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归途,拦截

第八百七十八章 归途,拦截

        尘埃落定,小有波折。

        疆域,子民,一应零碎的赔偿,都好说。

        唯有乾元神钟……巫铁也没想到,在那联名圣旨中,燧朝的先皇们,居然将乾元神钟交给了自己代掌。

        这是燧朝的镇国神器,在古宝中也是顶尖的序列,威能无穷。使用得当,甚至可以威胁尊级的老怪物。

        这等至宝,已经祭炼了乾元神钟的风氏长老不愿交出。

        所以,巫铁催动了那份联名圣旨,直接磨掉了乾元神钟中,这位风氏长老留下的神魂烙印,洗白了乾元神钟,并且当众用极短的时间,将他初步祭炼。

        风氏长老当众吐血,殷不破、颜正兴等人看向巫铁的目光,能吃人。

        正是巫铁,带着一群妖魔鬼怪,打入了燧朝疆域。

        因为巫铁,燧都被毁,薪火相传大阵被毁,乾元神钟被夺,疆土被切割,子民被分离……这一切,都是巫铁的错。

        哪怕很多燧朝高层知道,这事情的起因在燧朝自身,就连燧都的毁灭,无数子民的死伤,乃至那些被杀的文武臣子、被屠戮的豪门大族,都是风戎的错。

        但是在心里,他们将这一切,归罪于巫铁。

        这都是巫铁的错。

        一切都是他的错。

        燧朝这次损失惨重,而且颜面无存,内部更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朝野之间埋藏了巨大的隐患……这一切,全都是巫铁的错,全是他的错。

        奈何有那份联名圣旨,殷不破、颜正兴等人也都乱了阵脚。在那份联名圣旨的威逼下,他们不得不屈服,不得不按照圣旨上的意见,给了巫铁领地、子民、赔偿,任凭他带走了乾元神钟。

        但是这事情,没完。

        武国庞大的舰队腾空而起,无数巨神兵和五行精灵整整齐齐的站在甲板上,巨神兵们冷漠如初,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而五行精灵们则是擂鼓,吹号,拍打着胸膛,不断发出‘万胜’的欢呼。

        正中一条长达万丈,形如巨龙的巨型飞舟上,巫铁站在船头,左手搂着裴凤纤细的小腰,右手频频挥动着,热情洋溢的朝着燧都西门城楼上的风苼等人打着招呼。

        “风苼陛下,夏侯老哥,还有殷太傅、颜太保,诸位臣公,欢迎去我武国燧州做客。”

        巫铁笑得极其灿烂:“只要大家是以客人的身份过去,好酒好肉的好伺候……呵呵,若是……呵呵……”

        五行精灵们吹响了悦耳动听的口哨声,巫铁这条经过大铁多次改造、多次升级换代的武舟通体亮起夺目的光芒,一条条流光在巨大的船身上滚动,整整一千二百座圆形阵法在船体各处亮起,喷出一道道白色的高温洪流。

        武舟开始加速,向前飞驰,几个呼吸后,武舟前方空气喷出大片白色气爆,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爆声,武舟的船身上一道道圆形气爆不断喷出,武舟的速度越来越快。

        一盏茶的时间后,体积庞大的武舟化为一颗巨大的流星,拖拽着长达数万丈的烈焰光尾,呼啸着划过虚空,朝着燧朝割给巫铁的西疆领地飞去。

        等到武舟飞远了,规模庞大的武国舰队这才齐齐加速。

        这些体长三百丈到七百丈不等的战舰加速性能比武舟强了许多,速度也快了许多,他们很快就追上了在虚空中急速飞行的武舟,恒定了速度后,舰队向着西方不断进发。

        燧都西门城门楼子上,身穿一裘白衣的风苼双手按在城墙垛儿上,轻声对身边站着的几位老臣说道:“武王,其实是个好人……此次燧朝动荡,怪不得他。”

        夏侯无名没吭声,他灰头灰脸的,心里空乏得很。

        他的一番筹谋,眼看着能给四方的妖魔鬼怪一次重创,彻底扭转燧朝和四方敌国的态势……结果,硬生生被巫铁搅和了。

        本能击杀的妖魔鬼怪们,除了三大怪尊被巫铁的三尸分身强行炼化,化为自身修为的一部分。

        魔国、鬼国、妖国来袭的尊级老怪物,基本上都被巫铁收服。

        如今巫铁直接掌握的尊级老怪物,就有十三尊之多……

        巫铁名之为‘燧州’的领地,就在燧朝的西部。十三尊尊级老怪,配合上巫铁麾下庞大的巨神兵军团,以及规模更加庞大的矮人、侏儒、鼠人,以及其他稀奇古怪的族群大军。

        这就好像一柄锋利的淬毒的匕首,直接顶在了燧朝的肚脐眼上。

        难受,无比的难受。

        燧朝上下都感到难受,夏侯无名更是难受到了极点。

        “此獠,贼子野心,陛下万万不可被他蒙蔽了。”殷不破的脸色很难看,他沉声道:“尤其,他带走了祸国罪人风戎,娲青鸾和她的那个妖孽小太监青雾,也不知去向……”

        颜正兴一拳轰在了城墙垛儿上,硬生生将崭新的,新修没有几天的城墙垛儿轰得粉碎。

        “陛下,还请陛下即刻就位……我燧朝,如今乱不得。上上下下的事情,必须尽快疏清理顺。尤其那些被风戎无辜屠杀的臣民……他们族中多有幸存者,这善后安抚……”

        说道‘善后安抚’,颜正兴和他身后无数的臣子无不面露悲色,同时一个个不断的摇头,只觉得脑袋一阵阵的肿胀,同时心里乱得和一团麻线一样。

        风戎放手屠杀,杀了这么多大臣,这么多权贵,这么多地方上的豪门贵族,而且动辄就是满门抄斩,九族诛灭,甚至有些地方,他随手就将人家的左邻右舍,甚至是街坊邻居都给屠了。

        善后,如何善后啊?

        安抚,如何安抚啊?

        其他地方暂且不说,东边的边军都已经军心大乱,数十座军城、战堡被魔国大军攻破了。

        如今薪火相传大阵倒是重新布置起来了,可是乾元神钟……乾元神钟啊……

        没有了燧朝这威力最大的镇国神器,燧朝上下都觉得心气不足。

        好些臣子更是流出了眼泪,青雾一瓶闇魂之沁,屠了整个燧都,他们好些臣子的旁支亲属,可都在那黑雾中变成了厉鬼,然后都被燧火消灭。

        他们自家家里,也需要善后,也需要安抚啊!

        “陛下,登基罢。”夏侯无名沉声道:“巫铁承诺,陛下登基,稳定朝政之后,就会将殷王放回……此刻千头万绪,陛下须得振奋精神,我们燧朝,乱不得,也乱不起了。”

        风苼目光呆滞的看着远处。

        过了许久,他才幽幽道:“还请诸位臣公多多辅佐……风苼,其实根本没准备好……按理,应该是父王登基,三万六千年后,才轮到风苼……风苼,真的没准备好。”

        “燧朝,有劳诸位了。”

        深深,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风苼闭上了眼睛。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是,他的双眼已经变得一片清明、一片雪亮。

        “传我命令,彻查燧朝上下,尤其是皇城中,各位臣公的府邸里,彻查……若有青雾这等妖人,稍有可疑,下天牢,严刑拷打,仔细鉴别……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风苼终于发布了,生平第一条和他性格完全相悖逆的命令。

        他怕,他真怕。

        他怕又有青雾这样的妖孽冒出来。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风戎的上位,风祯的失踪,乾元神将的背叛,娲青鸾的异变,都和青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等妖人,宁可杀错三千,不可放错一个。

        飞驰的武舟上,血狱蹲在底仓改成的囚牢中,亲自盯死了风戎。

        等回到燧州,风戎是要被千刀万剐,用尽各种酷刑,慢慢处死。

        此刻,不可能让他逃了,更不能让他自尽死得太轻松了。所以,血狱亲自盯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武舟的主船楼中,一张直径十几丈的厚重圆桌旁,巫铁、幽冥鹏尊、万毒鸩尊成三角形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巫铁身后,猪刚鬣、金睛妖尊、龙脉鳄尊一排儿坐着,猪刚鬣正一脸憨厚的朝着幽冥鹏尊笑着点头。

        “两位对血狱照护有加,血狱是裴凤结拜的姐妹,所以,本王承情。”

        巫铁朝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拱了拱手:“本王得了燧朝一块领地,所处方位,两位妖尊也都看过那地图,恰恰就在燧朝和妖国中间,所以,本王想问两位妖尊,未来我们如何相处?”

        巫铁手指轻敲圆桌,轻声道:“朋友,或者,敌人?”

        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相互望了一眼,幽冥鹏尊摸了摸脑袋,沉声道:“朋友如何?敌人如何?”

        换成其他人,两大妖尊根本懒得搭理,放眼整个燧朝,没有一个实力达到尊级的存在,在两大妖尊眼里,没有达到尊级的实力,那就是渣滓。

        他们,不屑于和渣滓说话。

        但是巫铁不同,他一举镇杀了北方怪国三大怪尊,更强行慑服了六欲魔尊、舍利骨尊和黄泉三尊,此等修为、手段、心性……强悍,异常强悍。

        不到尊级,却有尊级战力,可以平等对话。

        所以,两人甚至很安分的在燧都等候了这么多天,等到巫铁完成了和燧朝的谈判,将一切该拿的好处都拿到后,再跟随巫铁一起返回。

        在这些天中,他们在燧都城内安分守己,甚至都没有抓人家养的小鸡仔吃……对于两大妖尊而言,这真正是破天荒的事情!

        “是朋友,你们想要从人族这里得到的东西,我们可以公平交易。甲胄,符箓,阵法,傀儡,丹药,一切你们想要的,用你们手上的资源,我们公平交易。”

        “你们可以用药草,矿石,元晶,甚至是野兽皮毛、筋骨血肉等交易,都可以。”

        “只要你们不对我武国的子民出手,不掳掠、圈养我武国子民,不以他们为血食,什么都好商量。”

        巫铁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是敌人,那么……两位妖尊现在就可以离开,三日后,本王统辖大军,攻打两位的直辖领地,势必将两位抽筋扒皮,做成一锅老母鸡汤,好生的补补身体。”

        万毒鸩尊怪笑了起来:“好大的口气。”

        巫铁笑看着万毒鸩尊:“我能做得到。”

        万毒鸩尊就闭上了嘴,万分忌惮的看了看巫铁身后坐着的三大妖尊,同时船舱外,又传来了六欲魔尊怪声怪气的怪笑声。

        没错,巫铁做得到。

        十几位尊级老怪围殴,就算是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联手,也是必死无疑。

        “做朋友。”幽冥鹏尊瓮声瓮气的咕哝道:“看在血狱那丫头的份上……本尊,可是将她当亲女儿看待的……哼哼。而且,说实在的,在西方妖国,我们五个,算是一个阵营。”

        幽冥鹏尊眸子里精光四射,朝着巫铁冷笑道:“真正难对付的,是另外那四个隐修不出的老怪物……他们,资历比我们老,实力比我们强,地盘比我们大,子孙后代比我们多,麾下妖兵比我们多且强……武王,你可得小心了。”

        巫铁听了幽冥鹏尊的话,缓缓的点头。

        万毒鸩尊叹了一口气:“做朋友吧,哼,整天打生打死的,也没劲,整天和燧朝打打杀杀,这么多年了,老子也腻味了,哎,隔三差五就有一群不明所以然的三神宗的蠢货来降妖除魔……老子杀他亲爹了还是怎的?”

        摇摇头,万毒鸩尊低沉的说道:“做朋友吧,过一些消停的日子……唉,你们人族的美酒佳肴什么的,老子还是颇为喜欢的。啧,先给本尊弄一批胆大的唱小曲的小丫头吧……以前自己抢回去的,吓都吓个半死,长曲子和鬼哭一般,实在是没趣的很。”

        巫铁微笑,幽冥鹏尊和万毒鸩尊这般好说话,那么后面就好谈了。

        至于说,西方妖国的另外四位妖尊么……那就,另案处理好了。

        正准备和两大妖尊达成正式的协定呢,身躯庞大,而且正在高速飚行的武舟突然剧烈的震荡了一下,一下子就从每个时辰数百万里的恐怖高速,瞬间停了下来。

        巨大的惯性,让武舟的船身发出了细微的‘嘎吱’声,船内无数五行精灵怪叫着摔成了一团,好些五行精灵被撞得骨断筋裂。

        紧接着,一声极其暴虐的枪鸣声响起,老铁的怒吼声从船艏方向传了过来。

        “贼道人……你作死!”

        ‘嗖’的枪鸣声震动天地,随后一声巨响,整个武舟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