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一章 破局之术

第八百七十一章 破局之术

        从高空被碾压,笔直坠落地面。

        巫铁皮粗肉厚,倒也无妨,他身躯极其沉重,硬生生在地上砸出了一个直径里许,深达数百里的大坑,却是毫发无伤。

        血狱乃真正的天生地养的神禽,杀生血孔雀血脉激发后,她的身子骨远比寻常妖王都要强横。被雷印碾压,她灰头灰脸的坠下地面,和巫铁一般,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但也只是狼狈了一些,并无受到太大伤害。

        唯有裴凤,虽然得到了太古魔凤传承,但是她本质还是人类。

        她可没有巫铁和裴凤这等坚固的身躯,雷印气息碾压,裴凤狼狈坠地,就听‘咔嚓’声中,裴凤两腿起码断成了十几截。

        裴凤闷哼了一声。

        血狱第一时间仰天怒啸:“妹子,怎样?”

        血狱通体血光荡漾,身后巨大的血色孔雀虚影振翼挣扎,但是三位老道的修为雄厚无比,任凭血狱挣扎怒吼,始终无法动弹丝毫。

        裴凤蹙眉,咬牙道:“无妨。”

        黑色魔焰席卷全身,魔焰从骨髓中生出,庞大的能量滋养全身,裴凤碎裂的骨骼一块块的拼凑起来,在魔焰的滋养下,以太古魔凤的传承,裴凤应当极快恢复才对。

        但是三位道人施展的雷影道法威力绝强,道门神通更是天生对一切魔道、妖道的力量克制极强。

        裴凤得到的魔凤传承堪称绝世,但是她的修为比起这些青莲观的道人,实在是太弱了一些。魔焰疯狂翻滚,但是内部力量被压制得奄奄一息,裴凤的骨骼迟迟无法愈合。

        巫铁四仰八叉的躺在深深地大坑中。

        他六感何其强大,如今的他,隔着数百万里,只要愿意用心去听,都能听到百万里外一只虫子的鸣叫。

        裴凤和血狱坠地,血狱只是狼狈了一些,裴凤身上的骨折声让巫铁心头一抽,眼珠骤然一红,心头火气直涌了上来。

        他知道裴凤的传承底细,知道以裴凤自身的能为,就算骨折,不过是一个呼吸间就能愈合的小伤,算不得什么大事。

        可是感受到头顶三枚雷印的疯狂碾压,感受到裴凤体内被压制到极致的气息,听到裴凤断骨相互摩擦发出的‘嘎嚓’声,巫铁心头一股恶意冲天而起。

        “青莲观的牛鼻子们,你们,过分了!”

        巫铁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最后重申一次,本王,懒得掺和你们燧朝内务,你们青莲观要谋朝篡位也好,要维持平衡也罢,只要答应本王合情合理的诉求,本王带人转身就走。”

        巫铁厉声喝道:“割出一块足够大的领地,足够多的子民,纳入武国名下,作为燧朝肆意侵犯武国的赔偿……从此武国和燧朝两不相干。”

        “若是答应本王诉求,本王转身就走。”

        “若是不答应……”

        巫铁正想要说出自己的底线,醉佛慢悠悠的笑声就传了过来:“武王陛下,此时此刻,你说了,不算。”

        “我青莲观的底线是,寸土不让,一人不让……武王若是愿意带领武国,归顺燧朝,则封王可期。若是武王一意孤行,依仗着三五分修为,想要贪八九分的便宜,就不要怪我青莲观不讲情面了。”

        醉佛笑得很灿烂,笑声很爽朗。

        巫铁心头怒火更盛。

        醉佛又笑道:“武王若是在自家疆域上,或许我青莲观还不好大动干戈,远道征伐。但是武王离开自家疆域,潜入燧朝疆土……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武王却将自身安危置于何处?”

        “实实在在是巫王自己送上门来,怪不得我青莲观要盛情待客了。”

        醉佛的笑声越发爽朗、刺耳:“武王,你得了我青莲观三大无上道法,这是因;今日你被青莲观镇压、擒拿,就是果。”

        “你拿了我青莲观的好处,就不能轻易脱了这因果去,所以……还请武王,去我青莲观潜心修养,以保年寿,如何?”

        巫铁笑了起来,他强行压制心火,冷声道:“好,这是你青莲观的意思,我明白了……什么因果,什么厉害,什么君子不君子的,本王一概不理。”

        巫铁倾听着裴凤体内传来的断骨摩擦声,厉声喝道:“夏侯无名,你待如何?”

        夏侯无名沉默了一阵,他沉声道:“青莲观诸位道长,巫铁,乃我本家兄弟是也,尔等,不可伤他性命。他修为惊人,实力超群,乃不可多得的大将、良将……待得此次事罢,老夫自然会劝他归顺本朝。”

        夏侯无名再也没有声息传来。

        巫铁心里一阵冰冷,然后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夏侯无名,亏我真把你当做可信重的兄长!”

        夏侯无名没吭声。

        他,有他的坚持。

        他,是燧朝太师。

        他,整个家族,都已经为燧朝效力无数年。

        他,列祖列宗,所有族人,身上、心底、骨髓中,都打入了燧朝的烙印。

        放在平日里,遇见巫铁,夏侯无名会用全部的热情,倾尽全力的款待巫铁。

        但是巫铁,却在一个错误的时刻,用错误的身份,掺和进了一场错误的事情……如此多的错误,夏侯无名只能坚持他心中认定的正确的东西。

        巫族血脉,巫族族人,的确都是天生可以信任的人。

        但是这份源自血脉的信任,却无法压过夏侯无名心中的信仰。血脉只是肉身,而信仰,却是灵魂。

        巫铁体内,有混沌灵光喷出。

        他缓缓站起身来,一点点的,硬顶着头顶三枚雷印组阵造成的压力,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夏侯无名,既然如此。亲兄弟,明算账,兄弟归兄弟,各凭手段罢?”

        巫铁的声音,响彻云霄。

        夏侯无名沉吟片刻,然后缓缓点头:“善。正应该如此。此战,老哥哥我有十成的胜算。委屈兄弟你了,事后,老哥哥给你倒酒请罪。”

        巫铁没吭声,他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

        巫铁大营中,老铁拎着长枪,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燧都。

        三名国主迅速带着大批精锐军队围了上来,空中有大量战舰梭巡,地面上,一座座大阵亮起。天空,地面,全方位的封锁了巫铁麾下士卒驻扎的营地。

        三名国主,连同着十几名青莲观的道人,在数百精锐将领的配合下,组阵拦在了老铁面前。

        “还请回营,稍待片刻。此间事情,很快了结。”一名面白无须的国主笑呵呵的朝着老铁拱了拱手:“认真算起来,我们是友军……友军,不该打打杀杀的!”

        老铁龇牙咧嘴的一笑,他点点头,笑道:“没错,友军,真不该相互之间打打杀杀的。”

        于是,老铁举起了手中长枪,朝着天空狠狠一点。

        一道枪芒冲天而起,冲上了千里高空,然后‘嘭’的一下炸成了粉碎。

        在包围燧都的无边军营西面,在营地的外面千多里的地方,数百尊造型奇异,宛如蚯蚓的金属造物从地下猛地窜了出来。

        这些庞大的金属造物直径超过十丈,不知其有多长,它们生了一张巨大的菊花瓣一般的金属大嘴,张开的口器中,密密麻麻尽是在疯狂旋转的圆锥形金属獠牙。

        这些奇异的金属造物张开嘴,猛地向外一喷。

        一团团模块化的金属阵盘喷出,‘叮叮当当’,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这些金属阵盘迅速的自动组合在一起,拼凑成了一座座直径数里的圆形金属门户。

        这些金属门户悬浮在空中,伴随着‘嗤嗤’声响,一道道薄薄的流光从门框中喷出,迅速在门户内组成了一片璀璨的光幕。

        整整一百座超远距离的空间门,就此成型。

        所耗费的时间,不过三个呼吸。

        如此快速的组成了一百座空间门,饶是这里处于夏侯无名麾下斥候大队的侦察范围内,已经有夏侯无名麾下的精锐斥候发现了这里的动静,但是没人能反应过来。

        这是大铁制造的潜地傀儡,这同样是大铁制造的空间门。

        当老铁脑子里的庞大数据库,和掌握了高端生产力的大铁相配合,加上巫铁提供的,源源不断的铸造资源,太古神话时代终结时,人类反抗诸神的战法,终于重现人间。

        一支骑着黑色铁羽鹰的空骑兵嘶声尖啸着,从夏侯无名的军营中冲出,带起大片残影扑向这些巨大的潜地傀儡。

        他们想要摧毁刚刚成型的空间门。

        潜地傀儡们整个钻出了地面。

        直径十丈左右,体长千丈上下,通体用黑漆漆不反光的金属铸成,庞大的潜地傀儡体表厚重的装甲板突然滑开,露出了体内密集如蜂巢的发射巢。

        无数条拳头粗细的红光撕裂虚空,但凡看到这些红光的人,只觉双眼剧痛,然后眼前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一条条红色的光痕充斥视野。

        高温流光穿梭虚空,精准的爆开了一头头铁羽鹰的头颅。

        数十万头铁羽鹰在一弹指间被高频流光杀得干干净净,数十万精锐将士齐声惊呼,他们抛弃坠落的坐骑,脚踏狂风流云,化为一道道寒光,继续扑向急速闪烁的空间门。

        ‘轰’的一声巨响。

        整整一百颗直径数里的金属球从空间门内喷出,这些金属球表面有无数的齿轮机括急速的翻滚流动,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短短几个呼吸间,一百座长宽超过十里的浮空军城赫然成型。

        这些浮空军城之间,一根根直径数丈的金属桩子相互探出,无数符文缭绕的金属桩子相互嵌套在一起,‘铿锵’声中,一百座纯金属铸成的浮空军城紧密的组合在一起。

        军城下方,一座座直径百丈的圆形阵法亮起,幽蓝色的阵法喷放出庞大的大地元磁重力光线,推动着连绵一体的军城,笔直的撞向了来袭的数十万精锐士卒。

        相距还有数十里,军城正面敌人的城墙突然裂开了无数拇指大小的发射巢。

        刺耳的尖啸声中,无数拇指粗细、一尺多长的混沌火弩激射而出,拖拽着细细的焰尾,快若闪电般撞入了这些来袭士卒的队列。

        混沌火弩爆发开来,每一枚混沌火弩,都有着相当于胎藏境巅峰自爆的杀伤力。

        一枚两枚这样的混沌火弩,夏侯无名麾下的精锐军队可以轻松抵挡,但是当这些混沌火弩的数量达到了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

        密集的混沌火弩爆发,爆炸力之间产生了恐怖的链式反应,一团团巨大的蘑菇云在虚空中升腾而起,无数士卒骨断筋裂,浑身血肉模糊的惨号着,从空中不断的坠落。

        就连那些统军的人神、地神、天神级别的将领,也都被炸得血肉模糊,身上的防御秘宝剧烈的震荡着,好些人五脏六腑受了重伤,不断的吐血后退。

        空间门中,无数身高三丈左右,手持长戈,通体金属铸成,通体是哑光黑色,唯有双眸中闪烁着猩红色幽光的巨神兵排着整齐的队列,密密麻麻的飞掠而出。

        一如被惊动的马蜂窝,顷刻之间,漫天都是巨神兵在狂舞。

        夏侯无名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漫天乱飞的巨神兵,看着那庞大的军城统辖着无数巨神兵,浩浩荡荡的朝着他们这边压了过来。

        “太古……战傀……”夏侯无名浑身微微发抖:“怎会,这么多?而且,这种东西,最强不过胎藏境,在战场上,能有什么用?”

        夏侯无名话音刚落,最领先的数万尊巨神兵眸子里猩红色幽光骤然炽烈,他们通体亮起一条条血色的纹路,勾勒出了一座座复杂的阵法——这些巨神兵的气息,悍然达到了神明境!

        老铁笑看着面前拦路的三个国主:“对啊,我们是友军,所以,千万不要动手……否则,你们会吃大亏的。巨神兵悍不畏死,只是人工制成的战傀……你们麾下的士卒,可都是爹娘生爹娘养的骨肉之躯……拼消耗,你们肯定输!”

        三个国主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让他们麾下的精兵强将,和这些悍不畏死,死后还能回炉重造的巨神兵拼命?

        ‘呵呵’,就算是夏侯无名,也不能平白无故让人去死啊!

        巫铁已经站直了身体。

        高空中,三名增援而来,修为可怕的青莲观道人‘呵呵’笑着,其中一名眉心有一颗红痣的道人俯瞰着大坑中的血狱和裴凤,幽幽笑道:“好生了得的两头妖禽……擒了去,放养在山门中看守山门,也是极好的事情。”

        巫铁呆了呆,然后他心头淤积良久的火气终于爆发开来。

        生擒裴凤,让她去做看大门的?

        青莲观,你们怎么敢?

        “猪刚鬣,金睛妖尊,本王包你们不受薪火相传大阵的伤害……来,给本王放手肆虐!”

        “龙脉鳄尊,若是不想陨落在这里,就乖乖的听本王的话罢!”

        巫铁长啸一声,大道熔炉骤然一抖。

        漫天燧火被大道熔炉疯狂的吞咽了下去,顷刻间的功夫,西方妖国五大妖尊身上,再无丝毫燧火。

        五道恐怖的妖气冲天而起,夏侯无名等人齐齐色变。

        一众青莲观的道人,更是面孔扭曲,同时高呼‘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