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四章 满口胡柴的猪

第八百五十四章 满口胡柴的猪

        血狱的大殿内。

        铁三花、铁齿大王等等无关人士,全都被三两脚踹飞了出去。

        大殿内,就留下了巫铁,两大妖尊,还有老铁、裴凤和血狱。

        巫铁的九宫降魔大阵笼罩整个大殿,太初冕封冻了大殿外围的时间,黑剑化为无数条剑芒撕裂虚空,将空间也彻底封禁。

        刚刚施展遁法,偷偷摸摸潜入大殿的黑毛猪穿上了一件大红色僧衣,化为一头人立行走的人形活猪,一本正经的坐在了巫铁的正对面。

        通体漆黑的人形猪妖,穿上了一件明显来自红莲寺某堂座长老的精品僧衣,肥厚的爪子上拎着一串娇小玲珑的佛珠转啊转的。

        这造型,让巫铁觉得眼瞎。

        大殿内,气氛变得极诡秘。

        “很久很久以前,久在我们所谓的太古神话时代之前……有师徒四人,西行求取真经。”

        黑毛猪妖,自号猪刚鬣的刚鬣妖尊一开口,巫铁和老铁的脸就剧烈的抽了抽。

        这故事……这位猪头妖尊,用那小说话本的故事,来糊弄巫铁?

        猪刚鬣语气很沉重的,表情很严肃的,用极其缓慢的语,一个字一个字的,大致的介绍了师徒四人西行取经的故事。

        “后来,天地巨变,神话时代终结……师尊他,陨落了,他的舍利子,老猪我还仔细保存着。”

        猪刚鬣取出了一颗拳头大小,通体散出淡淡的旃檀香味,内部好似有一株菩提树若隐若现的金银二色的舍利子。

        他握着舍利子轻轻的晃了晃,就看到这颗拳头大小的舍利子附近金花乱飞,梵唱声声,一缕缕细细的金色沙尘从舍利子中缓缓滑落,落在地上,就‘叮叮’有声的炸碎开来。

        炸碎开的金色沙尘,即刻化为一朵朵绿豆大小的金莲冉冉绽放,随后金莲下方有银色莲叶生长开来。金莲花、银莲叶散出浓郁的旃檀香味,从绿豆大小迅扩张开来。

        顷刻的功夫,方圆千丈,可容纳数万人聚会的大殿就蓦然膨胀到百万里大小。

        遍地生莲,香气萦绕,佛光冲天,梵唱如雷。

        这一颗舍利子,硬生生营造出了一方辉煌、雄伟、威严、神圣的佛门圣地。

        金睛妖尊龇牙咧嘴的,浑身妖气骤然膨胀开来,化为一层厚厚的云幢,将他和血狱笼罩在内。

        这佛光梵唱什么的,对巫铁等人误伤,但是对妖族而言,却好似最可怕的浓酸,在里面呆的久了,从骨髓到神魂都会被腐蚀了去,最终彻底烟消云散。

        “死猪头,不要卖弄你这颗挖人祖坟得来的舍利。”金睛妖尊嘶声骂道:“真当我不知道么?你假装成一头家猪,一路流窜到红莲寺的后山塔林,挖了人家开山祖师的舍利塔……”

        猪刚鬣咳嗽了一声,斜了金睛妖尊一眼:“死猴子,我说过,你是我大师兄投胎转世,咱们前世可是最亲近的师兄弟,你可别胡言乱语,拆我的台。”

        黑漆漆满是长毛的猪脸怎么看都谈不上‘和蔼可亲’,猪刚鬣却偏偏摆出了一副和蔼可亲的嘴脸,一脸深情、万分温情的看着巫铁。

        “你看,师尊虽然陨落,他的这颗舍利子,被那群数典忘祖的死秃子藏在了红莲寺后山……可是师兄我找回了前世宿慧,硬是将师尊他的舍利子迎了回来!”

        金睛妖尊在一旁重重的冷哼一声,他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终闭上了嘴。

        “师徒四人,西行取经,终得正果……但是天外邪魔来袭,师尊陨落,临死护着三个徒弟转世投胎……金睛妖尊就是大师兄,你刚鬣妖尊就是二师兄……”

        巫铁指着猪刚鬣笑着。

        这颗舍利的威能宏大无匹,比起当日梵鲲输给巫铁的那颗真佛舍利不知道要强出多少。

        这颗舍利的原本主人,一定是佛门惊天动地的大人物……或许,真有可能是神话年代某位大能留下的至宝?怎么就落入了这头满口胡柴的死猪手上?

        “你,就是我们三师弟转世投胎。”

        猪刚鬣一本正经的看着巫铁:“老猪我一看到你,就莫名的感到亲切,更感到伤心……天可怜见,师傅在天之灵庇护,我们师兄弟三人,隔了不知道多少万年,总算是……”

        巫铁打断了猪刚鬣的话:“别,我上辈子,肯定不是和尚,这一点,我确认。刚鬣妖尊,你要是老老实实说话,我们还有得说,你若是再胡说八道,呵呵,妖国这么多妖尊,我找其他人合作就是。”

        猪刚鬣呆了呆,他收起了手中舍利,眼珠突然变得通红。

        他用力的挤吧挤吧眼睛,两颗干巴巴的眼泪水好容易从他眼角里漏了出来。

        这两颗眼泪水就好像药引子,顺着他满是长毛的猪脸向下滑了三寸不到,他的眼眶里就源源不断的有热泪犹如小溪一样喷了出来。

        “好吧,老猪看出来了,师弟你只是觉醒了前世的手段,却还没弄明你真正的身份……老猪我,能理解,我,能等你真正明悟自身的那一天。”

        “可是,作为你前世最最亲近,最最爱护你的二师兄,咱不能让自家三师弟吃半点亏啊!”

        肥厚的猪蹄用力的拍打着肥厚的胸膛,刚鬣妖尊大声叫嚷道:“三师弟,你也就不用找那些老奸巨猾、阴狠歹毒、凶残刻薄、残忍无情的老妖们做买卖了……”

        “西方妖国,谁都可能坑你,只有你大师兄、二师兄,绝对不可能坑你!”

        浑身的肥肉在翻滚,刚鬣妖尊一边拍打着胸口肥肉,一边继续大声的嚷嚷:“你要地,咱们给地;你要人,咱们给人;你手上有什么好刀枪、好丹药、好灵符、好阵法之类的,只管交给我们……你绝对不会吃亏!”

        一旁的老铁终于按捺不住脾气,他慢悠悠的说道:“死猪头,你的三师弟,感情是叫做沙和尚?”

        老铁幽幽叹道:“可是人家那也是沙和尚,不是傻和尚啊……你,可别把咱们当做傻和尚糊弄。”

        冷笑一声,老铁喃喃道:“如果,你真是那个时代的生灵转世投胎……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姆大6重聚之时,六道轮回重铸,亿万生灵的先天灵光彻底崩碎……”

        “那个时代,不可能有人投胎转世……无论你师尊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除非那时候你们活着,否则,你们不可能转世投胎。”

        ‘沙和尚’三个字一出口,猪刚鬣的脸就重重的抽了一下。

        当老铁说出了‘六道轮回重聚’、‘先天灵光崩碎’时,猪刚鬣的猪脸上,每一根猪毛下面,都渗出了细细的汗水珠子。

        他狼狈的用僧衣袖子擦了擦猪脸,瞅着老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欸,嘿嘿,敢问,您……尊姓大名?”

        老铁深深的看了猪刚鬣一眼,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这般满口胡说八道,就连那时候的话本小说都敢满天下乱吹……你怎么活到现在的?”

        猪刚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了起来:“老猪,皮粗肉厚,心宽体胖的……自然有生存之道。”

        摇摇头,猪刚鬣顾左右而言他的笑道:“不过,这血狱山也是风景秀美、独树一帜,血狱丫头,也是钟灵琉秀,端的是我妖国不世出的盖世红颜。”

        “啧,也就是血狱丫头这般神仙般的人物,才能结识裴凤姑娘这等威仪非凡,一看就有大造化,享大福运的尊贵人儿……哎,看裴凤姑娘这面相,啧啧,那是凤舞九天、冠绝天下的气象啊。”

        “哈哈哈,这位巫铁兄弟,老猪我见到了裴凤姑娘,还在心里念叨着,那位英雄豪杰,才能配上培凤姑娘这等凡脱俗之人呢?”

        猪刚鬣猛地站了起来,伸出手狠狠指向了巫铁:“果不其然,一见到武铁兄弟,一切怀疑都烟消云散了——只有巫铁兄弟这等拥有人皇之姿,更有人皇之志的盖世豪杰,才配得上如此卓绝非凡的裴凤姑娘啊!”

        “美人配英雄,古人诚不欺我。”猪刚鬣用力的拍着手,他脸上的泪水、汗水,都很神奇的消失了,他笑呵呵的看着巫铁,很认真的说道:“如此英雄当面,猪刚鬣不由得也有几分攀附之心……”

        摇摇头,猪刚鬣大声嚷嚷道:“不,不,不,说是攀附,说得咱们都好像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一般……巫铁兄弟,老猪我,实在是有从龙之心啊!”

        手指着巫铁,猪刚鬣大声说道:“巫铁兄弟,你就是那人中之龙,而老猪不才,堪称一对儿凌霄风雷翅……你乃九天神龙,若是得了老猪这一对儿翅膀,保你飞得更高、飞得更快、飞得更逍遥自在、更安全无忧!”

        ‘咚’的一声,猪刚鬣单膝跪倒在巫铁面前,他大声说道:“巫铁兄弟,老猪是真的和你一见如故,真以为你是老猪那转世投胎的三师弟……不如,咱们拜把子、喝血酒、结为生死之交……可好?”

        巫铁呆呆的看着猪刚鬣,这厮自从出现后,他的一通表演,犹如雷霆轰顶,震得巫铁半晌没能缓过劲来。

        见到猪刚鬣跪倒在自己面前,巫铁的脸剧烈的哆嗦了一下:“若果我说,不好呢?”

        猪刚鬣‘嘿嘿’憨笑了一声:“老猪和大师兄联手,你或许能逃掉,你身边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巫铁眯起了眼睛,四周黑剑所化的黑色剑芒穿梭虚空的度骤然飙升了百倍,出极其刺耳的裂空声。虚空结构被黑剑撕开,那声音比尖锐的爪子抓在水晶玻璃上还要难听一万倍,尖锐一万倍,普通人早就被震得七窍流血。

        “如果,我说好呢?”巫铁歪着头,看着猪刚鬣。

        “整个西方妖国,明面上有五大妖尊,实际上有九大妖尊。”猪刚鬣沉声道:“九大妖尊中,老猪和大师兄的实力,可稳稳进入前四。”

        “有我们保驾护航,保你在西方妖国平安无忧,无论做什么,都顺风顺水,风生水起。”

        不等巫铁开口,猪刚鬣再次眼珠一红,又是大颗大颗的眼泪水流淌了下来:“可是,三师弟,老猪是真的认定,你就是咱那可怜的三师弟转世哪。”

        老铁‘嘎嘎’笑了一声,正要开口,猪刚鬣一手指向了老铁,大声嚷嚷道:“不许说,不许说,我不听,我不听……什么故事话本,什么六道轮回,咱不知道,咱也不要知道……咱不听,咱不听,你就不许说,不许说!”

        偌大一头黑漆漆的长毛猪,硬是弄出了小儿女撒娇的扭捏做派。

        从金睛妖尊开始,巫铁一行人无不打了个寒战。

        “来人啊,摆香案,拜把子!”猪刚鬣扯着嗓子大吼了起来:“摆香案,赶紧的……以前咱要和大师兄拜把子,大师兄猴精猴精的,总是不愿意搭理老猪。”

        “这次,三师弟也找回来了,看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总给人疯疯癫癫之感的猪刚鬣,此刻的语气突然变得极其的怪异。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眯着眼,一脸平静的看着金睛妖尊:“猴哥,这次,摆香案哈?”

        金睛妖尊沉默,沉吟,眯着眼一言不。

        “老猪啊,你……”金睛妖尊下意识的从头上扯下了一根白毛,手一晃,白毛化为一根钢针,他将这钢针当做牙签,在牙齿缝隙里‘嘎吱嘎吱’的剔了起来。

        猪刚鬣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他挺了挺大肚皮,慢吞吞的说道:“你就当老猪又在胡说八道咯……不过,巫铁兄弟,这份好处太大,你一个人吞不下,我也是。”

        “你我两人联手,加上巫铁兄弟,勉勉强强,差不多,咱们这个小小的局面,也就成了……更不要说,血狱丫头身后的那老雀儿对她宠得很,咱们,顶得过。”

        猪刚鬣右手猛地向大殿大门一甩。

        一声巨响,巫铁的九宫降魔大阵巨震,硬生生被破开了一个大洞。黑剑和太初冕联手,都没能挡住这一击。

        “孩儿们,摆香案。你们猴爷爷和铁爷爷,要和你们亲爷爷拜把子、做兄弟呢。”

        巫铁悚然动容。

        老铁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这猪刚鬣的实力,实在可怖。

        真个和他动手,一如他所言,巫铁有把握逃走,但是裴凤等人,全都得陷在这里。

        沉默了一阵子,巫铁收起了九宫降魔大阵,‘哈哈’大笑了起来:“猪哥说得对,结拜,结拜,嘿嘿!以后,大家就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了。”

        微微顿了顿,巫铁幽幽道:“小弟会炼器、能炼丹、精通符箓、极能布阵,其他筑城、傀儡、炼尸、打卦,诸般杂学无一不精无一不通……就是不会打架。”

        “以后,若是有什么风险降临,还请两位皮粗肉糙的哥哥挡在前面就是。”

        猪刚鬣和金睛妖尊的脸,同时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