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起义师

第八百五十五章 起义师

        西方妖国,铁胳膊城东面,也就是燧朝岐阴山防线的西面,斜对着岐阴八阱中的死牛阱、死驴阱,大群妖族正在动迁。

        这里,刚鬣妖尊和金睛妖尊联名下了妖尊法旨,开辟出一块东西宽十万里、南北长一百万里的长方地块,区域内的所有开了灵智的妖族,全部搬走。

        这块地盘倒也不大,有修为强悍的大妖、巨妖出手,区域内的妖族在短短三天内就已经全部撤离。

        随后,沿着这块区域的边沿,打下了妖族特有的禁令桩子。

        每隔三五里地,边界线上,就扎下了一根高有数丈,涂满了血浆的木桩。上面挂着十几个族类不同的骷髅头,由妖王级的存在,在木桩内留下一缕妖气。

        这在西方妖国,是通用的做法。

        这就告诉远近的土著或者过路的妖怪,这块地盘,有强大的妖王圈定了地盘。

        如果不想引发‘绝死战’,就不要随意的踏入。

        大队大队的人族奴隶,从血狱山、铁壁山、铁胳膊山,以及刚鬣妖尊、金睛妖尊所属的领地中送了过来,进驻了这一片新开辟的领地。

        没什么修为的人族奴隶,开始平整土地,开辟良田,开凿矿山,修筑水渠。

        稍有些修为的人族奴隶,则是开始捕猎野兽,在山林中修建兽圈,大量的圈养各色肉用的兽群。同时开始在群妖的帮助下,驯养各色可以用来坐骑征战的战兽。

        精通各色技艺、修为较高的奴隶,则是施展法术,开凿地基,稳固基础,修炼城墙,提炼各色金属汁液,浇铸出极其坚固的城池基础,布下一座座庞大的阵法。

        那些胎藏境以上的人族奴隶,主要是上次被俘虏的燧朝边军和禁军战士,则是纳入了裴凤麾下,由裴凤统辖操练。

        老铁不甘寂寞的,给自己封了一个‘伐逆先锋大将军’的头衔,屁颠屁颠的挑选了一批神明境的精锐俘虏,准备训练一支精锐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先锋军团。

        两大妖尊送来的人族奴隶数量庞大,短短半个月内,就有数亿奴隶送了过来。

        巫铁已经和两位妖尊摆下香案,喝了血酒,拜把子成了兄弟……但是亲兄弟明算账,这些人族奴隶,巫铁也是真金白银换来的。

        只不过……物以稀为贵。

        巫铁拿下这数亿人族奴隶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微乎其微。

        他不过是付出了百万仙兵,十万宝丹而已。

        而且这些仙兵、宝丹的原材料,还是两大妖尊自掏腰包凑出来的,巫铁只是动用大道熔炉,稍微过了一下火,拢共也没耗费他几天时间。

        更加过分的是,巫铁明确的告诉两大妖尊,炼器或者炼丹,都一定会有正常损耗。

        两位妖尊对此,一窍不通啊!

        巫铁报了六成的损耗,实则他以大道熔炉炼器、炼丹,哪里有失败的可能?

        所以,巫铁自己扣下了百万多件仙兵,十几万的宝丹,还顺便接收了数亿人族奴隶。

        这等没本钱的买卖,巫铁越发做得手熟了。

        一个月后,这块分割出来的土地上,近百座雄城巍然矗立,每一座雄城都被一层厚重的云光笼罩在内,巫铁在这些城池内外,里一层、外一层的,起码布置了数百重防御大阵。

        每一座城池中,都有衣甲鲜明的精锐士卒往来巡弋,高空中,一条条制式战舰犹如恶鲨,无声的在虚空中游走。

        城池外,一望无边的良田中,各色作物已经抽出了嫩芽。

        城外的山林中,更有一座座规模庞大的兽圈运转自如,在妖族秘法的催生下,兽圈中已经多了无数刚刚出生的幼兽。

        人工开凿的鱼塘中,各色鱼儿蹦跶得欢快,其中还混养了王八老鳖、牛蛙黄鳝、泥鳅龙虾,各色鲜美的水族在鱼塘内兴风作浪,端的让人口角流涎。

        一座座排布整齐的村镇、农庄运转正常,认真编组的村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们脱离了妖族的管控,免去了每天的毒打体罚,如今一个个兢兢业业的、卖力得很。

        整个领地的运行,已经进入了正轨。

        这也是刚鬣妖尊的功劳——他和其他的妖尊不同,攻入燧朝领地,其他妖尊麾下的大妖小妖只顾劫掠年轻力壮的青年男女做奴隶,而刚鬣妖尊,则是下令一定要俘虏一定数量的文人、文官。

        这些文人、文官,如今都纳入了巫铁麾下。

        有风苼出面,以殷王世子的名义收纳人心,这些文人、文官纳头就拜,如今已经组成了领地中基本的行政机构。

        终于,在巫铁得到这块领地两个月后,数百支精锐的小规模骑兵冲出了领地,侵入了燧朝的边境。

        他们并没有对燧朝边境线上的哨所、战堡发动进攻,而是用响箭射出了一封封檄文。

        很快的,这些檄文的内容就风传天下。

        檄文的内容很简单,巫铁以风熵和风苼的名义,宣告讨伐风戎。

        檄文中说,风熵在海外为燧朝开疆拓土,正在浴血奋战,而风戎则是在燧朝谋朝篡位,用阴谋手段暗害了上任神皇,窃据皇位。

        风戎毫无人君之德,上位之后,大肆屠戮忠良、无辜血洗门阀,实为‘国之巨害’。

        风苼,殷王之世子,为风戎迫害,几乎身死。幸得世外高人救护,险死还生,从风戎毒手逃脱。风苼愿以殷王风熵之名,传檄天下,号召天下忠良,汇聚旗下,共同讨伐暴君风戎。

        檄文中,风苼许诺——但凡投靠义师者,无论之前任何罪名,一律免之。

        风苼更承诺——此乃燧朝生死存亡之国运之战,故此军功格外丰厚,一应军功,都按照过往燧朝的军功封赏,上浮三等。

        这意思很明白,无论你之前犯下了什么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重罪,只要你带领人马投靠风苼,跟着风苼把风戎拉下宝座,那么,原本在燧朝军功体系中,只够封侯的军功,搞不好你就能混个国主当当!

        至于来投奔的忠良,原本就有国主之封的,风苼也说得很明白——加封领地就是。

        只要国主立功,对比功劳,直接加封领地。

        按照风苼给出的封赏条件,只要有投奔的国主稍微认真点建功立勋,等到将风戎拉下了皇位,搞不好这位国主的封地,能轻轻松松的增加一倍以上。

        檄文一出,燧朝天下震动。

        朝堂上,风戎气得暴跳如雷,又用龙案上的镇纸、玉印,打砸了数十位重臣的脑袋。

        燧都朝堂上,一众挨揍的文武大臣气急败坏,更有老资格的重臣当场出言呵斥风戎,却被风戎直接用乾元神钟镇压,然后一声令下,将那重臣满门老小投入了天牢。

        由此,燧都上下人心惶惶,各地暂时还没有反叛的国主、州主中,有过半的重臣直接召回了自己派驻在燧朝的元神分身。

        风戎越发愤怒,他连下旨意,呵斥那些收回了元神分身的臣子,勒令他们亲自赶赴燧都向自己请罪。

        与此同时,燧朝禁军开始调动,燧朝太师夏侯无名,更是亲自统率一支禁军军团,用最快的速度赶赴燧朝西边。

        在巫铁传下檄文后的第三天,夏侯无名已经统率人马,来到了燧朝西疆。

        没有带一兵一卒,没有带一个护卫,夏侯无名长驱直入,直奔西疆数十家叛王屯扎军队的‘狶陌城’。

        狶陌城中,夏侯无名直面数十家叛王,苦口婆心,劝说一众叛王迷途知返,重回燧朝的温暖怀抱,当以国政、国运为重,切不可作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数十家叛王齐声冷笑,他们只是问夏侯无名——若是他们重归燧朝,那么,如果风戎下令秋后算账,要杀他们满门,他们该如何自处?

        夏侯无名折箭发誓,誓言他一定会保证众多叛王的身家富贵、性命封爵。

        一众叛王意动,着夏侯无名奏请风戎免罪的圣旨。

        夏侯无名一封奏疏送去燧都,风戎一封圣旨不日抵达——圣旨中,风戎破口大骂夏侯无名乃国贼,勒令他不许和一众叛王‘勾搭成奸’,勒令他就地将一众叛王直接斩杀,灭其九族,以震慑天下。

        圣旨中,风戎更是告诉夏侯无名——为了避免夏侯无名作战不力,勾结叛逆,他已经下令,将夏侯无名满门老小,乃至他的姻亲外戚等等,全都下入天牢。

        一旦夏侯无名平叛无功,风戎就会认定,夏侯无名和叛逆勾结。

        夏侯无名统军在外,风戎拿他没办法,但是风戎就会下令,诛杀他夏侯氏一家老小。

        据传,夏侯无名拿着风戎送来的圣旨,仰天高呼‘昏君’二字,当着数十叛王吐血。

        数十家叛王心有戚戚,倒是没有为难夏侯无名——面对夏侯无名这种威望极重的四朝老臣,大家还是保持了应有的尊重和同情。

        夏侯无名退出狶陌城,随后他发出调令,抽调天下兵马齐聚西疆,准备平叛叛乱。

        数十家叛王,就是首当其冲要挨揍的目标。

        西疆数十家叛王心生畏惧,实在是夏侯无名的威名太甚,在燧朝军中,他堪称无敌,无论是个人修为,还是统兵打仗的本领,夏侯无名都无人能及。

        巫铁发出檄文后的第十天,燧朝西疆数十家叛王的使者,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巫铁定名的‘殷王城’中,求见明面上义师的统帅——殷王世子风苼。

        陈设简单,到处都是兵器架子,上面放着一口口寒光隐隐的刀枪剑戟,墙壁上挂满了各色盾牌的大殿中,风苼端端正正的坐在正中宝座上一言不发。

        在风苼的身边,身穿一裘长袍,披散长发,摆出一副‘毫无战斗力的文人’做派的巫铁,手持一柄羽扇,笑容可掬的看着下方站着的叛王使者。

        “诸位国主是这般说的?”巫铁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放心,放心,夏侯无名固然厉害,我们却也未必怕了他……正所谓,得道者昌,逆道者亡。”

        “风戎,国贼尔,逆道、失道者也,其得位不正,天下人心知肚明……自他上位后,肆意胡为,屠戮忠良,天下民心,十去八九,看似气势汹汹,实则一戳就破,不过一头纸老虎罢了。”

        “我家王爷,天下尽知,才是皇位真正的继承人,最是正统不过。只是王爷在外征战,不幸让国贼得了便宜罢了。只待王爷返回,自然拨乱反正,一清朝堂妖氛。”

        “只是王爷虽然没有返还,我家世子,却也不能坐视国贼祸乱天下。”

        “此次发檄文,起义师,诸位国主若愿景从,有功无过……风戎加以诸位国主的各种罪名,自然是莫须有的荒唐之事。”

        充当诸多叛王使者的,是西疆历史最久,底蕴最深,实力也最强的‘羗国’国主的首席文相古尹。

        古尹,稳重而多思,心思细腻多谋划。

        和夏侯无名一般,古尹也已经伺候了好几代羗国国主,乃是不折不扣的老臣。

        听了巫铁的话,古尹面色纹丝不动,他缓缓点头,沉声道:“巫铁大人所言,实在是至理名言,说得再对不过了。只是,老臣,还想听世子的想法。”

        巫铁摊开手,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看风苼。

        风苼缓缓点头,不紧不慢的说道:“巫铁大人,有大恩于我……且巫铁大人修为深不可测,神通通天,乃真正的大能、大仙……义师之事,讨伐国贼之举,巫铁大人,一言以决之。”

        风苼看着古尹,沉声道:“甚至,父王能否安然返回,也全都有赖巫铁大人了。”

        古尹面皮骤然一动,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凉,骇然看向了巫铁。

        巫铁看着古尹,摇了摇头,无奈道:“所以,真希望天下人,都是蠢人啊……可是怎可能呢?天下人,聪明人多着呢,比如说某位猪二哥,那都聪明得有点吓人了。”

        随手将手中附庸风雅、装模作样的羽扇丢出了老远,巫铁看着古尹,冷然道:“告诉你们主子,和本王合作,他们可以活……他们不和本王合作,等本王积蓄了足够实力,一旦和夏侯无名前后夹攻,他们必死无疑。”

        “他们若是拒绝了这次的机会,他们就再无机会。”

        “你们当看出来了,风戎就是要杀人而已……而本王,只是想要取得本王应得的利益。而本王,会尊重各位国主已经享有的利益。”

        “何去何从,就看诸位国主的喽!”

        巫铁笑呵呵的看着古尹:“实话实说,有诸位国主配合,固然是好。没有诸位国主配合,其实,也就这么回事罢了。”

        古尹神色惨淡的离开了殷王城。

        一日后,西疆诸叛王联名通传天下——他们带领所辖私军,尽数投靠风苼义军旗下。

        燧朝,再次被震得举国震动。

        震着震着,燧朝的百姓们都回过神来了——感情刚上位的这位神皇,怕是皇位不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