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六十章 燧都巨变(2)

第八百六十章 燧都巨变(2)

        如今留在燧都城内的,忠臣良将是没什么人了。

        所以,风戎许诺给青雾一个小太监封王,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

        娲青鸾更是放声娇笑,笑得花枝儿乱颤,得意洋洋的,双眸水光盈盈的看着青雾。

        哎,不过是封王。

        以娲青鸾如今心里的本意,如果不是风戎是她儿子,她恨不得青雾坐上皇位才好。

        青雾带着一个受宠的小太监应有的,小心、矜持、却又带着一丝丝小傲娇的态度,轻轻的、妩媚的笑着。他眼角余光偶尔扫过娲青鸾,瞳孔内幽光顿时一闪。

        娲青鸾心头所有乱七八糟的,不应有的情绪顿时被彻底抹平。

        她又成了那个心狠手辣、心机深沉的太后,一心一意的开始为风戎的宝座是否稳固筹划起来。

        “陛下,城外那些逆贼,一个都不可放过。”娲青鸾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这次他们主动跳出来,是好事啊。将他们一网打尽,陛下的江山,才真是江山永固呢。”

        “铁桶般的永固江山,配合上陛下的永生不死,这才是真正的至尊神皇。”娲青鸾很冷静的给风戎剖析着其中的厉害。

        “朕,知晓。母后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掉。”风戎眯着眼,眸子里闪烁着刀锋一般的杀意:“且待燧都的防御大阵,消磨了他们的锐气,朕再……”

        风戎心里还是有底气的。

        管你夏侯无名,还有其他一群老家伙有多强的人脉,多大的权力,掌控了多少兵马,燧都的防御大阵,都足以将他们挡在城外。

        只要燧都的这座‘薪火相传大阵’不破,就看着夏侯无名麾下大军慢慢损耗吧。

        等他们死的差不多了。

        风戎抬头,看了看天空——高空中,数以千计的碟形秘宝正静静的悬浮着,他们会将所有战死者的神魂抽取、血脉抽空,凝成‘天地诸神’所需的祭品。

        等他们死的差不多了,风戎开启最终的祭天大典,让自己永生不死,同时还能让自己拥有比风熵更高的天分,让自己直接拥有比风熵更强大的修为法力。

        从此,江山永固,永生不死。

        风戎微笑,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着,微笑。

        城外,响起了低沉的战鼓声,起初只是夏侯无名一人亲自擂鼓催阵,很快四面八方的‘义师’阵营中,无数面战鼓擂响,滔天煞气直冲高空,一座座军阵上空,一头头火龙、火凤、火鹰、火马都在快速凝聚。

        因为燧火的关系,燧朝的军阵凝聚的煞气军魂,尽是各种火焰属性的飞禽走兽。

        这也是燧朝军阵的特色,和巫铁麾下的巫族巫阵、武国的各种军阵效果很不同。

        四面八方,无数义师弓箭手举起强弓硬弩,就听‘呼啦啦’一声响,好似飓风平地而起,四面八方箭矢密集犹如乌云,铺天盖地的冲向了燧都。

        燧都上空,风戎放声大笑:“箭阵?有用么?”

        风戎举起了随身携带的传国玉玺,轻描淡写的一挥手:“薪火相传大阵,全力开启!”

        从风戎胸口,一团水缸大小的燧火火种飞出,放出无数条光线洒落燧都各处。这些地方,尽是薪火相传大阵的阵眼所在,燧火火种落下,放在往常,整个燧朝都会喷出柔和的火光。

        薪火相传大阵,威能无穷。

        以燧火为根基,整座燧都都会燃烧起来,所有燧都城内的帝王将相、官兵百姓,他们心中的信念,会成为这座大阵的燃料。

        但凡燧朝子民,在这火光中会丝毫无损。

        但凡入侵的敌人,尤其是四方妖魔鬼怪之属,会在这火光中化为灰烬。

        区区箭矢而已……风戎矜持的笑着,区区箭矢而已,没有一支箭能够飞进燧都半步。

        下一瞬间,燧都各处都传来了低沉的爆鸣声。

        一座座阵眼崩碎,一座座阵坛粉碎,一座座用来承载燧火之力的阵器炸得碎片满天飞。偌大的、遍布整个燧都的燧火相传大阵,从燧朝建国之始就布置妥当的护国大阵,就这么崩盘当场。

        风戎呆了呆,高空箭矢凝成的黑云呼啸着洒落,精准化为一个巨大的方形,将整个皇城覆盖在内。

        如今留在皇城中的,尽是风戎的铁杆心腹。

        没人想到薪火相传大阵会崩溃,没人想到箭阵会如此疯狂的直接覆盖整个皇城。

        无数忠于风戎的文武臣子、禁军将士,正在皇城四周汇聚、整编,正在做各种战争的准备,还有很多太监带着禁卫,正犹如疯狗一样打开一座座库房的大门查看。

        箭矢落下,就听惨嚎声不绝于耳。

        皇城的建筑足够坚固,挡住了无数箭矢,那些站在宫殿外的禁卫、太监、文武臣子等,就好像暴雨中的麻杆一样,哀嚎着,一片一片的倒在了地上。

        极少有人能反应过来,极少有人能够及时的祭起防御秘宝,实在是箭矢攻击来得太突兀。

        薪火相传大阵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蹦碎了。

        “夏侯无名,老贼!”风戎出离的愤怒了,看着死伤狼藉的心腹下属们,他一口血又喷了出来:“你,你,你……你什么时候!”

        夏侯无名一边擂鼓,一边低沉的笑着:“晋王,风戎殿下,您可别忘了,最近十万年,薪火相传大阵,一直是老夫负责维护。”

        “老夫既然搬空了燧都的粮草、军械,甚至柴米油盐酱醋茶之类都搬了个精光,您猜……老夫是不是将薪火相传大阵也拆掉了,换上了以前破损、淘汰的残次货?”

        风戎身体摇摇晃晃,一口血再次喷了老远。

        夏侯无名淡然道:“风戎殿下,您,真不是做神皇的料子……换成风熵殿下,若是他对老臣起了疑心,他一定会将老臣这些年负责的、掌控的各方事务都彻底清洗一遍,老臣的印玺、命令,绝对会审过无数次,才能发送出去。”

        “您,除了杀人,除了无缘无故的杀人,您,有哪一点能有神皇应有的模样?”

        夏侯无名摇了摇头:“您觉得,您是一个合格的神皇么?”

        风戎咬着牙,阴沉着脸看着夏侯无名:“朕,就是!朕要告诉你,朕,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