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好生做人

第八百七十六章 好生做人

        夜。

        寒风彻骨,草叶带霜。

        重建的燧都城外,娲青鸾犹如一个合格的泼妇一般,歇斯底里的朝着巫铁破口大骂。

        甚至,她伸出了长长的,涂得通红的指甲,狠狠的抓向巫铁的眼睛,想要挖出他的眼珠来。

        巫铁可不惯着她,娲青鸾扑上来,他就是一耳光抽了回去。

        脆响声中,娲青鸾被打得口角喷血,狼狈不堪的飞出了数十步远,一头栽在了地上抽搐。

        “巫铁……本宫不会放过你的!”娲青鸾被抽得失神了一阵子,等她好容易回过神来,这才拼命的在地上拍打着双手,朝着巫铁尖叫怒吼。

        “呵,呵呵。”巫铁冷笑,摇头不语。

        娲青鸾看着巫铁这等模样,又朝着四周看了看。

        黑灯瞎火的,天空也没有星辰月亮,燧都在极远的地方,夜幕下,城墙上的禁制泛着幽光,越发衬托得旷野越是漆黑。

        娲青鸾脸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笑容,她抬起头来,看着巫铁‘嗤嗤’笑着:“三更半夜,你将本宫带来此处,意欲何为?”

        轻轻的扭动着腰身,娲青鸾站起身来,朝着巫铁妩媚的笑着。

        “难不成,你对本宫,有什么别的想法?”

        巫铁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很坦诚的说道:“太后娘娘,您比我祖奶奶年龄还要大不知道多少……本王的生母,年龄还没过百呢,您都活了几万岁了?”

        ‘呵呵’干笑了一声,巫铁的话变得极其的刻薄:“本王就算再饥不择食,也不至于对一尊古董有兴趣吧?放着新鲜热辣刚出锅的红椒仔鸡不吃,我去啃挖出来的木乃伊?”

        娲青鸾呆了许久,她好容易才明白巫铁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木乃伊……这个词,娲青鸾在燧朝的秘藏古籍中,还是见过的,那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对尸体的保存手法。

        巫铁将她比成刚挖出来的木乃伊?

        自诩容貌冠绝天下,自持极高的娲青鸾气得眼珠充血,‘嗷’的一嗓子,再次朝着巫铁冲了上来。

        全身法力都被禁锢,丝毫神通都施展不出来的娲青鸾刚刚扑到巫铁面前,巫铁又一脚将她踹了回去。

        一声惨嚎,娲青鸾趴在了地上,抱着肚皮惨嚎不断,巫铁淡然道:“消停些,稍后有人带你离开……啧,我真想不明白,为了皇位,你配合外人,算计了你的丈夫。”

        “权力,就这么重要么?”巫铁歪着头,很纳闷的问娲青鸾:“我对燧朝上任神皇没有半点了解,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哪怕他再不好,他毕竟是你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男人,你就这么,把他当做祭品牺牲了?”

        娲青鸾一点点的直起了身体,她的长发散乱,披散在面前,夜风吹过,长发乱舞,配合上她凌乱的衣衫,肿胀的面孔,一时画面美不胜收,简直犹如刚刚回魂的女鬼一样狰狞。

        “你懂什么?毛头小子。”

        “本宫在乎的不是皇位。”

        “那位置,本宫又不可能坐上去,有多么的风光,多大的权力,和本宫自身有什么干系?”

        “本宫只是,容不得其他女人的儿子,坐上那个位置。”

        “嗤,论姿色,论才学,论手段,论出身,论一切的一切,天下哪个女人能胜过本宫?”

        “娲青凰那蠢女人?呵呵,不是本宫看不起她,从小到大,本宫想怎么玩她,就怎么玩她,她吃了多少亏,都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在算计她。”

        “她没有本宫漂亮,没有本宫聪明,没有本宫能耐,又是旁系出身……呆头呆脑木头桩子一样的女人,她的儿子,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资质?”

        “她的儿子,凭什么这么多人支持他成为下一任神皇?”

        “她的儿子若是成了神皇,她就是正儿八经的皇太后。”

        “本宫呢,本宫那时候,还要仰仗她的儿子,才能在这皇城中过下去,以后面对她,说话都要小心翼翼,行差踏错一点都不行。”

        “本宫哪里还有面子?”

        巫铁听得毛骨悚然:“所以,你就算计了风祯,让你儿子成了神皇,然后将风祯给献祭了?”

        娲青鸾淡然一笑:“有什么办法呢?能够算计风祯,能够让风戎继承皇位,这是帮本宫的人,预先和本宫谈好的条件……风祯就是条件之一,人家帮本宫做到了,本宫自然要遵守诺言。”

        巫铁哑然。

        娲青鸾抬起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幽幽的笑着:“小家伙,真的一点都不对本宫动心么?站在你面前的,可是燧朝当今的皇太后!”

        “一具心都烂掉的木乃伊而已。”巫铁再次给了娲青鸾沉重一击:“那么,关于本王的武国……”

        娲青鸾被巫铁的话气得面皮发绿。

        等听到巫铁的问题,娲青鸾‘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的武国?那块有着巨量人丁的蛮夷之地啊?没错,它的消息,是本宫泄露出去的。”

        眼角带着一丝邪意,娲青鸾幽幽道:“本宫找到了那蛮夷之地的大致坐标,然后让白素心那蠢货派出了弟子去探索……谁知道,白莲宫简直有如筛子一般,他们派出的弟子刚动,红莲寺、青莲观的人也动了。”

        叹了一口气,娲青鸾轻轻的说道:“不然呢?相隔这么遥远的距离,如此广袤无垠的海域,他们在海上哪怕只要错了一丝角度,就不知道会偏航多远。”

        “没有本宫给他们的坐标,他们这辈子都难以发现那么小的蛮夷之地……没有本宫,就凭他们?”

        娲青鸾冷哼了一声。

        巫铁眉头一挑,沉声道:“是你给了他们武国大陆的准确坐标?你是怎么知道的?”

        娲青鸾斜睨了巫铁一眼,用看傻子一般的目光轻轻扫过他的身体。

        “本宫,一共给了白素心十八处坐标,但是直到今日,也就你那武国一处,被那群无能的废物锁定了位置。”娲青鸾幽幽叹道:“本来,是想要让风戎立下盖世奇功,开疆拓土,彻底压过风熵……”

        “可是本宫那废物儿子,的确是废物一个,区区武国,都损兵折将……”

        “本宫实在是没办法,才用了那最后备用的手段。”

        “青雾说得对,既然有更直截了当的法子,何必做这么多拐弯抹角的无用功呢?趁着风熵在外征战,他的党羽群蛇无头的时机,直接让风戎坐上皇位,将生米煮成熟饭,谁还能说什么?”

        娲青鸾叹道:“只是没想到,真没想到,区区蛮夷之地的……蛮夷小王,居然……居然搞坏了一切。”

        巫铁沉声道:“是青雾给你出谋划策啊。”

        娲青鸾笑得很是迷离:“青雾是本宫的贴心人……如果本宫死了,有劳送他下来,继续伺候本宫才是。”

        巫铁淡然一笑,没搭理娲青鸾。

        青雾如今正乖巧老实的蹲在燧都的天牢中,这么一个乖巧老实的‘邪魔标本’,巫铁可舍不得一下子就弄死他。

        掏出一块隐隐闪烁着五彩幽光的水晶,巫铁看了看上面迷离的光芒,低声咕哝道:“时间差不多了吧?这人,怎么还没到?”

        娲青鸾呆呆的看着巫铁手上的水晶,那灵动的五彩光芒,让她的脸色变得异常的扭曲狰狞。

        她嘶声道:“这水晶……你从哪里来的?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五彩水晶中,两点幽光亮起,幽光在水晶中一阵盘旋缠绕,最终‘叮’的一声,两点幽光重合为一处。

        巫铁身边,‘嗤嗤’声中,一条笔直的五彩光线从十几丈高的空中笔直落下,碰触地面后,光线向左右一分,露出了一座喷吐着浓郁灵雾的五彩光门。

        一名白发、童颜,气色极好,双眼亮晶晶的老妇人杵着一根拐杖,步伐如飞的从光门中走出。

        在这老妇人的身后,紧跟着十几名身上披挂着兽皮,气息蛮荒、粗狂的青年。

        巫铁朝着这些青年望了一眼,他的瞳孔顿时一缩。

        这些青年,他们修炼的,悍然就是《元始经》,这气息,巫铁最是熟悉不过,绝对不会错。

        只是,这些青年没有巫铁这般‘丧心病狂’,他们修炼《元始经》,每个人身上的大道道纹烙印,大概也就是六七百、八九百的样子,没有一人能突破‘一千’的瓶颈。

        饶是如此,这些青年的实力也着实恐怖。

        在燧朝,风熵以三百六十门大道入道,就被吹嘘为开国以来屈指可数的盖世妖孽……风熵的儿子风苼,更是以六百六十门大道入道,风熵就藏着掖着,唯恐风苼的资质暴露出去,木秀于林引来飓风摧袭。

        老妇人身后的这些青年放在燧朝,那都是开天辟地以来,恒古未出现过的天骄,足以引得朝野震荡的存在。

        只是看这模样,这些青年,都是这老妇人的跟班,孙子辈的人物……

        这就有点吓人了。

        这娲族的底蕴,或者说,人族隐藏起来的那一部分力量,有点吓人。

        “你们……”娲青鸾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她惊恐而绝望的看着老妇人,嘶声尖叫:“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做什么?你们……”

        “做错了事,要罚。”老妇人红润的面皮绷得紧紧的,好似挂上了一层冰:“娲青鸾,你从祖灵空间中盗取信息,为一己私利,掀起滔天血孽……你,罪不可赦。”

        娲青鸾面孔扭曲,声嘶力竭的大吼:“本宫乃燧朝太后,谁敢定我的罪?你们,你们这些,老怪物……你们……你们……也没有资格!”

        老妇人摇了摇头。

        两个青年大踏步走了过去,轻轻松松的,就好像抓小鸡仔一样将娲青鸾一把抓住,然后带着她迅速退回了光门中。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有点头痛的,伸手在太阳穴上狠狠的按了几下。

        转过身,老妇人看向了巫铁,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巫铁一阵子:“天字甲一号猎场,是被破坏得最为严重的猎场……你居然,也能得到《元始经》的传承,看来,先人果然有大智慧,我人族的薪火传承,绵绵不绝,着实让人欣喜。”

        巫铁微笑,向老妇人躬身行了一礼。

        “大主母,小子运气,这才得了这点造化……和这些兄弟相比,啧……”巫铁看了看老妇人身后的青年们。

        “嗯,老身也不问你究竟领悟了多少大道法则……总之,人族命运,跌宕颠破,尔等少年,当人人努力才好。”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情,谨记一件事情——你首先是一个人,然后你才是帝王将相,才是才子佳人……”

        “无论做什么事情,做任何的决定,一定不要忘记你首先是一个人族的事实。”

        老妇人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好生努力罢,你其实,做得很好,能将天字甲一号猎场,变成如今模样,你真的,做得很好……不如,你随我们回去?”

        巫铁就笑了起来:“大主母这话,可就和自己刚才的话相违了……巫铁可以跟您走,身边的亲眷朋友如何?那些中心的臣公如何?那些忠于巫铁,死心塌地可以为巫铁去死的子民如何?”

        “所以,巫铁还是留下吧。无论碰到什么事情,尽力让子民的日子好过一些,也就足够了。”巫铁笑得很灿烂:“巫铁知道,那些家伙,想要割韭菜了,想要疯狂的割一波韭菜……”

        巫铁很认真的看着老妇人:“我会让他们知道,韭菜里面,偶尔会有几根不听话的,会把他们的镰刀崩出口子来……甚至,一不小心,他们自己都会送命的。”

        老妇人笑了,很欣慰的笑着。

        她上下打量了巫铁一阵子,突然蹦了起来,轻轻一巴掌摸了摸巫铁的脸蛋:“好小子,真是好小子……”

        笑呵呵的,老妇人掏出了一卷赤红色,有无数条火光喷涌的卷轴,递给了巫铁。

        “喏,拿去给现在燧朝的那群蠢货,尤其是风氏皇族的那些蠢货去看……这是燧朝自风祯往上数,一共三十六代神皇联手签署的圣旨,许你在燧朝境内便宜行事。”

        “里面,顺便封了你为燧朝的一字并肩王武王。此王爵,和燧朝神皇地位相当,平起平坐。顺便割了燧朝西方三分之一的疆土和子民给你。”

        “拿去,给那些蠢货看吧。”

        “哦,对了,这份圣旨内,还授予你监国之权。”

        “燧朝的神皇也好,王公大臣也好,护国三神宗的人也好,谁敢肆意胡为,你都管教得,你都惩罚得,你甚至能斩杀得。”

        “能够被天外邪魔侵蚀如此之深,闹出皇都都被人一朝覆灭的蠢事……这燧朝上上下下再不反思、悔过、振奋崛起的话,小家伙,你就干脆取而代之罢。”

        老妇人笑得很和蔼,目光中充满了柔和的光芒:“巫铁,你身上是有大气运的,我们这帮老家伙,都看好你的未来……好生做人,认真做人,千万不要踏错一步。”

        巫铁接过圣旨,肃然向老妇人跪拜行礼。

        为的不是这份圣旨。

        为的是这老妇人,她是真正的人族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