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九章 燧都巨变(1)

第八百五十九章 燧都巨变(1)

        “我大燧!”夏侯无名高举右臂,振臂狂呼。

        “威武!”四面八方,围困燧都的无数将士齐声欢呼。他们举起手中兵器,于是无数兵器散出奇光异彩,化为一片浩瀚光海,弥天极地、席卷四方。

        如此声势,如此威势。

        有多少年,燧都附近,没有过这样规模的大军汇聚了?

        十八万年前,北方怪国的一支奇兵突袭燧都,有过么?

        二十四万年前,东方魔国三大魔尊侵入燧都,有过么?

        四十九万年前,四方敌国不管不顾,各出一支精兵猛突燧都,有过么?

        又或者,更早之时?

        都没曾有过。

        奇兵也好,三大魔尊也好,四国精兵自杀式突袭也好,单单燧都内驻扎的禁军,就将一切危机化解于无形。

        可是今日,无数士卒兵围燧都。

        有封国私军,有州治州军,有各郡、各县用来维持治安的郡兵、县卒,甚至还有好大一部分,原本就属于燧都常备的禁军序列。

        他们站在燧都城门外,响应夏侯无名的号召,高呼‘威武’,要攻城……要,杀皇!

        风戎站在云团上,傲然俯瞰四面八方无边无际的兵山将海。

        “尔等,尽是资粮尔!”

        风戎笑着,‘呵呵呵’的笑着,他手掌一翻,一片片精巧的黑色晶片从他手中飞出,迎风一晃,就化为一枚枚直径十几丈的碟形秘宝腾空而起。

        这些通体漆黑的碟形秘宝飞行绝迹,顷刻间就直冲云霄,没入了厚厚的云层中,不多时就到了寻常神明境修士都无法抵达的天穹极高处。

        在这过程中,燧都的城防大阵,以及在燧朝建立之时,就已经建成、而且后世一代代燧朝神皇都不惜成本加以扩建、加固的镇国大阵,两座大阵齐齐震动想要攻伐。

        但是这些黑色的碟形秘宝上,一枚枚风戎亲手加持的,燧朝传国玉玺的印记熠熠生辉。

        于是乎,这些碟形秘宝平安无事的高悬于燧都上空,犹如一只只闪烁着歹毒幽光的鬼魅眼眸,虎视眈眈的盯着下方无边无际的兵马。

        燧都内部,号角连连。

        大群大群的太监颐指气使的呼喝着,督促着大群禁军四处奔波,取代了原本镇守城门的城防军,接管了四方城门的防卫。

        风戎站在半空,随手书写,一封封圣旨就传遍燧都各处。

        没有像夏侯无名这样举家潜逃,依旧留在燧都的文武臣子,还有豪门大族,他们都被一封圣旨全家征调,无论老弱妇孺,只要稍有修为者,全部上城墙准备死战。

        燧都城内的所有百姓,无论男女老幼,只要稍有修为者,也都全部被征调,被编成一支支‘勤王义师’,随时准备堵城门、上城墙、在街巷中和城外‘叛军’做死战。

        甚至皇城内,那些有修为的太监,宫女,无论年龄,也都被下令要全副武装,投入战备。

        那些文武大臣府邸中的人,那些豪门大族府邸中的人,那些百姓,也全都需要武装起来。

        风戎不断的颁布圣旨,勒令各部衙门的官员打开战备军械库,取出储备的甲胄、兵器、战舰、弓弩、灵符、阵盘、傀儡、丹药等等,武装燧都百姓,准备做决死之战。

        军械库的大门敞开……

        风戎心腹老太监们的哭喊声震动天地。

        “陛下,不好了,仓库都被搬空了……一柄刀,一根箭都没有留下……这群杀千刀的啊!”

        风戎的身体晃了晃:“查!”

        于是,此起彼伏的凄厉喊叫声,从燧都的各处不断传来。

        “陛下,不好了,粮仓都被搬空了……一粒米,一颗盐都没有留下……这群杀千刀的啊!”

        “再给朕查!”

        “陛下,不好了,钱库都被搬空了……一锭金,一块银都没有留下……这群杀千刀的啊!”

        “还有哪里?还有哪里?”

        “陛下,不好了,内库都被搬空了……一块布,一尺纱都没有留下……这群杀千刀的啊!”

        “太后,太后,不好了,您的私库也都被搬空了……一片胭脂,一盒水粉都没有留下……这群活该凌迟碎剐,灭绝九族的贼子……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啊!”

        “陛下,您,您名下的私库,也都被搬空了……全都没有,财米油盐、金银珠宝、神兵利器、奇珍灵药,都被搬走了,一点都没剩下……苍天哪,这群贼子,他们怎么打开的库房,怎么破开的禁制,一旦动静都没有,一点都没有啊!”

        “陛下,这,这,这不应该啊……您名下的私库,这,这,这,除了太上皇和您,没人能够开启啊!”

        老太监们如丧考妣的哭喊着。

        风戎的身体晃了晃,终于一口血喷了出来:“杀千刀的老鬼,你就这么宠着老二,还没有传位,就把秘库的布置全都说给了他?你,你,你……”

        风戎终于反应过来了。

        那些国有的军械库、粮仓钱库等等,如果说夏侯无名他们还能里外勾结,轻轻松松的借助调兵遣将、调拨辎重的机会挪走的话,独属于燧朝神皇名下的私库居然也被搬空了,只能证明,在他夺位之前,风祯已经将私库的一切,告诉了风熵。

        而风熵自然不可能瞒着自己的儿子,所以风很早很早,就知道了这个私库的一切。

        皇城内,肯定还有风熵留下的大批人手,宫女、太监、杂役、禁卫,甚至是皇族的长老供奉中,定然有风熵的人手,否则他们怎可能将这座堪称燧朝警备力量最强的私库搬空?

        “满目皆贼,竟无一人是忠臣!”风戎只觉四肢酸软,目光变得极其的茫然无力。

        “尔等,都是国贼!”风戎歇斯底里的嚎叫着。

        “陛下,奴才对您忠心耿耿啊!”站在娲青鸾身边,曾经被风一拳打死,却不知道怎么又活了过来的青雾,一脸谦卑小心的朝着风戎行了一礼。

        “或许,也只有你了!”风戎深深的看了一眼青雾,喃喃道:“对,你是朕唯一的忠臣。朕,绝对不会负你,等朕消灭了这些逆贼,匡正了朝纲,朕要给你封王。”

        青雾微微一笑,妩媚的扭了扭身体:“如此,就多谢陛下隆恩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