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师兄弟

第八百五十三章 师兄弟

        大殿中,巫铁还在炫技。

        四五种很普通的,在西方妖国的山林中随处可见的低阶药材,被他指尖的火焰略微灼烧,连丹炉都没用上,就直接提炼了精华,凝成了上好的丹药。

        这些黄豆粒大小,散发出淡淡清香的丹药,由金睛妖尊亲手抓了一只刚出生的小猪仔过来,往他嘴里塞了一颗后,这小猪仔就拥有了相当于普通人族修士苦修一年的修为。

        金睛妖尊悚然动容。

        铁齿大王嘴角流涎。

        血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裴凤身边。

        十几种算得上比较珍贵,但是在山林中也并不稀少的中阶药草,巫铁更是握在掌心,用巴掌轻轻一抹,就看到大片渣滓从指缝中喷出,随后掌心火焰升腾,短短十几个呼吸后,又是一把灵丹炼制了出来。

        金睛妖尊轻喝一声,血狱一声令下,血狱山的几尊巨妖跑了出去,叫来了一群修为在重楼境、命池境、胎藏境不等的小妖。

        这些小妖挨个服下巫铁第二批炼出的丹药,效果惊人的好。

        重楼境的小妖,能提升半年修为。

        命池境的小妖,能提升一月修为。

        就算是胎藏境的,已经算是骨干战力的妖族,巫铁炼制的第二批灵丹,也能为他们提升最少三日苦修得到的法力。

        “真是……”金睛妖尊满脸是笑的看着巫铁,再不复之前的那等桀骜和狂躁。

        巫铁又向铁齿大王招了招手,铁齿大王不用巫铁开口,就掏出了一大堆西方妖国山岭中特产的珍稀药草——这些药草很罕见,平均一座山头也就能滋生一株,而且动辄要生长数百年才能采摘。

        这一次,巫铁直接将大道熔炉掏了出来。

        大道熔炉造型古朴浑厚,散发出的深沉大道之机、还有那无铸的压力,让金睛妖尊都为之动容。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大道熔炉,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巫铁从铁齿大王拿出来的珍稀药材中,挑选了三十六味,随手丢进了大道熔炉。

        大道熔炉,乃造化玉碟投影、经无量功德、无上造化之力,融合了巫铁的大道感悟,再配合数件极其珍稀的古宝、至尊神器熔炼而成。

        这宝贝和巫铁心意相通,几乎都等同于他的一部分身躯,操控起来得心应手得很。

        加之这大道熔炉内融入了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这炼丹之术、百草转化、药力聚合、君臣主辅的道理,也都铭刻在了大道熔炉中。

        巫铁只是简简单单的打了几道手印,大道熔炉就自行运转,药力提取,药性提纯,药力相互配合勾嵌,将药力的君臣搭配得整整齐齐。

        尤其是这大道熔炉内的火焰,来自一颗燧火火种,这赤红色的火焰,是人道圣火。加上巫铁在这大道熔炉中融入了无量功德,其中的造化玄妙,真个有化腐朽为神奇、化泥沙为宝玉的奇效。

        短短三个呼吸间,一股股异香从大道熔炉中飘出。

        一丝丝白气、紫气从熔炉内升腾而起,一条白虎、一条紫龙盘旋飞舞,围绕着熔炉清啸欢呼。

        随后,九颗拇指大小的金色丹丸从熔炉中飞出。高空中,一团小小的雷云突然落下,一道雷光轰出,瞅着九颗灵动跳跃的丹丸就劈了下来。

        金睛妖尊随手一巴掌将雷光连同雷云劈得粉碎,他嘶声尖叫道:“这传说中的丹劫,还真存在?老夫一直以为,是那些人族炼丹师胡说八道!”

        铁齿大王速度贼快,不像是一头猪,反而像是一头猴子一样飞扑而来,张开嘴就朝着九颗丹丸咬了下去。

        金睛妖尊的速度更快,飞起一脚踹在了铁齿大王的肚皮上,将他一脚踹飞了出去,差点至极飞出了大殿。

        血狱斜睨了一眼在地上翻滚骂咧的铁齿大王,轻喝了一声,她麾下的几尊神明境的妖王就走了出来,一字儿排开站在了金睛妖尊面前。

        金睛妖尊点点头,挑选了三尊修为分明是神明境一重天、神明境五重天、神明境九重天的妖王,分别赐给了他们一颗金色丹丸,然后自己也张口吞下了一枚。

        庞然药力在腹中爆发,醇厚、温和、犹如陈年老酒,引得体内法力激荡、提升,明显可以看到两个神明境一重天、五重天的妖王体表有大道道纹浮现,不断的融入他们身躯。

        神明境九重天的妖王,则是浑身汗如雨下,汗水中可见一滴滴的黑色、红色的杂质。这是他妖躯内长年累月厮杀征战积累的暗伤,妖族并无高明的修炼之法,只是依靠血脉之力提升修为。

        这些暗伤积蓄在体内,导致这妖王平日里十成的修为只能发挥出七八成来。

        此刻热流滚荡,对他的修为没有多少提升,但是他体内的暗伤就被庞大的药力一点点的冲刷、排出,这尊本体是一条斑斓毒蟒的妖王舒畅得不断浑身抽搐,不断吐出长长的蛇信子‘嘶嘶’长啸。

        金睛妖尊目露奇光,死死的盯了巫铁一眼。

        “这丹,居然对老夫都有些许效果,居然让老夫在一瞬间,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空灵状态,让老夫体内的……天地法印,都清晰了些许。”

        “如果有大量的这等神丹提供,老夫怕是……还能再进一步。”

        “炼器,你是大宗师水准,这炼丹,你的水平老夫都不敢多做评价……巫铁……兄弟,就凭你这炼器、炼丹的手艺,你在我西方妖国,就是最尊贵的贵宾。”

        金睛妖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胸膛,沉声道:“你若是,每年能给老夫提供这么万儿八千颗神丹……老夫见你炼制起来,也是颇为轻松。若是能有万儿八千颗这等神丹,你的一切请求,老夫做主允了你。”

        巫铁笑了笑。

        他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玉板,随手一抖,玉板就变成了十二块三寸长、一寸宽的玉符。

        指尖一道道极细的雷光喷出,在玉符中急速的勾勒了一阵,大量玉粉不断的从玉符上滑落,短短几个呼吸间,巫铁就制成了十二枚通体晶莹剔透,有着无数精美花纹罗列其上的玉符。

        “我,还会制符,普通的符纸什么的,也就不用找我了……这等用极品灵玉,或者其他极品五行材料,又或者其他极品属性材料制成的灵符,哪位试试?”

        “让老猪来!”铁齿大王主动请缨。

        刚刚他飞扑而来,金丹没能吃到,反而挨了一脚。眼看着巫铁又造出了好东西,他按捺不住的跳了起来。

        “这是攻击雷符罢?老猪曾经见过类似的东西,不过,上面的花纹没有你造的这般精美、这般复杂,比我曾经见过的燧朝贩卖的雷符,起码复杂了百倍不止。”

        “老猪皮粗肉厚,扛得住揍……来,让老猪试试!”

        铁齿大王昂首挺胸,站在大殿正中,朝着巫铁勾了勾手,心里打着无比精明的算盘。

        这符箓……是好东西。

        尤其是妖族一般都是以肉身配合少少几种天赋神通作战,比起燧朝大军诸般手段,比起燧朝护国三神宗的各种神通秘术,作战时总是吃亏。

        符箓,能够极大的丰富妖族的作战手段。

        尤其是威力强大的极品符箓,可以当做压箱底的宝贝,可以用来保命!

        西方妖国,可没有燧朝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法器法宝,各种功能古怪的秘宝,诸如各种防御的、攻击的、遁逃的、保命的秘宝,就算是很多妖王都不能配齐一套。

        符箓,真是个好东西。

        不过,巫铁制造的符箓威力如何,水平怎样,铁齿大王决定要亲身领教一下。

        巫铁似笑非笑的看了铁齿大王一眼,随手将一枚玉符点碎。

        一团拳头大小的红色雷光呼啸着扑向了铁齿大王,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胸口,随后惊天动地的一声‘嚯啦啦’巨响,火焰、雷霆、混着无数雷屑朝着四面八方轰开。

        妖帝实力……哪怕属于妖帝中最弱的那一等,铁齿大王也是实打实的妖帝实力。

        铁齿大王的修为,大概就和燧朝那些天资卓绝,以两百门以上大道入道的王神相差仿佛。但是铁齿大王乃是妖族,皮粗肉厚是他的种族天性,他的肉身防御力绝对惊人。

        可是巫铁只是激发了一道雷符,眼看着铁齿大王身上的铁甲被轰得粉碎,胸前大片血肉炸成了焦炭,甚至露出了一根根烧得焦黑的骨头。

        铁齿大王嘶声尖叫,他被一雷轰出了大殿,在大殿外的广场上翻滚了数十圈,好容易才稳下了身形。

        一骨碌的跳起来,张口喷了一口老血,吐了一团黑烟,铁齿大王嘶声吼道:“好有劲的雷符……乖乖……妖帝以下,一雷必死无疑!”

        “若是有这般的雷符数万张……老猪一个人就敢去进攻他们的岐阴山防线!”

        巫铁‘呵呵’一笑,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裴凤身边,而且还握住了裴凤手腕的血狱,朝着她‘嘿嘿’点了点头。

        血狱镇定自若的看着巫铁,面皮纹丝不动。

        裴凤是她的好姐妹,只要抓住了裴凤,就不怕巫铁能飞上天去!

        炼器,炼丹,还有威力如此惊人的雷符……如果巫铁能够和血狱山长期合作——很显然,只要拉住了裴凤,巫铁就势必优先和血狱山合作才对。

        只要巫铁能够源源不断的为血狱山提供这些精良的兵器、神奇的灵丹、杀伤力巨大的灵符,血狱有信心,在极短的时间内,让血狱山成长为西方妖国有数的大势力。

        金睛妖尊则是干脆回到了宝座上,皱着眉头思忖着。

        和嘴角流着涎水,恨不得抱住巫铁的大腿认亲戚的铁齿大王不同,金睛妖尊想得更多。

        炼器,炼丹,炼符,这三门手艺,都到了大宗师……不,甚至是比大宗师更高的水平。这样的巫铁,价值太大了,金睛妖尊必须考虑一下,和巫铁合作后,带来的影响,以及各方的反应。

        妖族,那可是眼里一点血沫子都见不得的。

        看到好处,肯定要抢。

        可别还没从巫铁这里得到多少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们西方妖国的几大妖尊先窝里反打成了一团,那传出去可就真是笑话了。

        巫铁笑着看了看嘴角流涎的铁齿大王,随手将十一枚雷符丢给了他,然后巫铁取出了一套阵盘、阵旗等物,随手在空气中勾勒了一阵,阵盘、阵旗灵光缭绕,顷刻间就在虚空中布下了一座大阵,将整个占地面积极大的大殿都笼罩了起来。

        “我,还会炼阵,在阵法之道上,也有一定造诣。”

        巫铁淡然道:“此刻,就让我向妖尊,还有诸位展示一下,这座最普通、但是也最根本的九宫降魔大阵的威力吧。”

        “因为普通,因为根本,所以就能有无穷的变化,就能滋生出无穷的威力。只要向内不断的叠加各色神兵利器、奇门阵法,这座九宫降魔大阵的威力,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啊。”

        巫铁笑呵呵的,将黑剑和太初冕送入了阵图中。

        大殿内,一圈圈肉眼看不到的时间涟漪扩散开,除了巫铁一行人等,整个大殿中的时间都骤然冻结。

        借助大阵之力,巫铁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彻底冻结不大范围的时间流动。

        黑剑化为一道半透明的黑色流光,带着滔天的杀意朝着大殿的一角刺了过去。剑光所过之处,虚空都被斩出了一丝丝肉眼清晰可见的裂痕。

        “嚇!你这小子,怎么连师兄我都打?”

        大殿角落里,一方虚空突然坍塌、崩毁,一根黑漆漆的猪蹄儿从崩碎的空间黑洞中伸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对着黑剑所化的剑光轻轻一击。

        一声巨响,黑剑震荡着向后倒退了数十丈,而那黑漆漆的猪蹄则是被切开了大半,若果不是他收力及时,已经被一剑切了下来。

        “唉哟,要了命了,师弟啊,多年不见,你的手段越发的凌厉了啊。看来,距离你破开胎迷之劫,回复前世宿慧,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啊。”

        一股绝强的妖气冲天而起,硬生生顶着太初冕的庞然威能,将那大殿角落里的一小块时间流速回复了正常。

        气喘吁吁的,一头高有七八丈,通体黑毛,膘肥体壮、油光水亮的大黑猪喘着粗气,从那空间黑洞中走了出来。

        比起金睛妖尊都只强不弱的可怕妖气,正是从这头大黑猪的身上喷出。

        这头大黑猪一出现,就朝着巫铁大声咋呼:“三师弟,你难不成,真的把二师兄我给忘记了?”

        巫铁茫然。

        裴凤茫然。

        金睛妖尊的眼角一阵乱跳,他怒骂道:“死猪,你又糊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