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四章 黑石道人

第八百七十四章 黑石道人

        看一个国朝的底蕴。

        不仅仅要看他有多少子民,多少钱物,多少精兵悍将。

        有时候,经历天灾人祸、重大灾劫之后,灾后重建工作的效率高低,更能体现出一个国朝的向心力、凝聚力、行动力等等。

        燧朝的底蕴就极其的可怕。

        整个燧都都被崩上了天,连一块完整的砖瓦都没剩下来。

        如此重劫之后,只用了三天时间,一座比之前的燧都面积更加广大,气势更加恢弘,建筑设计更加美轮美奂的雄城,就已经修缮完成。

        原本燧都的子民,都因为青雾那一瓶闇魂之沁被彻底灭杀,短短三天时间,在一众燧朝臣子的努力下,从附近的州城中迁来了足够多的子民,新建的燧都,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恢复了生机和秩序。

        一座单向的超巨型传送阵在燧都城外闪烁着夺目的光芒,直径百里的传送阵散发出的空间波动,犹如海啸一边一波一波的冲刷着近在咫尺的燧都城墙。

        重新建造的燧都城墙,内部的城防大阵和诸般禁制,比之前的老燧都要强大的多,也灵敏得多。

        传送阵的空间波动袭来,城墙上立刻亮起大片光芒,爆发出无数道彩烟、彩光,发出‘轰隆隆’的雷鸣声,震得燧都城内的无数子民胆战心惊,不时朝着传送阵的方向张望。

        一条条经过改良,各方面属性得到了极大提升的战舰排着整齐的队伍,缓缓地从传送阵中冒了出来,然后在老铁的调拨指挥下,这些战舰迅速离开传送阵,在燧都外列阵。

        这些战舰上,挤满了身穿制式甲胄,精气神都极其彪悍,颇有几分精锐气象的地下土著。

        矮人、侏儒,乃至是鼠人。

        这些在三国大陆的地下世界数量庞大,繁殖力更是惊人的族群,如今已经成了巫铁的武国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他们的修为不是很强,普遍都只有重楼境。

        但是穿上精良的甲胄,拿起巫铁和老铁设计,大铁制造的符文兵器,配合上庞大的战舰和威力巨大的各种主炮,他们在战场上的杀伤力,并不弱于那些胎藏境的精锐。

        随之而来的,还有数量庞大到可怕的巨神兵。

        每一次巨神兵传送过来的时候,他们用一种极限的方式传送,相互之间前胸贴后背、肩膀贴肩膀,甚至上下重叠了十几层……

        直径百里的传送阵,每一次都被黑压压的巨神兵占满。

        在一旁亲眼目睹这一幕的燧朝官兵,一个个面色呆滞,身体都不由得在哆嗦。

        他们亲眼见证过这些巨神兵的可怕战力……

        那些胎藏境实力的巨神兵,凭借他们强韧的身躯,可怕的力量,悍不畏死的战斗作风,百人一队的巨神兵,就能够正面抗衡普通的神明境修士。

        而那些神明境的巨神兵,更是有越级挑战的实力,神明境一重天的巨神兵,可力抗神明境三重天、四重天甚至是五重天的‘地神’而不落下风。

        从不知名的异域大陆传送来的巨神兵,数量何止数以亿计?

        更不要说那些对比燧朝百丈大小的制式战舰,显得格外庞大的战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的地下土著们……他们的平均实力虽然低微,但是他们的数量实在是太惊人了,太惊人了……

        想想漫山遍野,潮水一样涌来的鼠人士卒,只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他们和西方妖国的那些妖物还不同。

        妖物数量同样庞大无比,但是那些妖物只是飞禽走兽,只是一些‘牲口’。

        而这些矮人、侏儒和鼠人,他们可都是顶盔束甲,而且盔甲品质还不错的士卒……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士卒,不是西方妖国那些依靠本能行事的‘牲口’!

        城外,来自武国的大军源源不断的开来。

        每一次传送阵亮起,都给燧朝上上下下的文武百官、将官士卒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

        无数燧朝高层都在心里咆哮——‘这个该死的武国,究竟有多少士兵?究竟有多少’?

        新建的燧朝皇城,专门用来朝议的‘薪火宫’中,正中的皇位上空无人影,大殿的东西两侧,则是摆开了两列长长的桌子,燧朝和武国的文武百官,正在这里拍桌子怒吼谩骂。

        燧朝一方,以风苼和一众燧朝的顶级重臣为首。

        武国一方,以裴凤、黄瑯、李二狗子,还有当年大晋、大魏、大武的一众最老奸巨猾的臣子为主。

        双方在争吵的,是风熵许诺给巫铁的领土和子民的赔偿。

        燧朝一方,自然是想方设法想要将领土缩小,子民减少。

        而武国一方,自然是要将利益最大化……万万不可忘记,风熵和笑面佛,如今都还在武国手中扣着呢。

        每每能听到猪刚鬣疯狂的拍打桌子,嘶吼咆哮的声音。

        “你们燧朝不认账?是不是?耍赖,是不是?”

        “弟妹啊,别怕,二师兄给你做主,别怕啊。”

        “哪,你们不讲道理是不是?啊,我们只是要这么一小片地,要这么点人,你们扣扣索索的,算什么?”

        “啊,风苼小儿,你是不是想要故意激怒武国,让他们剁了你亲爹,然后你取而代之,继承燧朝神皇宝座啊?”

        “啊……气死老猪我了……气死我了……三师弟宽宏大量,愿意和你们讲规矩,老祖我可不是讲道理的……信不信,老祖我吞了你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猪我是吃素的,吃素的,不吃人……哪,你们怕不怕这两头老鸟儿吃人啊?幽冥,来,吃几个大活人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能够将燧朝逼到谈判桌上……

        这是何等辉煌的胜利啊……

        其实,按照幽冥鹏尊他们的本意,薪火相传大阵已经被破,燧朝其实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屏障,完全可以任凭他们四方妖魔鬼怪肆虐。

        如果不是六大魔尊、四大鬼尊被巫铁下了禁制,答应为巫铁效力万年。

        如果不是巫铁的恐怖战力震慑了幽冥鹏尊、万毒鸩尊和龙脉鳄尊,而猪刚鬣和金睛妖尊又和巫铁勾勾搭搭的不清不楚的,燧朝四边的妖魔鬼怪们,早就大军袭来了。

        正因为巫铁的存在,同时巫铁愿意和燧朝谈判。

        所以,才会有了这么热火朝天的谈判景象。

        巫铁不愿意和燧朝爆发全面战争……他真不愿意这么干。

        这么做,对谁有好处呢?

        燧朝皇城外,一座占地近万亩,华美非常的府邸中,巫铁惬意的坐在后花园一张软榻上,逗弄着一头只有拳头大小,通体金黄色的小蜂猴。

        青雾跪在巫铁身前十丈远的地方,一脸谄媚的笑着。

        “陛下,陛下呀,那些燧朝的老家伙们,都是一群不知道好歹的东西。”青雾笑道:“他们哪里懂得陛下的一片仁和之心?一片慈爱之意?他们就知道,盯着自家的那点好处……”

        巫铁冷冷的扫了青雾一眼,往怀里搂着的,拢共只有拳头大小的蜂猴嘴里,塞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马**葡萄,硬生生撑得这头据说是金睛妖尊多少代灰孙儿的小猴崽子直翻白眼。

        “小太监,你想要说什么呢?”巫铁不冷不热的问青雾。

        “陛下,以您如今掌握的实力,完全可以占领整个燧朝。”青雾微微哆嗦着,轻轻的说道:“只要陛下您……”

        巫铁冷笑:“燧朝风氏的统治,已经深入人心,想要一统燧朝,老子得杀多少人?不说燧朝的损失会有多大,老子麾下的士卒,会死伤多少?”

        青雾急忙说道:“可是陛下,为了大业,些许死伤算什么呢?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是如此辉煌的皇朝霸业?”

        巫铁眯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青雾。

        过了一阵子,巫铁‘呵呵’笑了一声,摆了摆手:“罢了,你这厮,不是个安分的。嗯,老子身边,从来不用太监,所以,滚!”

        一挥手,巫铁冷声道:“来人啊,将这蛊惑君王,祸乱天下的蠢货,关进天牢,嗯,仔细拷问,认真的拷问,看看他身后,究竟是谁,让他蛊惑风戎那蠢货,在燧朝放肆杀戮的。”

        数十名身披重甲的悍将从虚空中闪现,七手八脚的抓住了疯狂挣扎呼喊的青雾,将他扛出了后花园。

        “陛下,陛下,奴婢一片忠心耿耿啊。”

        “陛下,陛下,奴婢是真心的投效啊。”

        “陛下,陛下,请您细听奴婢一言啊。”

        “陛下啊……陛下啊……皇图霸业,就在眼前啊……您只要伸伸手,就能拿下整个燧朝啊!”

        巫铁冷然一笑,拎着怀里小猴子的尾巴,轻轻的抖了抖,帮他从嘴里挖出了那颗硕大的葡萄。

        “我看你这厮,就是幽若、乌头他们一丘之貉……呵呵,蛊惑风戎放肆杀戮,而且风戎居然还真的信了你的邪,真个对朝臣、门阀放手大杀……你这个小太监,狡猾狡猾的。”

        “行事风格,和幽若他们迥然不同。啧啧,仔细些,看看他,还会有什么歪门邪道的招数出来。”

        巫铁轻声下了命令,远处空气中,隐隐有应诺声传来。

        低沉的脚步声传来,十几名悍将押着一名浑身是血,被折腾得颇为狼狈的老道走进了后花园。

        见到巫铁,老道眸子里寒光一闪,脸皮抖了抖,用力挣开了身边悍将的手掌,朝着巫铁稽首行了一礼:“世外闲人……”

        巫铁心里冷笑,粗暴的打断了老道的话:“世外闲人?你们若是闲人,会插手燧朝皇位更迭么?不要给自己脸上贴金,说到底不过是利益驱使。”

        “说罢,为何帮风戎。本王要听实话,不要用虚言糊弄本王。”

        冷笑一声,巫铁直起身体,朝着老道指了指:“本王麾下的秘武卫,刑罚之术可还过得去?”

        老道气急败坏的看着巫铁。

        他这辈子,做梦都没想过,他居然还有如此不堪的遭遇——身为青莲观地位尊崇的秘阁护法道人,居然禁锢了法力之后,被一群实力低微的后生晚辈,用各种对付凡人的刑罚炮制了整整三天。

        三天的刑罚,老道没伤筋没动骨,但是脸皮被扒了个干净。

        他这三天的遭遇若是传出去,以后燧朝的护国三神宗中,他也就没脸见人了。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老道咬着牙说道:“贫道,青莲观秘阁护法黑石。是,青莲观,的确插手了此番神皇更迭之事……武王陛下,不是已经知道了原因么?我们不想让风熵上位,不想让红莲寺因为风熵而变得更强。更不想风熵成为神皇后,变成一个我们完全无法制约的强势神皇。”

        巫铁冷然道:“还有呢?”

        黑石沉默了一阵子,他看着巫铁,目光闪烁了一阵,然后突然开口:“陛下,贫道建议,不如还是让风戎,继续做这神皇罢?”

        黑石的语调变得极其的急促,语速越来越快:“陛下所需的,不过是一块燧朝的领地和足够的子民,陛下既然对燧朝的江山社稷并无奢望……为何不让一切维持原状呢?”

        巫铁沉声道:“风戎杀人太多。”

        黑石冷笑道:“他杀他的燧朝子民,和陛下您有何干系?”

        巫铁愕然看着黑石,他笑道:“好一个世外闲人,已经闲得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了,呵呵……那么,风戎和血狱有仇。”

        黑石很灿烂的笑了起来,语气变得很轻松:“老道知道,所谓的杀母之仇,不过是一只老斑鸠而已……陛下您,还不能对付区区血狱么?如果,风戎答应,给您足够的……利益呢?”

        巫铁皱起了眉头,他看着黑石,轻声道:“那,如果是,本王实在是看风戎不顺眼呢?本王和风戎,和白素心,也都有私仇啊……”

        黑石沉声道:“可是裴凤她,不是毫发无损么?这能算什么私仇?如果陛下实在有气,那,让风戎给您足够的赔偿如何?比如说,乾元神钟?”

        巫铁眼角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他站起身来,将小猴子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指着黑石冷声问道:“且说吧,你们青莲观,究竟有什么谋算?”

        “乾元神钟,本王除非想要彻底颠覆燧朝,灭绝风氏皇族,否则本王都不好说,打乾元神钟的算盘。”

        “甚至,被本王收起的燧火火种,本王也是要返回一些给燧朝的。”

        “你居然敢说,用乾元神钟,换风戎继续做这神皇。你们青莲观,究竟打算做什么?”

        黑石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他缓缓说道:“陛下真不知道?真要知道?”

        巫铁看着一脸严肃的黑石,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来,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