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敲定,盟约

第八百七十七章 敲定,盟约

        燧都,薪火宫内,争吵在继续。

        数日时间,足够风苼等燧朝高层重振旗鼓,稳住阵脚。

        他们在城外疯狂的编组军队,操演大阵,给裴凤等武国谈判负责人制造心理压力。

        他们更是从燧朝四边,各处封国,各大州治,拼命的抽调高手云集燧都。包括青莲观、红莲寺、白莲宫,都有隐修的长老不断赶来。

        面对武国的压力,无论燧朝内部有多少利益纷争,起码这一刻,他们是一个整体。

        更有风氏长老重新祭炼了乾元神钟,就在薪火宫外,乾元神钟光芒冲天,散发出恢弘的气息封锁虚空。

        猪刚鬣、金睛妖尊帮着武国,拼命的想要多撕扯一些利益下来。

        为此,猪刚鬣各种威胁恐吓,各种咆哮谩骂,总之将一位妖尊应有的邪恶、暴虐的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

        而燧朝的这些高层,则是摆出了一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傻的那种‘傻乎乎’的嘴脸来,愣头愣脑的横冲直撞,咬着牙,绷紧脸,和猪刚鬣等人拍桌子对吼对骂。

        就在谈判期间,燧朝奉命增援而来的边军精锐,已经和老铁掌控的巨神兵军团发生了好几次冲突。

        有数万燧朝将士被重伤,洗扒干净后丢在了燧都四方城门外。

        而这些边军的战果,就是有万多尊巨神兵被打得稀烂,老铁将他们送回武国,让大铁回炉重炼后,这些巨神兵过了没多久,又重返了战场。

        甚至这些巨神兵体内的七彩水晶脑都没被破坏,他们的记忆和战斗经验保存完好,算得上丝毫无损。

        这等战果,让燧朝高层又是惊惶又是恼怒。

        就连明面上已经辞官不做,但是背后还在为风苼出谋划策的夏侯无名,也感到一阵的头疼和无奈。

        武国表现出的战争潜力,完全不如他们预估的那样孱弱。

        夏侯无名甚至对护国三神宗派出去的那些弟子充满了怨念——你们都没弄清楚武国的真正底细,就让燧朝胡乱招惹了这样强悍的敌人……你们,真的是废物啊!

        又是一夜未眠,裴凤和血狱一点点的,拿着带了风熵血指印的文书,继续重申燧朝对武国的赔偿底线。

        一夜争吵,燧朝高层依旧没有松口。

        风苼摆出了足够强硬的姿态——就算巫铁将风熵千刀万剐,他们也绝对不会答应裴凤狮子大开口的勒索。

        夏侯无名不出,身为和夏侯无名资历相当的老臣,燧朝太傅殷不破则是拍着桌子和猪刚鬣破口对骂:“我们燧朝上下,是不怕死的……猪刚鬣,你是妖尊又如何?妖尊,我们又不是没杀过!”

        猪刚鬣拍着桌子,冲着红面白发、身形魁梧的殷不破咆哮:“那,来啊,摆开兵马,大家明刀明枪的干上一场!谁怕谁啊?啊?”

        金睛妖尊在一旁冷声哼道:“没有了薪火相传大阵,你们燧朝,就是一个屁!”

        殷不破暴躁的跳着脚嘶吼:“那就来啊,战,就战,谁怕谁?我燧朝儿郎,绝不会向尔等妖孽屈服!”

        坐在裴凤身侧,端着茶杯的黄瑯笑得很风轻云淡的说道:“哪,哪,哪,太傅大人,我们武国上下,可都是纯正的人族……你们,可不能血口喷人哪。”

        黄瑯心中嘚瑟啊,嘚瑟得浑身轻飘飘的,每根汗毛都在嘚瑟的乱晃。

        想当年,他只是大晋神国大泽州一位落罪发配,充边送死的罪官。可是抱上巫铁的大腿后,这也没多少年时间,他的地位水涨船高,他的家族兴旺发达。

        原本当他成为武国主持日常政务的文相时,黄瑯已经以为,这就是他这辈子所能达到的人生巅峰了。

        真真没想到,巫铁这条粗大腿,居然跨过了无边海域,跑到燧朝来祸害了。

        能够四平八稳的坐在燧朝的皇宫,看着修为、实力,还有家族底蕴都比自己强出百倍的殷不破等人在这里憋屈的怒吼谩骂……而自己,只要稳坐钓鱼台,就能开疆拓土,开辟一片起码和如今的武国疆域相当的庞大新领地……

        啧啧,人生达到了新高度啊!

        青史留名啊!

        荫蔽后人啊!

        要不是怕失态引得他人嘲笑,黄瑯早就笑得满口大牙都能飞起来。

        “尔等蛇鼠一窝……纵是人形身躯,却已是妖魔心肝!”殷不破疯狂的朝着黄瑯喷着口水:“尔等狼心狗肺,真正是妖魔之属……黄瑯小儿,若非……若非……老夫一指头戳死你这无耻小人!”

        黄瑯的脸剧烈的抽了抽,然后再抽了抽。

        他被骂得有点出离的生气,可是要他和殷不破正面对上,说实话,黄瑯还是心虚的。

        依仗着巫铁的势,黄瑯如今也爬进了神明境的门槛,可是按照燧朝的划分标准,黄瑯也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地神’,以两三门大道法则入道而已。

        而殷不破,那可是巅峰王神,一指头戳死黄瑯,真不是虚妄之言。

        血狱暴起发难,‘嘭’的一声将面前的长案拍得粉碎,她站起身来,厉声喝道:“够了,和你们这些燧朝的无耻之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双眸喷出猩红的火焰,血狱厉声长啸:“战罢!”

        裴凤也被这几日和燧朝高层的激烈谈判弄得虚火上升,她缓缓站起身来,冷眼看着风苼:“世子殿下,既然不顾你父亲的生死……那么,明日午时,燧都西门外,我武国当众凌迟之……”

        “以你父亲之人头,做三牲誓师……然后,我武国和你燧朝,就分一个高下吧。”裴凤身上一道道黑色魔焰冲天而起,直接将薪火宫的屋顶烧出了一个大窟窿。

        大量黑色火星从燃烧的屋顶飘落,裴凤看着目瞪口呆的风苼冷然道:“一切都是你燧朝自找的。你们侵入我武国疆域,屠戮我无辜子民,妄图征服我武国上下。”

        “你们挑起战火,却又输了,就必须付出代价。”裴凤说得很干脆:“不给让我们满意的赔偿,那就战罢。”

        风苼的身体在哆嗦。

        他是一个为了自己的弟弟和侄儿,可以跪地向人求饶的人……他怎可能,坐视自己的父亲被人凌迟处死?

        他猛地站起身来,想要说点什么。

        殷不破和一直站在后面没开口的燧朝太保颜正兴,同时按住了风苼的肩膀,两人一用力,又强行将风苼按在了座位上。

        面皮漆黑,发色呈银灰色,通体散发出一股幽深之气的颜正兴冷然道:“既然如此,那就战吧……我燧朝战到最后一人,也绝对不会屈服……殷王,你们要杀就杀……从今日起,我等奉殷王世子为下一任神皇,我燧朝,绝对和你们血战到底。”

        薪火宫的屋顶烧得炽烈,四面八方传来了武国和燧朝两方将士的惊呼声。

        兵器破空声不断响起,薪火宫外有士卒开始火并,军阵成型爆发出的巨响声震动天地,法力波动滚滚袭来,薪火宫在疯狂的法力潮汐中剧烈的摇晃着,整个薪火宫大半截都被黑色魔焰包裹。

        ‘咚’的一声巨响,乾元神宗终于被风氏长老敲响,一声钟鸣震荡九天,大群武国士卒昏厥倒地。

        无数巨神兵蜂拥而来,这些巨神兵对乾元神钟的钟鸣声毫无反应,他们挥动长枪,犹如黑色的洪流一样撞入了燧朝士卒的军阵,当场冲翻了大群燧朝将士。

        高空中,武国的巨舰和体积小了许多的燧朝战舰遥遥对峙,双方都排成了墙一样的齐射舰阵,一门门粗细不等的炮管从舰艏探了出来,刺目的光芒在炮口酝酿,光芒逐渐变得刺眼。

        猪刚鬣皱了皱眉头,他低沉的吸了一口气,头顶一道妖气冲起来老高,将皇城上空的云层都冲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随着猪刚鬣释放妖气,金睛妖尊,还有等候在薪火宫外的,被巫铁收服的六欲魔尊、舍利骨尊、黄泉三尊,以及远远蹲着的幽冥鹏尊、万毒鸩尊、龙脉鳄尊等,同时全力释放气息。

        妖气、魔气、鬼气冲天而起,森森邪气化为一道道狼烟柱矗立在天地之间,尖锐的嘶吼声从天空深处传来,燧都城内,无数子民浑身僵硬,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是生命层次的压制。

        一如羊羔面对猛虎。

        一如草鱼对上蛟龙。

        燧都城外,无数燧朝将士的嘶吼声响彻天地。面对这些妖尊、鬼尊、魔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无数燧朝将士的气息连绵一体,依托庞大的军阵,煞气军魂凝聚,居然在气势上也只是稍微弱了一等。

        四面八方,有一道道半步尊级的气息出现。

        数量过千的半步尊级的气息如此的醒目,如此的惊人,猪刚鬣等人的气息都不由得一滞,气焰顿时被压下去了不少。

        “狡猾狡猾的,之前示弱服软,调集人手后,立刻翻脸不认账……你们燧朝,狡猾狡猾的……你们,还有信誉可言么?”猪刚鬣轻轻拍打自己的大肚皮,浑身肉浪都在翻滚。

        殷不破、颜正兴一左一右站在风苼身边,目光森冷的看着裴凤、血狱,以及她们身边的一众武国人等。

        ‘信誉’?

        这种东西……在国与国的利益争端下,‘信誉’就是个屁。

        不过,事实虽然如此,但是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殷不破义正辞严的说道:“吾等皆人族,不与妖魔鬼怪说信誉。”

        清脆的掌声传来。

        巫铁一边鼓掌,一边走进了熊熊燃烧的薪火宫。

        他身上大片寒气喷洒,裴凤配合着他收敛了自己放出的魔焰,整个薪火宫很快就烟火气全无,透过被烧空的屋顶,可以看到黑云浓郁的夜空。

        “这话说得,精彩……啧,夏侯太师不厚道,他撂挑子跑路了,留下你们这群不认账的家伙。”巫铁轻叹了一声:“他是有把握,我不会在燧都放肆杀戮……啧,我这个人啊,就是太重感情,太仁义仁慈了些。”

        ‘咚’的一声,巫铁将老妇人送来的那份赤红色卷轴拍在了风苼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满大殿的燧朝高层:“不过,本王这里有一份有趣的东西,你们接,还是不接?”

        风苼一众人等看着那卷轴,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卷轴,是燧朝制式的圣旨样式,这是他们极其熟悉的东西,自然不会看错。

        按照燧朝的规制,圣旨上,必须留有一丝当代神皇的气息,以此确保圣旨的真实,确保这圣旨代表了这位神皇的本意。

        但是这卷轴上,居然有三十六道不同的气息。

        而且三十六道不同的气息,分明同出一源,里面都蕴藏了极其浓烈的燧火之意。

        “这是……”风苼、殷不破、颜正兴等人的面皮剧烈的抽搐着。

        他们同时感到了极大的不安。

        这卷轴就好似洪水猛兽,让他们心肝乱颤,五脏六腑都在哆嗦。

        “看看吧?你们的老祖宗送来的东西。嗯,三十六代神皇联名下旨……这事情,其实本王也被吓得一呆一愣的,啧啧,想不到,你们燧朝底蕴如此雄厚。”

        巫铁背着手,惊叹道:“三十六代神皇,啧,他们活得可真够久的……他们是如何,活到这么久的?”

        对比黑石道人之前说过的那番话,巫铁还真好奇,难不成燧朝的三十六代神皇,都自我封禁在娲岛?

        否则的话,怎可能冒出这么一份可怕的圣旨?

        风苼呆了一阵子,然后哆哆嗦嗦的,解开了卷轴上缠着的红色丝线。

        大片火云从卷轴中冲出,一个森严的声音响起,火云中,随着那声音,浮现了大片清晰可见的字迹。

        燧朝西疆,划出三分之一的领土,赠予武国。

        巫铁受封一字并肩王,兼有监国之责。

        风氏族人,德不配位,镇国神器乾元神钟,交予一字并肩王‘武王’掌管。

        青莲观、白莲宫、红莲寺,违逆本心,利欲熏心而不择手段,不堪为护国三神宗。着三大宗门封闭山门,内部整顿,不得武王旨意,不许出山行走。

        三神宗各大下院,所有外门弟子,尽数收回山门修心养性。有胆敢违逆旨意,私留弟子在外者,一旦查获,悉数诛灭。

        一条条,一款款,圣旨上列出的诸般条款,让风苼等人目瞪口呆。

        几个老臣呆了半晌,突然跪倒在地,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先皇啊……”

        巫铁的嘴角抽了抽,忍笑说道:“诸位,圣旨在这里,咱们正儿八经的,把武国和燧朝的盟约签了吧。啧,这都浪费多少时间了?”

        手指风苼,巫铁笑道:“风苼,你小子是个有情有义的,比你那猖狂狷介的父亲好得多……这燧朝的神皇啊,干脆就是你了……”

        游目四顾,巫铁笑问在场的燧朝臣子:“我的话,谁赞同,谁反对?”

        一刻钟后,武国和燧朝的正式盟约,或者说‘城下之盟’的契书,正式签署,双方画押盖印,就此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