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威凌

第八百七十三章 威凌

        “兄弟,你真了不得。”

        当青莲观道人大片大片的吐血倒地,当无数燧朝精兵被恐怖的尊级神魂威压冲击得昏厥不醒,当无数巨神兵缓缓飞近,而燧火相传大阵对这些巨神兵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夏侯无名站了出来,向巫铁抱拳、点头、赞叹不已:“本家兄弟中,有你这样的枭雄人物,真是让老哥哥我,又是欢喜,又是惊惧。”

        叹了一口气,夏侯无名脸上一丝暴虐之色涌出,瞬息之后,他就变得和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头上的高冠爆裂,束的丝带也炸成了粉碎,满头长都犹如狮子鬃毛一样一根根竖起。

        “可是,你要以一人之力,威凌整个燧朝……似乎还不够。”

        巫铁指了指身后一字儿排开的鬼尊、魔尊和妖尊们,又朝着西边已经停下来的战场上,肩并肩站着的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

        “两位妖尊,听闻你们对血狱颇有照顾,所以,承你们的情,本王不禁锢你们……为敌为友,你们一念而定!”

        巫铁朝着两大妖尊招了招手:“不过,本王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万分惊骇的看了巫铁一阵子,然后两人齐声长笑,笑声尖锐刺耳,犹如两根锥子直刺云霄。他们的笑声震得附近无数燧朝精锐双耳喷血,一个个狂呼着倒地抽搐。

        “我们,当然是友。”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齐声大笑,身体一晃,直接出现在巫铁身后。

        他们站在巫铁身后,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猪刚鬣:“死猪头,这次,被你糊弄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啊……啧,或许……你……呵呵!”

        很明显,两大妖尊对猪刚鬣有些话要说,但是此时此刻说起来并不合适,两人只是怪笑了几声。

        猪刚鬣轻轻的拍打着肚皮,轻轻咧嘴,露出一脸憨厚、淳朴的笑容。

        “看,我不是一人。”巫铁笑看着夏侯无名:“太师以为,就凭诸位尊者……”

        “可敢一战?”夏侯无名微微侧头,眯着眼看着巫铁:“你我兄弟,公平一战。你赢了,老哥哥我辞官,再也不管燧朝的事情;若是你输了,带着这些妖魔鬼怪离开,等老哥哥我安定了燧朝朝政,咱们再各凭手段?”

        巫铁用力的搓了搓双手,笑看着夏侯无名:“公平一战?可是你我交手,怎可能公平?太师老哥,我的实力,你刚才,也见过了。”

        夏侯无名沉声道:“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老夫亲自主持,你若是能以一人之力破阵,老夫认输。”

        一旁的六欲魔尊中,通体猩红,代表了‘暴怒’的魔尊厉声尖笑:“武王不要上当,夏侯氏的这邪门阵法,曾经有斩杀尊级的战绩……”

        幽冥鹏尊则是喃喃道:“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巫魔’?巫?嗯,本尊先祖传承的血脉记忆中,似乎有关于这一族裔的记载……那是,比燧朝供奉的人皇燧人氏,更古老的人族苗裔啊!”

        巫铁摆摆手,朝着夏侯无名笑道:“好,就是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

        之前和青莲观的道人交手,巫铁浑身衣裳都被打得粉碎,他干脆卷起了大片五彩神光,凝成了一套五彩的霞光长袍劈在身上,凌空大步走到了燧都上空。

        “来!”巫铁朝夏侯无名招了招手。

        “去!”夏侯无名同样一把将身上衣衫扯得干干净净,他大喝一声,虚空中一道道刺眼的白茫茫庚金之气汇聚过来,在他身上凝成了一件银白色的长衫。

        双手一抖,夏侯无名左手多了一面兽面方盾,右手多了一面重斧。

        夏侯无胜等三十三名夏侯氏族人同样大踏步的上前,他们披挂着重甲,身上甲胄放出夺目的光芒,渐渐地,他们的皮肤都变成了纯金色,宛如一尊尊黄金铸成的战傀。

        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已经成型,夏侯无名大吼一声,身体化为一道白光闯入阵内。

        原本的沥血阵,给人的感觉凶煞无边,滚滚煞气近乎实质,让人望而生畏。但是夏侯无名入阵后,整座沥血阵骤然就变得灵动起来,滔天煞气骤然内敛,在大阵中凝成了一缕缕宛如实质的银色长虹急的盘旋飞舞。

        夏侯无名、夏侯无胜等人的身形彻底消失,虚空中就剩下了一道道银色长虹盘旋飞舞,转眼的功夫,银色长虹爆炸开来,一尊尊身高百丈,生得青面獠牙、乃至三头六臂,又或者四面八臂,通体肌肉虬结,脚踏蛟龙、腰缠怪蟒,身边盘旋着地水火风诸般元能潮汐的巫魔凭空出现。

        沥血阵喷出一道道殷红如血的浑浊气息,大阵四周的虚空蠕动着,震荡着,隐隐出低沉的雷鸣。

        随后,这个大阵就好像一个黑洞,缓缓的旋转起来,四周的虚空,时间,一切有形无形的,可感知、不可感知的存在,都缓慢的向大阵塌缩了进去。

        吞噬万物,湮灭万物。

        “请!”夏侯无名的声音从大阵中传来,他的声音变得极其的冰冷、僵硬,犹如一柄被冰封在冰川中无数年的利剑。

        四周好些修为不够的燧朝将领,只是听到夏侯无名的声音,就感觉好像神魂挨了一剑一般,一个个嘶声惨号着,抱着脑袋从空中摔了下去。

        “来了!”巫铁大踏步的冲向了这座巫族秘传的巫阵,一股巨大的吸力旋转来袭,主动拖拽着巫铁进入了大阵中。

        四面八方尽是凝成实质的煞气,混合了夏侯无胜等人的心头杀意,煞气成血色,无数缕煞气带着刺耳的声音呼啸着向巫铁袭来,宛如无数箭矢射在他身上。

        巫铁没有做任何防范,任凭这些煞气切割自己的身体。

        刺耳的撕裂声中,一道道煞气炸成粉碎,巫铁的身上爆开了无数条细密的火星,油皮都没能伤损半点。

        四周环境变得极其的恐怖。

        重力在急的飙升,顷刻间就达到了外界标准重力的上百万倍。

        空气压力也在飙升,同样在顷刻间达到了标准百万个气压之上。

        气温同样还在飙升,入阵的时候只是略微燥热一些,但是弹指间的功夫,大阵中的温度飙升到了数百万度……这种温度,就算是普通神明境,只是稍微碰触一下,就会立刻烧成焦炭。

        一波波宛如太古洪荒猛兽的恐怖意念犹如潮水一样袭来。

        一声声巨大的魔神咆哮声在巫铁耳朵边炸响,然后直接一波波的冲着他的脑海侵入。

        强大、粘稠的杀意犹如胶水,黏在巫铁的皮肤上,想要顺着他的皮肤侵入他的内腑。

        无数尸山血海的幻象在巫铁面前滋生,他看到了无数身高数万丈的巨型魔神和无数稀奇古怪的生灵疯狂厮杀的场景,那些巨型魔神举手投足间爆出开天辟地的恐怖威能,他们施展的好些神通秘术,巫铁都无比的熟悉。

        变成了三头六臂,眉心生了竖目的夏侯无名挥动着三面方盾、三柄重斧,嘶吼着从大阵中显出了身形。

        他变得浑身肌肉虬结,热汗如瀑布一样从他体内涌出,他浑身喷吐着可怕的高温,散出让人窒息的煞气和神魂冲击,犹如狂的魔兽,朝着巫铁直冲了上来。

        巫族大阵,并无太大玄奥,就是纯粹的、直率的粗鲁和暴力。

        三十三尊巫族儿郎连为一体,施展秘法,激活血脉,获取太古神话时代某位巫族化身魔神的力量,通过阵法将力量连为一体,换取天地巨力的加持,然后灌注在组阵的人体内。

        让一个人的实力,上千倍、上万倍的增强。

        哪怕是一头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只要能承受这股巨力的加持,就能格杀巨龙。

        就算是一头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只要能承受这股煞气和神魂冲击的压力,他都会拥有无穷无尽的战斗技巧,变成天地间最可怕的战斗机器。

        夏侯无名冲到了巫铁面前,手中三柄重斧,突然荡起了一道道诡秘的残影。

        或者轻灵,或者沉重,或者快捷无比,三柄重斧轰出了数十种迥然不同的意境,顷刻间在巫铁身上狂劈了数万斧。

        夏侯无名的攻击频率,被加快到了一个无可附加的地步。

        弹指数万击,随后又是数万击,紧接着又是数万击。

        一柄柄庚金之力凝成的重斧不断爆炸开来,每一击都犹如流星撞击大地,放在外界,任何一击都可以让方圆百万里的大地彻底毁灭。

        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响起,夏侯无名疯狂的嘶吼着,歇斯底里的朝着巫铁倾泻着体内无穷无尽的力量。

        以夏侯无名的修为,在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的加持下,他的皮肤、肌肉,甚至是骨骼和五脏六腑,都在不断的撕裂,然后在巫族特有的强悍生命力的加持下,在庞大的精血能量的支撑下,他的伤势又不断的愈合。

        鲜血喷洒,吼声如雷。

        夏侯无名陷入了一种疯狂的、原始的本我状态。

        他完全遗忘了外界的一切,他只是倾尽全力的攻击巫铁,竭尽全力的,出自本能的,想要击倒巫铁。

        这是他,作为燧朝的老太师,心中最顽固的执念,最坚强的坚守。

        他,夏侯无名,燧朝的四朝老臣,当今的太师。

        他,夏侯氏的当代族长,而夏侯氏的先祖们,曾追随燧朝的开国神皇,一手建立了这个辉煌的国朝。

        夏侯氏一代一代的先祖,为了燧朝抛头颅、洒热血……在四边的战场上,几乎每年都有夏侯氏的族人战死。在夏侯氏的祠堂上,供奉着无数战死的夏侯氏族人的灵位。

        那些先祖,九成九都是死得魂飞魄散。

        但是夏侯氏的每个族人心中,在那祠堂的灵位上,似乎都有一道身影悬浮在那里,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些还活着的族人。

        夏侯氏,已经和燧朝融为一体。

        “我,不能败!”夏侯无名嘶声咆哮,嘴里不断喷出血来:“我,怎可能败?”

        夏侯无名有他的骄傲。

        他从未想过,因为风戎的肆意胡为,因为燧朝的朝堂震荡,他居然有机会,一手坑掉这么多的妖魔鬼怪。

        十几个尊级的老怪物啊。

        若是能够将他们灭杀在这里……燧朝和四方敌国的战争态势,将极大的有利于燧朝。

        此消彼长,或许,燧朝有机会彻底解决掉四方敌国的威胁。

        若是如此,燧朝势必国运炽烈,势必国泰民安。

        而他夏侯无名,也将在燧朝的史书上大书特书,整个夏侯氏,都会因为这一战,永久被燧朝朝野铭记。

        可是……巫铁啊!

        “给我,败!”夏侯无名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他的攻击越狂野,频率越惊人。

        无数道刺目的火光在巫铁身上炸开,巨响声中,巫铁稳稳的站在原地,任凭夏侯无名借用大阵之力如何狂轰滥炸,他只是稳稳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就刚刚的功夫,巫铁体内那些多螺旋光流中的大道道纹,又有大量的道纹融入了他的身躯。

        他的神胎已经塌缩到了只有一丈高下,巫铁的实力突飞猛进,他对盘古真身的领悟又多了一些奇思妙想,他的实力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这座沥血阵的攻击,的确达到了尊级的水准。

        但是想要对付此刻的巫铁,还是有点不够看。

        巫铁硬生生的承受着夏侯无名的狂轰滥炸,夏侯无名浑身燃起了血色的火焰,他已经彻底陷入了疯魔状态。

        如此一刻钟后,巫铁猛地举起右手,一拳轰了出去。

        一声巨响,整个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轰然崩开,夏侯无名、夏侯无胜等人齐齐吐血,一个个面色惨白的从空中坠落。

        “我们,是同宗同源的兄弟……我既然认得这座大阵,我自然就破得这座大阵。”

        巫铁俯瞰着落在地上不断吐血,已经无力站起来的夏侯无名,淡然笑道:“太师老哥哥,你,就不要操心燧朝的事情了吧。你,安心休养就是,以后……以后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巫铁一挥手,老铁呵斥了一声,大群五行精灵长老一拥而上,三五个服侍一个,将夏侯无名他们搀扶了起来,同时也将他们远远的分开。

        巫铁看向了远处面色惨淡的风苼等人,淡然道:“现在,我说话,你们要听……你们,不会反对吧?”

        一名青莲观的道人怒叱了一声。

        黑剑化为一缕黑色剑芒,瞬间洞穿了他的身躯。

        这道人浑身生机骤然溃散,一头从空中栽了下去。

        巫铁微笑,他已经抢过了夏侯无名手中的那枚古老的玉符,随手一把捏碎。

        原始版本的薪火相传大阵剧烈的震荡了一下,然后各处那些简陋的、粗朴的法坛同时熄灭。

        一团水缸大小的燧火火种从乾元殿的废墟中冲天飞起,大道熔炉急飞了过来,将这颗燧朝世代相传的燧火火种,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巫铁一声大吼,他施展《盘古经》,化为盘古真身,他的实力再次飙升,此刻身高过五万丈的巫铁站在半空中,朝着四方散出犹如海啸一样惊人的庞然法力潮汐。

        在巫铁的震慑下,四周无人敢动。

        “来人啊,将风戎陛下,请过来。”

        巫铁放声大笑,血狱一声长啸,朝着面无人色的风戎直冲了过去。

        四周,依旧无人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