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九章 破门逆道

第八百七十九章 破门逆道

        听到那不正常的撞击声,巫铁化身一道流光,连同三尸分身一起冲出船楼。

        就见到武舟的船头上,老铁正被一尊壮汉抓着脚脖子,疯狂的在船头上左右摔打。以老铁如今的实力,以及他的战斗经验和战斗意志,居然一时间没能摆脱。

        那壮汉,却是古怪。

        “道门护法,黄巾力士!”巫铁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瞪了那壮汉一眼。

        那壮汉上半身高有一丈左右,身披一件明光甲,头戴狻猊盔,脖颈上缠着一条绣了太极八卦纹路的黄色丝巾。

        而他腰身之下的身躯,却是一团疯狂旋转的五彩云雾。

        五彩云雾犹如漩涡,上丰下锐好似一个陀螺般急速旋转,长有三丈左右。伴随着刺耳的呼啸声,四面八方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天地元能不断被这云涡抽取吞噬,化为庞大的动力注入黄巾力士体内。

        巫铁脑海中,关于道门护法神兵黄巾力士的诸般资料顿时泛起。

        这是太古神话时代之前,那些号称太古炼气士的道门先贤们,在荒郊野外开辟洞府,为了防范外魔入侵、蛇虫滋扰而创建的护法法门。

        和巨神兵一般,这些黄巾力士都是人工造物。

        只是,巨神兵更注重‘术’,而黄巾力士更近乎‘道’。

        换句话说,巨神兵是廉价的大规模制造的战场炮灰,而黄巾力士则是有着极强发展潜力的高端定制品。

        以老铁举例,老铁也是得到了太古大鹏明王、孔雀明王的传承后,才突然悟出了‘混沌变’的奥义,化金属之躯为血肉躯壳,从而化身为人,踏上修炼大道。

        数亿巨神兵中,不知能否有一人能有老铁的这般造化。

        而黄巾力士呢,据说一成以上的黄巾力士,都能自行悟出‘混沌变’,从浑浑噩噩的洞府仆役,变成有血有肉、可以自行修炼的‘道人’。

        ‘咚咚咚’,这尊品阶不明的黄巾力士眸子里喷出纯金色的神光,抓着老铁的脚脖子左右乱摔。

        老铁性子古怪,得了血肉之躯,却依旧惦记着他曾经的那具强悍绝伦的巨神兵躯体,这些年,依仗着巫铁提供的庞大资源,他也修炼了无数稀奇古怪的淬体法门。

        诸如什么九转玄功、八九玄宫、琉璃金身、龙象神体之类的,老铁贪多,修炼了能有三五十门,虽然都没能修炼到最高境界,但是火候都不差。

        如今的老铁,血肉之躯却硬生生炼成了不坏金刚。

        那黄巾力士抓着他在武舟上乱抽乱摔,直摔得武舟船头火星四溅,但是老铁和武舟都没有丝毫伤损,只是这场景,实在是太狼狈了一些。

        “干他!”一时半会回不了气,无力摆脱这狼狈境地的老铁怒吼了一声。

        甲板上,刚刚因为武舟突然停下,因为惯性作用摔倒了一甲板的无数巨神兵同时整齐划一的直起身体,他们抬头,眸子里猩红色的幽光闪烁,然后数以万计的极细红光攒射黄巾力士。

        ‘嗡’的一声巨响,甲板上的温度骤然飙升到了普通仙兵都瞬间汽化的程度。

        空气扭曲,热浪升腾,高温射线命中了黄巾力士的心脏要害。

        黄巾力士体表一层尺许厚的光浪冲起,他浑身亮起了无数复杂玄奥的符文,魁伟的身躯晃了晃,然后向后急退。

        ‘嗤嗤’声中,攒射的高温射线击穿了黄巾力士体表的光浪,直接落在了他的明光甲上。

        明光甲当即洞穿,这黄巾力士发出一声痛呼,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人性化的痛苦和畏惧,他的胸口有大片炽白的金属溶液喷出,这尊黄巾力士转过身,化为一道狂风就跑。

        攒射的高温射线撕裂虚空,落在了前方一座大山上。

        无声无息的,高有数万丈的半截山头直接汽化,数万巨神兵眸子里幽光闪烁了一阵,眼看敌人逃走,他们眼里喷出的高温射线同时停止了喷射。

        “混蛋!”老铁一骨碌的翻身跳起来,在船头跳着脚的怒骂:“老子阴沟里翻船了……被你这小崽子给坑了……混账东西,刚刚是谁拦路?是谁?”

        “给老子滚出来……看你老铁爷爷,不把你们摆出三万六千个新奇花样来!”

        巫铁身后,一众妖尊、鬼尊、魔尊鱼贯而出,悬浮在巫铁身后朝着四周张望。

        突然间,舍利骨尊怪笑了一声,他右手朝着前方虚空猛地一拍。

        ‘咔嚓’一声,前方虚空中,好似有一层透明的琉璃罩子突然粉碎,一片光影闪烁中,露出了一排九朵祥云,每一朵云头上,都站着一名气息如仙、飘逸非凡的道人。

        正中三名道人,身上有浓郁的药香飘荡,显然这是三个炼丹的。

        右边三个道人,身边有一枚枚大小不一的金、玉、琉璃等材质的灵符悬浮滚荡,这是三个画符的。

        左边三个道人,他们身边则是悬浮着一块块大大小小的阵盘,他们身边更有灵光闪烁,虚空中隐藏了不知道多少件奇异的阵旗、阵台、云门、牌坊等,这是三个炼阵的。

        巫铁身体一晃,到了船头,他背着手,看着九个拦路的道人。

        一道狂风呼啸着在空中翻滚了一阵,刚刚被数万巨神兵攒射打伤的黄巾力士,出现在正中那个道人身后。

        正中那身穿杏黄袍,头戴冲天冠,左手握着一枚龙头如意,右手握着一柄水火拂尘,生得鹤发童颜,一部胡须足足有三尺多长,看上去端的犹如仙人的道人手中拂尘晃了晃,淡然道:“尔等,擅闯贫道山门,欲为盗匪之事?”

        冷笑了一声,这道人眯起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擅闯山门也就罢了,还打伤贫道巡山力士……看来,你们的确不是好人。”

        巫铁身后,黄泉三尊中的老大黄袍鬼尊怪声怪气的笑了起来:“黄皮道人,不要装模作样的,你青莲观的山门,啥时候搬到这里来了?”

        黄泉三尊中的老二青袍鬼尊尖笑道:“数一数,能有五六万年不见了,还以为你骨头都能打鼓了哩……嘻,本来还想跑去挖了你的坟,把你炼成僵尸的。后来一直没顾上这事,没想到,你还活着哪?”

        黄泉三尊中的老三银袍鬼尊细声细气的说道:“还记得你那小徒孙么?他现在,在本尊麾下,可是一方鬼王,统辖亿万厉鬼,威风得很呢……当年为了他,你独闯我们兄弟黄泉洞,嘻……好胆量哦!”

        三言两语间,黄皮道人的脸色就变得有点发青了。

        看样子,这黄泉三尊和黄皮道人,那是积年的死仇。被死敌如此当面嘲笑,黄皮道人头顶一片光影弥散,然后一道三色真火冲了起来,这真的是气得火冒三丈了。

        “果然是蛇鼠一窝,尔等……个个该死。”黄皮道人咬着牙,他身后灵光闪烁,又是八尊黄巾力士从他身后飘了出来,和最初的那黄巾力士按照九宫方位,在他身后站定。

        “你们青莲观,想要违逆神皇圣旨?”巫铁打断了黄皮道人和三位鬼尊的叙旧,他冷声喝道:“你燧朝三十六位先皇联名的圣旨,勒令你们青莲观弟子封闭山门、闭门思过。”

        黄皮道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抖了抖手中水火拂尘,冷然道:“十万年前,我们师兄弟九个,就已经破出山门,不再是青莲观的弟子……神皇的圣旨,是冲着青莲观去的,和我们这些破门而出的逆道之人,有什么关系?”

        九个道人同时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声很响亮,但是表情里不见任何笑意。

        他们就好像见到了杀父仇敌一样,一个个恶狠狠的盯着巫铁。

        “说谎呢。”六欲魔尊齐声尖笑:“七万年前,你们还在东边督战,帮着青莲观的牛鼻子们,坑死了我们魔国最有希望成就魔尊之位的三大魔帝……现在,你们说你们十万年前就已经破门而出?你们,骗鬼呢?”

        舍利骨尊和黄泉三尊同时瞪了六欲魔尊一样。

        他们这些鬼,就很好骗么?

        九个道人同时停下了笑声。

        “是么?或许,是老道我,记错了。”黄皮道人嘴角扯了扯,皮笑肉不笑的朝着巫铁挤了个僵硬的笑脸出来:“不过,这都是旁枝末节的东西,并不重要,不是么?”

        巫铁笑着点头:“是啊,的确不重要……九位道长拦路,显然是没把神皇圣旨放在心上了。不过,你们意欲何为?”

        黄皮道人手中拂尘往肩膀后面一甩,指了指被打伤的那黄巾力士:“你们擅闯老道山门,打伤老道巡山力士……”

        猪刚鬣拍打着肚皮,大声的嚷嚷起来:“老道,这话就没意思了。你们就是故意为难人嘛,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掏了掏耳朵,掏出老大一块耳屎,随手往外一弹,猪刚鬣大声笑道:“你们是想死呢,还是想活?摆明车马,咱们兄弟,保管伺候得你们舒舒服服的!”

        猪刚鬣丢出去的那团耳屎有拇指大小,带着刺耳的破空声飞出去了数百里地,然后一头撞在了一座大山上。

        ‘嗡’的一声巨响,那座大山倒是丝毫未动,但是那大山上的所有花草树木,全都被震成了粉碎。

        尤其是山上的飞禽走兽,它们倒也没有一个丧命的,只是它们的羽毛、毫毛,全都被一股诡异的震荡之力震成了粉碎。一时间飞禽落地乱滚,走兽满地乱爬,乌烟瘴气的好不热闹。

        黄皮道人没搭理猪刚鬣,他看着巫铁冷声道:“武王,你要讲道理。”

        巫铁叹了一口气:“本王已经很讲道理了,否则就凭你之前对老铁的所作所为,我就下令大军围攻,把九位剁成饺子馅喂野猪了……”

        猪刚鬣在一旁大吼:“这些牛鼻子的肉……猪都不吃的好不好?”

        巫铁没搭理猪刚鬣,他冷然道:“道长说,我们擅闯你们山门,但是这荒郊野地的……”

        黄皮道人左手一挥,下方群山中千条瑞气升腾,万丈霞光涌动,一座气势恢宏的大阵冉冉开启,露出了一片黄金为梁柱、白银做地砖、屋宇砖瓦尽是各色美玉、到处装饰以玳瑁、珊瑚、明珠、琉璃等珍稀宝物的华丽道观。

        这道观有大殿数十重,占地近万亩,近万岁数不等的道人身穿各色道袍,或者在大殿中吟唱经文,或者在树荫下喝茶下棋,或者在丹房中炼丹熬药,或者在云床上打坐炼气……

        好一座神仙府邸,奈何山门前,一座高有百丈的碧玉牌坊,却被撞得粉碎。

        “你们,擅长老道山门,还不讲道理,殴打老道的巡山力士。”黄皮道人皮笑肉不笑的,又朝着巫铁露出了那僵硬、难看、犹如冷冻过的肥猪肉一样腻味的笑脸。

        巫铁看着那被撞碎的碧玉牌坊,然后看了看自己舰队的飞行高度。

        碧玉牌坊高只有百丈,而巫铁的舰队为了避开燧朝西疆动辄数万丈高的崇山峻岭,飞行高度在十万丈以上。

        “你家的牌坊,是杵在天上的?”猪刚鬣骂了起来。

        “老道家的牌坊,还真是杵在天上的。”黄皮道人一挥手中龙头如意,就看到那道观的北面、西面和南面高空中,一道灵光闪烁,各有一座高有百丈的碧玉牌坊冒了出来。

        看这碧玉牌坊悬浮在天空的高度……要巧不巧的,还正和巫铁舰队的飞行高度完全一样。

        巫铁吐了一口气:“您这是,碰瓷呢?”

        黄皮道人呆了呆……很显然,他没能理解‘碰瓷’这个词博大精深的蕴意。当然,在燧朝,也没有‘碰瓷’这个行当。就算有,以黄皮道人他们的身份,也碰不到啊。

        “不管如何,武王要给老道一个说法。”黄皮道人缓缓说道:“冲撞山门,打伤力士……武王如此行径,很是没道理。”

        幽冥鹏尊眯着眼,在一旁幽幽问道:“给你们一个说法?滚!”

        幽冥鹏尊正在和巫铁商量大家未来的合作呢,眼看着未来自家的鸟崽子们都会有好日子过了,也不用整天和燧朝打打杀杀了,能够安享几年清福了。

        黄皮道人他们却冒了出来,没事找事的给巫铁添麻烦。

        以幽冥鹏尊在西方妖国养成的那种高高在上、独霸一方的霸主脾气,一个‘滚’字完美的代表了他此刻的所有情绪和想法。

        黄皮道人皮笑肉不笑的朝着幽冥道人龇了龇牙:“老道,还真不会‘滚’,鹏尊何以教我?”

        幽冥鹏尊冷哼一声,他身边云气大盛,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冲天而起,幽冥鹏尊呼啸而出,右手食指化为三尺长的漆黑爪子,‘噗’的一声洞穿了黄皮道人的胸膛。

        “真以为,你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没有薪火相传大阵削弱我等实力,杀你,如杀猪狗尔!”

        猪刚鬣又在旁边抱怨起来:“猪招惹你们了不是?”