……嘻,摩云鹫王,莫非投靠了红莲寺?”

        鹫无双‘唔’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摩云鹫王一张老脸瞬间变得惨白,然后又是一片漆黑。

        血狱的声音极其的清越悠扬,随风传出了不知道多远,远远近近的,一座座山头、山谷、河流、山洞中,大片妖气翻滚而出,一尊尊小妖、大妖、巨妖、妖王等等,纷纷腾空而起。

        实力低微的,不敢招惹摩云鹫王,只是远远观望。

        到了巨妖级别的,就摇摇摆摆的带着大队下属,兴致勃勃的凑到了近处。

        而几尊实力惊人的妖王,则是堂而皇之的直冲了过来,‘嘻嘻哈哈’的朝着鹫无双指手画脚。

        摩云鹫王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朝着那些不断靠近的妖王厉声怒吼:“给本王滚开!”

        “哪,这么大的火,干什么呢?”铁壁山的铁齿大王扛着一柄铁钉耙,化为猪头人身的怪异形象,骑着一头背生双翼的肥硕大野猪,慢悠悠的御风而来。

        “咱们家刚鬣老祖说了,心平气和,乃养生正道,不要成天喊打喊杀的嘛……血狱丫头,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大家都是妖,都是妖,都是妖……既然都是妖,就应该和谐,友爱,齐心,互助!”

        铁齿大王一边胡说八道着,一边飞了过来。

        他飞到巫铁身边,瞪大眼看了一阵子浑身佛光缭绕的鹫无双,突然将手中钉耙一丢,然后抱着肚皮就从带翅膀的野猪背上滚了下去。

        ‘咚’的一声,高有百丈的铁齿大王犹如一座小山砸在了地上,砸得地动山摇、尘埃飞溅。

        “哈,哈哈,哈哈哈……老鸟儿,你的儿子,你的儿子……真成和尚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唉哟,笑死我了,笑死我了……真是,哈哈哈哈哈!”

        铁齿大王宛如一头了猪癫风的家猪,在地上一边狂笑一边乱滚,‘咣当当’的撞碎了两座小山头。

        摩云鹫王面皮通红,每个毛孔都好似要渗出血来。

        巫铁和裴凤手拉着手,站在鹫无双背上,笑而不语。

        管你摩云鹫王什么来头,什么实力,就算你当面难,又有何惧?

        血狱双手抱在胸前,目光凶狠的盯着摩云鹫王:“老秃鹫,不要打鬼心思,裴凤是我家妹子,你这无赖儿子三番两次生事,就是死,也是活该的。”

        “你要捣乱,本王奉陪!”血狱傲然昂起头来,身后大片血光闪烁,一尊羽翼华美的血色孔雀虚影在血光中冉冉浮现,尾羽上无数颗血色眼眸闪烁,喷出了漫天血光。

        极远处,一股黑气冲天而起,滚滚犹如狼烟,直冲天穹。

        一股惊天动地的妖气翻滚袭来,顿时血狱山周边的血河都掀起了百丈巨浪。

        一个很是急促的声音远远传来:“谁敢欺负咱家猴崽子呢?摩云鹫王,你这母鸡崽儿,你敢放肆?”

        巫铁眉头一挑,心头一阵悚然。

        这股气息,居然压制得他都隐隐喘不过气来。

        强大,无比的强大,强大到让人绝望的强大。

        “金睛妖尊。”血狱急促的低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