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章 青莲底蕴

第八百七十章 青莲底蕴

        所谓平衡。

        实力不够的时候,就是墙头草,两边倒。

        实力足够的时候。

        就是青莲观这般,看似脱红尘,不染世事,实际上却在暗中行云布雨,按照自己的利益诉求,强行干涉白莲宫、红莲寺和燧朝朝堂的局势。

        对青莲观而言,毫无疑问,一个比较弱势的风戎,配合上山头林立,而且自身修炼的根本法典已经出了问题,浩然正气都变成了‘伪君子之气’的白莲宫,更符合他们的利益诉求。

        “所以,你们不管如何,都要保护风戎?”巫铁冷笑:“风戎,听清了么?你以为你凭什么坐上皇位?因为你弱啊!”

        风戎被白色宝塔放出的玉璧灵光紧紧的护在里面,眼看血狱和裴凤无法撼动这道玉光,风戎的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听了巫铁的话,风戎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的难看。

        他知道他登上皇位后,红莲寺的无面佛曾经气急败坏的离开山门,想要来燧都找他麻烦。

        他更知道,一直和他没什么交情的青莲观,突然派出实力莫测的守山人,连同娲青鸾派去的神秘高手,重创了无面佛,逼得红莲寺装聋作哑。

        他一直以为,他是天命所归的真正神皇。

        但是真相是如此的羞辱和狼狈青莲观出手帮他,居然仅仅是因为他不如风熵。因为他不如风熵,更好影响和把持,所以青莲观选择了出手帮他。

        “这群……该死的牛鼻子。”风戎在心里怒骂了一通红莲寺的臭牛鼻子,然后他一脸笑容的,很是端庄雍容的摆了摆手:“巫铁,少在这里挑拨离间,青莲观对朕的忠心,朕对青莲观的信重,岂是你能挑拨的?”

        摇摇头,风戎指着巫铁笑道:“你是我燧朝的敌人……你来自那三国大6,你想要颠覆我燧朝。”

        风戎指向了风和夏侯无名,朝着风阵营中的一众文武大臣笑道:“诸位,怕是不知道这巫铁的出身来历吧?他名巫铁,乃那三国大6之主。”

        “我燧朝,想要吞并三国大6,夺取他们的子民。诸位,可长点脑子吧?巫铁身为一国之主,跑来燧朝干什么?居心叵测,狼子野心啊……你们和他合作?你们对得起燧朝的列祖列宗么?”

        一众燧朝的文武大臣心里一阵凌乱。

        巫铁居然是这样的身份?

        可是他们看看巫铁,再看看风戎,一众文武臣子立刻好似吃了秤砣一样,死心塌地的、咬着牙的站在了风身边。

        和‘居心叵测’的巫铁相比,还是你这个胡乱杀人的神皇更加可怕啊。

        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为了这么多亲眷族人的生死荣辱,哪怕巫铁是想要颠覆燧朝的祸害呢?也比你这个随时将刀口架在臣子脖子上的神皇,来得可爱啊。

        巫铁的雷霆印玺,重重的压在了醉佛祭出的白玉宝塔上。

        一声巨响,白玉宝塔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醉佛的身体晃了晃,面皮一阵青红。

        巫铁也只觉一股巨大的反噬之力袭来,他的五脏六腑也隐隐一阵翻滚。

        巫铁面色不改的,双手结印,催动雷霆印玺缓缓的落下。

        白玉宝塔就一点点的,被雷霆印玺压制得向地面一点点降落,宝塔上放出的玉璧般白光也是一丝丝的被雷霆印玺消磨破除,一丝丝雷光逐渐侵入了玉璧白光中。

        醉佛的脸色变了。

        巫铁则笑了起来。

        很显然,醉佛和巫铁都碰触了神明境之上的奥秘,大家都能释放出近乎尊级的威能。

        但是同样是这等卡在半步尊级的瓶颈上,因为底蕴的强弱不同,巫铁和醉佛表现出的实力也是大有不同。

        巫铁一边分神控制大道熔炉炼化柔水怪尊的三枚大道印玺,一边操控黑剑疯狂攻伐白菇怪尊和泰山挂尊,一心多用下,巫铁依旧压制了醉佛。

        “醉佛道长,你,不行。”巫铁笑着,他体内一股无形的时间涟漪扩散开来,醉佛身边的时空突然扭曲,时间流变得极其的古怪,时快时慢、时而逆转……

        太初冕一出手,立刻让醉佛气息大乱,他猛地瞪大眼睛,白玉宝塔上灵光一阵散乱,醉佛的身体晃了晃,嘴里当即连连喷血。

        ‘咔嚓’一声,雷霆印玺向下落了数尺,白玉宝塔一阵乱晃,通体灵光被压制得生生塌缩了三尺。

        被白玉宝塔护着的风戎脸色一阵凌乱,他嘶声吼道:“醉佛道长,醉佛道长,护驾,护驾,只要护得朕安然无恙,朕封你青莲观为三大护国神宗之,一切资源都优先供奉!”

        醉佛没吭声,不需要你风戎的许诺,青莲观一直是三大护国神宗中的位。

        站在风戎身后的白素心则是万分幽怨的看着风戎这就是亲外甥啊,呵呵。

        巫铁右手缓缓下压,雷霆印玺越光芒夺目,无数条雷光电光喷涌出来,疯狂抽打白玉宝塔,压制得白玉宝塔光芒全无,塔身上一条条闪光的符文也变得黯淡起来。

        裴凤和血狱也在一旁倾尽全力的攻击,但是她们的实力显然距离巫铁和醉佛还差了好大一截,任凭灭绝神光和灭世魔焰打得白玉宝塔光华乱闪,实则没能对醉佛造成任何妨碍。

        巫铁沉声道:“裴凤,血狱,你们来我身边,为我护法……呵呵,醉佛一出,青莲观的老道们,怕是忍不住出手了。”

        裴凤和血狱相互望了一眼,血狱咬咬牙,身后血光中的巨大孔雀虚影仰天怒嘶一声,然后转身就走,和裴凤一起来到了巫铁身边,犹如两尊门神一般一左一右护住了他。

        两人心知肚明,所谓的护法,实则是保护她们。

        这等层次的战斗,她们的实力差了一等就是差了天涯海角一般,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

        不管血狱有多想击杀风戎,作为能够在西方妖国那等弱肉强食之地存活下来,而且还活得蛮滋润的妖王,血狱有时候足够冲动,但是她并不缺理智或者说生存本能。

        夏侯无名在远处长叹了一声:“巫铁,还有,醉佛道长……”

        两方都是友军,尤其是青莲观,更是夏侯无名偷偷布置了陷阱后,特意邀约来降妖除魔的援兵。

        如今两方友军打了起来,这,这,这……

        局势混乱如此,夏侯无名也感到一阵凌乱。

        “血狱于裴凤有恩,风戎于血狱有仇……血狱要杀风戎,我就帮她杀人。”巫铁看着醉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冤有头,债有主,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是吧?”

        醉佛微笑道:“武王,这一方天地,哪里还有什么天道循环?哪里还有什么报应不爽?”

        摇摇头,醉佛指着四面八方陷入重围,正在被疯狂围攻的一众妖魔鬼怪笑道:“若是还有天道,还有天理,他们早就亡族灭种哩。”

        醉佛从袖子里拔出了一柄一尺多长点的玉剑,在手中摩挲了一阵子,沉声道:“作为出家人,说这种话,有点过分……但是,这世道,就是力强者胜,力弱者亡!”

        右手一挥,玉剑向巫铁重重一劈。

        ‘嘎吱’一声凄厉刺耳的裂空声响起,一道白茫茫晶莹剔透的剑光宛如实质,撕裂虚空顷刻到了巫铁面前。

        巫铁微微一笑,左手万化劫手一拍,‘啪’的一声将剑光轰成了粉碎。

        醉佛笑着摇头:“武王真是调皮,用我青莲观的手段,坏我青莲观的筹谋……这,有点过分哦。”

        醉佛笑着,然后又是三道剑光劈下。

        每一道剑光都朴素无华,看上去干干净净,好似一瓢清水,没有任何古怪玄虚。

        认真看去,就能看到,每一道剑光都是一条几乎成型的大道印玺,内有无数道纹萦绕,有无数符纹勾嵌,更有无穷玄妙的道韵盘旋流转。

        和巫铁的雷霆印玺一般,这剑光,也就只差一步,就能彻底凝聚成型。

        这醉佛,在剑道上的造诣,堪称绝顶。

        巫铁笑了:“好,不用你青莲观的手段。”

        巫铁昂挺胸,迎向了三条剑光,就听‘当当当’三声巨响,巫铁胸前的衣甲粉碎,露出了莹白如玉的胸膛。他胸口凹陷下去三个拇指大小的凹坑,三道剑光则是在他胸口撞得粉碎。

        醉佛的手掌一哆嗦,饶是他道心修为已经到了无比精深的境界,依旧被巫铁的表现吓了一大跳。

        以肉身,强接他的最强攻击,而且皮肤丝毫没有破损,只是在碰触的瞬间,肉身凹陷了一点点……这是何等怪物一般的肉身?

        “你,还是人么?”醉佛控制不住心境的波澜,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声。

        “当然,本王是最纯粹不过的人种!”巫铁放声大笑:“巫族和娲族的纯正后裔,你敢说,我不是人?你,想要挑衅天下所有的巫族和娲族族人么?”

        巫铁随口,就给醉佛扣上了一顶大帽子。

        虽然这罪名没什么用,但是拿来恶心人还是很不错的因为醉佛,还有青莲观的这种,为了自身利益的平衡,就蹦出来搞事情的作风,让他有点恶心了。

        尤其是,清风出现在三国大6,,还有醉佛所谓的‘平衡’,巫铁觉得,没这么简单。

        醉佛的话里面,有不清不楚的地方,巫铁感觉自己被人算计了,这种感觉很不好。

        醉佛冷哼了一声。

        他还,真被巫铁恶心了一把。

        巫族之名,娲族之威,青莲观的典籍中,都是有记载的。

        巫族飘忽莫测,在燧朝内部似乎不见血脉流传,但是娲族么……青莲观清清楚楚的知晓娲族的势力和底蕴,知道整个燧朝,其实都在娲族的影响力笼罩下。

        所以,醉佛迅丢下了这个话题:“贫道措辞不慎,武王休怪。只是,风戎毕竟乃燧朝神皇,就算有错,自然有天下臣民弹劾之,有风氏宗族惩戒之,哪怕夺位幽禁,也是燧朝内务,和武王何干?”

        醉佛深吸一口气,抖手又是九道剑光劈出,同时咬破舌尖,一点精血吐在白玉宝塔上,顿时白玉宝塔光芒大盛,硬生生扛着雷霆印玺,将雷霆印玺硬扛着升起来三尺。

        巫铁任凭剑光劈砍在自己身上。

        混沌骨大成,修为突飞猛进,肉身强悍到不讲道理的层次,九道剑光也好,九万道剑光也好,都丝毫伤损不了巫铁强得可怕的身躯。

        剑光粉碎,巫铁猛地张开嘴深吸了一口气。

        天地元能翻滚而来,消耗大半的法力在急补充,巫铁双手结印,雷霆印玺再次压得白玉宝塔冉冉下落。

        醉佛的面皮变得一片青白,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实在是被巫铁逼到了极致。

        他厉声喝道:“更不要说,巫王焉敢勾结妖国妖女,行刺神皇?”

        醉佛的话,引动了现场好些燧朝国主、州主的共鸣。

        好些对燧朝依旧忠心耿耿的国主、州主只觉心口一热,想要跳出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但是猛不丁的看到巫铁掌控的雷霆印玺,再想想风戎这些日子大开杀戒,不分青红皂白被他灭了九族的那些文武臣子、门阀权贵们,这些国主、州主冷笑一声,又缩了回去。

        忠心耿耿,忠心可嘉,那也要看忠心是朝着谁啊!

        风戎么……算了吧!

        满朝文武,此刻彻底抛弃了风戎。

        一个是风戎的所作所为,伤透了他们的心。另外一个就是,风戎招惹了巫铁这样的大能,呵呵,估计是熬不过这一关了,一个注定要死的‘前神皇’,谁还会把他当一回事呢?

        巫铁冷笑,漫天黑色剑芒急飞回,在巫铁面前凝成黑剑本体。

        黑剑微微震荡着,出轻微的剑鸣声。

        剑尖直指醉佛心口,随时可全力一击。

        醉佛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仰天长叹了一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道消魔长,还请诸位师长出手降魔。”

        高空中,一团青色云霞凭空出现。

        云霞上,三座方圆都只有数丈的小巧道宫冉冉冒了出来。

        三名白、白须、白眉,面皮红润如婴孩,但是气息苍老枯朽的老道颤巍巍的从道宫中走了出来。他们站在青霞上,低头俯瞰着巫铁,轻轻叹了一口,然后随手一指。

        三枚雷印,呼啸落下。

        三枚雷印的气息,都和巫铁凝聚的那枚雷印相当。

        又是三尊半步尊级的老道。

        但是这三位道人放出的雷印,三枚印玺之间组成了奇异的三才阵法,凭空将印玺的威力提升了一倍有余。

        巫铁顿时只觉全身一沉,他和血狱、裴凤都无法悬浮空中,硬生生被逼得坠落地面。

        三声巨响,巫铁、裴凤、血狱在地上砸出了三个巨大的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