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底线

第八百七十五章 底线

        “这一方天地,对我人族很不友好。”

        黑石道人站在巫铁面前,抬着头,看着天空,语气很飘忽的述说着玄妙的天道。

        “武王修为惊人,怕是已经感受到,天地对自身的压制。”

        巫铁缓缓点头,倾听着黑石道人的述说。

        这一方天地,对人族很不友好。

        具体的实例,就是燧朝绝无一个尊级存在。神明境之上,被称之为尊级,燧朝四边的妖魔鬼怪四大敌国中,都有尊级存在,比如说西方妖国,明面上就有五大妖尊,加上潜修隐居的四个,一共是九大妖尊共治妖国。

        而燧朝,没有一个尊级存在。

        如果不是燧朝的军队战阵强大,装备精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配合上妖魔鬼怪们并不擅长的阵法、符箓、傀儡,以及防御森严的军城、战堡等,燧朝哪里扛得住四方敌国的进攻?

        当然,最重要的是,薪火相传大阵,这座大阵极大的削弱了四方敌国尊级老怪物的实力,这才是燧朝历经无数年风雨,依旧屹立不倒的最大依仗。

        “这一方天地,不允许人族出现神明境之上的存在。”黑石道人重重叹了一口气,语气越发的飘忽。

        青莲观有大德高功的道人,他们的修为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他们已经清清楚楚的看到尊级的精彩风光,他们大半个身躯都已经挤入了那一道门户,但是他们就是无法完完全全的踏入其中。

        天地有约束,尊级境界——人族,不能进。

        “那无边的风光就在眼前,却无法寸进……不得进步,寿命就有极限。”黑石道人看向巫铁,沉声道:“敢问武王,您见过的,活得最久的神明境,活了多少年?”

        巫铁脑海中,迅速闪过武国各大将门、诸多门阀的那些老祖的模样。

        活得最久的,极限的寿命,大概……十万岁?

        没有活得更久的了。

        手指重重的在软榻的扶手上敲击了几下,巫铁沉声道:“武国疆域上,活得最久的门阀老祖,大概十万岁出头?可是,神明境的修为……”

        黑石道人淡然道:“神明境的修为,到了巅峰,化去神魂、神胎,破开先天迷障,一点先天灵光凝聚,明悟本我,洞彻本性,透彻了五感六识,与大道浑然一体……这就是突破尊级的基础了。”

        “按理,一点先天灵光从神魂中滋生后,就再无轮回之苦,堪得长生。”

        巫铁干笑了几声。

        武国的那些将门、门阀的老祖们,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神明境五重天。

        所谓的破开先天迷障,从神魂中迸发一点先天灵光,也就是所谓的先天元灵,从而洞彻本我、本性、五感六识,将自身打磨得犹如舍利明珠,圆澄澄毫无瑕疵,与天地大道完美融合。

        整个武国,如今也就巫铁到了这神明境巅峰境,也就巫铁有资格说他窥见了这一境界的美妙。

        那些武国的老祖们,他们嘛……呵呵。

        “看来,武国没有活过十万年的神明境。”黑石道人淡然道:“燧朝也是如此,无论修为多高,十二万九千六百岁,就是人族的极限。”

        “哪怕到了神明境巅峰,明明能察觉,自身的寿数远不仅这点年限,但是没人能活过一元之数。”

        “可是那些妖魔鬼怪,不说那些尊级的老怪物,那些妖帝、妖王,甚至是一些血脉珍稀的巨妖、大妖,他们轻轻松松,都有数十万岁的寿数。”

        巫铁突然想起了巫族本家的巫狱等一批老怪物,他沉声道:“不过,倒也有……”

        黑石道人迅速说道:“有秘术,可以让寿数绵延……但是那等秘术,和活死人何异?”

        巫铁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巫狱,他就是自我封禁在一口巨大的棺椁中,被一群巫族的儿郎从地下世界扛出了地面。

        自我封禁,类似假死一般的自我封禁,如此虽然‘活得’足够长了,但是那能算是‘活着’么?

        黑石道人冷眼看着巫铁,冷声道:“这等自我封禁,类似死人的老祖,我青莲观的后山秘窟中,不下于十万……呵呵,十万口自我封禁的棺木,密密麻麻,满山满窟……那等场景……”

        黑石道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燧朝开国多少年?

        青莲观何等底蕴。

        以青莲观的道法传承,从偌大的燧朝挑选天才悉心栽培,就算以一千年为一个周期,能有数个、数十个顶尖的天才能够突破到神明境巅峰的水准,燧朝开国无数年,积累下来的这些神明境巅峰者,数量何止百万人?

        有些人,战陨了。

        有些人,失踪了。

        有些人,潇洒疏朗,不远苟存,于是乎自我解脱了。

        更多人,为了给后辈弟子求一条出路,用尽各种稀奇古怪的秘法力求突破,结果纷纷陨落。

        那一代代的天才、精英,损失了绝大部分之后,在青莲观的后山秘窟中,依旧积攒了足足十万多寿命到了极致,自我封禁以延缓死亡降临的老怪物。

        黑石道人看着巫铁,沉声道:“所以,我青莲观不是不能和武王分一个高下,而是不愿……若是我青莲观不惜代价,唤醒一万自我封禁的半步尊级老祖,哪怕他们只剩下了三五个月的寿命……武王您,扛得住么?”

        巫铁的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他用力的摇头。

        扛不住。

        不要说他,把武国整个捏吧捏吧的并在一起,加上如今投效他手下的一众尊级老怪物,也扛不住一万名寿命到了极限,被唤醒后有心拼命的半步尊级。

        巫铁肩膀上的猴崽子本来捧着个果子,正龇牙咧嘴的朝黑石道人做鬼脸。

        猛不丁听到黑石道人说的这番话,猴崽子吓得浑身直哆嗦,一身金毛一根根竖起,乍一看去就好像一颗硕大的金色海胆趴在了巫铁肩膀上。

        十万自我封禁的老不死?

        青莲观如此,那么红莲寺呢?白莲宫呢?还有燧朝的皇族风氏呢?

        猴崽子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家老祖会说‘人族很可怕’之类的话了。

        这些人族,看上去一个个慈眉善目的,都像是好人……但是他们做的事情,简直是坑死妖怪啊!

        十万自我封禁的半步尊级老怪。

        如果他们舍得拼命的话,如果他们全都跑去西方妖国,‘嘭嘭嘭’的舍命自爆……啧,整个西方妖国都会被炸得天翻地覆,所有妖族都会被炸得亡族灭种吧?

        “如果,有机会,让这一方天地,接纳我人族。”黑石道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巫铁:“只要有一线机会,若是我青莲观的那些前辈,当中只要有三五百人突破尊级……我人族,我燧朝,会是何等气象?”

        巫铁手指重重的敲击着软榻扶手。

        黑石道人的话,很有吸引力,很有感染力。如果青莲观冒出数百尊级……

        呵呵,巫铁冷笑了起来,如果青莲观冒出数百尊级的话,搞不好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卷起袖子,打破巫铁的脑袋,然后将整个武国,连同地下的伏羲神国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所以,你们放任风戎杀人?”巫铁的问题直接而干脆。

        “那青雾,来历莫名……”黑石道人眸子里闪烁着幽幽的,不可测的光芒:“我们怀疑……他是域外邪魔……”

        “不用怀疑,他就是。”巫铁很果断的说道:“本王在武国,和他们的同类打过交道。他就是,本王可以直接的告诉你们,他就是天外邪魔。”

        黑石道人的语气顿时变得,很古怪。

        似乎沉重了一些,又似乎轻松了一些。

        “如此,倒是能够解释了。青雾许诺,若是风戎向天地献上足够的祭品,那么……整个燧朝所处的这一方大陆,天地玄机,将会改变。”黑石道人沉声道:“风戎,可得永生。”

        “永生?”巫铁笑了:“风戎就为了这个,放手大杀?没有任何道理的,随便找个由头,就对自己国朝的臣民大开杀戒?你们青莲观……就是为了这个,坐视?”

        黑石道人冷声道:“正是如此。”

        巫铁向后重重靠了下去,他将猴崽子捏在手里,掰开他的嘴,硬塞了一颗没扒皮的龙眼进去。

        他淡然道:“为了这个,你们坐视风戎杀人,嗯……啧,你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护国三神宗之一的青莲观。”

        “一时的牺牲,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庇护燧朝。”黑石道人厉声道:“如果我们青莲观能有数百,甚至更多的尊级,我燧朝的前途,将何等光明?”

        巫铁目光幽深的看着黑石道人。

        他看了黑石道人半天,直到心境修为极高的黑石道人都有点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巫铁才冷飕飕的说道:“在我武国,曾经三分天下的时候,突破神明境,都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一如风戎所做的那般,同样需要血祭,需要放肆的杀戮,用无数士卒的血,换取三五个施舍的,突破神明境的机会。”

        “后来,本王更知道,在三国相互厮杀征伐的大规模血祭之外,各大门阀,还有私下里的小型祭祀。”

        “用人命,用资源,甚至是绝色的少女,乃至有特殊血脉的天才,都可以作为祭品……积攒到一定的程度,会有天神垂怜,会给他们族内寿命到了极致的老家伙,一个飞升‘神域’的机会。”

        “据说,飞升到神域后,就再无寿命约束。”

        巫铁斜眼看着黑石道人:“你们怎么不用这个法子?”

        黑石道人冷然道:“我等,怎可能向天外邪魔献祭?”

        巫铁笑了起来:“你们这座牌坊立得颇为冠冕堂皇……唔,你们不向邪魔献祭,你们却能容忍风戎疯狂杀戮以祭祀天地。”

        “子不杀伯仁,伯仁因子而死……”巫铁叹了一口气:“我这话,你听得懂么?”

        黑石道人呆了呆……显然,他没听懂这句话。

        很显然,巫铁的这句话,在燧朝并没有流传下来。

        很显然,燧朝得到的太古文明传承,还是不完整。

        “好吧,粗俗一些说……你们这群牛鼻子,做了婊子,还要满天下的叫嚷说你们是黄花大闺女!”巫铁叹了一口气:“本来我对你们青莲观,颇有一些好感,比起红莲寺和白莲宫,你们青莲观似乎不错。”

        “没想到,你们的真正面目,却比暴虐的红莲寺、虚伪的白莲宫,更加的污秽不堪。”

        “你们好似超脱世外,不染红尘,实则你们暗中摆布红尘,让世间变得血海涛涛……你们本来有机会阻止一切……可是你们,却任凭他发生。”

        “看看你的手,黑石道人。”巫铁直起了身体,站起身来,俯瞰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黑石道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看你的手……是不是,在放红光呢?那是血腥……两手血腥,你们洗不掉的。”

        黑石道人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然后他笑着摇头,朝着巫铁说道:“武王好利的嘴。不过,武王高寿?武王怕是还没有明白生命的可贵,怕是还没有到寿命极致,穷途末路之时。”

        “我等,明明有强大的修为,有至高的地位,有无穷的权柄……我等,明明可以长生久视,俯瞰世间……我等,明明可以逍遥世外,享尽仙福……”

        “我等,怎甘心寿命耗尽,化为尘土?”

        “我等,怎甘心这一生苦苦的修持,灰飞烟灭?”

        “我等……”

        巫铁打断了黑石道人的话:“归根到底,是你们太贪婪。”

        “没错,本王年龄不大,不足百岁,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哇,好夸张的数字,本王真正没想过,活到十几万岁,是什么个概念。”

        “但是,本王自问,算是一个好人吧?”

        “所以,本王不会为了自己的长生久视,为了自己的永生不死,去无缘无故的屠戮人间。”

        “不管是自己亲自下手,还是背后操刀,让别人去下手。”

        黑石道人先是一惊,然后冷笑:“不足百岁?武王好惊人的天赋,好可怕的资质,好逆天的气运……武王,你果然不懂我们……”

        巫铁凝视黑石道人:“我懂你们,只是不屑为之罢了……风戎,必须下台,他必须被血狱亲手斩杀。燧朝,也必须给本王一块足够大的封地,足够多的子民,作为对本王、对武国的赔偿。”

        “这是本王的底线,不容违逆。”

        “若是,青莲观想要违逆呢?”黑石道人咬咬牙,抬起头,狠狠的盯着巫铁。

        巫铁低头俯瞰黑石道人,幽幽道:“那,我只能铲平青莲观?呵呵,要不试试?”

        黑石道人厉声喝道:“那么,若是红莲寺、白莲宫和我青莲观联手呢?若是我青莲观,将我方的猜测和筹谋,说给他们听,然后三家联手呢?”

        巫铁沉默。

        他举起手,‘嘭’的一声,将黑石道人整个拍得粉碎,连同一点先天灵光都打得灰飞烟灭。

        “如果这样,我会灭了你们青莲观、白莲宫、红莲寺。”巫铁淡然道:“嚇,说不定,屠了你们,就能满足那些‘天外邪魔’了呢?”

        “嚇,事情越弄越复杂……其实,我只是登门讨个赔偿金而已,干嘛要弄出这么多麻烦来?”

        巫铁的心情,变得极其恶劣。

        想到黑石道人所说的,青莲观后山秘窟中的景象,他就觉得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