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讲究平衡的青莲观

第八百六十九章 讲究平衡的青莲观

        眼见裴凤面颊受伤,鲜血涂满了半张绝美的面颊,巫铁的理智顿时消失。

        雷,漫天的雷霆。

        雷,莫测的雷霆。

        雷,变幻的雷霆。

        各色各样,各种属性,包罗万象,但凡世间修士所能想象,所曾见过,或者只是在传说中听闻过的雷霆,铺天盖地的朝着三位青莲观道人砸了下来。

        这雷法,恢弘浩大,气势可怕。

        火属性的雷霆,包容了世间诸般天火、地火、神火、灵火,从太阳真火到白骨磷火无所不有。

        土属性的雷霆,同样是有戊土、己土,先天后天土属性元力尽皆有之,更有土属性的大地重力、元磁神光,诸般不可思议的土属性变化之力,全都包罗其中。

        木属性的雷霆,则是甲木、乙木快捷清灵、灵动活跃,又或者浩浩汤汤、绵绵不绝。其中更有木属性衍生出来的诸般剧毒、枯朽、枯萎、再生等等奥妙,全都寄托在雷霆中轰然落下。

        随之还有金属性的雷霆,水属性的雷霆,还有其他三千大道相应的雷霆。

        这一瞬间,就好像盘古圣人复生,震怒时将整个天地都变成了雷霆世界。

        更有雷光凝成的飞禽走兽、花鸟虫鱼,以及江山河岳、树木花草,更有一尊尊金甲神兵、金甲力士手持各色雷霆凝成的神兵利器,浩浩荡荡的从高空中杀了下来。

        还有雷龙翻卷,雷凤振翅,一座座雷霆组成的城池伴随着惊天动地的炸鸣声,卷起一道道狂飙从高空中俯冲了下来。

        “苍天也……这厮,他难不成悟透了三千大道?这,怎可能?非人耶?”

        燧朝的一众国主、州主,无数文武重臣,都是家学渊博、底蕴深厚的人物,他们自身的修为极其强横,眼力极其狠辣。

        他们看出了,这满天雷霆中,居然将姆大陆的三千大道尽数包容在内。

        可是这,怎可能?

        如今燧朝,名义上的第一天才殷王风熵,也不过是以三百六十门大道法则入道。而且就算以风熵的天资,他对雷法的掌控也只是一般,他最多能放出七八种属性的雷法,再多也就超出了他的能力极限。

        哪里有可能像巫铁这样,好似将整个天地都化为了雷池,直接倾泻了下来?

        夏侯无名迅速的看了一眼悬浮在空中,正在碾磨柔泉怪尊的大道熔炉,他好似找到了答案,缓缓点头道:“原来,巫铁手中,还有一件……惊天动地的,雷霆灵宝。”

        只有这个解释,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服夏侯无名自己,才能说服所有人。

        夏侯无名也不相信,能有一个人——竟然将天地大道全部融入了雷法中!

        这,人力怎可能做到?

        这,怕是只有传授中‘恒古不灭、永恒存在’的‘圣人’,才有这般神通?

        “传说,我们脚下的大地,曾经经历过数次的破碎和重合……在这一方世界最初被开辟之时,天地间有一批最原始、最本源的‘古宝’诞生。”

        “那才是真正的太古先天灵宝,和我们如今所谓的古宝,所谓的先天灵兵,完全是两种概念。”

        “这件熔炉,怕不就是一件太古先天灵宝?”

        “巫铁手中,怕不是还有一件,雷霆属性的太古先天灵宝?”

        “唯有这个解释……”

        “否则,殷王风熵,怎可能落入他手中?同时沦陷的,居然还有红莲寺笑面佛!”

        “否则,这满天雷霆如何解释?诸般天地玄妙尽数化为雷霆……呵呵,呵呵,总不至于,这巫铁是圣人转世罢?”

        巫铁动手极快,夏侯无名和一众燧朝的文武重臣,也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找出了最‘合情合理’的解释。

        他们一个个故作轻松的笑着,硬生生打消了心头堆砌的浓浓的疑惑和恐惧。

        一切说起来漫长,实则只是电光石火一瞬间的事情。

        夏侯无名等人的惊呼声刚刚响起,三位青莲观的老道已经迎上了巫铁的雷法。万化劫手,正面对抗巫铁盛怒之下,全力催动的恐怖雷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位老道就被雷霆淹没。

        论道基,巫铁比他们强。

        论法力,巫铁比他们强。

        论境界,巫铁和他们一般都是神明境十重天圆满。

        但是,三千大道入道的神明境十重天,和数百大道入道的神明境十重天,其中的差距,就好似大棚年和小母鸡的差别。

        三千大道生生不息,生克轮转,相互之间衍生出了无穷变化,无穷威能。

        饶是万化劫手玄妙异常,三位道人的修为也着实惊人,他们挥手之间,抹掉了一道、两道、三四道的雷霆,后面接踵而来的五六道、七八道……数十数百数千道雷霆,轰碎了万化劫手,直接砸在了他们的身上。

        惊怖也没用,怒吼也没用,谩骂更没用。

        三个道人,六条手臂,和绵绵不绝的雷霆激烈接触,顷刻间就炸成了六条细细的青烟。

        巫铁冷笑,血狱、裴凤仰天长啸,灭绝神光和黑色魔焰再次鼎盛,铺天盖地的杀向风戎。

        雷光急速闪烁,惊天动地的雷鸣声震得燧都的地面都在不断的翻开、炸裂,三个青莲观道人齐声长啸,他们头顶冲起一道青气,无数团水缸大小的青色莲花犹如爆米花一样喷出,重重叠叠的在他们头顶化为一片青莲大海。

        奈何,实力相差太大太大。

        《元始经》终于带给了巫铁应有的回报。

        碾压,碾压,全方面的碾压,巫铁此时依旧是神明境的修为,却打出了尊级老怪欺负神明境小朋友的效果。

        无数朵青莲顷刻崩碎,雷霆直接压到了三个道人的头顶。

        三个道人再次怒吼一声,他们身上起码有三十六件防御灵宝冲起,相互组合成了一座巨大的太极八卦重叠的云幢灵光撞向了头顶无边无际的雷霆。

        只是稍微一接触,太极八卦云幢灵光骤然向下一沉。

        无数雷霆在云幢灵光上炸开,三个道人好似榨汁机中的果子,七窍喷血,毛孔中也不断喷出粘稠的血雾,那情景一时间凄厉到了极点。

        一道道灵光闪烁,三个道人身边,突然出现了数百名气息森然的道人。

        这些道人迅速组成一座太极大阵,一道道精纯、庞然的法力迅速注入头顶的太极八卦云幢灵光中,汇聚了数百名‘王神’级的大能手段,他们联手硬扛巫铁的恐怖雷法。

        巫铁冷笑,他右手一抓,一捏,向下一放。

        漫天雷云瞬间塌缩到了数十亩大小,雷云中的雷霆电浆几乎凝成了实质,最终化为一枚直径数百丈的雷霆印玺,缓缓的向下碾压了下来。

        “不是尊级……却,却,却……”

        夏侯无名嘶声惊呼。

        巫铁这一手,强行将漫天雷霆凝成一枚雷霆印玺,分明还没有到尊级修为,但是俨然已经有了尊级老怪的几分气象。

        此情此景,何其骇人!

        在燧朝,从无这等事情出现过,甚至是闻所未闻。

        神明境的修士,拥有神明境之上的威能?怎么可能呢?这就好像一群鲤鱼争食,其中一条鲤鱼突然生出了龙爪,朝着竞争对手劈头盖脸就是一爪子。

        大家都很公平的,是普普通通的鲤鱼而已,都还没跳过龙门呢,你凭什么拥有龙爪?

        几个组阵的青莲观老道,都不由得发出了肺腑之言:“丧尽天良啊!”

        巫铁倾尽全力凝成的雷印上,一道道粗大、粗犷、不显精致的大道道纹浮现出来,一枚枚气象森严、结构紧密的道纹符印在道纹上紧密的勾嵌在一起。

        可以看出,这些道纹、符印相互之间还有大量的缝隙,链接也不怎么紧密,好似隔着一层雾光水影一般。可想而知,一旦这些缝隙消失,一旦这些雾光水影凝聚,那么这枚雷印也就彻底成型。

        巫铁,也就能正式踏入神明之上的‘尊级’。

        雷霆印玺一下,数百道人组成的太极八卦云幢灵光顿时剧烈震荡波动,隐隐有不稳之状。

        尤其是数十件组成了云幢灵光的古宝,居然被雷印的气息一冲,所有灵宝都剧烈的骚动起来,大有一种悖逆自己如今的主人,投向雷印的冲动。

        用句不恰当的话来说。

        同样是感悟天地大道,这些青莲观的道人,只是大道中的黎民。

        而凝聚了大道印玺的尊级修士,就是大道中的‘天地’这座‘官府衙门’的正式官员。

        民见了官,自然要顺服、遵从。

        巫铁这半拉子的雷印,距离真正的大道印玺自然还有一段距离,算不上官,算得上一个半官身的‘小吏’。饶是如此,面对青莲观的道人们,这枚雷印已经表现出了碾压性的势态。

        终于,几件根脚最浅薄,力量最弱的先天灵宝‘嘤嘤’一声,脱离了太极八卦云幢灵光,直投当头碾压下来的雷霆印玺。绕着雷霆印玺一阵盘旋后,就直奔巫铁而来。

        巫铁随手一抓,就将几件灵宝抓在手中,然后随手丢进了大道熔炉。

        与其拿着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灵宝乱打乱敲,不如依仗一件根本至宝碾压八方,本命至宝的意义就在这里。

        所以巫铁毫不可惜的将这些投靠自己的先天灵宝一举融入大道熔炉,右手五指一点,雷霆印玺放出的威能越发的恢弘,紫色的雷光照得漫天通明。

        云幢灵光内一阵铿锵哀鸣。

        剩下的数十件灵宝,已经‘看到’了之前投靠巫铁的‘同伴’是如何下场。它们不敢再乱动,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青莲观的道人反抗巫铁。

        可是它们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和敬畏,一边倾尽全力的释放威能抵挡雷霆印玺,一边下意识的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哀鸣声。

        雷霆印玺终于缓缓的压在了巨大的云幢灵光上。

        就听一声巨响,云幢灵光上的太极八卦图案被压得支离破碎,云幢崩裂,灵光粉碎,数百青莲观道人浑身喷出无数条雷霆电光,一个个手足抽搐着,口吐黑烟的从空中笔直坠落。

        除了十几个修为最强的道人勉强还能悬浮在空中,其他数百青莲观弟子被巫铁一击重创。

        这十几个道人还没能有任何应变之策,血狱和裴凤已经冲了过来。

        血狱灭绝神光打得他们浑身防御秘宝粉碎,涛涛魔焰直接吞没了他们。十几个修为惊人的道人发出凄厉的吼声,在黑色魔焰的灼烧下,他们的身躯急速变得干瘪萎缩,他们的道基不断被焚毁,道行修为从神明境十重天巅峰,弹指间就衰落了五六重天。

        “住手吧!”一座通体莹白如玉的小巧宝塔从空中降落,一名头顶光溜溜,下巴上留了山羊须,身上带着浓浓酒气的道人紧跟着宝塔,从空中落了下来。

        “贫道,青莲观守山人醉佛……见过武王巫铁殿下。”小巧宝塔将风戎、娲青鸾一行人笼罩在下方,放出玉璧一般莹润的白光,任凭灭绝神光和灭世魔焰如何焚烧,始终无法撼动这座白色宝塔分毫。

        巫铁眉头一挑,骇然看了这道人一眼。

        这青莲观的守山人醉佛,悍然是一尊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尊级的大能。

        他全身的道韵、法力几乎凝成了一块金刚宝玉,没有丝毫外泄,任凭巫狱和裴凤疯狂攻击,却无法动摇他的气息一丝。

        “裴凤,血狱,还请退下。”巫铁沉声道:“醉佛道人,我从清风那里,听说过你的名字。”

        醉佛道人稽首一礼,沉声笑道:“殿下修炼了我青莲观三部根本神通,殿下欠我青莲观的人情。”

        巫铁冷然道:“《盘古经》、《万化经》、《万劫经》,那是本王赢来的赌注……哪里有欠人情的说法?”

        醉佛笑道:“真个不欠么?若非清风在其中掺和,殿下岂能从梵鲲、白鹿他们手上,得到这么多好处?再说一个不好听的,若是清风当日就和梵鲲、白鹿他们联手,殿下你或许命硬无恙,殿下的一众下属、亲人……”

        微微一笑,醉佛轻声道:“所以,殿下欠我青莲观很大的人情。”

        巫铁闭上了嘴,沉默了一阵子,他不解的问醉佛:“风戎这厮,分明不是什么好人。以本王之见,他是远不如风熵的……青莲观,为何要帮风戎?”

        在今日之战之前,巫铁可就知道,风戎登基,风熵的亲舅舅,也就是红莲寺当世三佛陀之手的无面佛从红莲寺杀出,想要讨一个说法。

        结果醉佛带着一众青莲观的高手出手,重伤了无面佛,将他金身法体粉碎,逼得无面佛退回红莲寺修养。

        这也是风戎能够坐稳宝座的最大原因,否则以红莲寺的力量倾力反扑,就算有白莲宫辅助,以白莲宫内部山头林立的情状,也护不得风戎安稳。

        巫铁很好奇,青莲观的话事人,莫非和那妖艳的娲青鸾有一腿?

        否则的话,何以青莲观会出手帮风戎?

        怎么看,从成为神皇的资格和能力上来说,风熵都远远胜过风戎啊。

        “平衡!”醉佛沉声道:“风熵太强,红莲寺也很强……一个太强的神皇,加上很强的红莲寺,对我青莲观不利。”

        “所以,我们青莲观,向来只需要一个不够强势的神皇。”

        巫铁的脸抽了抽,青莲观,感情是专门在燧朝内部搞平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